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八十章 闪光黯灭 大章

第一百八十章 闪光黯灭 大章


  萨琳娜拿起矿石,就准备出门找人鉴定,在离开帐篷之前,又似乎是想起了件事,回头把阿拉贡叫了过来:“阿拉贡,你去帮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去找血色号角那几个人问问,火羽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记住,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给我一字不落的问出来,要是他们少说了一个字,你知道后果的吧?”

  “……”阿拉贡一脸郁闷,这不就是严刑逼供么,还用得着说得这么隐晦……不过这也正合他心意,对那个山德鲁他是早有意见了。

  “还有你,汉克。”分派完阿拉贡之后,萨琳娜又把汉克叫了过来:“你留在营地里,如果血色号角来要人的话,你就先把他们拖住,有什么事等我回来了再说。”

  “是,萨琳娜团长。”

  寥寥几句话,把事情分派完之后,萨琳娜就拿着矿石出了营地。

  这一去就去了一个小时,差不多黄昏的时候,汉克才看见萨琳娜回到营地,。

  回到营地之后,萨琳娜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人把阿拉贡叫来。

  “阿拉贡,问出什么来了吗?”

  “是的,萨琳娜团长,他们什么都说了。”

  “恩。”萨琳娜点了点头,示意阿拉贡继续说下去。

  “这其实是一个巧合……”阿拉贡用了这样一句话来做开场白,之后才慢慢讲起了这一个小时里问到的消息。

  确实如他所说,整件事就是一个巧合。

  如果血色号角那几个人不交代的话,恐怕就连火羽山上的林立都想不到,事情居然会巧成这样……一开始的时候,山德鲁等人其实只是接到上头命令,去火羽山执行一个任务的,可是在路过那片树林的时候,却被他一不小心,发现了那条深渊魔铁矿脉的存在。

  说到这里的时候,阿拉贡又顺口提了一句:“这个山德鲁,以前也是一个矿工。”

  当然,以山德鲁的矿物知识,是无法判断出那究竟是什么矿脉的。

  但事情巧就巧在,他以前曾经听一位矮人矿工提过,有一种珍贵的魔法金属矿脉,就是长成这个样子,无论是矿石本身,还是四周的泥土,都会呈现出一种深深的暗红。

  对于山德鲁这样的冒险者来说,一条珍贵的魔法矿脉,自然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这意味着大量的金钱,也许只需要这一条矿脉,就足以让他从冒险者这个行业退役,安逸的在某个地方过着富裕的生活。

  更何况……当时的林立跟希恩,看起来又是如此的孱弱。

  “这家伙也真够冤枉的,刚刚审问他的时候,他还在那一脸郁闷的抱怨,以为是捏两个软柿子,结果踢到了铁板上……”一提起这事,阿拉贡就忍不住想笑。

  一旁的汉克却是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踢到铁板上的可不止他山德鲁一个,光是自己亲眼所见的,就至少有好几个这种倒霉鬼,黑山镇那群强盗就不用说了,被那位希恩先生给杀得血流成河,最近那个图萨丁才是真正倒霉,满以为自己能杀光旅店里所有人,结果却被费雷先生一下射死,估计他到死都没想明白,人群里怎么会突然冒出一支弩矢来……当然,这些话汉克是不敢说的,被萨琳娜责怪隐瞒实情是小,惹怒了某人才是真正的麻烦大了,万一让那位知道是自己泄露了情况,回来一记冰锥把自己给串起来了怎么办?

  所以汉克老老实实的闭着嘴巴,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听着。

  “对了,萨琳娜团长。”阿拉贡把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却又想起了一件事来,只见他带着几分犹豫说道:“有一件事我觉得很值得注意。”

  “什么事?”

  “听山德鲁说,费雷先生对付他两位同伴时,好象并不是亲自出手,而是引爆了某种火器,将他们炸晕过去的。”

  “引爆火器?”萨琳娜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就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你是说……爆破开采?”

