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三十七章 加洛斯城主

第三十七章 加洛斯城主


  凯文充满煽动性的话,就仿佛在湖水中投下一块巨石,刹时间就在大厅内引起了一阵骚动。

  自从葛瑞安与老梅林一战之后,几乎全加洛斯城就都知道了,魔法公会出了一个药剂大师,这个药剂大师的名字叫做费雷,但知道只是知道,魔法公会从未在任何场合承认过,更从没有公开宣布过,他们拥有一位药剂大师。

  一直到刚才,凯文终于亲口承认了。

  即便在场众人已经了解了一些内幕,此时再听到凯文亲口承认时,也是很难掩饰心头的震撼,药剂大师是什么概念?那是早已超脱凡俗的人物,几瓶小小的药水,就足以让一支势力从衰落到兴起,也足以让一个庞大家族瞬间分崩离析。

  原本只存在于传闻当中的人物,终于在凯文口中变成了事实,一时间公会大厅里乱得有些不可开交,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所有人都在四处张望,那一刹那间的骚乱,几乎将整个公会大厅淹没。

  场面有些失去控制,凯文却丝毫不显惊慌,只是面带笑容望着会场,耐心的等他们安静下来。

  而这个时候,葛瑞安却正跟城主艾萨克谈得分外投机。

  在离两人不远的地方,还有几家势力的首脑在那张望,都想凑过来跟葛瑞安套套交情。

  如今的魔法公会可不比当初了,林立来之前,谁愿意跟魔法公会套什么交情?要钱没钱要人没人,顶着加洛斯第一势力的名头,日子却过得比谁都拮据,别说十一魔法家族,六大地下势力这些人,就连一些弱小势力,恐怕都不太有兴趣跟魔法公会打交道。

  可自从药剂大师的消息传出之后,魔法公会却是一朝野鸡变凤凰,转眼就成了加洛斯最炙手可热的势力,谁不想多巴结巴结葛瑞安?那可是跟着药剂大师混的人物,只要能跟这老家伙搞好关系,别的就不说了,光是这次拍卖会给自己行个方面,就至少值十万金币!

  况且那可是药剂大师,不可能只会几瓶奥法药剂,只要能跟葛瑞安搭上关系,也就等于拥有了源源不断的药剂……

  想想以前的魔法公会,都已经落魄到那种程度了,就因为黑暗年代时的一纸协议,每年可以从药剂公会弄到一批药剂,就奠定了他们加洛斯第一势力的地位。

  如果有了这源源不断的药剂,整个加洛斯城除了魔法公会之外,又有谁能抗衡自己?

  可惜如今的葛瑞安,也是眼睛朝天看了。

  几家势力首脑在那畏畏缩缩,想过来却又被城主大人的两名随从拦住,只得用可怜巴巴的眼神向葛瑞安求助。

  可葛瑞安现在又哪有心思管他们死活?任那几家势力首脑在旁边站了半天,也没能让葛瑞安的眼睛多眨一下,他现在正忙着跟城主大人谈心呢。

  “艾萨克,既然你叫我一声葛瑞安叔叔,那我这个做叔叔的可不能小气,几瓶奥法药剂而已,你如果有需要的话尽管开口,叔叔我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是这点主还是能做的。”

  听葛瑞安在那滔滔不绝的说着,艾萨克城主只觉哭笑不得……

  刚才自己只是隐隐约约提了一下,当初葛瑞安还只是一个小法师的时候,父亲就曾经跟他见过一面,想不到这老家伙两眼一翻,立刻就将关系升级到世交的程度,连自称都变成了葛瑞安叔叔……

  这这这……自己今年快五十岁了,葛瑞安顶多才不过六十岁,有他这么年轻的叔叔吗?

  但艾萨克能在加洛斯城主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年,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这加洛斯可是各大势力混战,乱得不可开交的地方,若是没点手段的话,他这个城主早就被人给吃掉了。

  心里虽然有些哭笑不得,面上却是丝毫不露端倪,干脆来了个顺水推车,闭着眼睛认了葛瑞安这个便宜叔叔。

  反正以葛瑞安如今的地位,认他这么个便宜叔叔,倒也不算太过吃亏……

  “葛瑞安叔叔说笑了,我对奥法药剂没什么野心,今天来魔法公会,也只是想见识见识传说中的药剂大师。”艾萨克也算是个人才,突然冒出的便宜叔叔,他却是叫得比谁都顺口,就好象葛瑞安真跟他家是世交一样……

  “这可不行!你好不容易来一趟魔法公会,我这个当叔叔的,怎么好意思让你空手回去。”听出对方并不打算竞争奥法药剂,葛瑞安高兴得心花怒放,只是脸上却是丝毫不露,死活要给城主大人点见面礼,倒真象是一位疼爱晚辈的叔叔。

  两人在那一番推辞,最后艾萨克终于还是没能拗过葛瑞安,硬是被他把一瓶奥法药剂塞进了手里。

  葛瑞安心满意足的走了,只留下城主大人坐在那哭笑不得。

  过了很久之后,那位城主府首席法师才走了过来,低声向他禀报了几句。

  “找不到?”等到艾萨克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神色间已再无一丝尴尬,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凝重与威严:“你是说,你找不到那个人?”

  “是的,城主大人,我已经按照格林先生所说的办法试过了,可是我完全找不到那个人。”

  “难道格林先生猜错了?”城主大人神色凝重,目光从大厅中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又压低声音向黑袍法师问道:“你说有没有可能,这个人其实不属于药剂师公会?”

  “这应该不太可能,除了药剂师公会之外,怎么可能还有人能配出奥法药剂来……”

  “就没有别的可能了?”艾萨克揉着太阳穴,神色间显得有些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