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宋北云 > 531、三年6月6日 晴 刁钻古怪 防不胜防

531、三年6月6日 晴 刁钻古怪 防不胜防


  前线战争频发,后方歌舞升平,这是一个盛世应有的样子。

  至少小宋认为是这样的。

  在能保障前线物资源源不断的情况下,后方随便他们折腾就好,毕竟这场战争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所有的后勤保障早就预留出了空间,多条物流线路的调整也恰好经过这条路线,高效率的物流运输集团保证物资能够在任何情况下第一时间把补给投送到前线的战士的身边。

  很多专门研究战法的人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仅仅有两千人的部队,身后的后勤路线上居然奔走着十万人,更不明白为什么需要超过一千五百个侦察兵。

  这些都是宋北云不会对他们说的,战争本质上就是经济的较量,再勇猛的部队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状态下也是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力量,而如果一切都很充裕,那么即便是没有做过任何训练的新兵蛋子也是能够让敌人的百炼精兵心惊胆颤。

  这就是国家力量的体现,规模越来越大的农场、辽国的贸易物资、纵横上下五十二条大型商路在这一刻展现它们无与伦比的战争作用。

  前线的战士很舒服,那么就代表对面的敌人不舒服,因为他们面对的并不是两千人的东海新军,而是十万两千人的战斗集团。

  每有一个东海新军的战士负伤就会被撤换下来,并且从商队中调集一个退伍的老兵紧急入伍,完成置换。一个班的东海新军士兵带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兵,加上他本身的战斗能力,一两天时间就能够达到作战要求。

  这就是为什么不管怎么打这支军队好像人都不见减少的原因,而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妖法。

  经过连日的战斗,东海新军的整体战斗意志仍然高昂,他们就像一群饿得嗷嗷叫的狼崽子,见到敌人就会发疯的扑上去,为了军功为了荣耀也为了些铜板。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往前纵深了四百多里,远远的把后方的支援部队给甩到了一边,后续的禁军过来也就是打扫打扫战场,然后继续跟着东海新军的脚步一点一点往西夏的腹地进发。

  而此刻在辽国的皇宫内,佛宝奴拿着吴中吴将军的信,读完之后她的手都在颤抖。

  “狗东西有这么好的装备不给我!”她气得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衣衫都没穿好,直接跳下床去:“我要写信骂他。”

  妙言迷迷糊糊的支棱起身子,看了一眼气得满脸通红的佛宝奴:“你又干什么了?”

  “你自己看。”

  信递了过来,妙言拿起端详:“哦,不错嘛,俘虏了西夏军神安德山,还一路往兴庆府打过去。”

  “你说气人不气人!”佛宝奴转过头:“我也要!”

  “那不可能。”妙言摇头轻笑:“这东西都是国之重器,你凭什么要?你是谁?你是辽国皇帝。”

  “我不管,我也要!”

  佛宝奴已经近乎在耍赖了,她心里清楚的很,这些东西绝对不会轻易给人? 而她看到那个吴中献上来的盒子里头那把精美的火铳? 她就酸涩的不行,反正辽国就是造不出来呗? 就是宋能造呗。

  “你跟我耍赖没用? 你自己去找他撒娇倒是还有一点希望。”妙言摊开手说道:“我早就跟你说了,玩经济我厉害一点? 玩工业他比我强多了。”

  佛宝奴沉默了片刻,坐回到床边? 突然小声的问道:“那你可知道有什么不会大肚子的法子?”

  “啊?”妙言惊愕的抬头? 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你玩真的?”

  “那怎么办?两千步卒能把三万骑兵像追兔子一般追得漫山遍野跑,这若是假以时日等他们发展起来,有个三五万的,我辽国不就完了?我不要成亡国之君? 那既是如此? 我就拿自己换辽国的江山社稷好了。”

  妙言难以置信的看着佛宝奴,能从她嘴巴里说出这种话来,这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她当真是为了这个破辽国什么都肯干。

  “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疯。”佛宝奴坐在那盘着腿说道:“我想了很久,这两年来? 宋国的变化我是长了眼睛的,曾经那个可以让辽国使者横着走的宋已经不复存在了? 而辽国是侵占它领土最多的国家,若是大宋要收拾山河? 第一个对上的就是辽国。若是以往,大不了打不过就退去关外? 可如今却是不成了? 关外已是金国的天下? 加之辽国也在改革之中,若真是宋国撕毁盟约打了过来,辽国扛不住。”

