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乱清 > 第一五三章 胎毒所蕴,受之于天

第一五三章 胎毒所蕴,受之于天


  走出养心殿,一众亲贵重臣,沿西一长街默默南行,出了内右门,在军机处旁,停下了脚步。

  放眼四顾,左手边的乾清门,再远些的景运门;右手边的隆宗门;前方的保和殿,以及保和殿两边的后右门、后左门,无一不是“大红灯笼高高挂”。

  真是恍若隔世。

  接下来呢?何去何从?

  “二哥,六哥”,关卓凡打破沉默,先看了看庄王、恭王,接着环视众人,“今儿个晚上,大约都是睡不踏实的了,要不然,到我那儿去坐一坐?”

  关卓凡此言一出,在场的不少人,都觉得“甚合吾意”半个晚上,都在震骇惊怖忧闷之中,不少人都憋了一肚子的话,却不能多说一个字,多行一步路,现在,是要凑在一块儿,好好儿的谈上一谈。

  谈什么,现在也不晓得,可是,就如荒野夜行,浓雾弥漫,一个人走,心虚胆战,必得一大帮人一起同行,且要一边走,一边大声说话,为自己、为同伴,打气、壮胆。

  因为皇上“见喜”,现在以及今后的朝局,就很有一点儿“荒野夜行,浓雾弥漫”的感觉了。

  庄王、恭王自无异议,就算有人觉得自己无可献议,这潭水,愈踩愈深,再下去,不知是祸是福如怡亲王载敦、郑亲王承志、礼亲王世铎、豫亲王本格几位,可是,也不敢说“不去”。

  于是,上车的上车,上轿的上轿,往朝内北小街迤逦而来。

  早有快马提前通报,懿亲重臣们到达的时候,轩亲王府已经做好准备。人数太多,一共十四人,书房实在塞不下。就安排在后花园的芙蓉榭。

  这芙蓉榭一半建在岸上,一半伸向水面。伸向水面的这一半,架于流觞之上,凭栏临池,眼前莲叶田田,芙蕖灼灼,真正是红香世界清凉国,不亏“芙蓉榭”之名。

  若在平时,客人一定要向主人大大称赞一番。说不定还要吟诗联句。现在,这些闲情逸致,自然都是没有的,若有,就大不相宜了。所以,即便有人心有所感,也得当做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时已入夏,方才在养心殿内,个个闷出了一身汗。现在凭水临风,心胸大畅,精神皆为之一震。

  茶水、果品布置好之后。丫鬟仆役尽数退出后花园,四周都下了关防警戒。

  不在房间之内,还有两个好处,第一,不必拘泥座次;第二,坐、立随意这一点,特别适合伯彦讷谟诂,他的毛病是众所皆知的:像只猴子一样,坐立不安。总要走来走去,才觉得舒服。

  钟王刚好坐在关卓凡身旁。他说道:“六哥、三哥,进养心殿的时候。我看见明殿正中,供着一尊神像,似乎……还是一位女神仙,呃,那个,是怎么个讲究啊?”

  这是今晚的第一个话题,还是由年纪最小的钟王提出来的,在坐的懿亲重臣,都微微的怔了一怔。

  这个问题,其实是问“三哥”的,不过,因为“六哥”也在,为示兄友弟恭之义,钟王就把恭王也拉上了,还放在了前头。

  既然被问到了,自然就要回答。

  “那是痘神娘娘,”恭王说道,“是请来保佑皇上尽早痊愈的,至于到底怎么个讲究”

  恭王看向关卓凡:“逸轩,你读史极精,应该更加清楚些。”

  “我那点儿玩意儿,”关卓凡说道,“不敢在六哥面前卖弄,再说,我也不晓得这位痘神娘娘的出身,算不算‘史’”

  顿了一顿,“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痘神娘娘,是从《封神演义》中来的。”

  啊?

  关卓凡问钟王:“《封神演义》看过么?”

  《封神演义》不算什么“正经书”,不过,在“闲书”中算相对“正经”的了,没有太多的忌讳,钟王点了点头:“看过。”

  “武王伐纣,”关卓凡说道,“进兵潼关。那潼关守将,名叫余化龙还记得么?”

  “记得,余化龙打不过姜子牙,他一个儿子,乘夜潜入周营,施放妖术,将周兵都弄得病倒了对了,连武王、姜子牙,也未幸免呢!”

  “不错,”关卓凡点了点头,“是余化龙第五子余德还记得他用的是什么妖术,周兵得的是什么病么?”

  “呃,不记得了。”

  “余德的妖术,叫做‘五斗毒痘’,姜子牙他们得的病,叫‘痘疹’。”

  “‘痘疹’?”

  “就是天花。”

  “啊……”

  “这痘疹,”关卓凡说道,“最终由杨戬从伏羲氏那里求来仙丹,治好了,余化龙和他的五个儿子,也终于全部战死,周兵遂克潼关。”

  顿了一顿,“商灭周兴之后,姜子牙大封诸神,其中就有这余化龙父子,这个,你记得么?”

