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零一章 天空的变化

第一百零一章 天空的变化


  ||->->->正文正文  

  妖瞳看着袁朝年和丹仙子的身影消失在人潮之中,不禁晒然一笑,冲身旁的茗道“袁朝年也是个正派的人啊,我还以为只有沈白衣那种书呆子才会相信依韵跟他一样有君子之风。”

  茗神情淡漠,没有说话。

  妖瞳随口一说,又问道“还有多久才能赶制完工?”

  “三个时辰。”茗回答的十分简单。

  妖瞳便没有再说什么。

  秘密,本来只有她和茗知道。

  不久之前……

  海上。

  沈白衣新神作完成,制作成秘籍原本,立即交给了前来接受秘籍的绿衣服女子,那是紫衫的心腹,十分可靠。也是一个平时不起眼的人,曾经是影子众,刚回归江湖不久。

  原本依韵找到了沈白衣,沈白衣本该立即转移。

  可是,沈白衣却相信了依韵,又或者说,他并不在乎。

  沈白衣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紫衫和小剑。

  沈白衣呆的地方,以为仍然是隐秘的安全之地。

  直到绿衣服的女人离开……

  离开了沈白衣的意识范围之外的时候,在海上,魍魉突然袭击,点晕后一击致命的杀死了绿衣服的女人,拾取了新神作秘籍原本。

  绿衣服的女人在重生刚重生的时候,又被守候的妖瞳点晕。

  这过程中,绿衣服的女人始终处于意识黑暗的状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妖瞳带着绿衣服的女人回到船上,通过她擅长的银针刺穴手段,让她遗忘了被袭击的记忆,替她穿好衣服,把秘籍原本制作之后,又放回她的身上。而这个女人本是重出江湖的技能师,过去没有任何武功学道修为,唯一的损失就是神作没有了。妖瞳通过刑讯逼供的方法,刺激绿衣服女人的意识,让她在极端痛苦的不清醒状态,被动接受指令的重学了神作,然后在昏迷中再次遗忘这部分短暂的记忆。这种遗忘有时效性,但妖瞳早盘算的清楚,这种时效性足以达成依韵的计划。

  妖瞳带走了秘籍之后,魍魉收着船,将女人的坐姿摆的跟袭击前一样,解穴的同时,魍魉翻身船后,缓缓的沉入水中,凭借她那武功的特殊能力,在绿衣服女人的意识中,魍魉的能量波动如同袭击前那样,几里外的海上。自然根本没有疑心,就觉得自己的意识突然一黑,又正常了,周围的景象跟意识一黑之前一模一样,仿佛就只是刹那的事情,船行驶的位置跟意识黑过去前也一样。虽然觉得奇怪,却完全没有疑虑的继续坐着船,带着新神作秘籍原本,一路回到正气圣地,自然也没有说路上遭遇的突然意识一黑的怪事,因为秘籍在,醒来时周围也没有人,做梦也想不到,途中秘籍就曾经遗失的诡秘事情。

  倘若没有魍魉,这件事情都不可能办成功,倘若没有魍魉,也不可能长期监视沈白衣而不被警惕。

  妖瞳当时是第一次跟魍魉共事,也是第一次知道魍魉的特殊武功的能力,除了叹为观止,还是叹为观止。江湖中不会有比魍魉更可怕的刺探者,也不会有比魍魉更可怕的刺客,刺客需要的隐秘、突然的两个因素,魍魉的特殊武功能力尽显无遗。妖瞳相信,魍魉的出手速度如果能够跟依韵一样快,江湖中大概没有魍魉偷袭杀不死的人。可惜,那只是想法,魍魉的特殊武功虽然强大,但注定不可能拥有如紫霄剑典,飘渺无痕典籍那么高的速度加成和内劲运作速度。这大约,也就是魍魉武功存在的必然,和一种平衡。

