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七章 闲庭散步

第七章 闲庭散步


  ||->->->正文正文  

  一品堂众高手个个热切期待。

  新一期的江湖录果然刊载了浪滔天的现身说法。

  ‘正义传说狭量小人,决斗之后还杀人……’

  ‘正义传说真面目?山林隐士,两百年前的江湖大侠空前绝后诉说真实故事,带我们认识真正的正义传说……’

  当江湖录消息在江湖中沸沸扬扬的传开时,紫霄剑派已经行动了起来。

  茗领三十个一品堂高手,五千魔主,突然杀入天机仙山下属的支派——朝歌仙派。

  朝歌仙派人数本有三十万,昔日仙魔大战死伤惨重,至今才恢复至五万人,仙掌门名叫朝歌,昔日是后飞升的亚传说级超一流高手中的佼佼者,如今也是学得天机神决、并且等级达到二十二的神级七流高手。在后飞升的高手中,他的武功等级最高,仙界时,更有切磋超过百场不败的威名。

  当今天机旗下,后飞升的新派高手第一人,兼任天机长老,引领的朝歌仙派位处东南大陆临海之地,灭杀周围千里之内的所有妖族,独霸一方。非属朝歌仙派门下,却对朝歌仙派惟命是从的小仙门超过八十多个,千里之内的三十多个城市的生意买卖均有沾手。

  江湖人称,朝歌霸王。

  当茗带领的紫霄剑派一众突然杀到朝歌仙派的时候,同时开启了灭派系统。

  惊怒交加的朝歌霸王匆匆忙丢下榻上的女人,急急忙穿上战衣,提上宝剑,飞上夜空。只见偌大的朝歌仙山灵地,到处都是火光,而大殿前,一个身穿紫云战衣,长发飘飘的女人手提红黑色的长剑,领着五个人一路切瓜斩菜的杀倒防守的门众。

  “紫霄剑派狂妄!一群无名之辈妄想灭我朝歌山?找死——”朝歌霸王怒喝声中,挥舞玄铁铸造的双手重剑,内法剑气,横空罩落。

  ‘朝歌霸王,是你的。江湖忘记紫霄剑派太久,也忘记本门一品堂太久……’

  不待茗示意,五个同来的一品堂高手已然闪身散开。

  罩落的爆炸剑气光幕中,一点紫光,贯穿而出,紫光之后,紧随着强制穿越穿出的茗。

  朝歌霸王眼前,飞闪欺近的茗,突然一晃,消失在眼前。

  茗独创的杀敌剑招,千绝杀出手!

  “我……”

  剑光,斩上朝歌霸王咽喉,他凝聚的护体内劲骤然炸开,反震力量冲击之下,黑红的长剑却纹丝不动!

  “……叫……”

  咽喉中剑的同时,朝歌霸王惊觉内气微微受阻,只是这么片刻之间,漫天光影,四面八方斩落下来千道深紫色的弧形剑气!

  “……茗!”

  刹那,千道剑气,几乎同时斩在朝歌霸王身上,他护体的内法,连串爆炸了开,绽放出一团团耀眼的白光,内气形成的气浪,催动气流,在山顶大殿外催生出一阵激烈的旋风!

  旋风中,茗手执黑红色长剑,任由激荡的气劲冲击打在身上,一头长发被旋风带的激烈飘舞……她头也不回的,一步步径自下山。

  紫霄山顶。

  依韵展开一页纸,上面画着各种动物的图案,中央,还有一棵树。

  ‘黄花树下,不见不散。’

  没有地名,但依韵想也不想,人已闪身消失在大殿之中……大理城。

  南五千里地,仙门闪电剑派。

  天机下属第二大支派,原有弟子二十八万人,仙魔大战之后,剩下两万。仙掌门绰号闪电剑,新派仙界高手中,人称第一快剑。后来他索性把名字也改成了绰号,与朝歌霸王同为天机势力中的新派第一高手。

  闪电剑剑法独特,剑气凝聚速度尤其迅快,而且威力不比寻常新内法招式弱。同样在仙界时代,有切磋百战不败的威名。神级武功开放后,修炼天机神决,等级二十二。

  此人好附庸风雅,身形消瘦,总将文人墨士的装饰外袍穿在战衣外面,好女色,派内养娇三六五之数。只要看见喜欢的,必定设法得到,替换原本的后宫。江湖上又有人以‘后宫三六五’作为他的绰号。

  加一脚踹碎闪电大殿后宫的大门。

  入眼,大门内,一张百丈大床上,睡满了姿态各异的女子。有的穿衣,有的半裸,有的赤身。

  大床中央,盘膝而坐,正在练功的闪电剑睁开眼,眸子中,精光四射。“一个人?”

