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六章 不死的轮回

第二十六章 不死的轮回


  ||->->->正文正文  

  “没关系,反正才两级弑神决,再说也是我自己不小心,别放在心上。”岸边的男子笑着穿上战衣,拔出长剑,朝着混战的战场快步飞冲过去,似乎经历了短暂战斗洗礼,剑已经握的更稳,出剑也变的不再那么犹豫。

  女孩见状连忙打起精神,跟在他后面冲向混战的人群……这些,不过是许许多多出入江湖的新人都会遭遇、经历的平常事情。依韵所以一直在看,只是因为激斗的战场是他需要停留,找寻曾经停留理由的地方。

  可是河边的一幕却让他不由自主的追忆起很多年前的过去……过去,很多年前的过去,过去的他叫依韵,是一个跟不少新人类似的人,纵然天性、性格决定了他跟大多数新人有些不同,却仍然心怀对江湖的热情和期许,怀带同门互助,并肩杀敌的热血江湖生活。

  很多年前……很多年前的我,去了哪里?

  依韵目光迷离的注视着激战的人群中,那个保护着女孩,奋勇战斗的男子……很多年前的我,去了哪里?是了,在同门的利用和欺骗中破碎了热血;在残酷的江湖之血洗礼中认识到挥剑的资格;在被不屑一顾杀死的重生中体会到实力既真理;在同伴不屑的轻视和鄙夷中明白皆为利往的冷酷现实……很多年前的我,在那里……在很多年前的那里……在奔驰的马车,飞扬的纱窗里,白色的丽影身旁。“依韵,看来我不足以把你从寂寞中拉出来……”“依韵,看他们多热闹,如果重新来一次,我们会不会像他们那样,在熙熙攘攘的练功洞里,人群里相遇相识?”

  战斗快结束了,联盟方面的新人数量越来越少,人数少的劣势在反复的重生后变成丧失战意的避战情绪,这像传染病,当意识到再来也是送死的时候,还有勇气继续战斗的人本来就没有多少。

  男子还活着,保护着女孩,跟为数不多的十几个人一起陷入百多个灵鹫宫新手的围攻之中。乱糟糟的兵器让他们穷于应付,一个接一个的人,都倒下了。

  女孩的手臂中了一剑,兵器落地。男子拽着她后退,后退,身上,被划了几刀。很快他发现,身边没有战友了,他和女孩是最后顽抗着的人,但马上也要重生,前后左右乱砍过来的兵器让他无论如何应付不过来,受伤的女孩除了等死,完全没有挣扎的力量。

  自从仙界坠落后,大约江湖上每天都有这样的战斗,灵鹫宫与联盟形成对立姿态后,每天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战斗。一个奇迹般美好的故事背后,总有九百九十九个得不到奇迹眷顾的凄惨故事。

  飞射的剑气,几乎不分先后的轻易贯穿了围攻的灵鹫宫新手,没人能躲避这种迅快的飞剑气。一圈、又一圈的灵鹫宫新手毫无抵抗能力的被剑气贯穿,直到剩下的人,飞快的退远,打量了几眼不远处的深紫色身影半晌,选择了退散。她们不需要知道插手的人是谁,对于她们这种新人而言,随便一个江湖好手都是她们不可挑战的‘高手’。

  一地尸骨,劫后余生。

  男子和女孩,相视而笑,然而一并朝着依韵抱拳致谢。“谢谢出手相救……”

  依韵沉默,他自觉做了一件无聊的事情。每个踏入江湖的人都会面对重生,面对战斗,无可回避。从选择踏入江湖开始就注定了要面对这些,救助弱势群体就是正义?不,那是善良。代价却是,对另一群人的不公。

  “能知道您的名字吗?”女孩有些拘束的开口,依韵的沉默让她更显得手足无措。这时,男子一声告辞,拉着她就走。

  “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呀。”

  “他不想让我们知道,或者说,不屑于跟我们这样的新人认识。”男子的语气带着不平静的,沉默的愤怒。没有人喜欢被轻视,即使是被一个救了性命的人轻视。

  “不会的,你想多了。”女孩不愿意相信,她觉得,人与人不应该是这样的,她觉得一个救了他们的人也不会是这样的。

  他们交谈的声音不大,但对于依韵的内功而言,哪怕声音再小一倍,距离再远一倍,他也能够听清。他懂这种愤怒,许许多多的江湖人都懂,因为有太多的江湖中人都是为了不被轻视或者得到尊重而不顾一切的疯狂练功。

  依韵欣赏那个男子的明智,正因为如此,他愿意让他更早体会到江湖的残酷;他也欣赏那个女子心怀美好,更愿意相信世界是美丽的单纯……因为,很多年前的暮色就是这样,很多年前的他也是这样。

  “我叫陈留。”

  走着的两条身影骤然驻足,转身,脸上,写着错愕,写着欢喜的激动。

  “我叫暮云!”