  即使如此,魍魉其实也完全能够轻易刺杀江湖中许许多多的高手了……

  妖瞳一直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任务。

  沈白衣也是个有趣的人,直到依韵上一次去找他的时候,沈白衣竟然仍然相信,依韵也有君子之风的那一面。

  袁朝年知道监视沈白衣的事情,但不知道具体,可是他竟然也以为,依韵对唾手可得的新神作没有伸手。

  妖瞳觉得正人君子很有趣……一个比一个有趣。

  得到新神作秘籍之后,茗就负责让人督促赶制,那是庞大的数量,正义联盟的加光明会的技能师所需要的数量,远比正气圣地更多,尽管妖瞳想尽办法加工加点,但要制作需要的数量,压力也必然比正气圣地更大,门派,联盟里的可以通过门派武功形式学习,那很容易,但给光明会的数量却很多。

  战斗要继续,正气圣地刚得到新神作,气势正盛。这时候发布新神作的效果不是最后的,等到正气圣地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正义联盟和光明会也拥有新神作,那才是真正的迎头痛击,足以让正气圣地的人产生从天空被摔落地上的车中士气打击。

  妖瞳愿意等到那一刻,只是想想那种滋味和情形,她就觉得痛快有趣。

  而这一切,全是拜沈白衣所赐。

  倘若沈白衣当初第一次见到依韵就告诉了紫衫,依韵仍然有把握抢夺新神作秘籍,但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正气圣地对正义联盟的反击也不可能会拖延那么久,紫衫等的就是用新神作粉碎正义联盟的灭派战斗,而后再如法炮制的粉碎正义联盟跟光明会的关系,再凭借新神作之威修缮跟光明会的关系,变成正气圣地的联盟,然后一举反攻让正义联盟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漂亮的连串计划,却毁灭在沈白衣的性情之中。

  依韵第一次见到沈白衣的时候就已经吃住了他的性情为人,而沈白衣却至今没有完全看懂依韵。

  “负罪感,促成沈白衣有另一种渴望,他不愿意承认,却期待诞生的渴望。”依韵淡淡然说着,眼睛却看着天空。因为他眼里,杀气的影响,一直有一层淡淡的红幕,这层淡淡的红,让他看见的许多景象都是淡红色,或者变了别的颜色。但这层红幕也能够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杀气,杀戮的杀气,精纯的部分会被修炼杀境的人吸收,但还有许多杂质的散乱杀气,会遗留在周围的环境中,缓缓的被风吹散,最后消失不见。

  这种散乱的杀气,在红幕中会成为复杂的暗色光点,移动的变化都能够反映在依韵的意识之中。

  厮杀开始后,依韵就看见了异常的变化。

  战斗杀戮的杂乱杀气本来应该遗留在厮杀区域,消散的很缓慢,因此但凡有过规模大的激烈厮杀之地,往往过去了很多年置身其中敏锐的人都还能够感觉的沉重的情绪,那就是受到遗留的杀气影响,一些地方给人阴森恐惧的感觉,也是遗留的魔煞杂乱之气长久不散的影响。

  这是常态。

  但此刻,门派战斗的惨烈厮杀形成的杂乱杀气,却没有驻留的离地很近的低空,而是一直,飘飞上虚空,而且还不受风吹的影响,离奇的仿佛天空有一股力量,吸引着这些杂乱的杀气,魔煞之气过去一样。

  妖瞳也注意到了,她也能够看到,但是她没有多想,因为她的注意力在眼前的战斗上。“新神作对上新神作,会怎么样?真让人期待。”

  依韵并不期待,他能够猜到会如何,因为他知道沈白衣的负罪感,也因为他早记下沈白衣绘制的那些经脉图,凭借记忆重绘了很多张,拿给剑如颜解析过,解析的结果,早就让他明白了沈白衣所想,那结果就是沈白衣试图从负罪感中解脱的目的一样。

  正义联盟副盟主妖瞳发布江湖通告:“正气圣地以为只有他们能够创造新神作,神作是全江湖的,新神作也一样是全江湖的!神作的创造是江湖隐士沈白衣,新神作的创造者仍然是沈白衣,沈白衣本意是造福全江湖。过去武当圣地把神作作为私有,试图利用神作一统江湖!今时今日,正气圣地仍然想把新神作据为己有,但正义联盟从不这么以为!沈白衣也不这么想,正义联盟将会免费发放新神作,参战的所有人都可以领取!新神作也同样会成为门派人人可学的武功,成为联盟人人可学的武功!神作代表的是自由,新神作代表的同样是自由,这一战,同样是追求自由之战!”