  “我想应该是这样……”阿拉贡脸上的神色,同样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爆破开采这种技术,知道的人虽然不少,但敢用的却没有几个,原因很简单,爆破技术太难掌握,哪怕是一点点的失误,带来的后果也是矿毁人亡,就算是许多高级矿工,都不一定敢采用这种危险的技术。

  一时之间,两人都有些发蒙。

  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怀疑这位费雷先生是一位高级矿工,可是突然听到爆破开采,他们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实在是太离谱了,即便是整个法兰王国境内,能够使用爆破开采技术采矿的矿工加起来,恐怕都不会超过一百人,这当中又至少有九十人已经被各大势力拉拢,特别是靠锻造起家的马拉顿家族,光是他们,恐怕就垄断了至少一半以上,至今还没被任何势力拉拢的,恐怕加起来都不够十个手指的数目……有这种本事的人,实在是太紧俏了。

  光凭着一手爆破开采的技术,就可以让任何矿场的效率提升一倍。

  落日山脉以北的矮人王国,不过几十万人口,却能够在这纷乱无比的安瑞尔世界自成一国,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他们出众的锻造和开采技术。

  其中开采技巧当中,又以爆破开采最为著名。

  为什么会这样?无非就是因为矮人王国拥有一支地精附庸罢了。

  地精一族对这种东西,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对爆破技术的研究,更是站在了整个安瑞尔世界的颠峰,他们生产出来的一些武器,在威力上甚至足以媲美魔导士级别的法术,据说在遥远的黑暗年代,地精曾经创造出过一种武器,可以从一支铁管中喷出火焰,面对这种武器,就连大魔导士级别的护盾,都会被轻而易举的洞穿,只可惜,这种技术在黑暗年代之后就彻底失传了,以至于如今的地精一族,只能向矮人王国寻求庇护。

  有了地精一族的爆破技术,再加上矮人本身又精通锻造采矿,这两点得天独厚的优势,让区区数十万人的矮人王国再安瑞尔世界中得以保存,同时还可以在一次次战争中谋取利益,渐渐又有了一丝泰坦后裔的影子。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一个懂得爆破开采的高级矿工,是何等的紧俏……“看来我们真没猜错,这位费雷先生,恐怕真是一位高级矿工了。”萨琳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从口袋中掏出了那块深渊魔铁矿石,用手轻轻的抛动着。

  “对了,萨琳娜团长,这块矿石鉴定出来了吗?”

  “鉴定出来了,原来这种矿石叫深渊魔铁,只要在武器中融入一点点,就可以提高几倍的重量,听奥拉吉尔那老家伙说,这种矿石就算是在魔法金属当中,也算得上是最稀有的几种之一。”

  “奥拉吉尔先生也来了?”阿拉贡听到这里,脸上的神色顿时僵住了,奥拉吉尔是谁?那可是冒险者公会会长,掌管着全法兰王国的冒险者,本身更是拥有二十一级的实力,在法兰王国已是近乎无敌,除了魔法公会会长奥德文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对手。

  阿拉贡身为一个冒险者,又怎么会没听过奥拉吉尔的大名?

  事实上在法兰王国,不知道有多少冒险者,是因为听过奥拉吉尔的故事之后,才选择了冒险者这个职业。

  对于绝大多数冒险者来说,这都是一位只存在于传说当中的人物,可是今天,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却离自己如此之近,就算阿拉贡平日里再怎么冷静,此时也是忍不住露出了几分激动的神色。

  “何止是来了,还活泼得紧呢……”萨琳娜撇了撇嘴,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之后,这才又露出了严肃的神色:“那老家伙刚刚可是说了,有机会的话,要见见这小伙子,所以阿拉贡,我们可得抓紧了……”

  “明白。”阿拉贡点了点头。

  萨琳娜话里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高级矿工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到的,特别是一个懂得爆破开采技术,又暂时还是自由身的高级矿工,这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这样的人物又有谁不想拉拢?白银之手想拉拢他,冒险者公会又何尝没有这个想法?以奥拉吉尔的身份,尚且说出有机会要见见这个小伙子的话来,其中意思自然是再明白不过了……老实说,跟庞大的冒险者公会比起来,白银之手真没什么优势,无论是财力物力人力,还是武力智力心里,都比冒险者公会差了几百里,想要拉拢这个懂得爆破开采技术的矿工,希望真是有些渺茫。

  白银之手唯一的优势,恐怕也只能是,他们比冒险者公会更先接触到这位费雷先生……而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抢在冒险者公会出手之前,先把这位费雷先生拉进白银之手,到了那个时候,以他奥拉吉尔的身份,总不好意思出手抢人吧?

