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红尘魅影:绝色王妃 > 第550章

    飞光见宴泽牧没有反应,大着胆子抬头一看,宴泽牧面比纸白,半晌,才似乎找回了一丝思绪,面无表情地问:“消息确实么?”

  飞光俯首道:“属下已经查证,洲南王景澹正是听闻了这一消息才一夕病倒。”

  宴泽牧收回目光,淡淡挥手,道:“知道了,你出去吧。”

  飞光默默退下,心中有些疑虑:皇上的反应似乎……太平静了一些。

  恰逢追月来给宴泽牧送药,两人在帐外相遇,追月察觉了飞光神态有异,却也未敢多问,直接端药进了营帐。

  飞光刚欲离开,便听帐内传来追月的一声惊叫:“皇上!”

  三日后,殷罗大军开始向南撤退,突然而又毫无理由的。

  士兵们都很高兴,他们损失了太多的同伴,他们非常思念自己的家乡和亲人,终于,又可以回到新年气氛浓郁的故里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之所以得以解脱,仅仅因为他们的国君,他们至高无上从不言败的帝王宴泽牧,已经被失去最后一个心中唯一仅存的爱人这一残酷现实,而彻底击溃了。

  极度的震惊和悲伤使他旧伤复发吐血不止,含糊不清地吐出“回去”这两个字后,他昏迷了整整半个月,待他醒来时,大军已撤出百州国境,缓行于前往金煌的路途上。

  三年后,又是一个乍暖还寒的春夜,他的生辰。

  如同往年一般,他喝了许多酒,然后沉睡至半夜,蓦然醒来。

  窗口,一朵含笑缀在枝头,纯洁无暇地在月光下绽放着,在黑暗中强势地占据了那一小块光亮之地,像是一个无忧的梦,带着遥远的怀念的味道。

  心狠狠地震动,眸间一阵湿热,这一次,他没有仰头,而是任由那久违的温润液体涌出眼眶,缓缓滑行于自己的脸颊。

  最后听到她的消息,已是四年前了,她为即墨晟殉情,她死了。

  当年在封后台上,他曾那样信誓旦旦地说,三年后,他会接回她,但如今,即便在梦中,他也见不到她了。

  登临帝位已有数年,辉煌荣耀的背后,有的却只是无尽的孤寂和黑暗,若说非要找出一朵月光下芬芳而又无忧的含笑花来,便只有和她在一起那短短的四个月。

  但那段记忆,在最美的同时,却又成了他此生最深的痛,得不到并非最痛苦,最痛苦的是,当你得到了且又深切眷恋的同时又毫不留情地夺走。他早该明白这个道理的。

  但此刻,看着眼前那一朵纯洁无忧的含笑花,他突然有了种彻悟生命般的感动。

  短短二十九载峥嵘岁月,这在他最初的设想中就该被黑暗和血腥填满的日子里,还有那样一朵曾经绽放并永久镌刻在他生命深处的暗香隽永的含笑花,他,该满足了,因为,他有错在先。

  当他无情剥夺了那么多人的生命和幸福之后,他就不该期待还能完整自己的生命和幸福。许久以来,他一直没有明白,这世间,很多东西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和拼搏强势获得,比如说,帝位,权势……但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一旦亲手摔碎,即使是死,都没有办法再挽回,比如说爱情,幸福……

  也许,那年在大王鹰宫,他震碎宴逍心脉的那一刻,便已注定了,他和清歌,今生再也无缘。

  也许,那年在幽篁门,他推玉霄寒落崖的那一刻,便已注定了,他和清歌,今生注定成恨。

  也许那年,他一厢情愿将她带回金煌使她失忆,却又全身心投入地宠她爱她,便已注定了,今生,痛无止境。

  向来无缘,奈何情深?!

  但此刻,他释然了,他不后悔,因为至少今生,他真正地爱过,也被爱过,痛有多深,恰恰证明曾经的爱有多深,爱和痛之间的转换,则是他该赎的罪。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红尘魅影:绝色王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