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一章 人心不稳

第八十一章 人心不稳


  ||->->->正文正文  

  “好啦好啦,我就知道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要是容儿和零儿跟你一起呀,肯定得反对,就我最听话了。最好莫别错,将来如果是她错了,乐儿一定会给她一顿好揍……”月儿抱怨着,却仍然如喜儿和莫所希望的那样,在门派频道发布了公告。

  “为了灵鹫宫的将来,我们会跟随喜儿继续创造融会武学,为任务和行事的方便,暂时离开灵鹫宫,灵鹫宫上下不必挂念,听从莫的号令行事,不得有违。”

  月儿说吧关闭了门派频道,向莫提出了脱离灵鹫宫的申请,得到不受任何处罚的准允。紧接着,询问,气氛的乐儿一众人,最终也没有违拗喜儿的决定,接二连三的脱离了灵鹫宫……还在路上,马上的莫无言的听着门派频道里的诸多声音,许多昔日的记忆,纷纷涌现脑海……‘不能错,绝对不能错!我一定不能再错——’

  依韵在茗,厉的陪同下,抵达女娲圣地的圣主大殿,大殿前的广场站满了正义联盟的弟子,在雪菲、伤心断肠等人的带领下,纷纷抱拳高呼——“恭迎盟主!正义联盟正气长存,必胜西天极乐!”

  穿过整齐战列的人群中央让出的道路,雪菲姿态恭敬的立身伤心断肠和金刚身后,迎了依韵一行直入大殿里头。女娲圣地的诞生,让雪菲在正义联盟中的地位一飞冲天,正义联盟几乎全部的门派都依附了女娲圣地生存。过去的正义联盟只有破邪城、追邪城、以及天煞坛、麒麟坛作为活动生存之地,天庭周围的生存活动空间有限,那导致大量的资源开采都只能眼看西天极乐的五派联盟霸占,毫无疑问,三大势力的经济状况受到严重影响。

  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忍受那种状态,因为根本强不过五派联盟。女娲圣地的诞生不仅仅是一个安全的立足之地那么简单,万里领地的广阔范围,虽然还远远比不上五派联盟占据的江湖之大,但拥有的资源开采地已经不小,完全能够满足正义联盟如今不多的人数基本所需,让一直只能购买五派联盟开采资源的正义联盟的财政压力大幅度得到缓解,甚至还有盈利的可能。过去正义联盟全靠跟飞合庄合作的,投资众多地方的生意产业的收入支撑,虽然也不至于压力大,但是,白白花费许多的钱财购买敌人开采的资源,既额外的浪费了钱,也在养肥了敌人。

  北联盟和自由联盟的情况一直比正义联盟稍微好些,一直在东天极乐的圣地领地里开采资源,但也非常有限,不是因为东天极乐的地域没有女娲圣地广阔,而是因为有太多的骚扰。西天极乐因为正气本源的关系,不允许五派联盟对东天极乐发动灭派攻击,但是,五派联盟并没有因此就乖乖的什么都不做,时常有人集结闯进东天极乐的圣地地域内,袭杀攻击三大势力开采资源的弟子,人数、战斗力的差距让北联盟和自由联盟的人根本无法大肆开采,总只能偷偷摸摸小心翼翼。

  这也是女娲圣地诞生后正义联盟众多门派迅速做出反应,依附过来的根本理由。

  雪菲因为成为了女娲圣地的圣主而地位一飞冲天,成为正义联盟里,虽然没有副盟主之名,却成为联盟内部主心骨的存在。地位的提升没有让雪菲飞扬跋扈,相反,怀带着对依韵,对正义联盟寄予厚望和信任的感恩之心,雪菲更小心的自处。对过去本就该尊敬的人,譬如情衣,小龙女,四剑神,厉和茗,仍旧如过去那样以下属自居,就是不想被别人误会指点议论。

  依韵端坐在圣主的位置上,金刚、伤心断肠分座下方左右,雪菲在厉下首位置端坐。

  “启禀盟主,雪菲以为自己的声望不足以担任圣主之位,应该交由副盟主金刚或者伤心断肠领导才妥当。”

