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九章 血

第二十九章 血


  ||->->->正文正文  

  模糊的景象让紫霄晕晕乎乎,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不知道……幻阵被破的同时,无数招式气劲纷纷飞向山顶。依韵抱着紫霄,一跃跳出,顺着山地地形,朝山脚方向疾奔飞走。

  一个个从幻阵中清醒过来的人照着奔来的身影飞冲挥剑……剑过咽喉,热血飞溅。紫霄刚从晕眩中恢复清醒,脸上、眼睛上,被鲜血溅了一片……她闭了眼,又睁开的时候,正看见深紫的剑光洞穿一个人的咽喉,飞溅出来的血柱,射的她一身都是……她被依韵抱着,从一个个敌人面前过去,经过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前。一柄柄挥斩过来的剑,近在咫尺,却又总在还没有落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剑的主人就先被深紫色的剑气割断咽喉、洞穿了心脏……鲜血,一遍遍的溅射在她脸上,身上,温热,血腥……过去激战多日,紫霄一直用紫霄炎战斗,大火过去,不过片刻就能烧尽敌人的内法,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在敌人面前,看见这么多的鲜血,被这么多的鲜血溅射在身上,一张张陌生的脸,一双双捂着要害,绝望、痛苦求生的眼睛……刺激着她,深深的刺激着她。

  她突然发现,她过去看见的,感受到的江湖跟现在体会着的,竟然如此不同!

  一张熟悉的面孔,突然出现在前方。

  “不要杀他——”紫霄惊慌大叫的工夫,依韵已经抱着她,从那人的面前,一闪而过……深紫色的剑气,刹那割断了那个人的咽喉,鲜血,再一次飞溅射在他们身上……“不……”紫霄瞪大了眼睛,喃喃的念着。那个人,她认识呀,认识啊,是曾经多年在一起战斗,后来加入了天机派的好朋友啊……他死了,死在了依韵剑下?

  北落紫霄贯穿一个人的心口,随剑挥动,甩摆中,那人的尸体撞上两个飞冲过来的同伴身上。

  剑光飞闪,挡路的三个人,坠落在地上的时候,伤口喷射的鲜血,飞溅射起了丈高……深紫色的剑气,迎面飞闪刺到!

  两条人影,施展着北落紫霄剑诀融汇而成的圣级武功,左右合击而至。

  这是两张有印象的面孔,曾经是一品堂的成员,却在神级武功开放后,选择了离开紫霄山,没有再回来。他们的剑很快,可是,仍然没有依韵的剑快,剑光还没有刺到依韵面前,双双咽喉中剑,坠落地上……‘庄主……’

  依韵头也不回,一脚踏碎个敌人的天灵盖,借力加速飞冲进山脚包围的人群之中,剑断三人咽喉的同时,脚踏一人肩头,借力一跃穿过数人之间的空隙,抱着紫霄虚空飞快旋动的同时,绕身的剑光接连飞闪刺出,一路过去的那些人敌人,纷纷要害中剑,飞坠落地……紫霄麻木的接受着鲜血的洗礼,习惯了热血溅射在脸上,身上的感觉。

  恍然间,她想起零儿曾经说过的话。

  人生就是在不断的选择,无论选择了什么,等待的,必然是无法回避的结果。许多人在茫然的选择,当结果来临的时候,却哭喊悲伤的不堪承受,不愿承受。所谓的强者之心就是在做出选择之前,就已经做好承受结果的心理准备。所以,强者不会因为选择带来的任何结果而颓废,崩溃。

  ‘为什么呀,为什么他们要送死,为什么你杀人时的眼神那么空洞,那么无动于衷……就是因为他们选择了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结果?’

  紫霄茫然的想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半空,一红、一白两条身影,闪电般横空杀至!

  凡途中挡道的敌人,一个接一个,不是被刀光砍飞,就是被拳劲轰碎要害的同时,灵魂震荡,飞散而死。

  不过片刻,一红一百两条身影,已经冲进包围圈中,与一脚踏碎个人的天灵盖,疾飞前冲的依韵碰上一起。

  抱着紫霄的手,突然放开,她的身体,被前冲的惯性带着,旋动着飞了出去。

  “啊——”惊叫声中,紫霄发现自己已经撞进零儿怀里。“师父!”

  零儿神情冷淡的望了她一眼,带着她,旋身挥刀,逼退左右涌过来的人,紧跟在前方开路的喜儿身后,一路杀出包围圈。

  “事精!回去再教训你。”零儿冷冷斥责,紫霄撇撇嘴,旋又高兴的抱着零儿的腰。“师父真好,宫主真好,一起来救我呢!嘻嘻,我出来的时候就做好回去被师父教训惩罚的心理准备啦!”紫霄说罢,怔了怔,又笑开了。“我懂了呢师父!选择了就要承载嘛!我不怕你罚!”

