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1979 > 256、假二代

256、假二代


  进到屋里,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家具清一色是红木,放置在这样高档的别墅里,他根本不会怀疑有假,超大的电视机,一看品牌,还是进口的,中国虽然已经是世界最大的白色家电生产国,但是造不出来这样的屏。

  所以,这种电视机没有十来万是想都不用想的。

  何舟发现大门是指纹锁的,正在研究怎么设置,进出门直接一根手指就能解决问题,用钥匙还是太麻烦。

  廖磊闹不清状况,不好意思继续往里面走,看何舟不搭理他,又接着问,“问你话呢,到底是什么地方,弄坏什么东西,咱们赔不起。”

  “等会,没看我正忙呢。”显示屏是韩语,何舟一个也不认识,正在碰运气,看能不能设置成中文或者英文显示。

  廖磊把脑袋也凑过去,把何舟推到一边道,“一边去吧,我来弄。”

  何舟道,“你懂韩语?”

  “废话。”廖磊在屏幕上随意按了两下,设置成了中文界面,笑着道,“自己弄吧,自己录指纹就可以了。”

  有了中文界面,何舟按照指示,三两下就把指纹录上了,开门、关门,来回试验了几次,确保了万无一失,满意的道,“不错,看来你韩剧看多了,还是有用处的。”

  廖磊道,“跟你白同学这么多年,我是哪里人你不清楚啊?”

  “延边啊。”何舟和他睡上下铺,当然是知道的。

  说完,恍然大悟的拍拍自己脑子,尴尬的笑道,“忘了,忘了,不好意思。”

  时间长了,他都快忽略了廖磊少数民族身份。

  班里有不少少数民族同学,不到身份有用处的时候,谁都想不起来。

  廖磊道,“这房子到底是谁的,你倒是给句话啊,我呆着有点心虚,赶紧说啊,不说我就走了。”

  何舟给他烟,他没敢在屋里抽,点着烟后,三两步跑到了门口。

  何舟陪着他斜靠在门口的柱子上,笑着道,“真的是我家的,我妈以前买的投资房,都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买的时候便宜,值不了几个钱。”

  廖磊问,“你没骗我?”

  何舟急了,没好气的道,“天地良心,我是那种人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廖磊想想何舟的为人,倒是真不至于,惊叹道,“那现在可值钱了,这边单价估计都要五万多。瞧不出来啊,你这摇身一变成富二代了。”

  何舟得瑟的道,“哎,我一直就是富二代。”

  廖磊道,“那你一直骗我,老在我们面前装穷有什么意思。”

  何舟道,“我骗你什么,只是穷的比较有特色罢了。哎,你可以理解为我们家教比较严,我老娘信仰儿子穷养,闺女富养。”

  想多了都是眼泪,他还是比较羡慕潘应的日子,钱随便花,论身价,他家比潘家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他气他老子嗝屁过早,要不然该有个妹妹的。

  有了妹妹,妹妹富养,怎么着也能三天两头的骗点钱花。

  廖磊道,“那你毕业了,豪宅配上了,豪车呢?”

  何舟道,“车子当然有,懒得开,保费我都交不起,随便保费都要十万朝上。”

  平常偶尔开,这些费用不需要他操心,但是他一旦决定长期开,他老娘肯定要跟他计较一番的。

  廖磊好奇的问,“给个几万块钱花这不是小意思吗?”

  何舟道,“我们家比较特殊,跟你说也说不清楚,哎,以后有时间再跟你细说吧。”

  廖磊道,“好吧。”

  何舟是单亲家庭,他是知道的,害怕引起何舟的伤心事,他也就不再追问。

  何舟道,“回去收拾收拾,住我这吧,反正地方大,你随便选,愿意住哪间就住哪间。”

  廖磊摆摆手道,“别,我在航头镇那边找了工作,来这边太远了,你还是自己住吧。”

  何舟惊喜的问,“你找到工作了?”