  “萨琳娜团长,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你只要记住,从今天开始,这位费雷先生不管提出什么要求,你都尽量满足他,记住,千万不要去问为什么。”

  “我明白了,萨琳娜团长。”

  ………………而同一时间,林立却正在山洞里艰难的摸索着,完全不知道自己随随便便炸开的一条矿脉,已经吓坏了一位团长外加一位会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来到安瑞尔世界才不过几个月时间,平时接触的又大多是魔法师,压根就没见过几个矿工,他又怎么可能知道,爆破开采这种原始而又粗暴的技术,在这里竟会拥有如此崇高的地位?

  再说了……就算知道他也没办法,这已经是他所知的开采方法中,最简单最粗暴的一种了,难道就为了照顾一位团长外加一位团长的情绪,就逼得他连这种方法都不能用,而非要采取最原始的用铁锹挖矿的方式?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如果让他知道真相的话,他多半会大吼一声:“老子很忙的,没空照顾你们的情绪!”

  没错,他确实很忙。

  自从进了山洞之后,林立就一直在忙着骂人,骂绘制地图那人。

  “妈的,太贱了……”林立真是越想越郁闷,这家伙真的是太贱了,明明是纠结得就象蜘蛛网一般的山洞,却只是用一条简单的绿色线条标出,这不是把人往坑里引吗?

  刚刚一进山洞,林立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妙,这山洞里道路四通八达,就跟一张巨大的蜘蛛网似的,林立走在这一条条通道之间,光是看看就觉得头晕眼花,根本就别提什么分辨方向了……带着希恩转了几圈之后,更是彻底连回头的路都认不出来,此时他真是有些欲哭无泪,妈的这可怎么办?算算时间,自己出来已经好几个小时,要是再耽搁下去的话,就算走出山洞也是半夜了。

  这里可是火羽山,各种强大魔兽横行的地方,白天走在这里都还提心吊胆,就更不用说晚上了,万一要是遇上什么对付不了的魔兽,或者干脆象当初的希恩一样,一脚踩空,直接掉进某个山沟里,那岂不是麻烦大了?

  “老子必须想个办法出来……”林立一边在山洞里来来回回的转着,一边咬牙切齿的发下毒誓,再这么下去可不行,迷路的事干一次就可以了。

  “费雷先生……”跟着林立又转了一圈之后,希恩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在林立身后小心的提醒了一句:“这地方我们好象来过……”

  “……”林立一听这话,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在无尽世界的时候,他就是出了名的路痴猎人,方向感差得一塌糊涂,要不是靠着财大气粗,死活从奸商们手里弄来引路灯的话,他怕是早就死得连渣都不剩了,又哪还有机会拿到星辰之怒,干掉毁灭之龙?

  如今到了安瑞尔世界,方向感依旧差得一塌糊涂,手上却再无引路灯这等神器,这这这……这还怎么走出这见鬼的山洞?

  “费雷先生……”正在林立头大如斗的时候,一旁的希恩却又低声叫了一下。

  “又怎么了?”林立正在那郁闷得想撞墙,却被希恩这么一叫,顿时以为又出了什么更加糟糕的事,一张苦瓜一般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好象有人……”

  “啊?”突然听见这话,林立顿时精神一振:“有人?”

  “是的,好象正朝这边走过来了……”

  被希恩这么一提醒,林立也终于听见,前面似乎真是有脚步声传来,当下顿时精神一振,赶紧放出了一个巫师之眼。

  “还真是有人……”从慌乱中回过神来之后,林立对四周动向的掌握,自然要比希恩清楚得多,毕竟一个是十三级魔导士,一个才不过是十级战士。

  通过巫之眼,林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前方真是有人来了。

  这人看起来差不多三十来岁,一件崭新的皮甲穿在身上,身后背着两把手斧,在幽暗的山洞当中,散发出一种幽蓝幽蓝的光亮,林立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经判断出来,这绝对是两把魔法武器,而且还是魔法武器中的精品,从这手艺上看来,打造它们的人,恐怕已经拥有了接近大师级别的水准……这人长得也很有特色,身材高大魁梧,论块头丝毫不比希恩逊色,而且因为年纪较大的关系,看起来更是比希恩还要威猛许多,一头乱糟糟的金发,一把钢针一样的大胡子,在加上那仿佛刀切斧砍一样的硬朗面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硬汉。