  犹如,天塌。

  砸的正气圣地的人,很多人都懵呆、震惊的难以置信……

  正义联盟也有新神作?

  他们的敌人,光明会,江湖技能师帮会们也会有新神作?

  他们胜券在握的希望,原来只是一个笑话?一个正义联盟戏弄般看这笑着,这时候把他们戏弄够了才揭穿谜底的讽刺笑话?

  原本信心丧失的正义联盟和光明会,这时候如同打了鸡血,修炼了新神作后,气势更盛!

  厮杀,更惨烈了……

  正气大殿。

  正气圣地的许多大长老,长老们,都目瞪口呆……

  他们胜利的希望,此刻变成了绝望。

  绝望……

  正气圣地,真的要亡了?

  甚至没有了翻身的希望?

  没有新神作的优势,灭亡后即使重建,又能如何?

  不能亡……根本就没有亡的资本,这一战,正气圣地根本输不起!

  否则,必定万劫不复!

  加望着紫衫,仍然没有看到紫衫脸上流露出任何沮丧,失落的情绪。

  紫衫仍然面挂欣然的微笑,仿佛永远都不懂何为打击,何为消沉……

  加不甘心,他输给了茗;但正气圣地不能输给正义联盟。

  邪不胜正,人心向往的应该是正义和美好,正气圣地对比正义联盟,那就是正义和美好,不应该输给邪恶的力量……

  依韵那样的人,不应该,也不可能战胜白色黄昏!

  紫衫更不应该输给他们。

  加紧握腰上的剑,他决定投入战斗,即使只能通过新神作,他也必须立即投入战斗,只有拼尽全力,才可能有希望,即使这样的战斗他此刻本来不必要参加,因为如今厮杀的都是双方只有新神作的人,完全是比拼消耗,比拼意志力的战斗而已。

  数量众多,内力耗尽杀死的数量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反而还可能被对方高手蓄意合击围杀,绝对的得不偿失。除非是袁朝年那种拥有战场剑意,能够影响周围很多人,提升很多人战斗力和战意的人,否则,这种战斗根本没有投入的必要。

  “夫人,我去战斗。”加主动请命,他身旁的清风徐徐跟随请命,一副毫不犹豫相随到底的姿态。

  “正气圣地输了,可是,正义联盟和光明会都赢不了咧……不用担心的呀。”紫衫望着天空,加和清风徐徐不由也朝有一天一夜没有关注的天空望去。

  他们惊愕的发现,天空中,原本只有一点的漆黑,竟然速度离奇迅快的蔓延了一片范围。

  那速度,比起过去的变化而言,简直快的让人难以置信,甚至可以说是十倍,几十倍的变化速度提升……

  不存这时候过来道“我已经联系了如是我闻,还有,白影刚发来消息,都能来得及赶回。”

  “嗯嗯。”紫衫欣然微笑点头,似乎很高兴,但加却一点都不觉得振奋了……

  逍遥山。

  景象依旧。

  很多年前,笑仙子就已经离开了逍遥山。

  但狂过,仍然在这里。

  只是这些年狂过已经一点都不寂寞了。

  因为这里有人陪伴。

  自从上一次,跟他有缘的无心无面人来过一次之后,那后来,来的更多,更频繁。

  他们游遍了逍遥山的景色,在许许多多的地方享受过一次又一次的激情鱼水之欢。

  却一直是在逍遥山。

  狂过未曾离开过山上,尽管笑仙子离开已经很久。但他仍然在这里,在等着蓦然回来。

  但他一直没有等到,可是,这些年,他总觉得这里还有一个人,虽然他从来没有见到过,但总有一种,被注视,周身不自在的感觉。

  但不管他怎么喊,怎么奔走找寻,都没有回应。

  “蓦然——蓦然老婆!是不是你回来了啊?出来见见我啊,我有很多话跟你说,过去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不管在这里等你多久你才会原谅,我都会一直等下去!你知道的啊,我这人虽然好色不知天高地厚,但我心里最爱的人一直是你!永远都是你啊——”

  …………………………………………

  今天的第五章,补上个月第300张月票的章节。(未完待续。)(本文由望书阁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