  加缓缓拔出黑红色的长剑,轻指在剑身一弹,淡淡然道“挡下三招,饶你不死。”

  闪电剑呵呵低笑,缓缓站起,消瘦而高挑的身形,看起来整个人犹如竹竿。他用的剑也特别长,特别窄。“可惜,我从不喜欢挡别人的招,不如换成你挡下三招,我就饶你不死!”话音落时,他人如闪电、刹那横过八十丈距离,长剑、夹杂剑气,与加,错身而过。

  加右脚前踏,长剑前刺,表情冷漠。

  他背后,闪电剑维持长剑横挥之势,脸色冷沉。

  “真不巧,我也不喜欢挡招。”

  背对的两人,旋身、疾动,两色剑光,刹那绽放飞闪……天机仙山。

  人来人往,诸多在仙山灵地修炼武功的天机弟子,或是忙着切磋比试,或是三五成群交换着练功心得……依韵走上山顶,看见一对男女牵着手,浓情蜜意的窃窃私语着。

  “请问黄花树怎么去?”

  那女子信手一指,热情的细说一番,依韵道谢,自顾穿过正殿旁的桥,直往后殿方向去。

  来来往往的天机弟子,没有一个人在意独行的依韵。山上的人本来就太多,每天都会看到许多陌生面孔。

  依韵走到后殿花园门口的时候,被一个天机巡逻的弟子拦住。“找谁?”

  “紫衫。”

  “哦,朝后崖方向去就是了。”那人指了路,径自去了。

  依韵悠然自得的进了后殿花园,打量着园中的景色,发现建造的跟京城皇宫花园差不多。园中有许多漂亮的女子,莺歌欢舞,看起来,都不像是练武的江湖中人。

  依韵又走了一段,看见一座假山石,上面布满了剑痕,不由驻足,凝神细细打量了起来。这时,前路处,转出一条身穿白袍、手持白扇的男子,边自跟一个女子说话,边走过来。

  依韵看假山上的剑痕入神,浑然不觉……闪电殿。

  后宫。

  飞闪的剑光,骤然消逝。

  血,飞溅,抛洒了地上一片。

  身形消瘦的闪电剑,紧紧咬着牙关,握剑的右手,微微颤抖。

  他胸口,手臂上,全是剑伤,体内的内法,已经低至无法迅速愈合肌体伤势的地步。“紫霄剑派的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你叫什么名字?”

  “加。”黑红长剑,缓缓平举,剑头,遥指一丈前的闪电剑。加的表情依旧冷漠,在他的江湖路途中,败死在他剑下的高手难以计数,他欣赏每一个对手,却从不会因此手软。

  闪电剑紧紧握剑,大口呼吸,目光中的惊惧,逐渐被不甘败死的愤怒淹没!“一百多年!我一百多年苦练的剑法绝对不可能败给你……我每天勤奋不懈的修炼了一百多年的剑法绝不可能败给任何人——”

  剑光,飞闪。

  闪电剑的剑刺在了空处,而加的剑则洞穿了他的心口……“我比你多练了几十年。”

  闪电剑瘦长的身躯轰然倒下时,加的中指,在剑身一弹,头也不回的走出殿门……依韵聚精会神的打量着假山上的剑痕。

  百晓生经过时,突然驻足。

  “阁下是紫霄剑派的人?”

  依韵点头,犹自看着假山。

  百晓生眼现惊讶之色,迈步站在他身旁,望着假山上的剑痕。“紫霄剑派专攻剑法,果然名不虚传。此山是八十年前在南海孤岛上发现。阁下如此欣赏,何不点评一番?”

  “一剑九重劲,却不是均分之劲,偏能收发自如,如此剑气,堪称旷古绝今。”依韵淡然评说,却让百晓生为之动容。

  “佩服、佩服……昔日我研究十数日,才看破这些剑痕奥妙,阁下剑术修为,想必非同凡响,倘若无事,可愿……”

  不等百晓生说完,依韵已经淡淡然道“有约,改日。”

  百晓生身边的女子,暗觉好笑,以为是紫霄剑派中的一个痴痴练功的呆子,竟然连百晓生都不认识,还这般不知礼数。但她知道百晓生赞人不易,尤其爱才,肯定不会计较。

  “既然如此,阁下何时有空,只管来天机殿就是。”百晓生抱拳作礼,领那女子径自去了。

  依韵犹自在假山前打量了那些剑痕一阵,才继续朝后崖方向寻去。

  百晓生走了一段,突然驻足。同行的女子见他一副沉思模样,不由奇怪。“掌门人在想什么?”

  “刚才那人,没有佩剑。”

  “是。”

  “紫霄剑派除伤心断肠外,还有哪些高手?”

  “……好像没有。”女子说罢,又道“也许是个只会练功的呆子,我回去问他名姓……”

  “不必了。”百晓生说罢,迈步走了一段,突然道“方才忘了一事,你替我将此物交给神副掌门。”

  那女子欣然领命,接过百晓生给他的一页纸,原路折返。(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