  男子没有报名字,而是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目光说说的盯着依韵。“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目标,总有一天,我会像你一样强。”

  “好名字。”

  暮云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但看见男子走了,她连忙朝依韵微微笑,追着去了。那男子看着暮云脸上激动的笑着,十分开心,于是,他也开心的笑了。他没有说,陈留是个假名字。

  所以他没有报名字,因为他知道自己猜的没有错,也知道救他们的人报假名只是为了照顾暮云。他并不想认识他们,却不想让暮云受伤。男子觉得,这样的一个人就足以称得上是个好人。他也相信,这样的人一定是江湖上很有名气的高手。

  但江湖上没有一个很出名的高手叫陈留,他是新人,但对江湖感兴趣的新人对所有高手的名字都有了解的浓厚兴趣。

  今天他可以照顾暮云,明天呢?后天呢?人在江湖,只有自强,没有永远的施舍。

  看着两条身影消失在视野尽头,依韵知道,重新挖掘意境能力之后,他变强了,却也变弱了,因为曾经的破绽再现。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做本认为没必要做的事情了。

  老江湖未必强,漫长的江湖路会让人丧失许多东西。不断的起伏变化中,往往会在不断的重复。绝大多数的人,都会在厌倦了江湖后选择当技能人,又在漫长的时光中,突然有一天厌倦了当技能师,然后又去经商,即便成功的,享受够了金钱带来的满足后,也会厌倦,于是,又去追逐金钱所不能带来的那些新鲜体验……因为生命没有尽头,总有一天会重复最初已经厌倦了的东西。

  意境能力的重新挖掘,近乎一次意境的轮回;事实上,也到了老江湖都会经历的轮回关口。在这个关口,没有多少人能够跨过,多是选择了退隐,选择了退出。

  天机山大殿、天盟山大殿有太多这样的老江湖。曾经雄心万丈的人,却甘于漫长的退隐般的生活。紫心人如此,萧浪也如此。漫长的退隐生活又让他们厌倦透顶,于是,轮回般的重新燃起昔日的雄心,又再积极的活动在江湖之中。

  所谓的退隐又重出的江湖隐士在依韵眼里,不过是心不够强大,在迷雾中徘徊的弱者而已。至于真正强大,退隐而永远不再复出的江湖隐士,谁也不知道是否存在,因为只有走到永远的尽头时,才能够评判。

  树后的脸,露出半张,那双眸子含情脉脉、又带着几分不敢靠近的慌张。

  花开一直追着,至今还在追逐依韵,从没有上前,总是在不远不近的地方,默默注视,偶尔,会大胆的把半张脸暴露在依韵的视线范围内。她身旁,仍然是那两个一品堂高手在陪伴。他们早已经得到了武功恢复卷轴,武功也早就恢复了,却没有回归一品堂,仍然以紫霄剑派弟子的身份,陪伴着花开。

  一品堂,他们没有忘,只是没有心情去想。他们的视线早已经离不开花开,犹如花开的视线离不开依韵那样。

  “吃点东西吧。”依韵的目光变的迷离的时候,他们劝花开用餐。这样的情形他们都熟悉,依韵会在这里呆很久,绝大多数的最后,又如莫名其妙来时那样离开,极少数的时候会有特别的收获。

  这种时候花开会放心的用餐,因为不必着急的赶路,找寻依韵的踪迹。

  “谢谢。”花开吃着菜,语气里满藏感激。

  感激,却不是两个一品堂高手要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发现,他们不希望花开继续这么下去。因为不值得,因为不配。依韵不值得花开如此一往情深,冷酷的他不配拥有花开这样美好的感情。

  “花开,能不能,别再追下去。”其中一个一品堂高手说出这句,从半年前开始就在酝酿,却至今才有勇气说出口的话。

  “为什么?”花开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样,看的两个男人,心,隐隐生疼。这样一个美丽又痴情的女子,偏偏,爱上的是依韵那种冷酷无情的男人,一直,一直在承受着无言的伤害。这样的疼惜让他们越来越发觉,原来依韵是一个如此冷酷,不值得追随的人。(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