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乱清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老而弥辣

第一百八十六章 老而弥辣


  李福思先应了一句:“是的!殿下博闻强记,令人钦佩!”

  然后,微微压低了声音——虽然晓得此地说话,绝无外泄之虞,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十分敏感,还是不自禁的加了小心:

  “殿下是否认为,对毕典菲尔特上将、斯坦因美兹上将的……这个安排,呃……不甚妥当?”

  顿一顿,字斟句酌着说道,“不过,毕典菲尔特上将其人,平和谦逊,心胸开阔,倒不至于……呃,因此就对‘上头’有什么……不满的。”

  “当然!”关卓凡微笑说道,“毕典菲尔特上将出身世家,非但是优秀的军事家,同时,也是出色的外交家和政治家,最顾全大局的一个人——而且,左迁也好、右迁也罢,皆宦途寻常事,怎么可能有什么不满?”

  李福思心里嘀咕:这个底细,摸的是一清二楚啊!——这个功课,做的确实是很足了!

  毕典菲尔特出身贵族,数百年来,其家族向普鲁士军队输送了多位著名将领,是最典型的“容克贵族”,此关卓凡“出身世家”之谓。

  至于“外交家”——领兵作战之外,毕典菲尔特还多次充任外交特使。

  克里米亚战争之时,他衔命使俄,劝说尼古拉一世从多瑙河各公国撤军;又两赴维也纳,劝阻奥地利参战。普奥战争后,他再次出使俄国,向亚历山大二世解释普鲁士的德意志政策。

  毕典菲尔特甚至还做过首相——那是一八五七年的事儿,时间虽然不长,但关卓凡的“政治家”的高帽,毕某也勉强可以戴上了。

  不过,关卓凡只提毕典菲尔特,不提斯坦因美兹,言外之意,李福思是听得明明白白的:

  即便毕典菲尔特之“左迁”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斯坦因美兹之“右迁”,却一定是“不甚妥当”的。

  事实上,在普鲁士政府内部,对斯坦因美兹的出任第一军团司令,也是颇有争议的。

  对法之战,为普鲁士立国以来规模最大、最关乎国运盛衰的一战,而斯坦因美兹虽然资历深厚,战功卓著,但在此之前,到底没有过膺方面之任的经验,由他出任军团司令,介个,合适吗?

  但毛奇力排众议,一力主张斯某出任第一军团司令——在普鲁士,政治上,没人拗的过俾斯麦,军事上,也没人拗的过毛奇,于是,斯坦因美兹便顶着质疑,走马上任了。

  辅政王殿下也是这个原因才觉得“不甚妥当”的吗?

  “对!对!”李福思先回应了关卓凡对毕典菲尔特的评价,顿一顿,说道,“斯坦因美兹上将和毕典菲尔特上将之一升一降,主要是……呃,毛奇总参谋长的意思!照鄙人看,毛奇总参谋长似乎是这样考虑问题的——”

  “毕典菲尔特上将的脾性,颇类于王储殿下,都属平和中庸一路——毛奇总参谋长大约是担心,若两位军团司令的……风格,都偏保守,那么,我军整体的兵锋,是否就……不够锐利了?——毕竟,拢共不过三位军团司令嘛!”

  李福思的话,说的委婉,但他不便说出口的另一半儿,关卓凡是清清楚楚的:

  这不仅仅是“风格”的问题,更是政治取态的问题——毕典菲尔特非但性格颇类腓特烈王储,对法国的政治取态上,也是接近的——都不大想对法大打出手,或曰,都属于“信心不足”一派。

  军事上,作战计划的制定,上上下下,都要听毛奇的,但人事方面,毛某再强势,也不能将王储换了下来,那么,就只有动毕典菲尔特了。

  另一方面,斯坦因美兹不但在普奥战争中的表现极其出色,更是个天生好战的,战端一开,恨不得一天之内便兵临巴黎城下——用此老做军团司令,这个“兵锋”,当然是要多“锐利”就有多“锐利”了。

  “我非常理解毛奇总参谋长的……权衡,”关卓凡说道,“只不过,我另有一个杞人之忧,不晓得,当讲不当讲?”

