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一章 间隙

第一章 间隙


  ||->->->正文正文  

  “没有……?”笑仙子愣了愣……旋即明白,忘我意境修炼者的感性被压制,换言之,从意境修炼成功后开始,就很难有新的、能够震动其灵魂的发光感情形成烙印。

  忘我意境,念旧而不念新。

  对于忘我意境修炼者而言,心杀术能够针对的灵魂情感破绽,都只在意境修炼成功之前,但那些破绽都已经被依韵变成了不是破绽的破绽。理论上在魔心种道,其难度可想而知……“如果……”笑仙子思索着,正想说出想法,花语已经轻轻接话。“如果利用他重要的人和事,制造类似的闪亮,或许能有成功的可能。”

  这正是笑仙子思索而得的可能……

  “请师父赐名。”拜入花语门下,在没有得到自由之前,必须隐没原名,以花为姓氏。笑仙子期待尽快能够开始求学,当即磕头拜礼。

  一个npc男子,被山庄里的侍从领了过来。花语淡淡然望着那温文儒雅,形容清秀的男子。“就在这里。”

  激射的千束深紫色剑魔飞剑气横扫最后一群隐士仙人,零零落落躲开了剑气的那些,在加和厉带领的一品堂高手围攻下,转眼死绝。一具具尸体,重重摔落在泥泞的地上时,依韵已经飞落地上,面无表情、却目光清明的注视着一地十三具一品堂高手的尸体。

  “滚,否则我会杀了你!”雨水洗刷着厉头脸上的血污,看着一地死伤的兄弟,他满怀激愤,冰冷的长剑直指花开面前。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叫花开的傻女人!他对女人没兴趣,只对兄弟感兴趣,一个只会是累赘、包袱的女人,在他眼里,不滚、那就杀的她再也不敢靠近!

  加沉默的看着地上的尸体,一年来的伤亡加起来都没有这一次的战斗多。见惯了风浪的他也不由为一品堂今日的损失而痛心,这些,都是一品堂的佼佼者!加万万没有想到,众人会如此不遗余力的保护一个仅仅认识了三个多时辰的女人。

  她美丽?确实——但仅仅是美丽不可能让这么人拼命相护,是什么力量?

  花开的眼睛早就已经哭肿,沉默的一品堂高手们无法求情说什么,她既不是紫霄剑派的人,也不是让剑做主帮派的人。离开,没有人有理由挽留,在一些人心里,离开,对她更好。

  “滚!”厉长剑前递,几乎抵上花开的脸上流淌的泪痕。十三个人,每一个人都拥有两百多年坚持不懈积累的修为,全毁在这样一个人身上!

  “对不起……”花开的下唇被咬破,徐徐渗出鲜血。

  众一品堂高手沉默着,无法安慰,也无法责怪。就在一片沉默中,花开突然朝前一冲,自己撞在了面前的剑上!厉平举的长剑轻而易举的贯穿了她的咽喉,周围的人,尽皆一愣。

  “对不起!”花开的身体失去力量,颓然摔跌在地上。

  厉握着剑,眼也不眨的看着她失去生机。一品堂高手目睹一切,其中有个刚才战斗中一直极力保护花开的神情激动的盯着厉质问“副堂主明明能收剑!”

  “不错。”厉无动于衷的坦然承认,那样的距离,不仅是他,在场的一品堂高手中许多人都能来得及收剑。“她要死,我成全,我本来就想杀了她。”厉说着,一把揪住那个神情愤怒的人,按着他的头,让他的脸对着地上那些一品堂的兄弟。“你为一个认识三个时辰的女人愤怒,给我好好看清楚这些相识了两百多年的兄弟!他们的修为值钱还是这个小新手的修为值钱?啊!回答我——”

  激怒的厉,一把推开手里的人,见那人胸膛起伏不定,半晌没有做声,不由怒视众人。“你们都中魔了吗?啊——一品堂什么时候会为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不顾一切的战斗?”

  “副堂主她只是个单纯的新手!一个单纯仰慕帮主的新手,一个连剑都不会用却拼命想跟我们一起战斗的新手,一个因为自责愧疚而自杀的新手——”人群中,另一个一品堂的高手激愤怒吼。

  “她是害死十三个弟兄的祸害!”厉高声怒斥,不料,那人不仅没有因此闭嘴,反而更激动的大吼。“副堂主!十三个弟兄为了救她而死,现在她没有死在敌人手上,而是死在了你剑下!副堂主把十三个重生兄弟的心愿当什么?把十三个兄弟不顾一切保护她的奋战当什么?”

