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宋北云 > 541、三年8月11日 阴 炎炎夏日正好眠

541、三年8月11日 阴 炎炎夏日正好眠


  /

  天气炎热,好在马车在移动着,有风灌进来,显得凉爽了一些,但这热风仍是吹得让人浑身烦躁,恨不得跳入河中洗个痛快。

  这已经是宋北云上路前往辽国的第七日了,两千多里的路程可是不算近,一路上即便是顺利也大概需要半月之久。

  他和晏殊的互换位置其实并没有沟通,凭的就是一股默契,因为就在昨日,他们两人来了一个经典的相遇问题,在官道的驿站中相遇了。

  彼此甚至都没有对能在这里遇到表示惊奇,只是简明扼要的交换了信息又美滋滋的吃上了一顿,第二日一早就各自上路。

  左柔靠在车窗边,因是天气炎热,她将长发盘了起来,侧脸被光一照,显得如那天造地设的宝贝一般径直,再加上她眼神专注出神,显得冰冷而不近人情,倒像是一个冰霜美人。

  “妈呀!这绿臭虫是个废物!”左柔突然将手一挥:“他娘的,我买了那绿臭虫赢,它倒是给爷爷输了!灰臭虫比它可小一圈。”

  小宋无端的一声叹息,好好的姑娘怎么就长了一张嘴呢,方才那一副美好完全被这一嗓子破坏掉了,那专注而冷冽的样子,原来只是在看臭虫打架罢了。

  “再往前走就进岔路了。”这时靠在另外一边车厢上的巧云转过头对宋北云说道:“若是从官道走,时日太久。若是从小道走,可缩短三日左右。只是这条路地处三国之交界,常有山贼出没。”

  小宋从她肩膀侧边探过头去,看了看后头的十五辆马车,略微思索了一番:“走小道。”

  十五量马车,五十个顶级的大内高手,说是说以一敌百,但这里多少是有些水分的,但以他们的配合,一对二三十问题不大。

  山贼嘛,能有什么水平,A上去就完事了。还真以为什么山贼各个都是水泊梁山么?即便是水泊梁山也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

  当然,小宋觉得自己也有些飘了,他现在看谁都有点像是乌合之众,下到山贼土匪,上到辽皮室军。

  这个势头不好,辽国皮室军肯定是精锐来的,不可轻敌,但山贼的确是乌合之众。

  巧云在得到命令之后,立刻探出身子打了个呼哨,头车立刻转向朝小道进发,车队也紧随其后。

  小道当之无愧是小道,虽然颠簸了一点,但在树荫之下的确是凉快了不少,被高温湿热炙烤有些蔫吧的宋北云终于开始恢复了一些活力。

  “去到辽国之后,先好好休整两日,然后再开始谈判。”

  “为何一场谈判要这么久啊。”左柔转过头看着他:“大家把东西往桌上一放,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呗。”

  小宋摇头道:“列强在分赃的时候你就把它看成一场掰腕子比赛好了,势均力敌的前提下大家肯定有一阵子你来我往的,要是能一下子被掰下去,那就不是列强的那个强了,而是分赃的那个赃。所以之后的谈判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彼此之间会互相亮出身上的腱子肉,舆论来回拉扯不说,甚至可能会有边境小范围的冲突。”

  左柔轻轻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掰腕子嘛。宋辽就像两个武士,为了一个桃子在那抢,大家能耐差不多,一时半会谁也奈何不得谁对吧,然后就得不停的试探对方。”

  “嗯。”小宋叹气道:“外交本身就是国家力量的外在体现,在不出动军队的情况下怎么赢得一场外交胜利,依靠的就是国力支撑。当周围格局稳定之后,战争频率会逐渐减少,但烈度会逐渐增加。现在已经不是春秋战国那种有三千人就敢攻城略地的时代了,未来可以预见到相对的稳定,这种稳定可能会持续十几二十年,直到几个大国把周围的小国家吃得差不多了,最后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死亡人数以百万计算。”

