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宋北云 > 523、三年5月26日 晴 ,乱流齐进声轰然

523、三年5月26日 晴 ,乱流齐进声轰然


  黎明十分,万物还未从沉寂中苏醒,只有池塘边的青蛙在卖力的鼓噪。

  襄阳城,这座千古名城的身影在晨曦的露气中显得巍峨如山,放眼望去就如一座高山伫立前方。

  “等会等启明星一亮,所有的炮手第一时间就位,先行三轮炮击,之后土工组上前架设浮桥。浮桥架设完毕,第二轮炮击开始,等到炮开城门之后,投掷催泪弹和炸弹,不可从正门进入,尽量给土工组拖延时间,让他们能够有充足时间在城下埋设炸药。”

  战壕内,杨文广在给几个下级将领布置任务:“记住,不可让任何人在城墙上冒头!务必保证土工组安全。”

  “是!”

  负责打阴枪的左柔和负责掩护的火神营都统齐声应下。

  “记住,不管对方有多少人、穿戴什么装备,一定要以水牛量给药。”

  这里的妖就是火药,因为这新的无烟火药装药量不同会导致火铳的射程和威力不同,但因为工艺还相对落后,所以太大的装药量会让火铳的使用寿命下降,所以一般都会根据需求来装药,三分之一、二分之一和全药。

  他们所说的水牛量就是全药,一枪能干死一头水牛的那种……

  “那个大黑牛,你的土工组一定要快准稳狠。”杨文广转头看向土工组:“我们要在第一时间把城墙炸出一个豁口,火神营和重甲会掩护你们前进。”

  “俺知道,不与你废劳什子了,我去看看弟兄们准备的如何。”

  “回来!”杨文广一把拽住大黑牛:“土工组都是宝贝疙瘩,你他娘的要是给我弄出超过十个战损,老子回来要你狗命。”

  “知道了知道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这时后勤人员拎着桶就来了,没人分发两个大馒头一大块鸡肉还有一碗鸡骨头汤,左柔也靠在壕沟里端着碗吃了起来。

  “郡主,您上来何苦呢。”杨文广坐在旁边:“云帅也是……让您这金枝玉叶的上前线。”

  “我是二线,没事。”左柔一边吃着馒头然后将头上的头盔放到一边:“你们这战法有意思啊,我想多学学。”

  “您跟我们学什么啊,这战法又不是我弄出来的,是云帅的法子。”

  左柔眼睛一瞪:“好啊!他都不教我!”

  杨文广脖子一缩,吃起早饭再也不说话了。而左柔这时抬起头看了一眼城头:“一日破襄阳,这怕是福王爷都做不到啊。”

  “我们之前也是纸上谈兵,元帅说了,福王让他守襄阳,他守不住,那就想法子炸了襄阳让人知道襄阳不可守。”

  “唔……是他的性子呢。”左柔坐了回来,三两口吃下东西之后又灌了一大口汤:“走了,我去整队了。”

  “郡主小心……”

  看着左柔猫着腰从战壕里穿行过去,看她那矫健的身姿,想来平日里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儿,但杨文广能说什么呢,顶头上司的女人、大元帅的女儿,这是大宋所有的兵丁见面都要叫一声大小姐的存在啊……

  不过左柔在战场上还是很是令行禁止的,她在五百米线上便不再前进了,指挥着士兵开始往米袋子里装填泥土,然后利用这些袋子沿着第二防线布置了一圈。然后还在两头布置的拒马、铁丝网和哨兵。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一枚信号弹划破了破晓的天空,拽着尾巴就升上了天空。

  “装弹!”

  炮衣被同时拉开,百多门炮被拉开了红色的炮衣,炮兵开始装填火焰,然后将炮弹填入炮膛。

  等一切完毕之后,第二枚启明星再次升上天空,炮兵营的旗手第一时间挥下了旗帜。

  所有的炮口喷出了耀眼的火光,如同火龙升天,地动山摇。

  炮弹撞击到襄阳的城墙上,整个城市仿佛都在跟着颤动,还在睡梦中的百姓和驻军都被惊醒。

  孙则为身穿铠甲匆匆走出门外,拽过一个身边路过的士兵:“出什么事了?”

  “大人……大人不好了……雷公发怒了!”

  “雷公?”孙则为眉头一簇:“哪有什么雷公,去!命人上城头瞧瞧!”