  廖磊点点头,“嗯,公司是做汽车配件的,五险一金齐全,管吃住,条件还行。你呢,按我说,没必要折腾了,家里条件这么好,何必找罪受,完全没有必要”

  何舟道,“看情况吧。我也说不好。”

  他现在找工作的决心没有那么大了。

  他老娘这是拿豪宅在腐蚀他。

  住这么大的豪宅,哪里还有心思去做四五千工资的工作?

  那真叫矫情了!

  带着廖磊楼上楼下溜达一圈后,两个人出去吃饭,在门口保安的指示下,找了一家小饭馆。

  何舟要去帮廖磊搬家,廖磊拒绝了。

  他笑着道,“我就一个电风扇,一个包,坐公交车就过去了,没多远,你别管我,照顾好你自己就行。”

  何舟道,“咱们不是租一年的嘛,提前走的话,一千块押金不会退了吧?”

  开始来浦江的时候,他是和廖磊合租的。

  现在俩人都不住了,自然要把后续处理好。

  廖磊道,“当然不会退,随便吧,无所谓了,去计较这些没意思,合同上写的明白,占不住理。”

  何舟道,“那行,等你工作稳定了,我就去找你喝酒。”

  一人喝完一瓶啤酒,他抢先去买单,无论怎么样,他的情况还是要比廖磊好。

  他是稀里糊涂过日子,家里有矿,老娘不需要他操心,简直没有一点儿生活负担。

  坐等着接班,成为人生赢家。

  廖磊是算计过日子,家里是种地的,条件不是太好,父母对他期望很高,担负着全家人的希望。

  从饭馆出来,廖磊直接去了地铁站。

  何舟把他送到地铁口,笑着道,“有事情打我电话,有人招惹咱,不怕事,谁怕谁。”

  这点自信他是有的。

  廖磊道,“行了,我走了,下次有时间去找我。”

  何舟挥挥手。

  刚到家,接到了柳橙的电话。

  柳橙道,“在做什么呢?”

  何舟道,“刚跟同学吃好饭。”

  柳橙道,“要不要来公司参观一下?”

  何舟道,“谢谢,不用了,我等会还有点事。”

  柳橙道,“我已经安排简思去接你了。”

  何舟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哎,他不用多想也能猜到这是老娘的安排。

  喝完一杯茶后,一辆轿车停在了门口,进来的是昨晚和她们一起吃饭的那个小姑娘,柳橙的秘书。

  何舟道,“原来你叫简思啊。”

  简思笑着问,“有问题吗?”

  何舟道,“没问题,名字挺好听的。”

  简思道,“不是你一个人这么说了。”

  她笑的很收敛,毕竟是大boss家的少爷。

  何舟上了她的车,一路无话,等到了地方才发现这里是机场的空港区。

  远远的就能看到位于顶楼的巨大公司logo,他是第一次来这里。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货场,车辆往来不停,人员忙碌。

  简思一边领路一边介绍道,“这里属于国际空港物流中心,投资73亿,面积1300亩,是我们在国内最大的物流项目。”

  何舟道,“挺好,这里是华东的总部吧?”

  简思笑着道,“不是,我们办公室在市中心,人民广场那边。”

  何舟跟着她身后,许多不明就里的人好奇的朝着他张望。

  简思属于高冷的性格,一般人很难接近,居然能对一个陌生人笑脸相迎,很古怪。

  穿过成片高耸的货堆后,是一处二层小楼。

  小楼不大,门口是破旧的logo,大概日头久了,风吹雨打日晒下,开始发黄,有很多斑痕,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崭新的标语:全球最大的物流基础设施供应商和运营商。

  他记得,新加坡的收购案完成后,为了确定新的的公司标语,他老娘和公司高层连续开了两天会,可见有多重视,说是字斟句酌也不为过。

  口气小了,达不到效果,口气大了,惹人笑话。

  他们家以前是跑货运的,主体是车辆、船只、司机,打广告的时候,经常吹嘘的是他们覆盖全国的运输网络。

  但是,这些还是没法子和国际巨头和东风快递等国内企业比。

  直到他老娘收购了新加坡的物流地产商,他们家的主业变成了仓储,终于有了一句显示底气的广告语。

  做仓储服务,他们全球第一。

  全球五百强,有一半是他们家的客户。

  他被带进了一间办公室,第一印象是窄、小、乱,桌子上、椅子上全是文件。

  简思把老板椅上的文件抱走,笑着道,“你坐这里,柳总在开会,马上就结束了。”

