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首席御医 > 第二四六章 官太小

第二四六章 官太小


  白阳市委大楼,曾毅并不是第一次来,进去之后直接到了廖天华的办公室外面,向秘书通报一声,秘书就领着曾毅敲开了廖天华的门。

  “小曾,来,坐!”

  廖天华此时正好处理完公务,没有什么事情,就从办公桌后面起身走了出来,笑呵呵道:“随便坐嘛!小高,你去为曾主任沏一杯茶来!”

  高秘书应了一声,到外间沏茶去了,心道廖***对曾毅可不是一般重视啊!象沏茶这种事,哪还需要廖***亲自吩咐,来什么人,沏什么茶,这都是有一定规矩的,高秘书对此早已是轻车驾熟了。

  廖天华的办公室,布置得简单大气,普普通通的办公桌,毫不起眼的几张沙发,并没有什么奢华的摆设,倒是跟曾毅的办公室在格调上有几分相似。

  等高秘书送来茶,廖天华就道:“刚休假回来吧?”

  曾毅就解释道:“胃有点不舒服,一直想抽个空去医院检查,可高新园区的工作又实在是脱不开手,最近一切步入正轨了,我也就抽空去检查了一***体,一切都好,医生说是吃饭不规律造成的,多谢廖***挂心。”

  廖天华笑了笑,也不拆穿,曾毅跟着方***去京城的事,很少有人知道,廖天华也是听省驻京办的刘发生讲的,两人是党校同学,私交不错,虽然刘发生也只讲了在京城看到曾毅,但配合着方南国的行程,廖天华就能知道曾毅是陪着方南国进京了。

  至于曾毅在京城的那些人脉关系,刘发生只字不提,这么重要的天线,他肯定是要留着自己享用!

  “休息一下是对的!”廖天华的说话很风趣,“我们这些市领导又不是周扒皮,只让你干活,不让你休息!工作中还要做到张弛有度,该紧的时候就紧,该缓的地方就缓,把身体养好,才能更好地投入到工作之中来嘛!”

  曾毅笑了笑,廖天华这是话里有话啊,他点头道:“廖***说的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工作也不是一天能做完的,我就是性子急了点!”

  廖天华微微颔首,曾毅不是一般聪明啊,自己只是说了句“张弛有度”,他马上就用“性子急”这个理由来进行解释,两人虽然都在说着身体的事情,其实却是言在其中,意在题外。

  “对于年轻人来说,性子急不一定是什么坏事,这说明你有干劲,对工作充满了热情,这对高新园区的建设来说,就是一件好事!”廖天华呵呵笑了两声,“高新园区眼下形势大好,这就跟小曾你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嘛!”

  曾毅就知道廖天华的态度了,看来并没有什么苛责的意思,他道:“这都是市领导高瞻远瞩,我只不过是在下面出出力气罢了。”

  廖天华对曾毅的这个回答很满意,眼里有市领导,说明这位干部的组织观念还是很到位的。

  在找曾毅谈话之前,廖天华还是有些忧心的,怎么说呢,曾毅这位干部虽然有大才,能堪大用,但并不好使用。诸葛谋在的时候,他就跟诸葛谋对着干,换了胡开文,他还是跟胡开文对着干,好在他现在只是个副主任,真要是提拔他做了副市长,那白阳市还不乱了套。所以对于这种干部,一般的领导都是不喜欢用的,用好了是良将,用不好就会自受其乱。

  不过现在听了曾毅的回答,廖天华反倒觉得胡开文有点夸大了言辞,像曾毅这么一点就透的干部,怎么会想不到乖张行事的后果呢。

  “今天找你过来,有要找你了解一些情况!”廖天华就切入主题,虽然已经大致摸清了曾毅的想法,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曾毅就道:“廖***请说,我一定如实汇报。”

  廖天华点着一根烟,用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往沙发背上一靠,营造出很轻松的气氛,道:“我接到一些反映,是关于你工作作风问题的。昨天在高新园区的东胡村,发生了一起村民打砸抢养猪场的事件,当时你就在现场,却没有进行阻止,事后高新园区也未对此事作任何的处理和追究,有人向组织上反映,说是你纵容和怂恿村民对养猪场进行打砸抢,对此你怎么解释?”

  “廖***,我不认同!”曾毅立刻就道。

  廖天华弹了弹烟灰,“你说嘛,不要有顾忌,找你过来,就是想把这事情弄清楚!”

  “强拆养猪场的事,是高新园区管委会领导班子成员的集体决议,那些东胡村的村民并不是我请来的,他们是来企图抗拒强拆执法的,这和有些人的说法是完全相悖的;其次,高新园区并不是不对此事进行处理,只是目前还处于调查阶段,***机关正在调查事件中是否存在有组织有预谋的情况。”

  廖天华心中暗笑,曾毅这小子太滑头了,这个解释完全就是在偷换概念嘛!正在调查?那如果调查到事件中不存在有组织有预谋的情况,是不是就只能法不责众、不了了之了,你总不能把几百号村民都抓起来吧!