  妙言沉默了起来,佛宝奴的说法并没有错,辽国至今为止还是强于宋的,但能强多久不好说,因为宋的发展太快了,在没有外敌的情况下就好像上了高速路,而辽国现在群狼环伺、自顾不暇,所以被宋超越是迟早的事情。

  这就难怪佛宝奴紧张了,因为现在的情况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宋国崛起而束手无策,作为皇帝的焦灼让佛宝奴只能放下一些东西了。

  “大宋赶上了一个好皇帝啊。”佛宝奴由衷的感叹了起来:“若随便换一个人,狗东西就是我的了。”

  “哈哈哈哈……”妙言笑着往床上一趟:“你去吧,不过不大肚子的药我没有,你自己掂量吧。不过你能不能成功我可不敢保证。”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有些事总归是要解决的,不然还能如何?花钱去买?他是见钱眼开的人,我也便看不上了。”佛宝奴嘟嘟囔囔的说着:“反正就很烦,我也知这样很丢人,但却毫无办法。”

  “这有什么丢人的,要是成功了保不齐就是美谈。”妙言轻笑道:“不过不论如何你都需自行斟酌好,别到时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肯定不会,我自是有法子。”

  妙言没问什么法子,而且问了她也不一定会说,但可以肯定她这种带有目的性的接近会被那个连在外头吃饭都要先检查有没有毒的人给察觉出来,然后计划失败。

  但有什么关系呢,她心里的小算盘噼啪响,妙言是知道的。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千里送。”

  “你说的好难听……”佛宝奴眉头皱起:“我要赶在宋国打下兴庆府之前,不然就不好谈条件了。”

  “嗯,那你得尽快了,如果顺利,他这个月之内就能拿下兴庆府。”

  “朝堂的事就拜托你了。”佛宝奴起身将滑落一半的衣裳拉好:“香水呢?我来带上。”

  “你打算以什么名义出宫?”

  “我不出宫啊,就说这几日爱妃有身孕了,我在宫中沐浴斋戒七日祈福耶律家有后了。”

  妙言白眼一翻:“所以说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背锅?”

  “不然呢?还能有谁?那个大宋公主吗?她都被我软禁在寺庙中了。”

  “对了,你这次去顺便与他商量一下那个辽国公主的事。”妙言轻叹一声:“那到底是福王爷的女儿,总归是要好好处置的。”

  “知道啦,我这就收拾一番准备出发。”

  妙言看着她雀跃的样子,默默摇头……她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心到底在什么地方吧,不过也对……她再怎么是辽国雄主也不过是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一个大三大四年纪的姑娘,又能成熟到什么地步呢。

  除非她突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风浪和阻击,让她一夜清醒。想武则天当年二十出头时,不也是个天真烂漫的模样么,佛宝奴亏就亏在了生在帝王家,否则应该也会是个又聪明又傻的可爱姑娘吧。

  “一路小心。”

  “嗯,知道啦。”

  辽国皇帝就这样又跑路了,而妙言则写了一封短信绑在了鸽子脚上放了出去。

  而三个时辰之后,在襄阳城中主持大局的宋北云正躺在床上睡着午觉,身侧的巧云在轻轻为他打扇。

  “巧云姐,走呀,钓鱼去。”

  左柔扛着鱼竿出现在门口,看了看床上的宋北云,撇了撇嘴:“他又在装死啊?”

  “让他休息一会子吧。”巧云笑道:“昨夜他一夜未睡,为了那前线调度之事劳心劳力。”

  “他都不肯让我上前线的……”

  “不让才是对的呢。”巧云轻轻握住宋北云的手:“换一个人去了也便是去了,小姐不行,他对小姐的溺爱有多少,小姐心中最是明白吧。”

  左柔噘着嘴没说话,只是放下鱼竿走入房间:“那我也睡一会儿好了。”

  说完她摘下斗笠,脱下外套躺在了宋狗怀中,几个呼吸就睡成了四仰八叉。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宋北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