  “不用。”何舟脸皮总归薄,不好意思坐老板的位置,把沙发上的文件往边上推了推,坐在上面后,随意拿了一份报纸看。

  一个女孩子推门进来,递给他一杯茶,他道了声谢。

  简思在一旁站着,陪着他。

  他不好意思的道,“你忙你的,不用管我的。”

  简思道,“那你坐,我去看看柳总的会结束没有。”

  何舟点点头。

  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激荡的感觉。

  喝口茶后,也久久没有平息。

  瓷杯很小,他喝完两口,自己在饮水机底下又接了一杯,刚坐下,柳橙就进来了,身后跟着简思。

  柳橙道,“不好意思,等急了吧?”

  何舟道,“没有,我是闲着也闲着。”

  柳橙跟着坐在沙发对面的一把椅子上,笑着问,“怎么样,要是不怕热,跟我转一圈,我带你到处看看。”

  何舟道,“不用,刚刚跟简思过来的时候,我也看过不少地方。”

  每年的寒暑假他都是在货运站打工,简直没有一点儿新鲜感。

  不过依然很激动,这种规模的货运中心,他在省城是没有见过的。

  说白了,以前对家里的了解全部是建立在感官和数字上,没有现在这么直观。

  柳橙道,“昨晚睡得怎么样?”

  何舟道,“开空调,蒙着被子睡,挺好。你找我有事?”

  柳橙道,“何总的意思是希望你留在这里上班。”

  “市场专员?”何舟问。

  柳橙点点头,“是的。”

  何舟道,“住的地方离这里太远了,不方便。”

  柳橙道,“何总会提供一辆车给你,费用全部由何总报销。”

  何舟道,“如果我不同意呢,她有没有说过什么?”

  他还是要掂量一下。

  他老娘三番五次的这么要求他进公司,他再继续执拗下,未免太不给面子。

  她老娘什么都好,但是真较起劲,六亲不认。

  大义灭亲的事情,未必就做不出来。

  他跟舅舅不一样,舅舅有姥姥罩着。

  他是亲儿子,老娘管教起来天经地义,不怕落别人口舌。

  逼急了老娘,他肯定落不着好。

  “你来浦江,找工作找了一个多月吧?”柳橙笑的意味深长。

  何舟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腾的站起身道,“不会是你...”

  柳橙道,“我可没这么大能量。”

  “我...”何舟心脏强大,吐不出来血。

  他想骂人,那是他亲妈,他骂不出来。

  只是气的直跺脚。

  然后掉头就走。

  “喂,小舟。”柳橙穿着高跟鞋在后面追。

  何舟一鼓作气的出了大门,出门后,拦了一辆出租车。

  柳橙看着渐渐远去的出租车摇头。

  慢慢进入九月,在全国大部分地区,高温基本结束。

  李和回京已经有半个月。

  因为多了一个推脱不掉的全国工商联秘书长的职位,他倒是多了不少事情做,不是开会,就是调研,闲着的时间很少。

  何芳退休了,每天工作都是在家务上,活不多,但是精神头反而不如上班的时候。

  李和道,“要不我带你去旅游吧,每天在家呆着也是够腻的。国内呢,先自北向南,从东往西,进入中亚,然后到欧洲,做个环球旅游,怎么样?”

  何芳道,“你算了吧,有什么好看的,你说,咱们还有哪里没去过?有意思吗?没意思。我准备发挥余热,看看还有什么适合我做的,不然天天在家里呆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李和道,“去教学基金会?帮助失学孩子,做贫困地区师资培训,还是挺有意义。”

  何芳道,“我不小气,出钱做慈善我乐意,但是你让我出钱的同时,还耐心的给别人笑脸,你杀了我吧,我没那么伟大。”

  李和笑了,他也做不到。

  章舒声突然回国,令李和很意外。

  在一家茶馆里,章舒声轻轻的抿着茶,不时的看上李和两眼。

  她已经没有了当年的万种风情,但是薄施粉黛后,依然有一种韵味。

  李和也没有先开口,只在那盯着章舒声看。

  章舒声笑笑,忍不住先开口道,“我脸上有什么好看的吗?”

