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八章 交易

第五十八章 交易


  ||->->->正文正文  

  寒湖里,依韵的嘴巴没入了水中,只露出鼻子以上的部分,淡淡然的眸子也缓缓合上。丹仙子杏牙紧咬,心知他的条件让依韵连谈下去的兴趣都缺乏。丹仙子身后的小杀戮不屑冷笑。“当小剑的影子是一百年没有自由,招揽十个像样的高手也算条件?你难道不知道,依韵不喜欢控制别人的意志,但是相对的,就必须从别的方面付出足够的代价作为补偿。武功恢复卷轴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东西,或者你可以试试去找紫霄谈谈条件,她也许有。”

  丹仙子没有做声,既不能跟小杀戮争锋相对,又心知肚明找紫霄也是多余。喜儿等魔女离开灵鹫宫后,紫霄也走了,许多人都相信她是去了找零儿,但魔女们至今在做什么,江湖上的人不知道,唯一现身的那次是在密宗,但出现的人数也不齐全。紫霄的行踪自然也成了迷,再者眼前的紫霄也不可能得到武功恢复卷轴,蓦然、小剑、逍遥子制作的武功恢复卷轴被天盟控制;紫衫的一半归天盟,一半归依韵,笑仙子未来一段时期内都只会为依韵制作武功恢复卷轴,当前武功恢复卷轴极度紧张的时期,无论天盟还是依韵都不会对外出售。

  小杀戮看似给她指路,实际上是在告诉她,如果不开出足够让依韵动心的条件,她再说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五十年!我丹心保证在五十年内,竭尽全力的为你做事。当然,不能是影子!”

  寒湖湖面,冒出一串气泡,气泡接连不断的浮出湖面,依韵却始终没有浮起来的意思。丹仙子暗暗咬牙,五十年已经是她拟定的,仅次于极限的条件。为小剑做事必须成为他的影子,但为依韵做事,不需要如影子那样完全丧失自由和自我意志,这一点本就是丹仙子弃小剑寻依韵的根本理由。

  “八十年。小剑也不过是一百年,八十年不短了,我能替你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如果不能比接受小剑的条件短一点,我何必找你?”丹仙子抛出底线,她发现依韵不是个能够通过交流,探知、并且逐步说服他降低条件的人。

  寒湖里的依韵浮出水面,露出嘴巴,手里头多了一枚戒指,阴阳门主的戒指。“一百二十年,不需要当影子当然应该多付出一点点代价。我可以把这个给你,条件是增加三十年。”

  “太多了吧……”丹心话还没说完,依韵的嘴巴又沉进了寒湖里头,显然他没有兴趣讨价还价,他只需要让担心考虑,是接受,还是拒绝而已。阴阳门主的戒指,在丹心眼里,无限放大……那是江湖上罕见的,自由门派的掌门人信物,得知即为自由门派的掌门人,对于阴阳意境具备特殊的作用,可以说,如果没有了这件信物,丹仙子即使用了武功恢复卷轴,武功恢复如初,在不少意境能力方面都会力量缺失,不能出发阴阳意境最完全、最强的能力。

  戒指对依韵而言可有可无,除非他修炼阴阳意境,但对修炼阴阳意境的人而言,那是无法替代的,至高宝物。

  “我想知道如何修成剑魔。”丹仙子不再在时间的问题上讨价还价,不需要当影子,为依韵做事一百五十年,她其实也可以接受,只当是自己投靠、转换了一个阵营而已。但是,她希望能够获取更大的价值。阴阳意境,本来能够同时修炼两种剑道路线,剑神、剑魔,但是丹仙子的剑尊路线却至今无法突破,各种方法她都尝试过了,却始终没能够成功。江湖上修炼剑尊路线的人本来就少,修炼到剑魔层次的,过去只有依韵和灵鹫宫的残忍温柔,这几年多了从剑神变成剑魔的茗、加、厉。这三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本来都是依韵的人,显然修炼剑魔的关键是属于被依韵和灵鹫宫魔女所掌握的秘密。

  “我给你什么,你有拒绝的权力;我不给你,你没有要求的权力。”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丹心愤然转身,直到寒湖边的小杀戮看不见她的背影了,丹心也没有等到意料中的,呼喊挽留的声音。于是,她的脚步停了下来。她当然不是真的想拒绝,只是她不甘心自己的价值不足以让依韵多满足一个条件,这才用了欲擒故纵的手段,结果,却是失败的。

  丹心掉头回去了,再没有提出任何条件。“一言为定,戒指什么时候给我?”