  伤心断肠不动声色的听着,没有流露任何欣喜之情,因为他知道,依韵即使真的要安排,也肯定会安排给金刚而不是他,因为他不是个很可靠的人。但事实上,伤心断肠很清楚雪菲说这话的目的,她担心自己被疑心,也不希望被疑心。女娲圣地坐落的位置距离两大破邪城颇远,正所谓山长水远,依韵自然鞭长莫及,长期在圣地的门派很多,作为圣地之主的雪菲自然在将来会成为别人重视的中心,如果雪菲有野心,凭借这些优势,就有实现野心的可能。

  伤心断肠懂雪菲的心思,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金刚说了,语气神态仍旧一如往常般的严肃认真,却又平静的仿佛永远没有激烈的情绪。“女娲圣地不是儿戏,虽然说女娲已经沉睡,但是没有人知道女娲到底对圣地的情况知道多少,关心了多少。雪菲既然得到女娲的认可,联盟当然是相信你的能力的,否则当初也不会选择你作为正义联盟见女娲的代表,圣地由你负责,很合适。说白了,圣地是正义联盟众多门派的安身立命之地,但也不过是正义联盟所属的一个门派,跟过去的剑圣派没有区别,你不必妄自菲薄,也不必如履薄冰,过去如何做,将来还是如何。”

  许多不知就里的人,敬意的望着金刚,因为他很少说话,更没有这样代表了联盟说出决断性的话。依韵不在的时候,过去一向是伤心断肠说,依韵在,一向是依韵决定方向,伤心断肠补充细节。

  茗传音入密依韵,道了句。“庄主,金刚副盟主的决断很恰当,夫人也认为没有不妥之处,他为人可靠,跟庄主一直是朋友。”

  依韵听了后,目光茫然的微微点头。“一切照旧。”

  雪菲再没有强求的退下,落座,如往常的会议一样,听着别的门派汇报各自的事务,以及当前江湖上的局势变化。不同的只是,每一次决断的时候,伤心断肠都沉默,金刚都会说出明确的主意,依韵简单表态后,事情就这么敲定了。

  妖瞳也在期间,她一直在注意伤心断肠和依韵,渐渐的,她意识到依韵的情况很古怪。她太了解伤心断肠和金刚,当然也了解依韵。联盟的事情,依韵能不参加从来不参加会议,今天出现理所当然,因为是女娲圣地诞生后的第一次联盟会议,但以依韵过去的习惯,一定是把这些没有决定性影响的事情丢给伤心断肠处理,金刚乐得清闲,素来懒得插话,除非是不赞成某些意见的时候才会开口。

  如今伤心断肠沉默,只有一个理由,他在避嫌。

  而依韵的神情目光,也让妖瞳敏锐的捕捉到一个信息,依韵不太清醒,或者说,很古怪……妖瞳只想到一个理由,江湖传闻依韵失忆,这,大概就是最好的解释。因为失忆,他对联盟里的人和事情根本不记得,一直需要可信的人提醒,而以茗的态度,肯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把联盟的事情交给不太可靠的伤心断肠,而会选择金刚。

  ‘有意思……’妖瞳弯如细月的眉目,流露出有趣的,充满期待的光亮。

  会议结束后,依韵在伤心断肠和金刚的陪同下,参观女娲圣主大殿。

  大殿里的壁画,以及柱子上浮雕,全都是跟女娲有关的,远古故事的记载。

  女娲,为人类之母。对于天地万物而言,盘古的崇高神圣地位毋庸置疑,但是对人类而言,女娲的地位其实不在盘古之下,没有盘古当然也没有人类,但没有女娲也不会有人类。伤心断肠是无神论者,但是从来不会拿女娲开玩笑,尽管他并不相信女娲造人的神话故事,但无从去证明,因为无从证明,所以他不拿有可能真是人类之母的女娲开任何玩笑。

