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九章 江湖再战

第七十九章 江湖再战


  ||->->->正文正文  

  河边,水流声习习作响。

  外出探查的四个人退隐天刃队成员已经收到带头的前天刃分队长撤退直去正气圣地的命令。

  那天刃对于竭尽全力飞快奔驰,一跃跳过小河的时候,依韵已经追到,他咬牙回头挥剑斩向依韵面门!

  却被依韵轻松偏头避过的同时,咽喉刹那被北落紫霄剑刺穿,依韵一脚踢在那天刃队员的后背,接力投西北方向疾去,那天刃队员的尸体颓然跌落河中。

  这时候,依韵捕捉到另外三面逃走的三个退隐天刃队员,从奔走速度来看,很显然有一个会有机会逃脱。

  当即奔走途中,骤然挥剑,剑魔飞剑气骤然爆发,刹那掠过天空——

  南面飞驰疾走的那个退隐天刃队员惊觉剑气射到的时候,不及抬头看,全凭过去的战斗本能迅速采取闪移动作,接连数道剑魔飞剑气全从跟他差之毫厘的错身而过,然而一股股剑气的边缘气劲越来越严重的影响了他的行动力,终于还是被后剑魔飞剑气百数穿身而过,爆体而亡!

  依韵追上北面逃走的天刃队员,自后飞闪追上,一剑过去——

  那天刃队员自知不能幸免,骤然旋身一把抓向北落紫霄剑的同时,反手一剑就朝依韵面门刺去。

  深紫色的剑刃一闪,切开那天刃队员的手掌,脖子……

  他那反击的一剑顿时落空。

  东面的退隐天刃队员一跃跳出悬崖的时候,还远在几里外的依韵毫不犹豫的发动剑魔飞剑气——

  身在悬崖之间,虚空无所依托的那天刃队员顿时无从闪避的被剑魔乱舞的剑气尽数穿过,刹那炸成了一蓬血雾……

  依韵单指在剑身一弹,阵阵剑身颤动的鸣音中,北落紫霄剑缓缓入鞘……

  江湖一角。

  月华镇。

  聚集了一群意境级技能师,每一个人都穿着黑衣,蒙头遮面。

  他们站在大雨之中,却没有一个人在乎淋雨。

  为首的人看见最后一个人也都已经赶到,便道“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兄弟们的心思想法都一样。三百多年的安静时光过去了,白色黄昏于我们有情义,信义。如今正气使者被喜疯子和剑妖西风之歌偷袭击溃,血红的天空——我们都看见了!那是罪恶的写照!我们还能够做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内心都有共同的声音和想法,我们无法冷眼旁观!正气圣地真正陷入危机,跟杀道圣地时代不同,跟邪气时代不同。光明会崛起,正义联盟意境级顶尖高手数量远超正气圣地,喜疯子的武功已经接近大日如来道尊,正义联盟如果发动灭派战斗,正气圣地会有什么结果?”

  “队长,什么都不必说了!咱们大家伙的想法一样,不管怎么着,都得竭尽全力为白色黄昏的信念而战!将来江湖形势好了,咱们再回来继续过退隐江湖的技能师生活就是了。”

  “好!咱们出发——”

  一群退隐的前天刃队队员,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十分冷静,他们曾经是杀手,做了许多杀手做的事情。但是他们从不为过去的所作所为惭愧自责,因为他们为创造美好而杀,纵然满手血腥,所为不能放上台面,但三界开启后的那段漫长的和平时光,就是他们内心一直引以为豪的骄傲,他们曾经为那段和平付出过无数努力!

  今天,他们仍然一样怀揣这种骄傲和自豪。

  他们离开了月华镇,没有留恋的回头再多看一眼。

  大雨,倾盆而下。

  河边,一群身穿深紫色衣服,手执长剑的男女,缓缓抬头,目光冷淡的注视着这群天刃队的队员。

  双方为首的人目光相触,都笑了……

  很多年了,很多年来,他们彼此没有交情,虽然距离不过三百里。

  但是,他们都知道彼此都是一群不简单的人,但谁也没有去查探或者刺探过对方的底细,因为那时候他们都已经退隐了江湖。

  随着时间的流逝,没过多少年,他们彼此就已经心照不宣,从对方镇子里陆陆续续增加的意境级技能师的情况,他们都猜到了对方是过去的宿敌。

  他们很懂对方,因为他们曾经做一样的事情。

  双方相对而立。

  河边,曾经一品堂退隐的高手们为首的男人晒然一笑。“想不到,退隐刚结束的第一场战斗,就是老朋友。”

  天刃的分队队长冷冷然一笑。“今天不战,早晚也要。就看看咱们双方,有几个能够带着重出江湖的第一功回归。”

