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极品宠姬 > 第5235章

    小月替舒羽开门,两个人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问:“你怎么在这里!”

  

  左扬看着舒羽,说:“我来找你。”

  

  舒羽说:“我的腿还没有到拆线的时候。”

  

  左扬看着舒羽:“你准备出去?”

  

  舒羽说:“小月姐陪我出去散步。”

  

  “我有事找你。”

  

  “那···进来吧。”

  

  “能出去说吗?”

  

  “进来不行吗?”舒羽有些害怕单独面对左扬。

  

  站在一旁的小月忍无可忍:“喂!你们两个是谁啊?”

  

  舒羽瞅着小月:“小月姐,你又抽风哦?”

  

  左扬皱眉:“她经常这样?”

  

  小月现在才是想抽风,她指着舒羽左扬:“你们呀,拜托,一个比一个鸡婆,一个比一个龟毛!我真受不了,舒羽你什么时候成受气小媳妇了?左扬你什么时候婆婆妈妈连个男人都不像了!你踢舒羽时那副狠样哪里去了!你们两个这样自己不别扭我都替你们别扭。”

  

  左扬听了小月的话,连自己都感到自己的样子逊毙了,他对舒羽说:“我有些话想告诉你,其实在哪里说都无所谓。”

  

  小月心知肚明,她转身走进屋然后大声的说:“我什么都听不到!”砰地一声是巨大的关门声。

  

  左扬看着舒羽:“我发现我……”

  

  舒羽忽然开口:“我想你的故事是真的。”

  

  “……你说什么?”左扬不可置信的看着舒羽。

  

  舒羽垂下头,说:“左扬,我能明白你,你爱的是肖楠对吗?你是叶逸多吗?你和她现在相隔在不同的时空。”

  

  左扬眼神冷却:“你不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

  舒羽抬头看着左扬:“左扬,我常常在想为什么你身上会有落寞,为什么我在听完你故事之后你身上会有一种跑了老婆的感觉,原来是这样。你喝醉酒的时候抱着我叫的是肖楠的名字,你吻我的时候叫的也是肖楠的名字,而你缠着我讲故事是因为先从我身上找到重新穿越的办法吧?虽然我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东西能让你看到希望,但是我只能抱歉,我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我是舒羽,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身上没有胎记,我家没有祖传下来的诡异东西。我对你的故事也没有什么特殊反应,所以,我很抱歉。”

  

  左扬问:“你说完了吗?”

  

  “所以,左扬。不用费劲心机再来找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再见!”砰地一声将门关住,舒羽背靠着门板滑落在地,留下眼泪,嘴里说:“为什么会是这样,喜欢一个人真的好简单,好简单……”

  

  被关在门外的左扬,手臂像是灌了铅一般再也举不起来去敲第二次的门板,他颓然的回到家,苏蓝坐在客厅里看画报,她没有主动叫左扬却观察了他的表情,左扬上楼,苏蓝只听到一声门响。

  

  管家收拾好东西走到苏蓝面洽,说:“夫人,东西已经收拾好了,请问您什么时候动身?”

  

  苏蓝问:“什么时候的飞机?”

  

  管家看了看表:“下午三点,不如夫人在中午的时候好好享受一下国内的美食?”

  

  苏蓝说:“不用了,管家,陪我去个地方。”

  

  站在‘踢死你’道馆门前的时候,管家再次恶寒,难道夫人在最后也想体会一下跆拳道?

  

  苏蓝走到道馆里,小月立马迎上:“你好太太,我们踢死你道馆有专门针对女士设计的课程哦。”

  

  苏蓝微笑的直明来意:“我找舒羽。”

  

  小月楞了一下,说:“你是?”

  

  苏蓝说:“舒羽认识我,我想知道她在哪里?”

  

  舒羽从侧屋里出来,对着苏蓝说:“伯母好。”

  

  苏蓝看着舒羽的样子,微笑着说:“可以和你谈谈吗?”

  

  舒羽没有拒绝,她和左扬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她不惧怕和苏蓝的谈话:“好,跟我来。”

  

  在侧屋里,舒羽为苏蓝倒了一杯白水:“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有这个。”

  

  苏蓝笑了笑:“我来找你是为了左扬。”

  

  虽然舒羽不明白苏蓝的态度为什么和那天在医院外这样大相径庭,但是她还是直接说:“伯母,我和左扬没有关系,真的。”

  

  苏蓝看着舒羽,直接问:“你喜欢左扬吗?”

  

  舒羽愣了一秒,无从回答。

  

  苏蓝又说:“看着我的眼睛,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喜欢他吗?”

  

  舒羽看着苏蓝,年轻的脸庞带着一点稚气,她对苏蓝笑了一下,很是坦然的告诉苏蓝:“是啊,我喜欢他!”

  

  苏蓝问:“喜欢什么呢?”

  

  舒羽觉得今天的苏蓝格外让她放松,一想到左扬她就自然而然的说:“他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男孩。”舒羽轻笑:“说男孩好像不太适合了,他是个男人。伯母,我不知道我喜欢他什么,总之我看着他开心我会很开心,看着他落寞我会很心酸。左扬曾扮过傻子捉弄我,可是那时候的他就像是天使一样,单纯的让人心疼,那个晚上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就这样。”

  

  “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呢?”