  “武功恢复的时候。”依韵对于丹心的去而复返并不意外,事实上丹心如果不是无路可走,根本就不会来找他,既然是无路可走,这条路当然只能选择答应,而不能选择拒绝。“追邪城,剑如颜会给你武功恢复卷轴,一年后,戒指归你。”

  丹心没有再说什么,自己走了。

  小杀戮没有送她,因为小杀戮讨厌她。“这样的人你也收,她重新开始也只不过是个野心勃勃,对谁都没有情义,毫无衷心可言的人。”

  寒湖里泡着的依韵听见,淡淡然一笑。“你以为,一个高手重生后会什么都不改变?”

  “改变什么?一年后她的武功就恢复了,也没拉下多少。她死的本来就不甘心,指望她能改变?”小杀戮不相信,也想不到丹心会有任何改变的理由。

  “她已经找不回曾经的自信,当然不可能还拥有过去那么大的野心。一个重生过的高手,无论重生的理由是什么,都会认识到一个粉粹自信的残酷事实——自己没有过去以为的那么强大。人的野心跟自信的能力和拥有的多少成正比,自信下降野心当然也会变小。正因为她已经甘心承认自己的有限,才会来找我。”

  “你的头疼好了?”小杀戮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觉得这个问题只能用事实证明,相较之下,依韵能说这么多的话,让她不由替依韵头疼的情况欣喜。“暂时。”依韵还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他找不到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小杀戮说过那个和尚的推测,和尚的推测从理论上来看,是正确的,但如果是正确的,也就意味着他的头疼根本无法解决。在寒湖中泡着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头疼的程度,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一个离不开寒湖的人,跟被囚禁了自由没有区别,那绝对跟无所谓的呆在安静的地方自修不同。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小杀戮沉默,依韵的问题很奇怪,她当然会在这里,她还没有找到答案。“为什么?”

  “走吧,去江湖上走走,你的答案就找到了。离开的时候带上西风之歌。”

  “西风之歌?”

  “我替灵鹫宫培育了你,灵鹫宫当然也该替我培育西风之歌。”西风之歌的事情一直压在依韵心里,虽然现在西风之歌暂时得到了妥善安排,能够把西风之歌当作一个秘密的高手,用在关键的时候。但是,那也只能用一次,用则必然暴露,暴露则必然危险重重。依韵想了很多办法,但都不太可可行,放任西风之歌自由成长的结果用脚指头也能想到——必然是死在阴谋诡计的暗算之下。依韵本来想让紫衫想办法,思来想去,觉得喜儿更合适。如果西风之歌跟随喜儿历练,要不了多久就会拥有一套对江湖事情的,出于感性思维为核心模式构架的世界观,那时候,她就不再是个必须小心保护,隐藏起来的孩子了。西风之歌这样的人固然少见,但依韵判断喜儿有办法,有办法让西风之歌真正成长。

  “你不怕到时候西风之歌会变成灵鹫宫的人?”

  “风险跟利益成正比,最糟糕的情况她也不会变成西天极乐、黑子、天盟的人。”依韵当然知道有这种可能,但如果不这么做,西风之歌一直当摆设实在太可惜了。即使最后真成了给灵鹫宫做嫁衣,相较于灵鹫宫高手如云,多西风之歌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的实情而言,影响也不致于大的不可接受。

  “我出去走走,就真能找到答案了?你不是故意支开我吧?”小杀戮有些怀疑,因为见过依韵做这样的事情,更见过伤心断肠做过无数次类似的事情。依韵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没有说话,两人目光之间,只有袅袅的寒气无规则的飘散……许久,小杀戮终于说话。“嗯,那我出去走走。”

  依韵觉得小杀戮越来越不可爱了,疑心她的情况越来越多。

  小杀戮离开了,依韵松了口气。“还是一个人自在。”依韵闭幕凝神,沉浸在意境之中找寻着能够解决问题,哪怕只是能长期压制被波斯魔幻音释放的、长期被压抑的感性形成的心魔的办法,那也远比眼前的局面来的好太多。

  厉已经吃饱了,他静静的喝着茶,看着西风之歌兴致勃勃的、狼吞虎咽的吃喝。厉从很久之前开始就不跟西风之歌喝酒了,因为西风之歌即使不用内功逼酒,也是个天生千杯不醉的人,也就是那种,永远喝不醉的体质。(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