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茶山俏姐妹 > 第20章 有猪

    冯亮亮虽是第一次认字,却很聪明,一晚上,学了五个字,冯桥桥送他出去,正要转身进屋,阴影之中传来一道女音。

  “你还真的教他认字了。”冯巧巧从暗影中走了出来。

  “说了,当然要做。”

  “但愿你真的变了,能一直说一不二。”冯巧巧冷冷说了一句,然后将手中的一小捆草递了过来。

  冯桥桥接住,“什么?”

  冯巧巧转身进了屋之后,才传出一句话:“草药。”

  冯桥桥无奈的笑了笑,关心就关心呗,挂那么个脸子做什么?不过,这也提醒了她,该擦药睡觉了。

  “明儿个你做饭,早些睡吧。”

  冯巧巧的屋子黑了下来,冯桥桥也转身进屋,温水洗漱之后,将白日里罗烈给的药水涂了上去,脑中思索着要画的花样,和怎么商洽赚钱,认草药的事情,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早起。

  冯巧巧已经做好了早饭,一切准备就绪上山去了,冯桥桥本来想练练昨日针法,又想到,不管是线还是布料,现在都是钱,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冯巧巧的早饭虽然简单,味道却是不错的,冯桥桥吃了饭,提着篮子出门,去山道边上找了些细嫩的青草芽,带回家中剁碎了喂鸡。

  农家生活有农家生活的好处,这几日来她倒不觉得别扭和难受,只是刚开始几天被吓坏了,想到自个儿以前快节奏的城市生活,真的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放下碎青草,她将剩下的一把青草丢给了站着的骡子,准备找些事儿来做。

  罗烈站在门边,一直将这个泼妇喂鸡喂骡子的动作从头看到尾,俊朗的眉目浮现些许疑惑,然后,又想到她挖苦自己时候的不遗余力,脸色沉了下去。

  “能走了?”

  “喝!”冯桥桥被这忽然一声吓了一跳,本来快好的脚差点再次扭到,“你发神经?站在那里不出声想干嘛!”

  罗烈不耐道:“能走就跟上。”就她那跳了一下的动作来看,显然是快好了,再说了,他昨儿个给的药,效果他自己清楚的很。

  冯桥桥翻了翻眼皮,“去你家?”

  男人转身前行,没有接话。

  “去你家不好吧,男女授受不亲的。”

  罗烈本不打算开口,听她这话,却不由嘲讽道:“你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攀着自个儿的时候,这个女人可是丝毫没想到这句话。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恩将仇报呢!”她凉凉道。

  “你——”

  罗烈被她一噎,说不出话来,转身就走。

  “喂!你等等,我跟我娘亲说一声!”

  冯桥桥赶紧进了屋子,虽然娘亲没醒,但是认草药这件事情现在是大事儿,而这个没良心的男人,肯定不会等她太久,也只得打扰娘亲休息了。

  罗烈眸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即归于平静。

  一路无语。

  罗烈是个沉默寡言的,冯桥桥则是根本不想同他说话,若不是为了那书,只怕早一脚踹了过去,山路倒是不难走,只是冯桥桥脚不利索,走的慢些,罗烈大步走的前面,隔一段路便悠闲的站在一边等她跟上,不等她喘口气,立刻又走,冯桥桥想要看书,只得在心中将这个混蛋问候了千万遍。

  罗烈的居处十分朴素,竹屋三两间,清风徐来,竹影婆娑。

  脚因为走了太多山路,像是有火在烧,倒是不难受,冯桥桥找了个凳子坐下,打量着这个小院。

  罗烈走进内室,拿出书本丢了过来。

  冯桥桥赶忙接下,小院之中用木盆养着各色花草,那第一排摆着的四盆,分明是铃兰和栀子花,至少在这个季节,是不能开花的,此时,那两盆花却开的娇艳欲滴。

  冯桥桥挑了挑眉,看来,这男人真有些本事,至少做个园艺什么的不错。

  罗烈一言不发的进了屋,便再没有动静。

  冯桥桥歇息了片刻,院中有一方石桌,边上放着几只木墩做凳子,冯桥桥将书摊在桌上,细细看了起来。

  还好,虽然字体有些艰涩,倒不算完全认不得。

  她是新手,以前并未接触过这些,现在又没人带着,看起来便有些头重脚轻,看了一会儿之后,忽然迷糊起来,因为昨夜睡的不好,竟然不知不觉打起了瞌睡。

  阳光下,竹屋前。

  一个小家伙蹦跳着,从草丛之中爬了出来,它的外形十分稀罕,一双小眼睛忽闪忽闪,毛皮光滑,拖着长长的尾巴,蹿到了石桌边上,磨蹭着一双穿着布鞋的脚踝,小爪子挠了挠,似乎在探测是否有危险。

  半晌。

  鉴于眼前物事没有反应,跳蹿着,从脚踝蹦到膝盖,再跳上胳膊,一步一爬,一个不小心,没有勾住衣裳,从胳膊上滚到了桌面上,小家伙懊恼的翻了个身,四下查探是否遇到什么危险!

  冯桥桥重重的点了下头之后,猛然清醒过来,点了点眉心,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转头继续打瞌睡,手却豁然僵住——

  东西?

  冯桥桥慢慢的转过头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茶山俏姐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