  左柔听完不但没有担忧反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小宋轻笑了起来,她到底还是个少年心性,在未来某年某月如果宋辽或者宋金、金辽以及草原等等的战争中,如果大家仍是旗鼓相当,那一定会出现人类至今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一场战争。而且是混战,战火甚至会蔓延到突厥那边去,打到整个亚洲一塌糊涂。

  所以现在他的设想是最好是能提前完成三到四个五年计划,然后开始一场降维打击,以最少的人口伤亡换取最大的社会结构稳定。

  “我觉得啊。”左柔侧着头看着宋北云:“你没有以前有趣了。”

  小宋翘起二郎腿,沉思片刻说道:“人嘛,总归是会长大的,长大之后谁还能有趣的起来呢。以前的有趣是建立在能跟着你一起胡闹的基础上,现在我还怎么胡闹呢,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威严。我要让人一看就充满了智慧和严肃,再陪你去树上摘鸟窝就有点不像话了。不过等回去之后再陪你玩就没问题了。”

  正说话间,外头一声脆响,接着第二声脆响传来,却是一支箭钉在了马车的顶棚上,穿透了木板,露出了一支箭头。

  “山贼!”左柔眼睛发亮,抽出刀就要上。

  “不忙。”小宋指着箭头:“你看上头的血槽,这可不是山贼能有的。”

  这时巧云的呼哨声再次响起,接着就见后头的车队纷纷停了下来,上头的大内高手马车将宋北云团团围在中间,手持着快速弩小心戒备了起来。

  “宋大人受惊了!”一个幡头子撩开马车的帘子:“卑职疏忽了。”

  “不怪你们,有人在跟咱们有心算无心呢。”

  小宋说完,指了指顶棚的箭矢:“取一根与我,你们也小心一些,莫要阴沟里翻船。”

  “多谢宋大人关心,卑职明白!”

  很快,一支箭被递给了宋北云,他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起来:“巧云姐,怎么说?”

  巧云接过箭矢,上下的掂量了一下,笑了起来:“辽国皮室军的飞羽箭。”

  “辽国。”小宋吹了声口哨:“小虎牙有麻烦咯。”

  这头还正在说话呢,那头就已经有人幡子将偷袭宋北云的人给抓到了,小宋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伸手一挥:“埋了。”

  旁边的挖土声立刻传来,而他则将手中的箭把玩一阵后扔在了地上:“疾驰前往辽国,抵达辽国最近的乡镇之后,就全体停下,然后传信给辽国说大宋使节遇伏重伤,命悬一线。”

  左柔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没事么?”

  “我要是没事,那怎么对得起这刺客呢。”

  “你怎知是刺客而不是山贼?”

  “我为什么要知道。”小宋歪着头看着左柔笑了起来:“辽国飞羽,这是皮室军的箭,上头有印记可追溯来源,让他们查去好了,只是这大宋国使遇刺这件事,他们总归是要给个交代吧。”

  皮室军的飞羽,小宋心中笑开了花,他哪能不知这些人为什么要袭击他呢。说白了就是不爽呗,他们辽国军队在前方打生打死,宋北云在后头窃取劳动成果,这放谁身上能舒服?

  西夏也是有辽国部队的,想要知道宋北云离开并不难,而作为同在建制的人,弄些皮室军的箭矢还不简单?

  至于为什么小宋认定这是有人栽赃皮室军而不是皮室军干的,道理很简单,因为如果真是皮室军,他们现在最少会被不少于五百精兵团团围住,一阵乱箭就完事了。

  但那样宋辽必定开战,这样谁倒霉?当然是边军倒霉嘛。那现在这样不痛不痒的袭击,谁倒霉?

  这种袭击很幼稚,但幼稚也有幼稚的玩法,幼稚而有效。小宋生气归生气,但生气之余还是要让辽国付出代价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宋北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