  不过,曾毅的解释,也很到位了,曾毅总不可能既怂恿村民抗拒强拆,又怂恿村民蛮横强拆吧?这个逻辑,完全就不成立嘛

  曾毅的样子有些气愤,道:“廖***,如果这个样子,就可以认定我是在暗中怂恿唆使,那我也有情况向组织反映!”

  廖天华哈哈一笑,吐出一堆烟雾,道:“好,我倒要听听你要反映什么情况,说!”

  “胡三家跟管委会签订了征地协议,拿了补偿款却赖着不走,以无理要求讹诈昭阳集团,又拒不接受管委会的调解,甚至纵狗行凶,咬伤我们的工作人员。在警察上门的时候,胡三家聚集村民袭警毁车,最后导致警民对峙。我不禁要问一问,胡三家敢这么做,究竟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和底气,这背后是不是也有人在怂恿和支持?”曾毅看着廖天华,“廖***,我请求组织上对这件事进行调查!”

  廖天华着实让曾毅给将了一军,这种捕风捉影的事,要怎么去调查,也不能去调查啊!

  廖天华这才领教到曾毅的刺头和厉害,心道胡开文真能给自己惹事,你屁股上的屎还一坨一坨的呢,却来告曾毅的状,现在可倒好,让我只能是各打三十大板了。

  “胡三家的事情,性质极其恶劣,一定要严惩,以儆效尤!”

  廖天华避重就轻,只提了重处胡三家,却不说深入调查的事。说完这句,他笑呵呵道:“我们这些做革命工作的,哪能不受一点点的委屈呢,只有那些躲在家里不做事的人,才不会受委屈。事情解释清楚了就好嘛,组织上还是相信你是一位有原则有党性的好干部。小曾同志,你可不能把情绪带到工作之中去啊!”

  曾毅就道:“是,今后我也会注意改善自己的方式方法,不给廖***添麻烦。”

  “你这个小曾啊!”廖天华一摆手,笑道:“行了,事情我也已经了解了,就不留你了,还有会等着我去开!”

  曾毅就站起来,向廖天华告辞一声,然后退出了他的办公室。

  等曾毅离开,廖天华坐在沙发上沉思着,心道自己该找胡开文再好好地谈一次了,就看他那些亲戚做出的丑事,也难怪人家曾毅说的话会这么难听,要说这事背后没有人在支持怂恿,你让别人怎么相信!昨天市局的陈志军在向自己汇报这件事的时候,言辞之间,对胡开文也是多有埋怨。

  廖天华有些头疼,胡开文是他的人,能力肯定比不上曾毅,但好在是忠心耿耿,当初派胡开文去高新园区,自己就给胡开文讲得清清楚楚,要全力支持曾毅的工作,可胡开文完全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嘛,这才过了多久,就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廖天华可不想让胡开文破坏了自己的一番苦心安排,当初平海集团落户白阳,省长孙文杰就讲了,鉴于平海集团这笔投资的巨大影响,省里有意把白阳市高新园区,升格为省级开发区。白阳市为此成立了开发区筹备小组,省里更是把平海集团落户南江的消息,当做一件重大的事情对外宣传。最迟年底,升格的事情就应该正式确定。

  这么大的风光,却跟廖天华没有多大的关系,高新园区作为白阳市政府的派出单位,就算升格为省级开发区,行政级别上也很难再提升了,这就是说,升格之后高新园区的领导班子很可能会维持不变,以前谁负责高新园区的工作,升格之后很可能还是谁来负责。

  升格之后高新园区,行政级别虽然不升,但在白阳市的重要性却是极大提升,如果继续容忍赵占兵的人霸占着高新园区的领导职位,那就是廖天华将高新园区的控制权,以及一份大大的政绩拱手相送了。

  这是廖天华所不能容忍的!

  就在他琢磨要如何来干预高新园区的人事调整时,诸葛谋偏偏犯了个大错,廖天华岂能错过这个天赐良机,一举将诸葛谋拿下,然后换了自己的人上去。

  可谁能想到,诸葛谋的失误还没过去几天,胡开文又要去赴诸葛谋的后尘,廖天华如何能坐得住,他绝不会让这种笑话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在高新园区,有一个人是没法动的,至少目前是没法动的,那就是曾毅,头上有招商引资的巨大政绩光环,身后又有省委大老板的支持,谁敢动他,谁能动得了他,这一点白阳市的领导都清楚。所以有意染指高新园区的人,全都瞄着胡开文呢,巴不得胡开文犯错。

  回到高新园区,李伟才又是第一个出现的人,他看到曾毅下车时的神色,就知道曾主任这一趟是有惊无险,就是去走个过场,心道那些找曾主任麻烦的人,真是瞎了眼,一点都拎不清状况。

  李伟才上前请示道:“曾主任,这次昭阳集团和东胡村的事情,让我很受教育,我打算把这件事认真总结一下,做成一份材料,然后在园区进行宣传,相信对于大企业和当地的村民,都会有所帮助。”

  “好,李主任的这个想法很好,我完全赞同!”曾毅笑着,“这些大企业和村民处好了关系,对于园区的长治久安会大有助益,我们也省心省事嘛!”