  

  舒羽的眼神黯淡下来:“他爱的人不是我。”

  

  苏蓝明白了问题的所在,可她并没有点明。她问舒羽:“你会忘记左扬吗?”

  

  舒羽想了想说:“我想很难,二十二岁的舒羽爱上一个叫做左扬的男人,此后她的世界似乎只能有他。伯母,你有一个优秀到让我心痛的儿子。”

  

  苏蓝说:“你这样看待你这段感情?”

  

  舒羽忽然笑了,她的脸庞闪耀着柔和但是幸福的光芒:“多年以后,我可以告诉任何人。我爱过的的男人,有世界上最英俊的侧脸。”

  

  苏蓝的心像是被掐了一下,疼痛无比。这个年轻的女孩和自己当年多么一样,左家的人都有这个本事。

  

  “你唱歌很好?”

  

  舒羽笑了笑:“伯母想听吗?”

  

  苏蓝点头。

  

  舒羽拿出吉他,拨了一下,慢慢唱着:

  

  你手心的太阳只轻放在我背上

  委屈就能笑着落泪被释放

  你手心的太阳黑暗里特别明亮

  让远路好像是一种分享而不是漫长

  你手心的太阳有种安定的力量

  就算世界再乱我也不心慌

  我手心的太阳或许只像个月亮

  却用所有爱为你投射我最温暖的光芒

  

  苏蓝看着舒羽,她明白她们最大的不同在哪里,舒羽有爱的勇气,爱的力量。而她在年轻的时候,只有勇气却忘了勇气过后还要用坚毅的力量来支撑。

  

  苏蓝走了,她却留给了舒羽一个地址:“这里是我喜欢去的地方,整个田野都是左家买来的。如果难过,你可以去,相信在那里你唱歌的样子会更好。”

  

  舒羽谢过了苏蓝。

  

  苏蓝中午的时候依然在一家中餐馆里好好的吃了一顿,苏蓝用餐后管家看了看表,说:“夫人,再不去机场来不及了。”

  

  苏蓝点头坐上了车,在半路,苏蓝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左扬的电话:“左扬。”

  

  “妈。”

  

  苏蓝顿了一下,说:“我在去机场的路上。”

  

  左扬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去哪里?”

  

  苏蓝说:“我只是想将这些年我失去的东西找回来。”

  

  左扬这才明白,他问:“妈,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

  苏蓝笑道:“我儿子结婚的时候吧。”她没有等左扬说话就继续说道:“我早上去见了一个女孩子。她告诉我我有一个优秀的让她心痛的儿子。”

  

  左扬惊愕的拿着手机,她是说舒羽吗?

  

  苏蓝继续说:“那个女孩还告诉我,她爱过的男人有着世界上最英俊的侧脸。”

  

  左扬呆愣。

  

  苏蓝说:“左家的花田,她应该回去吧。再见,儿子。”

  

  苏蓝挂断了电话,嘴角微微上扬,以伦,我辜负了你的爱。但是舒羽不会辜负你儿子。

  

  左扬的车子已经快到不能再快,他甚至没有换下他在家常穿的白色衬衣和白色长裤。

  

  左家的花田很大很大,正值夏季,漫山遍野花朵美丽盛开,左扬穿过一片又一片的花田,始终没有找到舒羽,左扬大叫:“舒羽,舒羽,舒羽……”

  

  四周没有回应。

  

  不知不觉间,左扬已经跑到了花田的尽头,这里有一望无际的太阳花,黄灿灿的盛开着,耀眼的胜过天上的骄阳。

  

  左扬站在原地大叫:“我妈说我和她一样,有爱的勇气却没有爱的力量!你是这样棒的一个女孩,请你给我爱的力量,让我幸福!让我们都幸福!”

  

  “为什么在我想靠近你的时候你却连勇气都不给我!”

  

  “为什么你已经靠近却不走的快一点再快一点!”

  

  “为什么你宁愿放弃自己的幸福也不给我机会!”

  

  “我只希望你快一点,再快一点,走到我身边,给自己幸福,还有让我幸福……”

  

  左扬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就像是自语一般。

  

  一个娇小的白色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

  左扬低垂的头慢慢的抬起来,舒羽就站在的他的眼前。

  

  “从小到大我总会做一个梦,就像是这样的太阳花田,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一直一直的呼唤我,他让我幸福,也让我给他幸福。”舒羽的眼睛看着左扬,笑容明媚的胜过骄阳,连漫山遍野的太阳花都被她的笑容比了下去:“原来这个人就是你。”

  

  ——————————————————————————————

  

  女孩,光鲜亮丽的身影就像是满地的繁华,每一朵都等待着被采摘,甜美动人。尽管花期短暂,那又怎样呢?你始终付送孤独也愿意周旋,直到我们深色的指甲已经染上灰尘,张徨的是少女的心。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极品宠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