  “当愚蠢!”

  “够了!”加一声冷喝,喝阻了众人的争执。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死了人,甚至罕见的激动争吵,加简直觉得匪夷所思!“人已经死了,不管该不该死,难道还要为这样的事情自相残杀打一架吗?”

  众人沉默,情绪激动的自行调整平复着,一时间,只有倾盆大雨之声……“庄主,重生的弟兄都没有替身娃娃,请庄主赐武功恢复卷轴。”

  武功恢复卷轴分三种,分别需要一年、三年、五年的时间制作。江湖上只有逍遥山弟子懂得、能够制作。制作者的资质必须出类拔萃,否则即使知道制作之法也根本做不出来。

  逍遥山弟子中,除了逍遥子,只有紫衫、蓦然、笑仙子三个人懂得制作。依韵手里的都是紫衫自己制作的,数量本来就不多,如今手上也只有三张中级,八张初级。初级卷轴制作一年,恢复武功耗费时间三到九年不等;中级卷轴制作三年,恢复武功耗费时间一到三年;高级卷轴制作时间五年,恢复武功时间十个月到一年。

  依韵把卷轴交给跟厉争吵的那个一品堂高手,那人离开前,带上了花开死亡遗留下的兵器装备。看着许多人犹自心怀不满的神情,看着厉恨铁不成刚的激愤,依韵淡淡然挥手。“都回去。进攻仙山灵地速度加快,代理玉帝确定之后,形势变化难料。”

  “我不走,帮主,我们来就是为了跟帮主同生!”厉说罢,冷冷扫视那些犹自想着花开的人一圈。“你们如果是为了女人来的,我无话可说。”

  风雨,阵阵激烈。

  一阵雨,打的人脸上生疼……

  “副堂主自己对女人有偏见,请别以为天底下的女人都不值得怜悯!”

  “真没把你们看出来,混了两百多年还如此天真!”厉反而笑了,一个花开让他惊觉一品堂竟然有这么多悍不畏死的人,原来敌不过女人表现的区区温柔。每一个女人曾经都很天真,可是,人会变,为一个将来会变的女人而不珍惜一身苦练的修为,这种事情,在厉眼里只能用愚蠢两个字形容!

  依韵淡然挥手,众人见状,不敢违令,加率众飞走。厉落在最后,满怀忧虑。“帮主,一品堂的弟兄们这样,我、我很失望!”

  “一品堂可以培植出武功高手,但不能培植心境高手。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做出的选择也不尽相同,同样的选择,结果也不同。人各有志,强求不得。多少年来,一品堂的高手都在受着你们三个人的影响,他们可以很像你们,但不会变成你们。”

  依韵淡然说罢,厉沉默抱拳,追着加疾飞而去……如果说教可以创造一切,早已没有了江湖,早已遍地皆神佛。

  “你醒了?”

  一条身影,突然出现在路边,依韵身旁。

  笑仙子错愕的看了眼那男子脱衣解袍的动作,又望了眼神情纹丝不变的花语,终于才敢相信,她没有误会。“师父是什么意思?”

  “要练心杀术,首先要让自己的心变的强大,弥补人性的诸多弱点。第一关,先让你自己抛弃对美好爱情的幻想,先让你自己抛弃对身体的幻想,身体只是一种工具,在必要的时候必须能够毫不犹豫的使用。”花语轻飘飘的一番话,让笑仙子的眸子里添上了恐惧……心杀术。

  心杀术?

  这一刻笑仙子才体会到她原本的决心远远不够,甚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她本自信以她的资质,不可能无法很好的掌握心杀术,但现在她突然明白,事情没有她以为的简单。

  出身逍遥派的她,从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人所以为人,源自于人性,大道求的是问心,问心之真,问心之假。弃虚浮,迷幻;拾真我,识本心。大道之本心以善为根本,脱离善既为邪道。

  心杀术是邪道,笑仙子自觉本心已经脱离大道的善,所以在痛苦中下定了决心修炼。但现在她发现,她虽然脱离了大道的善,却根本走不进没有底线的邪魔之道。

  看着那个npc男子脱光了靠近过来,笑仙子毫不犹豫的挥袖,隔空封住了他的穴道。

  “如果做不到就别指望学我的心杀术了。”花语的语气仍旧轻柔,言辞却冷酷严厉之极。

  笑仙子紧紧咬着下唇。“心杀术只对武功不足以杀死的强敌使用,武功能杀死的人都不配被心杀术所杀,为什么必须这样?”(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