  “既然曾主任也觉得好,那肯定就是好了,回头我一定把这件事切实办好!”李伟才笑得像朵花,他得在曾毅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光会溜须拍马,那是远远不够的。

  曾毅就赞扬道:“李主任为了咱们园区的发展,可真是鞠躬尽瘁!你尽管放手去做吧,这种有利于园区的事情,我都会大力支持的!”

  李伟才得到曾毅的肯定,就去忙活这件事了。

  东胡村的事情,对于高新园区其它几个村子,震动还是很大的,至少一些人再怂恿村民***,就会想一想后果是什么了。

  几天之后,顾宪坤又到高新园区来了,他还是为星星湖开发的事来的,这次带了很详细的规划书。

  “看来你对这个项目兴趣很大!”曾毅笑着收下规划书,道:“规划书我会尽快看完,不过还是丑话说在前面,这件事是否成行,需要市里的同意!”

  顾宪坤坐在沙发上,无奈道:“如果市里同意,你不同意,我都是不会做这个项目的。相比之下,我更重视你的态度!”

  曾毅把规划书锁进抽屉,顺手从里面拿出一盒烟,扔在了顾宪坤的面前,笑道:“我个人是不反对房地产开发的,帮助大家改善住房条件,让大家都住上漂亮的房子,何错之有?”

  顾宪坤道:“我知道,你是怕有人把持不住,走上了土地财政的道路。”

  曾毅点点头,“是啊,看到其中的利益,能不动心的人很少!你也知道的,管委会是没有制定政策的权力的,只是在执行市里的规划和政策,你的这份规划书交上去,我很难判断后果。”

  顾宪坤能理解曾毅的难处,高新园区紧靠荣城,完全具备土地开发的潜力,没有做起来,是因为以前没有大资金、大项目的支持,现在自己突然提出这么一个大项目,白阳市的领导看到机会,自然会趁势提出搞土地开发。

  到那时候,曾毅就会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既无权反对市里的决定,又无权制定弥补性政策,以他的性格,多半是要撂挑子走人了。他一走,这个项目能不能执行下去,还是个问题呢。

  国内不少地方都在搞土地财政,虽然一时风风火火,可因此带来一系列后果,也开始逐渐显现。

  地价高了,房价就高,房价高,租价就高了,企业的办公费用跟着涨,店铺的经营成本也大幅增加,这笔成本,最后还要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去的。消费者收入没涨,物价却涨了,自然又反过来要求涨工资,企业的用工成本进一步增加,要么继续涨价,要么关门倒闭。

  一层层传导下去,整个社会就陷入了一种追涨的恶性循环之中,大家都在赛着涨,什么东西都在涨,因为你不涨的话,你就活不下去。这么涨下去,最终谁也无法独善其身!

  在现在的体制下,能够享受到高地价好处的,毕竟只是极少数人,这部分人拿走了高地价的利益,但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却不得不为高地价带来的恶果终生买单。

  曾毅倒是没想这么多,现在国内大环境如此,以他今日今时的地位,什么也改变不了,他能做到的,只是在其位、谋其职。目前高新园区的形势很好,明年几个大项目一投产,财政状况就会极大改观,有企业,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收入、以及大量的就业机会,根本无需搞卖地那种一锤子买卖。

  所以,曾毅在看到一个项目的时候,首先会思考这个项目是否适合高新园区。顾宪坤的项目虽然很大,投资也大,这对政绩来说,无疑是非常耀眼的,但对高新园区的发展来说,却是个可有可无的鸡肋项目。

  “问题总会得到解决的!”顾宪坤笑着,“我们尽量把事前的工作做足,至于成与不成,那也不是你我说了算的!”

  曾毅叹了口气,道:“是啊,官太小!”

  顾宪坤哈哈大笑,“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太让我吃惊了!行了,那规划书你就留着慢慢看吧,我不着急的!”顾宪坤确实不着急,等曾毅把高新园区的经济搞起来,那时候不管曾毅愿意不愿意,搞土地开发都会成为一件顺理成章的事,这不是曾毅所能决定的,只是不知道到时候星星湖这块宝地,还能不能轮得到自己。

  曾毅看了看时间,道:“午饭时间到了,顾总留下来检阅一下我们管委会的伙食水平吧!”

  顾宪坤也不客气,“行,反正是你请客!我吃白食,哪有资格挑三拣四!”

  曾毅就拿起电话,通知楼上的餐厅加两个好菜,然后领着顾宪坤朝楼上去了。

  “自从你到了白阳之后,跟咱们荣城的这些老伙计,可是很久都没有聚过了,前几天碰着杜局,他还念叨这个事呢!”顾宪坤说到。

  曾毅就道:“最近能清闲一些,等回荣城的时候,我约你们!”

  又是码字到半夜,我太佩服自己了,勤奋也勤奋不到点上去,什么时候能把码字的速度提高一点就好了。

  一小时一千字,伤不起啊!

  友情提示:各位看官,“现在直接用←→按键就可以进行前后翻页阅读”哦!“按回车[enter]键”还可以直接返回作品首页!赶快体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