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难以抗拒 > 第51章 番外二

    我坐在沙发上,第二十八次抬眼看墙壁上的复古挂钟,心绪犹如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那样纷乱。

  十一点三十八分了,卓凌风,他竟然还没有回来!要知道,今天可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啊!

  卓凌风是一个对纪念日节日不上心的人,我没指望着他能主动带我去高级餐厅吃个法国大餐,但至少也得露个面啊,得亏我为了今天特意将儿子卓栎送到了老爷子那儿让他帮忙照看,还特意下厨,就为了庆祝一下我们的一周年。

  而他,竟然从我醒来开始,直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他,不只是今天,一连一个周他都早出晚归的,我见着他的次数一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按捺不住的我抓起电话拨打了卓凌风的号码,竟然是关机。我挂了电话朝卓凌风的办公室号码拨了过去,电话被转接到了秘书那儿,秘书小姐甜甜的声音在那头响起:“您好,这里是董事长办公室,请问您找谁?”

  “我是他老婆!卓凌风现在在干什么呢?”我的嗓门过大,吓得秘书小姐直接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卓……卓太太您好,卓总在和费总谈业务。”

  “哪个费总?”

  “就是费安娜费总啊。”

  听了秘书小姐的话,我不禁皱眉,费安娜,知名企业女强人!被业界杂志评为最美董事长!才貌双全蕙质兰心!恰巧,我也见过她一次,但是她看卓凌风的眼神却出卖了她在卓凌风面前镇定自若的样子。换句话说,这费安娜对卓凌风有意思。

  若是在平时,我肯定不会无理取闹,毕竟卓凌风不是个会轻易动心的人,而我也相信他对我的感情,可偏偏今天是一周年结婚纪念日,我在家里忙上忙下精心准备一切,而他却还在公司里和其他女人独处,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一股火涌在了心口,我直接朝那边吼了过去:“你转告你们卓总,你就说卓凌风你丫就是一个混蛋!”

  “啊?”秘书小姐必定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称呼威严冷漠的卓总,战战兢兢回答我的声音里都透露着哭腔,“是……”

  我觉得卓凌风最近太不重视我了,虽说我刚刚生完宝宝体型还没有完全恢复,他也不至于这样忽视我吧,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与抗议,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离家出走。

  撂下电话后,我拉出自己的行李箱,胡乱塞了几件衣服进去,拖着就往外面走,王阿姨在门口拦住了我:“小远,别这么任性,男人有他们的事业,你要理解。”

  不知怎么的,就像是要争一口气似的,我倔强地说:“阿姨,您就别管了,我就是出去住这么几天而已。”说完,便冒着小雨死不回头地出了家门。

  为了表示我的决定,我故意没让司机送我,而是自己打车到了在我以前在大学旁边的公寓,好顺路在沿街的小吃店里买了一个杂粮煎饼填饱了因为等卓凌风而空虚的胃。

  回到一年多都未曾来过的公寓,看见那些熟悉的物件,我还真有些想念,但时间太晚,我未来得及略微收拾一下,便倒头睡下。

  第二天早晨我是被渴醒的,我梦游般的挪到客厅想要找水喝,竟然听到电视机正在播放新闻节目的声音,我蓦地瞪大了眼睛,坐在沙发上的卓凌风回头淡淡地看我一眼后又把视线聚集到了电视上。

  早就预料到卓凌风会来找我,只不过这样的场景让我有一种仿佛回到了一年半以前,卓凌风不定时会在我这公寓出现的那段时光,一瞬间就好像这一年半的时间被抹掉似的。

  但是毕竟不同,以前我得狗腿兮兮提心吊胆地看着卓凌风的脸色过日子,可现在,我是他老婆,又是他不对在先,所以,我选择无视卓凌风,趾高气昂地从他面前经过,进到洗手间洗漱,再昂首挺胸地回到卧室换衣服,最后再气势汹汹地甩上门,离开家。

  可是为什么没听到震耳欲聋的关门声?我回头,竟发现卓凌风不知何时关掉了电视,站在了门口,用手隔住我用力关上的房门,随后走出了公寓,慢条斯理地关上了门,他看向我,不咸不淡地说:“走吧。”

  卓凌风越是淡然,就越能反衬出我的暴躁,我没好气地说:“我才不回家!我在你心里都没地位,你还来找我干嘛?你赶紧回公司去,搞不好,貌美如花的费总还在总裁室等着你呐!”