  这个,完全不记得了,钟王有点儿尴尬,摇了摇头。

  “姜子牙说,”关卓凡说道,“余化龙据守孤城,一门死难,‘永堪华衮之封,特赐新纶’,乃封余化龙为主痘碧霞元君,同时封其元配金氏,为卫房圣母元君即痘神娘娘。”

  “啊?”

  这痘神娘娘,是这么来的?

  “还没完,”关卓凡说道,“姜子牙还封余化龙的五个儿子,分别为为东、西、南、北、中五方主痘正神,夫妻父子,共掌人间之时症,主生死之修短,秉阴阳之顺逆,立造化之元神。”

  顿了一顿,“嗯,授其权限是‘任其施行’。”

  “‘任其施行’?”

  “对,就是说,他们家的那把‘五毒神痘’,爱什么时候撒下来,就什么时候撒下来;爱撒到谁身上,就撒到谁身上;爱撒多久。就撒多久;爱什么时候收回去,就什么时候收回去。”

  钟王目瞪口呆:“这不成……成了……”

  他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形容,一急之下。脱口而出:“这个痘神娘娘,不就是个恶神?”

  话一出口。自知大大不妥,心中咯噔一声,暗暗叫了一声:“不好!”。

  不过,在坐的懿亲重臣,却大多神色如常。

  关卓凡微微苦笑:“不错,这个痘神娘娘,就是个恶神!供着她,其实是求她早一点儿把‘五斗毒痘’收回去。供着她其实是因为无如其何!”

  钟王呆了一呆,喃喃说道:“姜子牙还真是奇怪,为什么……”

  话一出口,钟王就晓得自己闹笑话了,赶忙把后半句咽了回去关人家姜尚什么事儿?

  姜某人又何尝封过什么神?“封神榜”云云,都是后人附会,其中《封神演义》之成书,是在前明,迄今不过几百年的时间,这个“痘神娘娘”的年纪。较之姜太公,小了足足……唉,我也不晓得小了多少岁。反正得有两千多岁吧?

  这个事儿,怎么也赖不到人姜子牙的头上。

  “你是不是想问,”关卓凡说道,“姜子牙为什么会封出一家子恶神来,由得他们在人间为所欲为?”

  钟王红着脸,点了点头。

  “这个问题问得好,”关卓凡神色郑重,没有一点儿要取笑他的意思,“封神云云。固然是后人附会、敷衍、演义,不过”

  顿了一顿。“也都是同现状彼此映照的!地上的人,生什么病。天上,就有什么主掌其事的神仙。这个病,药到病除还是药石罔效?药到病除,天上的神仙,就是善神,就好说话;药石罔效,天上的神仙,就是恶神!脸就难看!地上的人,除了哀哀求告,就再没有其他的法子了一句话,听天由命!”

  众人心中都是一震。

  “不过,”关卓凡说道,“‘痘神娘娘’的来龙去脉,我估计,‘上头’未必晓得,在两位皇太后面前,你可别说漏了嘴。”

  “是,是!”钟王连连点头,“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芙蓉榭中,一片静默。

  “痘神娘娘”这个原本貌似相对轻松的话题,谈到这儿,却愈来愈是沉重。

  过了一会儿,文祥叹了口气,开口说道:“王爷这番话‘同现状彼此映照’之说,真是再精辟透彻不过了!”

  顿了一顿,说道:“天花本是胎毒所蕴,可谓受之于天,所以,民间才有主痘碧霞元君、卫房圣母元君这一对……嘿嘿,‘神仙眷侣’撒痘成灾的传说;既受之于天,能否痊愈,亦非人力所能强求,只能够尽人事、安……”

  说到这儿,觉得自己的话实在丧气,微微的摇了摇头,打住了。

  “神仙眷侣”四字,听起来异常讽刺。

  “天花本是胎毒所蕴”,自然是一种错误的认识。

  这个时代的中国人,了解天花可怕的传染性,但是,并没有“病毒”的概念,还是认为,天花的源头,在人体自身,是人体自身生成的,即所谓“胎毒所蕴”。

  这个“胎毒”,有的人有,有的人没有;有的人毒性大些,有的人毒性小些;有的人会毒发,有的人运气好,终生不会毒发。

  毒发的时候,毒性小的、“发”的“透”的,可能痊愈;毒性大的,“发”不“透”的,就过不了这个坎儿了。

  至于药石,这个时代的人,早已认识到,现有的治疗手段,对于天花,是基本没有什么效用的。

  就是四个字:听天由命。

  关卓凡暂时没有科普天花病毒概念的打算,因为,“胎毒所蕴”的说法,对他是非常有利的所有的人,都认为,小皇帝的天花,是“胎毒”发作,是“受之于天”的;绝对没有人能够想到,小皇帝的天花,其实竟是被人刻意传染上的。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