  因为,人当然不会拿母亲开玩笑。

  “女娲圣地比中魔圣地和东天极乐看着漂亮多了。”伤心断肠嘿的一笑,眺望大殿广场上女娲的塑身。“我觉得应该在女娲塑身周围再建造一圈小一些的,半蛇半人的塑像,别让女娲太孤独嘛,女娲族的旺盛让人看着心里舒服些。”

  “你定。”依韵回答的平淡,伤心断肠却不满的、充满鄙夷的瞟过去一眼。“花钱的小事就我定,靠!刚才就让金刚出尽风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伤心断肠没实权了!金刚跟你认识了多少年,我比他还早!我伤心断肠就那么不可靠?啊?为正义联盟劳心劳力,哪里不比金刚多!茗倒好,信金刚不信我。她这样也就算了,没心没肺的紫衫竟然不劝她?紫衫当初在联盟呆的时间可不短,我伤心断肠的人品,她能不知道?”

  金刚觉得很无聊,对失忆的依韵说这种话,那纯属无聊,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插话打断。“就是太了解你,所以才不敢相信你。我要是依韵,失忆了也会记得你这人只能信一半。”

  “靠!金刚你说的是人话?我伤心断肠怎么对你的——你自己说说。”

  金刚神情严肃的掰着手指头细数“……自己重生了想我们陪,就忽悠我和龙剑别飞升……”

  “放屁!我是为你们好!”

  “少扯了,那时候奇仁雾淑听蓝小营说过你枕边话。”金刚面无表情的瞥了眼伤心断肠。“我一直懒得说你。”

  “……靠,女人真他吗的不可靠!”伤心断肠没了话说,恨的牙痒。没了争辩的底气,伤心断肠立即改变了话题,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问依韵道“女娲圣地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虽然我还是不同意让雪菲负责,雪菲过去是复兴会的人,为的是力量之心才跟李狂放站在我们这边,李狂放这人骄傲自负,一心追求剑道第一高手的名头,两个人其实对联盟都没有多少忠心可言。或许女娲遗迹的事情让雪菲暂时对联盟充满感恩之心,但感恩这种东西有多不可靠?今天感恩,明天可能就忘了。”

  “不说还说这么多。”金刚没好气的打断,知道伤心断肠还是担心雪菲会变节,但这种事情已经决定,说多了没意思,依韵眼前失忆,跟他讨论这些细枝末节更没意思。

  “我是觉得,像黑色禁地派,千绝杀等等,能吞并的都应该让紫霄剑派吞并了,这样也能避免将来可能的损失,还能抑制雪菲可能产生的野心。而且这些门派现在名存实亡,根本没有多少派众,早点统合起来更好。过去仙山灵地众多的时期为了在江湖制造多元化选择的错觉才创立了这么多的门派,现在根本没有这种必要。”

  虽然是转移话题,但伤心断肠说的本来也是考虑很久的事情。金刚听了,不再打断,因为这件事情他其实也早就想过,厉和茗的门派也早就有过这样的打算,依韵失忆前忙碌,而且事情并不着急,一直拖着。现在女娲圣地的出现很明显让统合门派有了必要性,伤心断肠现在提出来,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这件事情我也赞成伤心断肠的提议,确实有这种必要。”

  “再议。”依韵虽然觉得伤心断肠的提议很有道理,却不认为眼前需要急切决断,雪菲他还记得,也还记得刚才的联盟会议的事情,因此他也认为,现在统合门派无异于给雪菲当头一桶冷水,让她体会到联盟是在对她防备。

  “别妇人之仁,等不到什么好时机,而且这件事情未必能拖。你要知道,李狂放比雪菲更不可靠,他一向喜欢雪菲,如果他们两个的事情突然成了,李狂放绝对不会像雪菲那样,放着眼前的资源不利用,那时候女娲圣地说脱离就会脱离。”伤心断肠不屑冷笑,他是从来不会把交情放在第一位的人,雪菲跟联盟里很多人不一样,如茗那些人,把联盟当家,但雪菲的家不是正义联盟,是复兴会,是风清扬的那些弟子,这里不是雪菲心里的根。(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