  李和摇摇头,“我在想闺女像谁,现在看来还是像你,有你年轻的样子。”

  章舒声傲然道,“我的闺女当然像我,我看过她主演的不少电影、电视剧,还有她的广告片,采访,跟我年轻时候,真是一摸一样,真好。”

  女儿过继给哥哥后,她就未回过国,自然也没有相认过,每当想女儿了,她就把闺女演过的电影一遍接一遍的看,以解自己的思念之苦。

  李和道,“孩子现在也出息,你不用操心。”

  章舒声叹口气道,“孩子还年轻,你没必要那么捧她,自己没实力,得这么大名气,不是为了她好,是害她。”

  李和道,“你怎么知道是我捧她?”

  章舒声道,“她演技是什么水平,不需要我多说吧?真心话,距离真正的演员还是有差距的,充其量也就是个明星。

  我也就好奇,她为什么这么火?

  我哥哥虽然宠她,对她很好,财力有一点,但是影响力却有限。

  我看她接了不少国际大品牌的广告,不是国际一线影星,基本是拿不到的,除了你,我想不出来,还有谁能有这个影响力,肯这么帮她。”

  李和仰靠在椅子上,笑着道,“在娱乐圈,名气很重要,没有名气,很难出头的,我是他老子,为孩子花钱,天经地义。”

  章舒声道,“我看网上,还有不少流言,说她被包养了,相信我,她还是个孩子,你这么做,带给她的是困扰,不是幸福。

  ”

  李和皱了皱眉头,他没有考虑过这么深,只想一股脑的什么都给孩子,想了想道,“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负面新闻总归有一点,再说,娱乐圈本来就是个大染缸,即使是没事,人家也得编排点事情出来。

  有我在,没人能欺侮到她,相信我。”

  章舒声道,“麻烦你尊重一下我这个做母亲的意见,从现在开始,stop!什么都不要再做,让她努力沉淀,她这么大了,需要学会独立,依靠自己。

  你给她的是虚假的焕荣,她看不到真实,很容易迷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她没有演技,没有实力,却自我膨胀,自以为是,得到的只会是嘲笑和揶揄。”

  李和道,“可以,答应你。不过我想你想多了,她没有迷失,她很清楚自己的状况,她比你想象的要谦卑多了。”

  章舒声刚要说话,茶馆的玻璃门被推开了,先进来两个保镖,接着进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女孩子,后面又跟着一男两女。

  她站起身朝女孩子招了招手,女孩子摘了墨镜,径直走过来,笑着道,“姑姑,说好请我吃饭的,怎么又来茶馆了。”

  李和回过头,她看到了李和,高兴地道,“李叔叔,你也在啊。”

  章舒声笑着道,“你李叔叔是我学生,你不知道吧?”

  章小蕙笑着道,“我知道啊,李叔叔帮过我很多忙的。”

  她开始进入娱乐圈的时候,跟个没头苍蝇似得,今儿跑龙套,明儿做露不出几个镜头的配角,晃荡了一年多。

  之后还是她姑姑的学生李叔叔把她介绍进了现在的环球影视,认识了苏明苏老板,让她红的发紫。

  李和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坐吧,喝什么?”

  章小蕙坐下后,要了菊花茶,笑着道,“李叔叔,你中午跟我们一起吃饭吧,我请你。”

  李和看了看章舒声的神色,显然是不欢迎他跟着去,因此推辞道,“你们去吃吧,我等会还有个会议。”

  章小蕙惋惜的道,“那只能下次了。”

  李和站起身道,“我走了,你们玩的开心。”

  茶馆的右拐角,章小蕙带过来的两个保镖被宋谷和邱亮箍着脖子摁在地上,一动不动。

  宋谷看到李和过来,示意邱亮松手,两个人迅速的跟上了李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