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汉鼎 > 第605章 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5 大结局~~~

第605章 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5 大结局~~~


  泰安二十四年的夏天,欧洲历史上最激烈最复杂的混战开始了。这场大战是鹰扬军击溃阿拉伯帝国以后,最大规模的战争,刘鼎在洛阳的皇宫里呆不下去了,于是坐船再次来到锡兰。这里距离前线的位置缩短了很多,可是依然距离很远。在作战地图上,已经完全分辨不出敌我的态势,战场形势瞬间千变万化。艾飞雨面对作战地图,也只有无奈的叹气。

  “这一切,只有依靠前线的将军们和各级军官的自我奋战了。”

  在这种欲罢不能的情况下,刘鼎只好用女色来麻醉自己,他于是又来到了香梦别墅。

  在小溪清澈的溪水里,珍妮尽情的舒展着自己纤细修长的身躯,让清洁的溪水将她身上的每个地方。她趴在湖边的平整的岩石上,将娇小玲珑的臀部对着刘鼎,刘鼎站在她的身后,慢慢的试探着前进。或许是未习惯这种姿势,刘鼎好一会儿才找到进去的途径,用舁向前**,珍妮疼得浑身摇晃,几乎软倒在溪水里,幸好艾妮诺娃轻轻的拉住了她。殷红的处*女落红漫漫的渗出来,滴落在清澈的水中,变成淡淡的粉红。

  在珍妮的疼痛过后,刘鼎开始有规律的抽*动,珍妮的身体压在岩石上,冷了她额外的刺激,不到一会儿,她的脸色就变得绯红,进入了**。这种在后面**的姿势给了刘鼎和珍妮前所未有的快感,刘鼎很快就忍受不住那种剧烈的刺激,在珍妮的身体深处断断续续的将**喷出来了。

  在阿尔文娜的帮助下,刘鼎很快重新振作,给珍妮来三进宫,结果珍妮后面菊花蕾那里的细小艰涩给刘鼎带来了难题,刘鼎不得不在珍妮撕心裂肺的呻吟中残忍的将粗大的和尚头陷了进去,珍妮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只能微微的喘气。刘鼎心有不忍,准备放弃了,珍妮却呻吟着说她没事的。

  于是,刘鼎只嬉忍着心肠,让粗大的和尚头在她娇嫩的巨花蕾中进出,拖着血乓和嫩肉,每次的动作都让珍妮痛不欲生。在喷发液浆的一刹那,刘鼎和珍妮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仿佛解脱了一般。乳白色的液体混合着血丝从珍妮的巨花蕾中慢慢的渗出来,让人触目惊心。

  目睹了珍妮的痛苦,轮到艾妮诺娃的时候,艾妮诺娃紧张得浑身痉挛,刘鼎的和尚头在她的**中多次努力,都未能完全进入她的身体。刘鼎只好停止了动作,将粗大坚挺的龙根放在珍妮的樱桃小口中暂时休息一会儿。阿尔文娜和珍妮挑逗着艾妮诺娃身上的敏感部位,并且轻轻的安慰她不用紧张,艾妮诺娃才逐渐的平静下来,在两人的帮忙下,她的身体逐渐从痉挛中舒展开来,两腿之间的女人秘密部位也逐渐渗透出晶莹的珠液。

  刘鼎抓准时机快刀斩乱麻的将龙根用力插了进去,清晰地能够感觉到她肥厚的处*女膜被冲破地快感,艾妮诺娃几乎痛得晕死过去,两条腿弯起来紧紧地夹住刘鼎,她还发疯似的咬着刘鼎的肩头,痛得刘鼎哧牙咧嘴。好一会儿过后,艾妮诺娃才逐渐从痛苦中释放出来,那条垫在她臀下的白丝巾,几乎染满了大片大片的鲜血,她的嘴唇,也变得苍白没有血色。

  “放松一点。“旁边的几个鼻人都这样教导她口

  艾妮诺娃的腔道紧密而润滑,压迫着刘鼎的敏感部位,每次抽*动,都让刘鼎浑身激灵,她的身体深处似乎有某种东西在轻轻的跳动,每次触碰到那个小小的点点,刘鼎都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而艾妮诺娃,则会浑身颤抖,仿佛受到了欲生欲死的刺激。在那种模糊的快感的追寻中,刘鼎很快就感觉到和尚头一阵的疼痛,然后就吐出来了。艾妮诺娃根本没有感觉到刘鼎的身体已经停止了动作,她还在低低的发出蚀骨**的呻吟。

