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黑暗血时代 >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留给典主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留给典主


  ^

  暗域边缘的另外一侧,一艘银色的战舰正往着远离的方向极速航行。

  从它的前方看去,在它的后方,仿佛有着一个巨大的面孔毫无表情地俯视着它,它就像是一个蚂蚁一样在巨大面孔前飞行,而实际上,它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足够得远了。

  之所以产生这样的视线错觉,是因为面孔实在过于庞大,而暗域又空无一物,没有可以参照距离远近的体系,两者虽然相距很远,但却看起来仍然很靠近。

  战舰中,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道:“希望它能活下来,否则我们做的这些努力都白费了,没想到这个偏僻的星系,竟然藏着一个灵生命。”

  另外一个淡淡的声音,简洁道:“是两个。”

  冰冷的声音沉默了一下道:“这里的情况与我们当初想得不一样,星系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我们已经耗费了太久的时间,现在放弃太可惜了。”

  淡淡的声音道:“还有机会。”

  冰冷的声音冷然道:“我们帮它拖了这么久的时间,它要是还不能活下来,真就是废物了!”

  淡淡的声音道:“它本来就是废物。”

  冰冷的声音似乎想了想,也道:“不错,用着老神尊的功法,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居然都没有真正地达到源门的境界,生平仅见……”

  淡淡的声音笑道:“所以,我们还有机会。不着急。”

  冰冷的声音冷哼道:“区区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灵,竟敢挑衅我们,他日彩虹桥一旦恢复。上面随便派一个上之灵主来,杀它不过转眼之间的事情!”

  淡淡的声音道:“宇宙太大,不诞灵,说这些话没用。”

  冰冷的声音似乎有些担忧道:“不知道它是否能够活下来,如果死在那野灵的手里,我们这么多年耗费的心血都白白浪费了。”

  淡淡的声音平静道:“未必,它似乎有所准备。我们以前漏算了。”

  冷冷的声音沉默了一会道:“老神尊?”

  淡淡的声音道:“不知道,但肯定有。”

  冷冷的声音冷然道:“也好,让那野灵代替我们去试试。我们尽快去对岸吧,它如果能活下来,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淡淡的声音道:“暗域似乎出事了。”

  冷冷的声音再次沉默,许久后才说道:“传说中的亡灵夺生?”

  淡淡的声音似在安慰它道:“也可能是宇宙自然灾难。”

  接着便是漫长的沉默。直到银色战舰消失在无尽般的黑暗之中。仿佛飞入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暗之口一般。

  在它们离开许久后,一颗奇怪的星球出现,然后消失,而星球之后,还跟着一支拼命追赶的弱小舰队。

  ……

  线体枢机最近一直做着飞行师的工作,驾驶着一艘飞船,带着“空无一人”的小舰队,朝着坐标11.3987232飞去。

  小舰队里面其实还是有“生命”的。不过线体枢机从来不过去,因为实在有点恐怖渗人。

  里面的那些“生命”。的确也是活物,但恐怖就恐怖在它们还是活物!

  没有思想的活物,如同僵尸般游荡的活物,有的拖着一个大圆肉盘到处乱闯,有的看起来和原来的形态一样,但是偶尔在阴暗中一道“冷笑”,就能让人毛骨悚然。

  线体枢机也不是怕它们,而是怕它们背后的那个邪恶东西。

  除了它这艘旗舰,其他飞船,都成了那个邪恶东西的恐怖游场,为了节约能源,那些飞船的光源全都被熄灭,黑暗中,那些“僵尸”、“圆盘”甚至是“器官”,飘来荡去,发出古怪的声音……

  “小线体,你要不要过来一起唱个歌?”那邪恶的东西,认真地向它喊道:“我从这些组织里,发现了一种叫做音乐的东西,很有意义,你要不要——”

  线体枢机语速太慢,来不及说话,孵坟虫严肃地打断它道:“你不要闹了啊,暗域里好像出了什么事,我等会要提醒典主大人,可是典主不准我随便说话……”

  那邪恶的东西果然安静了下来,崇拜地说道:“虫大哥,你怎么什么都懂?”

  孵坟虫不耐烦地说道:“不懂自检一下虫典就知道啦。”

  那邪恶的东西极其羡慕地说道:“虫大哥,我,我什么时候也能——”

  孵坟虫似乎在考虑逻辑问题,想着心思,不理睬它了。

  过了“许久”,线体枢机终于插上话了:“不要!”

  可惜,已经没人知道它在说什么了。

  顿感无趣的它,决定以后不再和它们随便说话,那完全是找不自在,一定要说话的话,现在也有其他生命了,旗舰中关着三个源门,都是小虫子在路上捡到的。

  这三个源门都身受重伤,小虫子自己不“吃”,也不给那邪恶的东西复制,更不给它接近,说是要留给典主。

  源门也就算了,捡到和猎获到的枢机生命,小虫子也要留给典主……

  仿佛在它眼里,好东西,都要统统留给典主。

  就这样,小虫子有一次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地向它私下道:“小线体,你说典主会不会觉得我收集回来的都是垃圾?要是被典主骂了,就说是你非要捡回来的啊!”

  线体枢机很无语,加上语速太慢,于是想着干脆不说话。

  谁知道,小虫子说完后随即就又飞快地假假地说了一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太欺负了“人”了!

  线体枢机非常的郁闷,但同时,它也暗暗决定,就是到了源门的境界,它也要离小虫子和那个邪恶的东西要多远有多远。

  不过最近,随着距离坐标11.3987232越来越接近,它明显地感觉到小虫子越来越紧迫与严肃。

  陆续的战场辐射传来,它们像是回放一般地看着坐标之地发生过的战争历史信息。

  左旋舰队一开始被盯住,然后漂亮的反击,打得敌人动惮不得,但跟着就是突如其来的大败,落花流水般地溃逃。

  一直看到似乎有舰队向它们逃来,线体枢机才最终地确定左旋联军舰队的确是败了。

  小虫子开始玩命地让它加速,完全不顾弱小舰队的技术极限,甚至它都能够听到推进器超负荷状态下,舰体濒临崩溃的嘎吱声。

  那邪恶的东西,现在也不敢乱说话,自从看到左旋大败,小虫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死命催促舰队赶过去。

  于此同时,在它们的后面,另外一只飞船却陷入了船长的两难之中。

  意意斯也开始陆陆续续收到战场上的光辐射,它既想尽快赶到,又极为担心乌怒人在那个巨大棺椁中做了手脚。

  因此,它的命令几乎一天三变,有时候是全力加速,有时候又是等一下,弄得整个飞船一片的混乱,鸡飞狗跳。

  忍无可忍的陈参谋准备发动一场“兵变”,将失去判断力,在巨大精神压力下,几乎崩溃的意意斯囚禁起来,夺取飞船的指挥权。

  他带着银色军团的士兵,出现在控制舱门外,略微犹豫了一下,一旦强闯进去,发动兵变,后果他无法预测。

  这时候,他的眼前浮现出那个年轻军官的影子,如果他在这里,会怎么做?

  一定毫不犹豫地破门而入吧!

  陈参谋没有拔出武器,但是推开了舱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