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九十四章 骑马生争执

第九十四章 骑马生争执


  玲珑与颜端遥刚走出府门口,就见宋城牵着一匹通体银白色的马在那里等她。

  “玲珑姑娘,前几天你跟将军说想学骑马,将军就派人出去寻了这匹好马来。又自己训了两天才驯服的,将军说你既然今天要跟颜公子去骑马,那就骑这个马去吧”,宋城将那缰绳递给玲珑后,又拍了拍马背上红色的马鞍,“按将军吩咐,下面都塞上软垫了,玲珑姑娘可放心骑乘!”

  他说完又看向颜端遥“颜公子,玲珑姑娘并不会骑马,烦请公子照顾好玲珑姑娘,也省的她受伤而归,我们全府上下跟着受罚”,他向颜端遥掬了一礼,就进府去了。

  玲珑本想叫住他,问问顾时倾到底跟不跟他们一起去,可是一想到他昨晚那么冷冷的推开她,甚至在她要摔倒的时候也没有转头回来,心里就觉得不舒服。

  这种不舒适,让她觉得心情烦躁,早晨看到顾时倾的时候也觉得他不顺眼!既然说了那么些话,为什么又不出来跟他们一起去?还巴巴的让宋城来说那些话?她觉得他只是在闲暇无事的时候才会想到自己,想要占些便宜!她想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去发泄一番,所以等到骑上了马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到了郊外就跑起来了。

  颜端遥也是忧心她,基本功没学扎实,光顾着一味的向前奔,就算跑的再快,也容易被颠下来的。所以他也紧跟其后,未敢有一刻放松。

  同样担惊受怕的还有猫在树林中的顾时倾。

  他见那二人转身就往门口有,他也叫来宋城,让他把那马牵给玲珑,自己则在街角处等着他们,想要跟在他们后面暗暗观察。

  顾时倾因为平生第一次做了偷听墙角的事情,觉得手心里,后背上全是汗。又怕被他们发现也不敢跟的太近,只能顶着大太阳眯缝着眼跟在后面。所幸还有片树林,他就藏在那树干后面,看颜端遥一点点教她。

  不过颜端遥只是自己骑在马上做示范,并没有做出什么亲密的动作来。顾时倾也就没出去,只躲在林子中扇乎着衣服。

  可是没一会玲珑跨上马就跑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看见她身子有些倾斜了,直被惊了一身汗,刚跑出了几步,瞧见姑娘自己又将身子给正好了。

  他就更觉得心中放不下了,虽然那马是自己驯服的,一定没什么问题,但是她毕竟是第一次骑,而且她光顾着高兴,那握缰绳的手势都不对,一旦有什么意外,手很容易被缠在里面抽不出来的,那么又会被挂在马上拖着跑……

  于顾时倾来说,这个“一旦”被想了起来,就仿佛真的会发生一样,他只觉得脊背发痒,挠得他一刻也受不住了,骑着胯下的马就过去了。

  颜端遥见他来了,说道“我就知顾兄一定会来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晚!”

  “是我的就是我的,跟早晚没关系”顾时倾轻描淡写的说着,似在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可是当他侧头看颜端遥时,那眼眸中的寒光让对方深深觉得他口中所说的事是他的禁脔,“颜兄,我记得你那日在客栈中,好像已经决定要去完成你的宏图大业了,缘何现在陪着一个姑娘骑马呢?”他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看着颜端遥,想要他自己解释一下,为什么现在又要插入他和她之间。

  “如果放弃一个人能这么容易,那世间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了,”颜端遥依旧看着不远处骑着马的姑娘“我知道自己争不过你,只不过想要尽自己努力,给她最大快乐罢了。”

  他看着顾时倾,娓娓说道“你我身份不同,我做不到你这般肆意洒脱,可我跟你有同样的爱人之心,这个在她面前是没有区别的。她不会因为我是皇子身份而喜欢我,也不会因为你为她做了许多事而喜欢上你,她喜欢了便是喜欢了,只跟情爱有关其他无关,我只不过希望自己能有些好运气,被她多看一眼罢了。”他看姑娘因为胯下的马打了两个响鼻而笑了起来,他也面上带着笑,痴痴的看着她,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顾时倾见他眼中有些失神,遂嗬马绕到他前面,挡住了他的视线“有些事,你既然给不了她一个好结果,你还招惹她干什么?看她徒增忧愁吗?颜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自己想清楚了。”

  顾时倾拉紧了缰绳,骑着马向玲珑跑了过去,停到了她身边。他想要把她带回去,一个是她骑马的姿势实在是有些不好,需要重新学习一下要领;另一个也是想要分开他们两个人。

  对于玲珑他是势在必得,但是无谓的伤害,她可受不得,不管玲珑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他就是要分开他俩。

  “玲珑,你跟我回去”,他下马走到那匹白马旁边“等明日我再来教你!”他把手伸了过去,想要把她扶下马来。

  “不回,我还想骑呢,你自己回去吧!”玲珑见他来了,大门口那股委屈劲又窜了出来,“我不回去”

  “你听话,今日骑得够了,要不然晚上腰该酸了”他依旧语气温柔,伸手等着她“明日我再带你来”

  玲珑听他说着,却又想起来昨晚的事。昨晚刚吵完一架,这事还没个定论呢,又跟她谈明天?她觉得顾时倾真拿她当小孩呢!

  “昨晚惹大将军生气了,我可不敢明天麻烦您带我来!”她夹紧马腹,又想要走,却被顾时倾给拦下了“你当真不明白我的心?!我几时真的跟你生过气!我只是急你为什么还不将我说的话当真!难道那日我们在屋中说的话,你都忘了!”

  “在屋中说的话多了,我知道你说的到底哪句是真!”

  顾时倾对她表白了太多心意,多到那些话天天飘在她耳朵里,脑袋里,这些话让她分不清是只对她一个人说的,还是也对别人说过。从一见面在九茫山上,他就是一幅无赖样,知道自己是个姑娘后,二话没说就亲了自己好几回,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惯用伎俩!自古只有女子错付了衷情,也多见负心薄情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