  士兵纷纷走上城墙,可这时刚好赶上了第二轮齐射,巨大的震颤和烟尘将城墙上的人吓得是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他们有些人匍匐在地上哭诉,有些人甚至一个踉跄就从墙头上摔了下去当场殒命,反正整个襄阳城的人都被惊的是面色如土,不管是百姓还是士兵中都流传起古怪的传言,那就是孙刺史谋逆触怒天颜,天降下责罚……

  第二轮炮击之后,外头倒是消停了许久,有胆大的人从城墙上探出头来张望,可就在烟尘散尽的瞬间,远处突然闪烁了一下,这个人的脑袋上便多出了一个血窟窿,接着仰面倒在了城头上。

  其他士兵纷纷上前,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吓得魂不附体,神鬼之说更是沸腾了起来。

  而就在整个襄阳都没能反应过来时,土工队已经仗着烟尘开始在护城河边架设浮桥了。

  此时天已大亮,城头上也逐渐能看到情况了,当他们发现并非神鬼而是东海新军时,孙则为吩咐士兵立刻上墙迎敌。

  但他们显然选了一个很糟糕的位置,许多人刚准备拉弓往下射时,脑袋上就会多出一个血窟窿。打的这帮人那叫一个措手不及、目不暇接。

  “大人……守城的士兵无法露头,对面似乎有妖法……只要冒头出去便会被击杀。”

  “我不信这个邪!”孙则为手一挥:“上盾!”

  盾牌兵很快的开始在城头上布防,这些木盾对付弓箭可是一把好手,可就在他们以为高枕无忧之时,一面木盾的中心突然出现了一个洞,洞后的人毫无悬念的应声倒地。

  其余人见势不妙,立刻往中心汇聚,而此刻第二发子弹又准确命中了其中一人,当场爆头,那脑浆子如同豆腐脑一般飞溅出来,炸了周围人一脸,这些士兵的心态当时就炸了……

  “刚才那枪是谁打的?打的漂亮啊,火神营还有这等神枪手?!”杨文广拿着望远镜瞄着城头:“直接打得对面心惊胆颤了。”

  旁边一个士兵猫着腰出去打听,不多一会就走了回来:“将军,是郡主打的。”

  “哈?”杨文广回头看了一下火枪阵地:“郡主这么厉害啊?”

  而左柔那头,她刚放下枪,旁边立刻有一个人递上来一把上好子弹的,她端着枪嘴里还哔哔着:“你们这些人,训练都训到狗身上去了,你射箭的时候难道不知道要往上抬?这箭越快抬的越少,这火枪虽是速快,可这百多丈也是要抬的,更何况是下打上。”

  周围的人不敢说什么,毕竟人家一枪一个打得极准,自己平均三四下一个人,实在是比不上啊……

  “看到那个没有?”左柔一脸骄傲:“我说打他手,便不会打他头!”

  说完她扣动扳机,火枪击发,一枚子弹直接穿透盾牌,生生打断了那个人的胳膊,那条胳膊上只剩一层皮连着,样子极惨。

  “记住!不要打头。”左柔嘿嘿一乐:“照着肩膀、胳膊、肚子打,别给打死咯。打死一个人死了便死了,若是打伤一个人,你说救吧,费时费力费人,你说不救吧,又是会让士气低落,伤一人可比杀一人赚的多。况且这帮人参与叛乱,等我们进了城老子打坑全给埋了,让他们见识一番叛乱的下场。等会让土工队挖个大坑,就……三十丈宽,三丈深。老子要埋他个三五万进去。”

  她一边放枪一边哔哔,打掉几个还会怪叫几声,大呼过瘾,再配合上她心心念念要挖坑埋人的言论,让周围的火神营士兵是心惊胆颤,不知这位大小姐是从哪个地狱深渊里爬出来的怪物……

  “火神营!”前方杨文广一声召唤:“准备投掷面粉!”

  左柔正放枪呢,一听这个,她侧头问道:“投面粉是个什么?”

  下头一个士兵战战兢兢的小声道:“就是面粉与木炭分、煤粉混合一起装在纸包中,纸包撞在城墙上头便会散开,然后……”

  话音刚落,就见前方城头上突然乌泱泱的被灰色的粉尘给弥漫了起来,厚重到几乎看不到人影。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宋北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