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农业强国 > 第752章 嘉谷系猪场命运共同体

第752章 嘉谷系猪场命运共同体


  官方确认首例非洲猪瘟后的一两个月,是国内养猪业最昏暗的一段日子。

  一方面是确诊的非洲猪瘟疫情从北南下,来势汹汹,一个省接一个省宣布“沦陷”,传播速度之快、发病率之高超乎了人们的想象。

  另一方面是“跌跌不休”的猪肉价格。

  很多人可能会认为,非瘟一出,猪肉价格会应声而涨,其实并不然。

  非洲猪瘟属于非人畜共患型疫情,对于猪肉需求的负面影响其实不明显,供给方面的变化才是影响价格变化的主导。

  在初期,养殖户面对这一来势汹汹的疫情,主动抛栏带来了猪肉阶段性供给暴增,甚至疫情的每一次明显扩散,都会导致养殖户开始新一轮恐慌性抛售。于是乎,在短期内,反复对猪价带来了明显压制效果。

  很多养殖户不是不知道在市场加速出清之后猪价会迎来涨价行情,但他们慌啊。不是所有人都能承担得起防疫的成本和风险的,与其提心吊胆,不如趁早出手了事。

  即使是部分上市猪企,在首例疫情发生后,也启动了提早出售的政策,将上市体重降低到公斤范围,以缓冲可能执行封锁令带来的销售风险。

  在这段“噩梦”时期,就是拼底气的时候了。你没有足够的防控底气,就只能在非瘟和价格暴跌的双重冲击下欲哭无泪。

  而有底气的人,就能淡定的坐着喝茶。

  在冀省某地的一个大型养猪场内,嘉谷农牧派来的生物安全官罗邦刚从猪舍排查出来,回到办公区,当他脱下密不透气的防护服时,全身湿透,整个人像从水里出来一样。

  养猪场老板老周又是斟茶又是递水,恨不得将罗邦奉为座上宾。

  这并不过分。在非瘟风暴中,任何一个能帮助养猪场将生物安全措施落实得滴水不漏的防疫专家,都能成为猪场老板的座上宾,更不要说是一位技术过硬且工作认真、总是冲锋在防控第一线的“高手”。

  等罗邦一口气喝了两杯茶,缓过神来,老周才坐下来闲聊。

  “听说非瘟已经蔓延至岷省了,这是第几例了?第十一还是第十二例来着?唉,南方猪市也彻底危险了。”

  “迟早的事。”

  “听说农业部已经将你们嘉谷的防控经验写进了公共防控条例里?”

  “迟早的事。”

  “啧啧啧……”老周咂咂嘴? 也不知道在感慨什么。

  罗邦瞥了他一眼? 道:“所谓的防控经验,又不是什么秘密。归根到底? 能否执行到位才是关键。”

  啧? 这话倒是……让老周无法反驳。

  生物安全是一门学问,但说白了也就那么回事。不过? “知道”不代表着“做到”。养猪户能做到全进全出吗?每天进出猪舍会洗澡吗?拉猪的猪车来了会要求消毒吗?引种回来的猪是否做到隔离饲养了呢?

  恐怕大部分答案是否定的。

  很多地区的基层防疫水平有限,导致很多防控措施流于纸面? 难以操作。农业部相关领导都直言? “非洲猪瘟疫情防控确实暴露了国内在动物防疫队伍,特别是基层动物防疫队伍建设方面的短板。”

  像嘉谷农牧这样,拥有一支精干得过分的基层防疫队伍,不仅能满足嘉谷养猪场所需? 还对所有合作伙伴伸出援手? 简直是奇葩中的奇葩。

  老周的养猪场防控如果没有嘉谷派驻的生物安全官帮忙指导和督促,他现在绝不可能有心思坐着喝茶聊天。

  毕竟,隔壁县,就是冀省首例非瘟疫情的爆发地。

  说到这,老周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你不知道吧? 隔壁县现在是乱七八糟的,养猪户规模不管大小? 都在疯狂抛栏。一到深夜,大车小车直奔那边? 一车车的猪往外运……”

  罗邦听得直皱眉。

  这就是社会众生相、世间百态了。

  疫区养猪户最是恐慌,甭管是不是有病毒潜伏? 只想着“能卖一头是一头”? 抛栏的生猪价格也是跌到了谷底。

  价格一低? 就有了利益。用老周的话来说,就是“疫区3块的猪价,到非疫区就有6块多,利益驱使车往低处走,猪往高处行……”