  艾妮诺娃的后庭刘鼎很容易就进去了,艾妮诺娃也没感觉到很大的痛苦,她甚至回过头来看着刘鼎和她紧紧结合的那个部位,然后娇羞无限的合上了眼睛,让刘鼎可以尽情地享用她的身体。最终,刘鼎好像瘫痿了一样,软绵绵的从她的身体里面退了出来。

  从来不肯服输的刘鼎,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没有了年轻人的威猛。于是,他开始寻求药物的帮助,用药物来帮助自己蓬勃,从而在女人的身上寻求更多的快感。后世的人普遍认为,从寻求药物的刺激开始,刘鼎就已经走上了歧路,更加的堕落了。

  泰安二十五年初春,欧洲大陆的战事依然处亍胶着的状态。

  三月初三,刘鼎在洛阳举行庆典,庆祝大汉帝国建国二十五周年。

  在这次的庆典中,大汉帝国的国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尊敬的皇帝陛下,已经开始显出老态。事实上,刘鼎今年已经六十臧岁了。在那个人均寿命只有不足四十岁的年代啊,刘鼎已经可以算得上是高寿了。要是在皇帝的行列里面排序,他的地位还要突出。

  不但刘鼎老了,刘鼎身边的女人们,也都渐渐的老了。好像当初最年轻的龙京京,最活泼的龙京京,还有林诗粹、郁纹裳、郁幽帘、李思妍等人,也都渐渐的老了。她们的风韵虽然犹存,瓣兜经没有当日的青春靓丽,所以,她们出现在公众场合的频黻汹也是越来越少了。

  在刘鼎登基后的二十五年时间里,除了前线送回来的作为战利品的女人,刘鼎没有任何选秀的行动,没有给自己的后宫增加任何的新鲜血液。对于这一点,大汉帝国的民众,是非常佩服的。就连皇后李思妍等人,对亍刘鼎常常到锡兰去,和那些番邦女子鬼混,也没有什么意见。祸害别人,总要比祸害自己人要好。当然,每次刘鼎前往锡兰,李思妍都委婉的提醒刘鼎注意身体,不要过分放纵口

  刘鼎是老了,他身边的女人也老了,艾飞雨等人也老了,只有大汉帝国,正是如日中天。

  在政治上,经过二十五年的发展,大汉帝国不但在中原地区的架构已经非常的纯熟,就是在对都护府的控制上,也已经相当的熟练口大汉帝国通过大量迁徙汉族人口,到各个都护府所在的地方,充实当地的汉族人口。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里,就有超过上千万的汉人,被迁徙到美洲、澳洲等地口

  在偌大的阿拉伯地区,大汉帝国成功的在当地灌输了佛教,削弱了阿拉伯原始宗教对居民的煽动。同时,通过大量培育天竺和阿拉伯留学生,给他们灌输汉族文化,让他冉接受汉族礼仪,然后派遣他们回到当地担任统治者,成功的将这些地区,都纳入了鹰扬军的控制口

  在经济上,经济一体化的局面,正在逐渐的形成口大汉帝国强大的海上贸易,将鹰扬军控制的所有区域,都全部链接起来。那一条条链接各个港口的航线,就是大汉帝国的血管口那一艘艘航行在大海上的商船,就是大汉帝国的血液。只要这些血管还存在,只要这些血液还在流倘,大汉帝国的国力,就会不断的增强。

  为了加强各地的联系,刘鼎下令修建亚欧大陆三横三纵的交通路网,用宽阔的水泥路,将中原、天竺、阿拉伯、欧洲等地区链接起来。同时,他下令在苏伊士地区开凿运河,缩短中原地区和欧洲的海上航程,以便更好的控制欧洲大陆。

  在经济上,大汉帝国整合了各地的资源,给生产和生活都带来了巨大的便秤。现在的大汉帝国,无论是人力资源,还是矿产资源,都无一或缺。只要你有资金,所有的原材料,都可以顺利的找到,哪怕是来自最遥远的南美洲东部,又或者是来自最近的东南亚地区口

