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宋北云 > 536、三年6月29日 晴 长安七月遍飞雪

536、三年6月29日 晴 长安七月遍飞雪


  外头炮声一响,宋北云脖子一缩,帐篷仿佛也被隆隆的炮声吹动了起来簌簌的抖动了几下。

  前日他便来到了阵前,只因如今东海新军两千三百七十五人将兴庆府二十七万人给围了。

  身后四十里则是正在赶来的大宋大部队,震慑性炮击会在每日整点进行,一轮齐射之后,尘土飞扬。

  他的对是左国公的一手带起来的将军,也是巧云的大师兄,洪国安。虽是与宋狗平级,但并不敢按军中习惯勾肩搭背。

  “洪大哥,这次我们来此,围而不打。您可知道?”小宋给他倒了一杯茶:“至于为何,且听我与你解释。”

  那洪国安老早就听说过这宋北云的奇闻趣事,也知道这人不光是靠阿谀奉承得以上位,再加上他在军中的风评远远好于士林之中,所以这洪国安倒也是极客气:“那一切便听宋大人安排便是了。”

  小宋指了指桌前的地图:“辽国欲挟长安以挟民意坐地起价,我之前有两套法子,其中一套便是与辽国共同攻城。但后来思索一番,进攻长安城吃力不讨好,倒不如长驱直入打这西夏一个措手不及,围了他的都城,好好让他知道知道这中原三杰里谁才是爹。”

  见他说的有趣,洪国安笑了起来:“中原三杰是?”

  “宋金辽咯。”小宋指了指三个都在意图问鼎中原的国家:“这中原三杰,人人都以为我大宋羸弱,倒是狗眼看人低了,其实我大宋才最有资格做到厚积而薄发。好了,屁话咱就不多说了,先说这兴庆府的攻略之事。”

  说起这兴庆府,虽然论城之坚韧断然比不上襄阳那种历经几百年不断加固的宏伟巨垒,但却也是一国都城,要说破开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看小宋的意思,他也并不打算像强攻襄阳一样强攻兴庆府。

  “围而不攻,之后再等西夏四处援兵抵达,但都是一些散兵游勇不成气候的乌合之众,撑死也便是个山大王的能耐,洪大哥将他们击溃,不出七日之内,西夏便会求饶。”

  洪国安笑了起来,军中都盛传只要是跟着那个宋北云,一定是能领到功劳,而且绝非小功劳,去年平叛之时的那几个协同之将可都是平步青云了。

  这人绝非那种贪功恋势之人,他很愿意将功劳分给别人,自己却成了那个拾人牙慧的人。

  之前洪国安倒也问过定国公这是为何,定国公只是说了一句“为人似而炉中火,极热便是将熄时”,而真等见到了这宋北云时,洪国安才知道老师口中那狡诈如老狐狸般的宋北云比自己想的还要年轻。

  “宋大人如何得知西夏会求和?”

  “不是求和,是求饶。”小宋抿了口茶:“好了,多的也就不说了,洪大哥后头还有的忙,便不耽误了。”

  “那我便告辞了。”

  洪国安离开之后,小宋靠在营帐之中的椅子上,琢磨着下一步的行动。

  小虎牙现在应该也到了前线督战,他们两个分别之后,佛宝奴虽然嘴上说的好听,但就小宋对她的了解,这人绝对不是那种说什么就能信什么的人,就好像她连蒙带骗的想要小宋送她回辽国,这要真去了……

  小宋觉得自己可能被锁起来当狗养,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唯一能让小宋去辽国的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作为宋国使团成员之一进入辽国,否则以个人身份去了辽国就是一个有去无回。

  不过有一说一,小虎牙的身上真的很香,以她的味道开发的香水都卖脱销了,那股味道相当的带劲。

  可……终究小宋是个人不是神仙,再香的小虎牙也扛不住双龙戏珠,那种下作而刺激的体验之后,他能保持好久的清心寡欲。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新一轮的炮击惊扰到了宋北云的冥想,他抬起眼睛刚准备传唤小鱼,外头突然走来一个亲卫,朝宋北云一拱手:“报云帅,西夏儒生公孙懿前来拜见。”

  “召来。”

  不多一会儿,一个青衣小帽的儒生走了进来,先是朝宋北云作揖行礼,然后轻声说道:“宋国将军日安。”

  “嗯?”小宋仰起头:“西夏的儒生,寻我作甚?”

  “小生此番前来,只想劝将军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小宋:“???”

  听到这句话,他大概就知道这人来的意思是什么,这厮在求死。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想让自己死在大宋的军营之中,以自己的鲜血唤醒西夏人的战斗意志,这是读书人惯用的伎俩。

  只要他死在了这里,西夏全国上下就会进入血性姿态,在战棋推演上血性状态会给全国军民加成百分之三十五的战斗意志并进而激活全民皆兵效果。

  历史上一直到近现代都是有这个效果,比如刘和珍君这类情况,一波舍身取义换来的结果就是全民的血性狂暴。

  小宋站起身:“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他让人把这个书生给推了出去,半个时辰之后,这名叫公孙懿被推出了军营,脖子上挂着一串风干的香肠、手上捧着豇豆干、手上还拎着一大盒子苏州的糕点,甚至还有半只火腿。

  他站在那里脸上全是茫然,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本身就是打算冲过来指着敌军首领羞辱一番,可话还没说就被人拉出去挂上满身的土特产。

  徽州的烧饼、湖广的肉肠、江西的豆干、江浙的火腿,嘿……闻着还挺香。

  他想叫骂却又不知从何骂起,想进门人家又不肯让他进去,想扔下身上的土特产,但想想觉得也可惜的很。

  一时之间不知所措的尬在了当场,最后他感觉受到了羞辱,将身上的特产全部扔到了地上。

  但没过上多久,他又满脸愤恨的走了回来,将地上的东西全部收了起来,骂骂咧咧的走了。

  小宋站在营房门口看到外头那人样子,笑着对身边的小鱼说道:“这种穷酸书生最是烦人,以后见到这样的人都这般处置,杀不得又赶不走,拿些东西塞给他们。”

  “大人,也不是人人都会要的吧。”

  “当然。”小宋揉着小鱼的脑袋说道:“但是终归是有人会要的,久而久之人们就会觉得这些人来此不过是乞食罢了,遭人看不起。人言之所以可畏不过便是不分青红皂白。”

  “宋大人……”

  小鱼真的是越来越觉得宋北云有点深不可测了,他总是会用一些奇怪的招数化解一些他人难以摆平的事情,若是这个书生是让自己来处置,那说不得便是杀了就好。

  可真若是杀了,那便会像宋大人说的那般惹上了天大的麻烦,不光西夏拿不下来,保不齐还要让人给打退了回去。

  “对了,我给你一个任务,你即刻返回金陵,告诉赵性。就说让他准备好派使团去辽国进行分赃一事,这次让晏殊去吧。”

  “领命!”

  小鱼很快就出发,而小宋继续在帐篷里喝茶,等待下一轮炮击。

  而此时此刻,兴庆府中的军民已经是惴惴不安了,宋国围而不攻,但每个时辰准点的雷声隆隆让整座城中的人都不敢大喘气,那种强烈的震颤感不断的敲击着他们的内心,让这座城市里无论男女老少的眼神中都透着惊恐。

  至于同时在攻城的长安城,相对的就更激烈一些,虽然辽国也有炮,但相比较东海新军的炮来说,他们的只配叫烧火棍,可即便是这种烧火棍也绝非等闲能够抵御的。

  于是长安城摇摇欲坠。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宋北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