  问题是,根据农业农村部的要求,有1起疫情的县,就要暂停该县生猪产品调出该县所在市,暂停该市所辖其余各县生猪产品调出本省……隔壁县毫无疑问属于“暂停调出”的范畴。

  要说隔壁县设立的防控非洲猪瘟临时检查站也不止一处,但猪贩子就是能神仙过海,各有路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老周撇撇嘴道。

  罗邦沉默不语。

  其实,从07年非洲猪瘟传入北方邻国以后,国内就开始进一步加强了对非洲猪瘟的监控工作,并制定了一系列防控应急预案以“防患于未然”。应该说,爆发非洲猪瘟后,相关部门是迅速做出了反应并及时应对。

  然而,正如其他很多政策,好意的出发点,往往在执行中逐渐扭曲,最终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像隔壁县的乱象,仅仅是冰山一角。非洲猪瘟能在短短一两个月时间内蔓延多省,生猪跨区域调运,尤其是“非法”跨区域调运肯定是最直接的原因。

  非洲猪瘟过去的几十天里,这种为了一时的蝇头小利而害了更多养猪人的现象屡见不鲜。就像有专家所说:非洲猪瘟来了,猪还是猪,人可能已经不是人了!

  身为生物安全实施专家,罗邦对此痛心疾首。但他能做的着实不多,能做好自己的事都累得不想说话了。

  “总会慢慢改善的。”这是万能的自我安慰,罗邦自嘲一笑,突然对老周说道:“你可不会有什么歪念头吧?”

  老周一愣,马上大声喊冤道:“我哪敢啊。现在多少猪场老板都想搭上嘉谷的路子,我是昏了头才自寻死路……”

  “自寻死路”肯定是夸张了,但老周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有一个数据大众很少注意到,国内年出栏一万头以上的大型猪场,数量不算多,但嘉谷系出身的占了六成有余。

  这不是偶然。

  并不是所有的规模化猪场都可以把猪养好的,还要看养猪的技术和管理能力——嘉谷农牧作为高度集约化养猪的佼佼者,几乎是引领了大型猪场的主流。

  就拿育种体系来说,大型的养猪企业,如嘉谷农牧和温氏,包揽了从最上游的曾祖代种猪到最终商品肉猪的仔猪。中型养猪企业,从父母代的二元母猪开始做。小型企业,则是自己买仔猪来育肥——老周就是属于第三种。

  整个育种环节的流程做得越好,商品肉猪的生产效率就越高,生产成本就越低。这一块,嘉谷农牧赫赫有名,想要引进嘉谷培育的仔猪,都要经过一番竞争。

  实话实说,加入嘉谷系养猪场要付出的代价不菲,所有生产资料都受嘉谷农牧影响不说,人家还有出栏肉猪的优先采购权。

  饶是如此,依然是追捧者众,那必然是得到的好处远大于付出的代价。

  这不,非瘟一来,差距就立显了。

  ——一边是在非瘟风暴中焦头烂额,一边是有闲心喝茶,这就是最直接的差距。

  老周甚至是闲得心痒痒的,试探着问道:“老罗,眼瞅着到了‘后非瘟时代’,你们嘉谷没说咋搞?”

  正在喝茶的罗邦差点被呛着了。

  见鬼的“后非瘟时代”!

  距离首例非瘟才多久啊,哪来的“后时代”?

  老周嘿嘿直笑,也是猪场疫情防控做得太好了,让他都将精力放在了生产上。

  现在所有嘉谷系养猪场都缩小了生猪出栏规模,以蓄势待发。他就是想知道,这“势”需要“蓄”到什么时候。

  罗邦无语了片刻,考虑到老周的配合态度挑不出丝毫毛病来,也就透露了一些在嘉谷农牧中不算秘密的消息。

  他竖起手指向上指了指,神秘兮兮道:“我们集团上头的大老板对嘉谷系养猪场的表现很满意,能在农牧公司的指导下初步经历住了非瘟的考验,比拉跨的种植合作社靠谱多了。”

  老周也想起了嘉谷系合作社的违约官司,了然一笑。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养猪产业系统内,很少有猪场愿意把自己场的真实数据上报,即使被强制上报,数据也是经过“加工、过滤”的,致使在大数据高速发展的今天,每个猪场仍是一个个数据孤岛。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超级农业强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