  在文化上,大汉帝国全力推广汉语、汉字,在各个都护府,当地的文字和语言都被取消,只有汉语和汉字才是官方的通用语言。

  当地人想要获得高官爵位,就必须学习汉语,学习汉字,参加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所有的学校、私塾,都将汉语、汉字列入必修课的范围,刚出生的孩子,首先接受的,就是汉诿汉字的教育。

  大汉帝国的国旗,已经覆盖这个地球上至少规的面积。除了偌大的非洲,别的地方,都已经是大汉帝国的疆土,包括就要屯兵的欧洲在内。大汉帝国之所以没有忙着占领非洲,是因为没有那个必要。非洲根本没有像样的国家,没有像样的军队,鹰扬军什么时候去那里,都没有关系。

  在二十五周年的大庆上,刘鼎表示,无论如何艰难,都要彻底的打垮欧洲的各国势力,彻底的臣服这里。他甚至已经拟定好了臣服欧洲以后的各项统治措施,要将欧洲肢解成至少旧个都护府,完全处于大汉帝国的统治之下。同时,大汉帝国将在欧洲驻军力万,并移民刀乙人。

  按照刘鼎的指示,鹰扬军派出使者,要求凯瑟琳投降,并且按照刘鼎的许诺,愿意接受凯瑟琳为大汉帝国的妃子,甚至可以让她继续统兵打仗。但是,凯瑟琳拒绝了。她表示,自己一定要奋战到底,绝对不会接受刘鼎这个色魔的淫辱的。于是,孟知祥下令,对包围圈中的凯瑟琳,发起连串的进攻。

  凯瑟琳认为用自己的英勇行为,可以换来十字军的奋勇作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战,从而最终打败鹰扬军口但是,凯瑟琳推断错了。现在的大汉帝国,经过二十五年的发展,在经济和军事上,都远远的超出了欧洲大陆的总体实力。尽管大汉帝国的距离遥远,可是来自后舁的援助,却是源源不断。

  对于欧洲这块硬骨头,刘鼎一点也不客气。他下令调集更多的部队,更多的军舰,投入到对欧洲的征服当中。他的意思是非常清楚的,哪怕欧洲是一块硬核桃,他也要将其完全的粉碎。于是,安仁义带着鹰扬军来到了欧洲,宋海洋带着鹰扬军来到了欧洲,杨璧鳞带着鹰扬军来到了欧洲,李天翔带着鹰扬军来到了欧洲……

  鹰扬军在欧洲的总兵力,足足超过了q万人,战舰增加到z四艘!

  无论后十字军多么的英勇,在如此巨大的压力面前,都成了小菜一碟。

  最终,后十字军的所有国家,都不得不宣布,向鹰扬军投降。

  没有了后十字军支持的凯瑟琳,无奈之下,只有跟着宣布投降。

  “凯瑟琳投降了?“刘鼎意味深长的自言自语,脑海里想到的,不是如何处置战后事宜,而是旖旎香艳的香梦别墅口尽管已经是六十多岁辍唏人,某方面的能力只经盘化一可是他决定要重振一次雄风烈四雳要让这个叫做凯瑟琳的女人,屈服在他的**。

  “这是真的。“龙春昊肯定的说道。

  “带她来我这里!“刘鼎冷静的说道。

  “她正。“龙春昊回答。

  半年以后的秋天,在一个落叶凋零的下午,刘鼎弄到了凯瑟琳和塞丝丽雅。

  解除了戎装的两个美女,在湖边的小桥上逗玩着下面的金鱼,她们互相依靠在一起,笑语盈盈的好不轻松自在,一点也不象那种在战场上指挥杀戮的将领。尤其是凯瑟琳,她依靠在塞丝丽雅的怀里,就像一个美丽的小女孩,无忧无虑。谁能想到,她曾经是鹰扬军非常重视的对手呢?

  在泰安二十六年的深秋,刘鼎带着凯瑟琳和塞丝丽雅来到了香梦别墅,还有阿尔文娜、关妮诺娃和珍妮。阿尔文娜她们都很高兴刘鼎的到来,尤其是凯瑟琳和塞丝丽雅,毕竟她们原来都曾认识。刘鼎迫不及待和阿尔文娜亲热,她开始的时候还是羞答答的,但是很快就适应了,自从破身以后,她的身体就更加的丰满,更加富有女人魅力,几乎让刘鼎沉迷的不能自拔。