  见卓凌风微微勾起的唇角一副得意的样子,我就后悔我说出这么一番酸味十足的话,我不自然地捋了捋刘海,转身腾腾地踩着楼梯下了楼。

  想要去哪儿,我也不知道,今天周日,我也没心情去公司画稿子,而陆姗姗那个死女人自从在我的婚礼上看上了尹尚他哥哥尹乔后就彻底忘了我这个好基友,所以,我也不能去找她。

  百无聊赖地在路上走着,望见以前喜欢去的一家西点店,我进去点了一杯拿铁买了两个蛋挞算作早餐。

  出来的时候,无意间抬头,竟然发现卓凌风在闲散地倚在对面的公共电话亭上看着我。

  巡视一下他的周围,并没有看到他的车子,难道从公寓出来他一直在跟着我?

  感受到心里严防死守的闸门突然被卓凌风这个举动攻开一条缝隙,我告诫自己不能投降,让自己婚后第一次离家出走在不到短短二十四小时内就结束,所以,我扭头就走。

  我了解卓凌风的习性,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为了甩掉卓凌风,我专挑人多的地方去,书店、唱片行、地铁站,甚至还去了昆虫聚集的花鸟市场,可他始终和我保持着五米左右的距离不急不缓得跟着我,影子一般。

  怒火渐渐消失,我反而感觉像是在和卓凌风玩一场名字叫做“看看谁的耐力好”的游戏,不轻易认输的我,继续调转方向漫无目地在大街上游荡。

  一抬头,看到电影院,我毫不犹豫地进去,坏心眼地买了张符合低龄儿童观看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电影票,然后自己一个人捧着一大堆零食在售票员小姐奇怪的目光中理直气壮地走进了影厅,想到一会儿在电影院里和喜羊羊和谐共处的画面我差点绷不住笑。

  因为电影上映有一段时间了,所以直到影厅的灯光暗下来,影厅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人,而我的周围全都是空荡荡的座位。

  终于,卓凌风坦荡荡地进入影厅,安静地在我身边的座位坐下来,我边往嘴里塞着爆米花边变用余光打量成熟沉稳的卓凌风,终于在电影主题曲一想起的时候Hold不住了,扑哧一声转头捂着嘴笑起来。

  卓凌风偏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无比自然地把手伸向我手里怀地捏起爆米花悠然送进嘴里,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上的情节,就好似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

  电影结束,盯着屏幕上的序幕,卓凌风发表了他的观后感:“我觉得喜羊羊系列里还是《兔年顶瓜瓜》最好看。”

  “噗——”我刚喝进嘴里的可乐被喷了出来,我惊愕地盯着卓凌风,他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喜欢看柯南不算,连喜羊羊他都看?

  和卓凌风在一起真的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既然电影院不行,那继续转战下个地点,我拿纸巾擦了擦可乐弄脏的包,背在肩上,转身欲走,却被卓凌风从后面拉住了手。

  他说:“你逃过电影票么?”

  “什么意思?”

  卓凌风未作回答,自己把我按到了座位下,捂住我的嘴,和他一起蹲在椅子的间隙里,突然电影院的灯光大亮,工作人员前来清场,卓凌风就带着我在椅子过道间悄声移动,躲避工作人员的视线。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卓凌风竟然在带着我逃票啊!果然是越富有的人就越吝啬。

  虽然我现在和卓凌风还在冷战当中,也不适宜亲密接触,但逃票这种刺激又惊险的行为却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所以我很配合地和卓凌风统一战线,终于在放映厅的灯光再次关闭的时候成功得逃脱了工作人员的检查。

  “呼——”做完坏事的成就感和刺激感同时迸发,我长舒一口气,不自觉地笑了起来,见卓凌风正一副似笑非笑地表情看着我,我立即收起了笑容,离着他远远的,做到座位上,说:“我可没原谅你。”

  这一次,卓凌风并没有在我旁边坐下,反而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坐在和我隔着四个座位的位子上。

  电影放映的十五分钟后,反而是我主动地仓皇做到了卓凌风身边,并且蜷缩着身子,紧抓着他的手。

  谁能告诉我,这场电影为什么是恐怖片?而且还是日本最令人毛骨悚然的电影《咒怨》?!

