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飞翔

第一百九十六章 飞翔


  六大佣兵团已经彻底溃散,在沙罗曼蛇掀起的火海当中拼命挣扎,刚刚还紧紧靠在一起的冒险者们,此时正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前后左右都是火光,四面八方都是浓烟,天空中不时有巨大的陨石落下,在火羽山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伤痕,整个战场看上去,就仿佛传说中的地狱一般……整个大地都好象被烤熟了一样,踩上去热呼呼软绵绵,还“扑扑扑”的往外冒着气泡,沙罗曼蛇方圆百米之内,再无一个活着的冒险者,在那毁天灭地的烈焰之下,整个火羽山山顶都呈现出一片末日的景象。

  火光中的沙罗曼蛇,就好象来自地狱的死神,正挥舞着无坚不催的火焰镰刀,不断收割着冒险者的生命。

  望着这恐怖的一幕,阿古斯汗都急出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个叫费雷的家伙,却依然蹲在那里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就看见他在地上支起了一口秘银坩埚,大把大把的草药放进去,正煮得“扑扑”直响,闻着那浓浓的药味,阿古斯真是死的心都有了,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思野炊!

  “见鬼!”

  阿古斯正在那暗暗嘀咕,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从远处传来,跟着就看见一道银亮的光芒冲天而起,就仿佛一颗银色的流星一般,瞬间就撕开了漫天的红云,刚刚还显得有些憔悴的风暴剑圣,在此时却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银焰撕开红云,如雷霆般落下,刹时间就将那漫天的火光裂开一道缺口。

  “太强了……”

  阿古斯整个人都怔住了,传奇境界的强大,远在他的想象之上,那是一种将力量运用到极限的境界,只是这一剑劈出,就让整个世界都仿佛静了下来,绚丽无比的剑光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在满地的尸骸与鲜血当中,这一道剑光竟是显得出奇的华丽……“昂——!”

  紧跟着就听见沙罗曼蛇一声嘶吼,仿佛惊雷般在头上炸开,一时之间,只觉阵阵热浪扑面而来,战场上一片飞沙走石的景象,沙罗曼蛇那长长的尾巴扫过,带起一阵阵毁天灭地的烈焰,沙罗曼蛇狂暴无比的力量,就连风暴剑圣也是不得不避其锋芒。

  一边是传奇剑圣,一边是传奇魔兽,他们之间的战斗,简直就象是天威一般,一时之间只见烈火熊熊剑气纵横,漫天的沙土石块卷起,打得人身上隐隐生痛,天空中红云滚滚,压得所有人都透不过气来。

  这精彩无比的战斗,就连六大佣兵团的人都吸引住了,他们忘记了逃跑忘记了危险,就好象着了魔一样,怔怔的看着这场百年难得一遇的精彩对决,特别是站在远处的希恩,更是看得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死死的盯着风暴剑圣的一举一动,这位传奇强者的每一次攻击每一次闪避,都仿佛正为他展开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旁的阿古斯却是急得不行,看看远处的林立,又看看身旁的希恩,一时之间真是连肠子都悔青了,千不该万不该,老子就不该来这该死的火羽山,妈的现在弄得人不人鬼不鬼,还被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抓了俘虏,看看这两个家伙,一个在那野炊,一个在那看戏,他们难道就没想过,再耽搁下去这有死路一条吗?

  这头黑熊就不用说了,反正他也蠢得可以……可是那个叫费雷的家伙,怎么也突然变得白痴了?玩点什么不好,非要在那玩野炊,煮那么一大锅药草有个鸟用,就算你煮的是一大锅狮蝎尾巴,难道就能毒死沙罗曼蛇不成?那可是传奇魔兽,就算你配出再毒的毒药来,恐怕也会在瞬间蒸发,根本就是在那找死……“妈的,这样下去可不行……”阿古斯左看右看,觉得自己可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不然到时候野炊没等到,倒等来一个流星火雨就麻烦了。

  可是阿古斯在那看了半天,却是连一条可供逃生的缝隙都没找到,两个传奇强者之间的战斗实在是太暴力了,狂暴无比的力量几乎覆盖了整个火羽山山顶,除了自己现在所呆的这一小片地方之外,就只有六大佣兵团死死挤着的那个山角还算安全。

  可就算是那个安全的山角,也是不时被天空中落下的火雨袭击,六大佣兵团之所以能够支撑到现在,靠的全是近百魔法师同时撑起的元素护盾,在这一面面元素护盾的保护下,才算是勉强挣扎到一丝喘息的机会……“完了完了……”阿古斯只觉得一阵头大,沙罗曼蛇跟风暴剑圣之间的战斗,正有白热化的趋势,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风暴剑圣正不断的往后退却,而他退却的方向,则正好是山顶上唯一一处安全的地方……“妈的,老子不干了!”眼看着那金灿灿的火光离自己越来越近,阿古斯再也忍不住了,转过头来恶狠狠的冲着林立吼了一句:“你们要等死是你们的事,别把老子拉上!”