  就在其他两个未经人事的处*女面前,刘鼎们近乎疯狂的享受着**的快感,珍妮和塞丝丽雅都羞涩的躲开,不敢观看,凯瑟琳却觉得无所谓,有时候还在刘鼎身边低声的询问刘鼎的感觉,仿佛轻车熟路的样子。最可爱的是艾妮诺娃,想看又不敢看,整天小脸红扑扑的勺不过在被刘鼎召唤到香梦别墅的那一刻开始,她们就知道意味着什么了。

  在阿尔文娜的教导下,刘鼎每日都和她共同参习合欢术,那是一种非常神奇的调整人体心理和生理状态的办法,其中的奥妙很难说得明白。所有的人都很肯定的断定它不是一种武功,但是刘鼎的身体却逐渐的强壮起来,性能力似乎也有所提升。

  “再过两天,就是凯瑟琳姐姐的大好日子了。“珍妮羡慕的说道。

  凯瑟琳平静有如湖水的脸庞终于闪过一丝丝的晕红。

  两天后的夜晚,夜色迷人,繁星点点。

  在柔软的草丛里,凯瑟琳向刘鼎完全展示了她惊人的身躯,尽管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可是她的肌肤还是有如少女一般的娇嫩,胸脯圆润而饱满,傲然挺立,两腿中间的花蕾成熟而丰满,芳草茂密和漆黑,花瓣肥厚而紧闭,让年近六旬的刘鼎,感觉有些自信心不足,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将她彻底的占有口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服药。在药物的刺激下,龙根高高翘起,杀气凛凛。

  就像一道规定的程序一样,塞丝丽雅亲自掰开凯瑟琳的花瓣,让刘鼎检查过她的处*女膜完好无缺。凯瑟琳并不显得紧张,甚至也不怎么害羞,她很温柔的指引着刘鼎前进,让刘鼎在她身上去寻找那种致命的快感。她用自己的樱唇,帮助刘鼎勃起,然后将刘鼎的龙根,引导到自己的桃源洞口,欢迎刘鼎的拜访。

  在其他四个女人的见证下,刘鼎将坚挺的龙根慢慢的陷进去了凯瑟琳柔软的**,顺利的夺取了她保持了三十三年的贞操。塞丝丽雅小心翼翼的将染了落红的白丝巾递给刘鼎观赏,刘鼎看了一下之后就递给凯瑟琳,凯瑟琳看了看自己的落红,然后紧紧地将刘鼎抱住了口

  凯瑟琳的腔道异常的狭窄,刘鼎在里面抽*动了不多久,就吐出来了。狭窄的腔道阻挠了刘鼎的迸发,刘鼎不得不将龙根稍稍抽出来一点、,结果一不小心,凯瑟琳腔道强烈的收缩将刘鼎的宝贝压迫出来,浑浊的乳白色液体纷纷洒洒的喷在外面的花蕾上,煞是好看口

  塞丝丽雅忍住笑道:“皇帝陛下,你贡献的太快了。”

  刘鼎有气无力的说道:“那是因为还有你啊!”。

  阿尔文娜微笑着将塞丝丽雅推到刘鼎怀里,刘鼎顺势抚摸着她的胸脯,塞丝丽雅顿时面红耳赤,艳丽的不可方物。塞丝丽雅的身体似乎要稍稍单薄一点,肤色非常的洁白,双峰尖挺,极其富有弹性,花蕾那里居然是金黄色的芳草,似乎也不是很浓密,花瓣微微的裂开,从里面渗出隐隐约约的水珠。刚才目睹了凯瑟琳破身的整个过程,她当然身体会有反应。

  凯瑟琳轻笑着让塞丝丽雅分开修长的双腿,将娇嫩的花蕾显露出来。塞丝丽雅羞不可耐,扭过头去伏在草地里,不敢偷看。阿尔文娜笑道:“这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你怎么能错过呢?”凯瑟琳将两片薄薄的花瓣分开,显露出里面娇嫩的处*女膜。刘鼎用手指轻轻的触碰着,塞丝丽雅浑身痉挛一下,浑身软绵绵的,再也没有丝毫的力气。