  大雨中,一把把寒光闪闪的剑,缓缓出鞘……

  他们的兵器都已经很老,早已经跟不上时代,但是,他们的剑仍然如同人一样,骄傲而自信。

  剑光,闪烁……

  这是一场沉默的厮杀,没有呐喊的声音,没有喊杀的声音,没有仇恨的谩骂。杀人与被杀,每一个人都很冷静,因为这是他们的战斗方式,让剑说话,生与死都在剑下。不需要仇恨,因为彼此都有习以为常的坚定战斗意志和信念,死亡没有怨恨,杀人没有胜利的喜悦。冷彻入骨的意志,犹如他们手里寒冷的剑。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河边,一地的尸体。

  天刃队的分队长,长剑在手,血,顺着他的胳膊流到剑柄,但握剑的手仍然很稳,他们的剑也许很老,但剑柄从来是特殊材料制作,不管在什么环境,什么情况都不会打滑,即使把剑柄浸上油也不例外。他们的剑已经不值钱,但他们的剑柄价值仍然高昂,用的全是稀有材料,这不是任何门派势力能够大量制作配置的剑柄,但他们拥有,因为他们从来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一品堂的分队长手里的剑,同样沉稳。

  他身上中了数剑,但都不算严重。

  只剩他们两个了。

  但是,战斗仍然会继续,没有撤退的命令,因为此刻根本没有人发布命令,他们的回归,彼此背后的势力还根本不知道。

  雨,顺着深紫色的战衣滑落地上。

  地上的草里,都有着一层浅浅的积水。

  “一招定胜负如何?”

  “痛快。”

  他们笑了,笑了的同时,一起迈开了步子。

  积水伴随他们飞快迈动的脚步四面飞溅……

  两把剑,穿过雨幕,带着划破虚空的声音,飞闪着,在错身而过之间,穿透了对方的要害……

  一个咽喉中剑,一个心脏被刺穿。

  “江湖再战!”天刃分队长咽喉喷溅着鲜血,仰倒摔落地上。

  “江湖再战!”一品堂的分队长长剑支地,头,无力的低垂在胸前。

  大雨,连绵不止。

  山群中的山村里,一群蒙头遮面的人,沉默的集合。

  他们的手都按在剑柄上。

  一道闪电骤然照亮天地的时候。

  村口,一条强壮的身影,只身一人,手提长剑,一步步朝他们走过来。

  “厉?两百多年没见,比过去更猖狂了,一个人竟然敢来挑我们天刃第二十七分队全队!”黑衣人为首的那个,长剑直举,遥指一步步过来的厉厉声呵斥。

  厉冷沉的目光透出腾腾杀气,手里的剑,流动着深紫色的光芒。“你们回归江湖修炼武典后,我办不到,现在,我办得到!”

  剑光,骤然闪动。

  厉的剑,在不断闪动的剑光中飞闪,他没有防御,也没有闪避。

  因为根本不需要。

  一把又一把的剑被斩断,一个又一个握剑的人,跌倒在地。

  血,染红了山村的地面。

  不过半刻钟,几十个人退隐的天刃队队员,尽数毙命气绝。

  厉抬手,擦了把脸上一道浅浅的剑痕,这是天刃分队长留下的。厉没有生气,反而望着那分队长的尸体笑了。“这才是天刃队!”

  水草之地。

  一艘艘船只,随波逐流。

  随缘,割断了最后一个敌人的咽喉,甩飞了血迹,缓缓入鞘。

  茗立身一艘小船之上,任由那艘小船带着,随水下流……

  岸边,一个背着筐的技能师,看着河面上很快结束的屠杀,吓的猫在操纵里,一动不敢动。

  当茗的淡漠的目光望过来的时候,他的恐惧却突然消失了,有的,只是被那张脸吸引住了心神……

  船,缓缓驶远的之后,草丛里的采集技能师的双腿都已经发麻。

  他望着那远去的背影,久久,说不出话……

  ‘她是不是喜欢我,不然怎么没杀我?’

  “水连镇的退隐天刃队已经清除。”

  “现在杀他们易如反掌,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吧?”马上的妖瞳随意回复,退隐的天刃队不出意外都是弑神决,兵器也无法穿透她们的战衣,战斗的结果根本就不存在悬念可言。趁此机会尽可能多杀伤知道的退隐天刃队队员,这是必然要做的事情,这些人虽然回归后仍然有神作,但没有了主修的武功,也没有了主修武功的级别优势,威胁性和战斗适应范围自然大幅度下降。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遇到一个新人技能师。”茗语气淡漠的回复。

  “尽快敢去地蛇镇,有门派弟子说在地蛇镇八百里处看到一个骑宝马的女人,我怕是正气圣地的人。”

  “知道了。”茗一跃离船,足踏水波,跃上岸的时候,放出在真空袋里的宝马,驾马飞驰而去……(未完待续。)(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