  “闭嘴。”希恩正用心观摩风暴剑圣的战斗方式,却突然听见身旁这个家伙竟敢对费雷先生不敬,当下二话不说,回头就是一拳砸在他脑袋上,当场就砸出老大一个包。

  “啊……”阿古斯抱着脑袋,痛得连眼泪都流下来了,这家伙一拳落下来,简直就好象被石头砸中一样,痛得阿古斯浑身上下都在抽搐。

  “阿古斯,我再说一次,想活命的话就少废话。”林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听起来有些不太耐烦,他现在正忙着调整各种药剂的比例,哪有心思去跟阿古斯废话,警告了一次之后就又埋下头来,继续调整着那十几只玻璃瓶里的药剂分量。

  “老实点,费雷先生会想出办法的。”希恩捏了捏拳头,骨节发出的脆响听得阿古斯头皮发麻……“……”在这**裸的暴力威胁下,阿古斯老老实实的把嘴巴闭上了,不过心里却早已经骂了不知道多少遍,妈的只有你这蠢货才相信那家伙有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在那煮汤都煮了快大半个小时了,等把等吧,再等两分钟沙罗曼蛇就杀过来了,到时候吹口气就能把你们两个蠢货一起干掉,妈的只可怜了老子,好端端的在奥兰纳呆着不好,非要跑到火羽山来送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风暴剑圣与沙罗曼蛇的战斗,正变得越来越激烈。

  包括阿古斯在内,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沙罗曼蛇的身体实在是太变态了,力量强横不说,还坚韧异常,简直可以用铜皮铁骨来形容,即便是以风暴剑圣的强大,在斗气没有完全催动的情况下,也很难给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沙罗曼蛇则不然,那有力的尾巴,锋利的爪牙,就是它最强大的武器,它甚至都不需要动用火焰的力量,只需要一爪子拍下去,风暴剑圣就不得不暂避其锋……再强大的传奇强者,也只是凡人,他们不可能凭**力量抗衡沙罗曼蛇这个级别的魔兽,所以风暴剑圣唯一能做的就是退,一退再退,终于退到了山顶上唯一一处安全的地方……“完了……”望着那熊熊的火光,阿古斯一颗心猛的沉了下去……林立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几分疲惫的神色。

  自从来到安瑞尔世界之后,他还从来没象今天这么忙碌过,就算是当初在翡翠高塔,一夜之间为葛瑞安准备好各种应急药剂,也没把他累成这样,那毕竟只是一些常用药剂,其中配方等级最高的也才不过高级。

  可是今天这十几瓶,却瓶瓶都是高级配方。

  其中甚至还包括一瓶大师配方……以至于就连林立这么懒惰的人,今天也是罕见的支起了秘银坩埚,没敢继续利用魔法技巧偷懒。

  “希望这东西管用,不然老子麻烦就大了……”林立念念有词的弯下腰来,将十几只玻璃瓶子一一放进口袋里面,将一件虚空法袍撑得鼓鼓囊囊。

  然后,就听见一阵急促的咒语吟唱,一个漂浮术被放了出来。

  阿古斯望着越飞越高的林立,整个人都在那傻住了,他完全搞不明白,这家伙究竟想干些什么,因为他分明看见,这家伙飞行的方向,竟赫然是这场火焰风暴的中心!

  这这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找死?

  阿古斯眼睛都看直了……随着林立越飞越高,六大佣兵团中几个眼尖的冒险者,也在突然间发现了他的身影。

  “见鬼……”萨琳娜损失了半个银色风暴,正在那心疼得发狂,却突然看见天空中一个熟悉的身影飞过,一时之间,萨琳娜竟是连心疼都忘了,带着一脸呆滞的表情忘向天空,整个人就好象一个木偶一样的怔在了那里。

  “我没眼花吧……那个……那个好象是……费雷先生?”阿拉贡嘴巴张得大大的,望向天空中的目光,就好象是看到了一头会飞的恐龙一样,“我的天……”红龙佣兵团那两个弓箭手,也同时发现了天空中飞翔的身影,两个抢矿不成反被日的倒霉鬼在那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们说什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曾经抢劫过这样一位人物……别说两个接近十级的冒险者了,就算是两个没满十岁的孩子都知道,一个凡人能在天空中飞翔是什么概念,那意味着至少大魔导士级别的实力!

  “我们居然抢劫过一位大魔导士……”一想到那天在树林里的一幕,两人就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跌坐在了地上……“幻觉!这一定是幻觉!”萨琳娜说什么也不肯相信,这个看起来不知死活,整天背着把十字狙击弩到处跑的低级战士,竟然会拥有大魔导士级别的实力:“没错,没错,这一定是幻觉,这家伙一定是作弊了!”