  “当讲!当讲!”李福思一边儿做相让的手势,一边儿连连点头哈腰,“鄙人洗耳恭恭聆殿下训谕!”

  这个姿态,略有点儿过了,关卓凡微微一笑,说道,“斯坦因美兹上将用兵,凌厉果决,最喜强攻,这个‘兵锋’,自然是足够‘锐利’的——”

  顿一顿,“同时,他的性格——嗯,我并不如何了解斯老之为人,只是从其用兵的风格反推,大约是……刚强骄傲一路?”

  “刚强”是个中性词,“骄傲”,就不算什么赞美的话了,李福思心头微微一震,暗道:“这个‘反推’,还真是准呐!”

  点点头,“是!殿下睿见!斯老的脾性,确如殿下所言!而且……老而弥辣!”

  顿一顿,“不过,斯坦因美兹上将用兵虽然凶猛,倒没有听说过有苛待部下的事情……”

  “这我相信,”关卓凡也点点头,“我说的不是这个——”

  顿一顿,“我是说——在服从、合作方面,斯老又如何呢?”

  李福思微微一怔。

  “服从、合作”啥的,斯坦因美兹的口碑,可就不大好了。

  斯坦因美兹性格刚强,能力出众,超迈同侪,若同上级发生分歧,一定坚持自己的意见,而事实也一次又一次证明,他的看法,较之上级,更加正确。

  久而久之,不论哪个做斯某的上级,心里头都不由打鼓——既拗不过他,也不大有底气拗——万一,事实又一次证明,错的是上级涅?

  “服从”谈不上,“合作”就更不必说了——上级都不在我的话下,同级的,在我眼中,自然个个都是庸才,合作个屁啊?

  这其实也是毛奇力主以斯坦因美兹出任军团司令的原因之一——独当方面,无牵无绊,更能尽展所长。

  “服从……”李福思迟疑着说道,“呃,军团由总参谋部直接指挥,斯坦因美兹上将虽然刚强骄傲,但绝不至于不接受总参谋部的指挥——他不服气谁,也不能不服气毛奇总参谋长啊!何况,毛奇总参谋长对他,还有知遇之恩!”

  顿一顿,“至于合作……呃,斯坦因美兹上将出任第一军团司令,独当方面,似乎……不大会产生什么合作上的问题吧?”

  “未必吧?”关卓凡淡淡的说道,“还有第二军团、第三军团呢?三个军团之间,难道没有合作的必要吗?”

  “这……”李福思心中一动,犹豫了一下,说道,“应该也是有的……”

  “国王陛下为贵军总司令,”关卓凡说道,“不过,毋庸讳言,拿我们中国人的话说,国王陛下是‘坐纛儿’的,并不负责具体的指挥,真正的总司令,其实是毛奇总参谋长,只是毛奇总参谋长这位‘总司令’,并不亲临前线,有时候,前线是需要一个‘前敌总指挥’的——”

  微微一顿,“什么时候呢?——就是军团和军团必须协调行动之时,亦即军团和军团‘合作’之时。”

  “呃……是!”

  “这个‘合作’,”关卓凡说道,“可能是三个军团同时动作,不过,更大的可能,只是其中两个军团彼此配合——毕竟,同时协调三个军团的行动,战线太长,人数太多,就有铁路和电报,也过于困难了。”

  “是!”

  “两个军团也好,三个军军团也好,”关卓凡说道,“军团司令的级别,彼此都是对等的,如果‘合作’,谁来做这个‘前敌总指挥’呢?”

  “这——”

  李福思踌躇了一下,“不是王储殿下,便是卡尔亲王了。”

  关卓凡:“斯坦因美兹上将有做‘前敌总指挥’的可能吗?”

  李福思目光微微一跳,“不可能!……”

  关卓凡点点头,“确实不可能——一来,斯坦因美兹上将初任方面,怎么也越不过卡尔亲王和王储殿下去;二来,三个军团之中,第一军团的兵力,远逊第二、第三兵团——这本身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李福思明白关卓凡的“杞忧”了,“殿下的意思是,若有‘合作’的情形,斯坦因美兹上将可能不服从另一位军团司令——即‘前敌总指挥’之调度?”

  “不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