  林立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有些心惊。

  这人的实力太强了,至少已经突破了十五级。

  十五级的人物,可不是开玩笑的,林立来到安瑞尔好几个月,除了仅有的那几个老怪物,如麦德林安度因之流外,还很少看见十五级以上的人物,特别是眼前这一位还如此年轻,才不过三十来岁,对于一个战士来说,这正是真正的黄金年龄,他还有大把的时间锻炼武技,在他有生之年,将会有很大机会突破传奇境界。

  再加上那两把魔法武器,恐怕就算是葛瑞安出手,也不一定能干得过他。

  老实说,林立有些犹豫,他犹豫着该不该向这人问路。

  这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强得让林立有一种威胁感。

  可谁知道,就在林立犹豫的时候,对方却先发现了两人的存在。

  “是什么人?不用躲了,都出来了吧。”突破十五级的战士,六识实在是太敏锐了,林立只不过轻轻的吸了口气,就被战士发现了他的存在。

  “晚上好,战士先生,您放心,我们没有恶意。”行踪已经被人发现,再躲在暗处也没什么意义,以对方的实力,如果怀有敌意的话,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还不如干脆一点站出来承认的好,当下林立也不犹豫,笑咪咪的就从黑暗里走了出来,一边露出友好的笑容,还一边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晚上好,两位。”战士点了点头,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在看了林立一眼之后,目光又挪到了希恩身上,这一次,他目光中稍稍多了一些惊讶,大家都是战士,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的天赋究竟好到了什么程度。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费雷,白银之手佣兵团的,这位是我的同伴希恩,不知道战士先生您又该怎么称呼?”

  “你是白银之手的人?”战士棱角分明的脸上,稍稍露出了几分惊讶,盯着林立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之后,目光又落到了他手上的地图上面,一直等他看清楚地图上所画的路线,脸上的戒备顿时变成了惊喜,两把手斧背到身后,伸出一只粗糙的右手来,很热情的跟林立握着:“我叫安德烈,很高兴认识二位。”

  “您认识这张地图?”林立何等精明,一看战士前后的转变,就知道多半是因为这张地图。

  “没错,我手上也正好有一张。”安德烈点了点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一样的地图,一边不停的称赞着:“你们白银之手的地图确实不错,靠着这东西,我这两天可少走了不少的冤枉路。”

  “呵呵……”林立扯动嘴角,笑得异常尴尬。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长相问题了,同样的地图,人家拿着可以少走不少的冤枉了,自己拿着却只能在这山洞里鬼打墙,除了长相问题还能怎么解释?

  “对了,费雷兄弟,你们白银之手不是还驻扎在山下吗,怎么你们两个跑到山上来了?”安德烈确实是个性格直爽的家伙,认定两人的身份之后连称呼都变了,很热情的就拍着林立的肩膀在那关心起来。

  “萨琳娜团长给我们派了点任务。”

  “任务完成了吗?要是没完成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帮点忙,说起来,萨琳娜那小丫头,我也有好一阵没看见她了……”

  “任务倒是完成了……”林立挠了挠头,露出一脸尴尬:“可我们迷路了……”

  “……”安德烈一听这话,差点没一口口水喷了出来。

  他大概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人能够这么厉害,手上拿着地图还能迷路。

  “想笑就笑吧,反正我的方向感也不是第一次被人笑话了……”

  “不是不是,费雷兄弟你误会了,我真不是想笑你,只不过这个迷路实在是太……太那什么了……”安德烈真是忍得很辛苦才忍着没笑出声来。

  “……”林立翻了个白眼,心想说半天还不是一个意思……“没关系,费雷兄弟,你们跟着我走,保你们来得及回去吃晚饭。”仿佛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失态,安德烈很感慨的拍着胸脯保证。

  “那就多谢安德烈大哥了。”

  “客气客气……”

  安德烈确实没有瞎说,他在方向感上可比林立强得太多了,带着两人在山洞里来来回回的转了几圈,就远远看见一点亮光从远处传来。

  “呼……”看到那点亮光,林立终于是长长的吁了口气,总算是从这见鬼的山洞里走出来了。

  从山洞里出来之后,林立的心情一下就好了许多,一路上也有心情跟安德烈闲聊起来。

  两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安德烈那两把武器上面。

  “哈哈,费雷兄弟你可真是好眼光,这两把双手斧,一把叫闪光,一把叫黯灭,全是你安德烈大哥我亲手打造的,当初打出来的时候,可是连我的老师都赞不绝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