  稍作休息之后,刘鼎将重新膨胀的龙根努力的**了塞丝丽雅的身体深处,塞丝丽雅痛得死死的抓住了刘鼎的肩头,长长的指甲几乎陷入刘鼎的肉里面去。刘鼎跪在她两腿中间,努力的**,让她的身体随着刘鼎的**而起伏,她的尖挺的刘鼎的面前晃动,让刘鼎的欲火更加的旺盛,刘鼎一个劲儿的**着,塞丝丽雅的呻吟越来越强烈,脸色变得绯红一片,神情也逐渐迷乱。当刘鼎心满懋哭的**以后,她凡经浑身酸软的象,堆烂泥,只知道微微缪孵汽~

  刘鼎当然不会就此满足,她的灵巧的舌头早就吸引了刘鼎,刘鼎把粗大的和尚头靠近她的樱桃小嘴,塞丝丽雅满脸通红,急忙转过头去。凯瑟琳嘻嘻的笑着将她的头拧过来,塞丝丽雅无可奈何,只好张开樱桃小口,将粗大的龙根紧紧地含在嘴里,按照阿尔文娜的指示用舌头轻轻的舔动着上面的每一个敏感部位,刘鼎很快就在她小嘴里喷出了浓浊腥臭的浆液。

  塞丝丽雅恶心的要吐出来,却被刘鼎和其他女人威胁着要金部吃下来。塞丝丽雅只好照做了,她那种屈辱的表情让刘鼎心里无比的快乐。看着她嘴角边还残留有长长的白色丝线,被凯瑟琳温柔的舔干净,在那瞬间,刘鼎觉得周围的一切都仿佛虚幻起来。

  刘鼎在香梦别墅小住了三个月,每日流连忘返亍五个女人的身体之间,几乎忘记了外面的一切。刘鼎们在床上,在草丛里,在木板桥上,在湖边,在湖水里,寻找那种令人蚀骨**的感觉,沉醉于肉欲的快威中。他的行动越来越疯狂,服药的频率也越来越密集。

  刘鼎最愿意做的就是,让珍妮轻轻的舔动着刘鼎的宝贝,用她的灵巧的舌头给刘鼎源源不断的刺激,然后用手抚摸着艾妮诺娃的**,看着艾妮诺娃忍禁不住地流露出各种各种可爱的表情,阿尔文娜则在刘鼎背后用丰满的**给刘鼎做按摩,塞丝丽雅则会将她尖挺的**送入刘鼎的口中,让刘鼎品尝其中的甜蜜,而凯瑟琳,则会在一边笑吟吟的看着,时不时地对刘鼎们指指点点,偶尔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泰安二十七年,刘鼎带着所有的女人回到洛狙,从此再没有离开过洛阳。

  年过六旬的他,越来越纵情美色,依靠药物的刺激,他每天都在凯瑟琳等年轻女人身上驰骋,导致身体最终越来越弱,李思妍劝阻无效,只好听之任之。随后,林诗楠、林诗接等嫔妃,都相继离世,大家都觉得很伤感,对刘鼎的劝说,就更加没有了。

  泰安三十年,洛阳举行庆典,庆祝大汉帝国建国三十年。

  刘鼎勉强拖着虚弱的身体,出席典礼。

  泰安三十五年,洛祖再次举行庆典,庆祝大汉帝国建国三十五周年。

  刘鼎没有出席典礼。

  于是有心人都明白,刘鼎距离大去之期不远矣。

  果然,随后就有刘鼎病重的消息传出,帝国暗流涌动。

  到泰安三十八年,即使有药物的刺激,刘集也没有进入女人身体的能力了。

  在这些年间,已经有多位皇子长大成*人,比如刘鼎和席明雪的儿子,还有他和李思妍的儿子等,刘鼎将他们都安排到各个地方去担任都护府,同时赋予他们相当的权力。在所有的皇子中,获得最大权力的是他和李思妍的第三个儿子刘思猛口

  因为这个孩子是过继给薛檀雅收养的,李思妍是正宫皇后,她的孩子过继给没有名分的薛檀雅,实际上是委屈了,因此,刘鼎格外补偿刘思猛,让他担任鹰扬军海军的总司令,并且在澳洲修建造船厂,可以自行制造天策战舰。

  当时艾飞雨曾经隐讳的提醒过刘鼎,这样做不安全,但是沉迷于美色的刘鼎,根本没有听进去。艾飞雨在被萧致婉悄悄的劝说了两回以后,也不再提此事,后来干脆请求致仕,结果糊里糊涂的刘鼎,爽快的答应了。至于另外两个智囊,李怡禾和朱有泪,压根儿就没有提出此事,真于具体原因,谁也不知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汉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