  这不是几年前的电影么?为什么现在还在放?

  我略作思考便能猜测到这多数是卓凌风的伎俩,可是我管不了这么多了,电影忽明忽暗光怪陆离的画面和咒语般的魔幻声音早已让我魂飞魄散,电影院里空荡荡的就我和卓凌风两个人,我惨叫一声两步跳过去紧紧抓住卓凌风的胳膊,一手捂着耳朵把整张脸都埋在他的怀里。

  卓凌风勾起唇角,面不改色地看着荧幕,伸出胳膊把我拦在怀里,伸手抚摸我的头发说:“这可是你自己主动的。”

  我心里一面讲这个腹黑腹诽千万次,一面嘴上说着软话:“我错了,我们别看了,出去行吗?”

  卓凌风满意地点点头,旋即和我出了电影院。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也不知道那厮是不是故意在报复我,他依然和我保持着五米左右的距离走在我后面,尽管大街上灯光亮如白昼,行人也来来往往,可是,毕竟是在夜晚,我的脑子里还是会不停地浮现一个个狰狞的挂着血丝惨白的脸庞,我不禁抓紧了包,放慢了脚步等着身后的卓凌风过来,可是却始终没有听到声响。

  我迅速回过头,竟然发现卓凌风不在身后,我惊恐万分,赶紧跑过去慌张地四处张望,“卓凌风?卓凌风你在哪里?你……你快出现啊!”

  突然身后被人轻拍了一下,我心惊肉跳地叫了起来“啊!”,回头竟然发现是卓凌风。

  “你刚才怎么突然消失了?”我还没晃过神来。

  卓凌风无辜地摊摊手说:“你不是不想让我跟着么?”

  “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啊你!你就是故意的!不知道我害怕么你?还故意吓我!”我真的被吓得够呛,这时恐惧和委屈的感觉一股脑儿涌上心头,眼泪不由自主地就落了下来。

  见状,卓凌风拍着我的肩膀,把我搂在怀里,安抚着我。

  等情绪稳定之后,卓凌风松开我,继续往回走,等到门口的时候,我迅速开启房门一下子闪到了屋子里,把卓凌风关到了门外。

  卓凌风吓哭我这事我可记着好呢!现在回到我住了三四年的小屋子,什么妖魔鬼怪的我都不怕了。

  知道卓凌风有钥匙,我用身子抵着房门,生怕他破门而入,可是等了一两秒钟,外面竟然安静地出奇,我不禁把耳朵贴在门上,屏息凝神,竟然听到一丝丝申吟,那声音是属于卓凌风的。

  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我立即打开房门,只见卓凌风一手撑着地蜷缩在墙角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我赶忙过去担忧地扶起他,问:“你怎么了?”

  “我……我才发现我好想也不能吃海苔。”卓凌风艰难地喘着气。

  海苔?是,看电影时我买的零食里有海苔,卓凌风也吃了,可是我只知道他海带过敏,谁知道他海苔也过敏啊,我不禁焦急地问:“怎么现在才有反应,快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没事,”汗珠从卓凌风头上滴下,他微微摇着头:“可能是海带和海苔是远房亲戚,所以我虽然有反应,但是不严重,我进屋歇歇就好。”

  这算是什么解释?为什么听起来有点不靠谱?在我还在怔愣的时候,突然一阵风似的,我已经被卓凌风带着进了公寓,关上了门,和我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看着坏笑着的卓凌风,我茅塞顿开,这厮,又在玩我呢!

  “你!”我怒目相向,刚想骂他,却被他一下子堵住了嘴,被吻得天昏地暗目眩神迷之后,我听卓凌风在我耳边说:“老婆,卓栎一个人长大会太孤单了,我们给他生个妹妹吧。”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难以抗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