  躲在一旁的汉克悄悄撇了撇嘴,心想老子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不敢告诉你们而已……一次次见识过这个年轻魔法师的神奇之后,汉克都已经彻底麻木了,别说他会飞,就算说他会喷火汉克都不会觉得奇怪。

  林立在天空中越飞越高,发现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一开始还只是小范围的窃窃私语,但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个六大佣兵团,数百名冒险者,全都发现了天空中那个飞翔的身影,一时之间议论纷纷,谁也不知道这个至少大魔导士级别的家伙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伊莱恩悄悄摸了摸鼻子,神色间透出一股难掩的得意。

  “老子简直是太英明了……”伊莱恩恬不知耻的夸了自己一句。

  仔细想想,从噩梦山脉那次误会开始,自己竟是从来没得罪过这个年轻魔法师,就算阴差阳错的跑进魔法公会,被他撞了个正着之后,自己也是很干脆的就认错道歉,从来没起过一丝反抗的念头。

  在这一刻,伊莱恩觉得无比庆幸。

  幸亏自己没起什么反抗的念头……那可是还不到二十岁的大魔导士,本身的实力有多强就不用说了,光是看看他现在的成就,也可以想象到他背后的魔法导师有多恐怖了,放眼整个法兰王国,又有谁能够教出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大魔导士?

  数来数去,也无非就是那几个——安度因,奥德文,也许还有药剂师公会那个格林-伯恩塞德……这几个老怪物,又有哪一个是好惹的?

  一想到得罪他们的下场,伊莱恩就觉得一阵冷汗直往外冒……“伊莱恩团长,我们要攻击吗?”伊莱恩在那暗自得意,身边却突然冒出一个弓箭手来,只见他张弓搭箭一脸杀气,还用手指了指天空中的某位魔法师,看那意思是想请示要不要把那家伙给射下来……“攻你妈个大西瓜……”伊莱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就把这家伙给踢到了山角,真是人头猪脑,攻击那家伙?你嫌一头沙罗曼蛇不够刺激是不是?

  在漂浮术的支持下,林立慢慢飞到了战场的上空,从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往下望去,很轻易的就能将两位传奇强者的战斗看得清清楚楚。

  风暴剑圣确实陷入了劣势……沙罗曼蛇的强横身体,让它在这场战斗中占尽了优势,除非风暴剑圣斗气完全爆发,否则就算一剑劈中,也很难给它带来实质性的伤害,可它那条长长的尾巴,以及锋利的爪牙,却让风暴剑圣无比忌惮,只要轻轻被它碰上一下,恐怕就立刻会落得个重伤的下场,更不用说这尾巴和爪牙上所蕴涵着的强大火系魔法元素了。

  风暴剑圣能够撑到现在,已经算是不容易了……不过看上去,他似乎也撑不了多久了,林立身在空中,对战局的掌握要远比六大佣兵团的人清晰许多,他看得很清楚,风暴剑圣脚下的步子已经有些虚浮,这是脱力的征兆,剑身上缭绕的银色火焰,也渐渐变得黯淡起来,再不象先前一般光彩夺目。

  从林立施展漂浮术,到飞临战场上空,前后才不过一分钟时间,风暴剑圣就又被逼退了近十米,在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中,被敌人逼退近十米,这只能说明后退的一方已经后继无力了。

  “老子药剂都配出来了,你可千万争气点,一定要撑住啊……”林立手里捏着一只玻璃瓶子,脸上神色有些紧张,这十几瓶药剂反正是配出来了,成与不成,可就看风暴剑圣能不能给自己争取到这个机会了。

  “阿拉贡……”萨琳娜皱着眉头在那看了半天,也没看出那家伙飞到天空究竟想干些什么,一时间不由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身旁的亲信:“你说,你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

  “我也不知道……”阿拉贡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几分担忧:“不过,费雷先生好象太冒失了一点……”

  阿拉贡这话其实说得很客气,就林立现在这个情况,十个人见了起码有九个人都要吐他一脸口水,再骂上一声:“找死!”

  就算是大魔导士,也不用嚣张成这样吧?

  要知道正在那无比缠绵的两位,可是一头传奇魔兽一位传奇剑圣,卷进这样的旋涡里面,大魔导士也没好果子吃,别说沙罗曼蛇那毁天灭地的火系魔法,就算是风暴剑圣的剑气,一旦挥洒开来,你一个大魔导士就敢保证自己不被误伤?

  “废话……”萨琳娜看了一眼天空中漂浮的身影,有些恨恨的骂了一句:“这还用你说,这家伙一向不知死活,没什么可奇怪的,我问的是,你能不能看出来他究竟想干什么?”

  阿拉贡一脸茫然:“看不出来……”

  “我猜……”这个时候,一直躲在石头后面的汉克,却突然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我猜……我猜费雷先生是想帮忙。”

  “帮忙?”萨琳娜鼻子里哼一声:“就凭他?”

  “这个……”阿拉贡摸了摸鼻子,什么也没说,不过从他脸上的神色看来,显然也不太相信这位费雷先生真能帮上什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