  “呵呵呵呵……长大了。”喜儿抚摸着紫霄的头,轻轻笑着。

  紫霄用力点头,末了,回头张望后方,却已经看不见依韵的身影了……“宫主,师父说我杀白泽记首功,如果无间地狱能得到奖励,奖励如果有让人功力达到神级的丹药,能不能给我两颗呀?”

  “呵呵呵呵……可以。”

  零儿淡然一笑。“送给唐非?”

  紫霄用力点头。“是呀!这样他就能变的比重生前还更强了,他变强了我就不怕他会被人欺负!”

  零儿冷冷一笑,不置一词。

  “呵呵呵呵……紫霄,爱不能创造永恒,只有……心,可以。”

  紫霄感觉着喜儿按在自己心口上的手掌温度,一时怔怔,不太明白。

  天空,小剑带领大群的人,又发现一处藏匿无间地狱派众的大山。随小剑长剑一指,众高手全力施为,各色气劲如暴雨般纷纷飞射落在那座山上!

  连绵不绝的内劲爆破声响中,偌大的山峰,轰然倒塌,纷飞的碎石中,藏身其中的魔族逃无可逃的承受着山石塌陷造成的伤害同时,在不绝的内劲爆破能量中,内法飞快消耗,灵魂的力量在不断的消耗中,迅速步入灭亡……半个时辰,足足半个时辰的范围绝技不停的轰炸之后,藏匿在整座山里头的魔族,没有一个还活着……“掌门人,西八十里的山林里面发现藏匿的大量敌众。”

  小剑漠然提剑,带领数千高手疾飞过去……玉帝的决策,不被百晓生和小剑认同,却又不能公然无视,于是天盟、天机两派各自抽调战斗力最强的长老、高手,组成扫荡藏匿魔族的大队。一天过去,仅天盟杀死的魔族就已经三千万。

  一众天盟高手个个振奋,只要天机的战绩不比他们差太多,就来得及杀够灭派的数量。

  魔神山。

  依韵从围攻他的那些高手情况,推断出天机、天盟的高手必然在同时实施扫荡的行动。秘道中的茗收到依韵的传音入密后,急忙传音入密吩咐那些带领魔族,散布在魔神山各出的紫霄剑派高手小心分散隐藏。

  时间,一点点逼近任务结束的期限。

  激战近三十天的双方,都在紧张的进行着最后的对抗。

  依韵仍旧在密密麻麻包围着他的敌众之中挥剑杀人!

  包围的人群中,一个浑身斗篷遮覆的人,不断的施展强制穿越,到处穿梭。一个手拿棋盘的新派高手,紧张兮兮的跟着包围的人群移动着,突然,身旁多了个斗篷遮覆的人。

  那人没太在意,江湖中喜欢各种奇怪装束打扮的人多的是,不值得奇怪。他自己不就是用着奇怪的棋盘当武器么?

  “呵……棋盘兵器真奇特呢,看你英明神武,与众不同,功力高深,一定得了棋神称号了吧?”一把温柔,动听的女人声音,从斗篷的袍帽下,传出。

  拿着棋盘兵器的那人只闻声音,就觉得浑身一阵酥软,以为幸运的遇上一个懂得欣赏自己的女人。桃花运当前,他不由豪气勃发,呵呵笑道“美女一定也是个高手,竟然知道神级称号的事情!不错,我神级武功早就融汇成功,得了棋神称号,不过我这人从来不看重虚名,所以天机掌门人也不知道……”

  一蓬漆黑的针,一闪自扬起的斗篷下飞出,刺了那人一脸,一身。

  他瞪大了眼睛,根本来不及反应,直到气绝毙命,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是为什么……一颗黑白两色的心形之物,刚从毙命的那个新派高手身体里飞出来,就被斗篷下伸出的手一把握住。

  “呵……第二十七颗,依郎一定会夸奖我的功劳呢,哎呀,说不定大喜之下,就被我的深情感动……”

  斗篷披覆全身的身影一闪,消逝。又在围攻人群中闪移飞走,找寻使用奇门兵器的身影……“呵……你可真雄伟呢,这一身石头般的雄健肌肉,配合手上的铁浆,太让人欣赏了……”

  一个方脸,不穿上衣,浑身肌肉凹凸,手拿特制的金属船桨的高大男人,意气风发,却低低贱笑。“从来没有妹子离得开我,小美女想试试吗?我有一条渔船,长五十丈,里面的床可大、可软、可舒服了……”

  黑针,飞闪……一颗淡绿色的心形之物,被斗篷下的手一把握住。

  “啧啧……连神心的体积都比旁的大呢。”

  斗篷披覆全身的身影一闪,消逝。

  “哟,美女你的容貌可真迷人呢,貂蝉也不过如此了呀,配着那对圆环兵器,真是英姿勃发……想必已经得了神级称号了吧?”

  “你谁啊!关你什么事?莫名其妙。”拿着一对圆环兵器的女子冷脸呵斥的声音未绝,身体已经被黑针从头刺到脚……(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