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一十章 药剂师公会来人

第二百一十章 药剂师公会来人


  说完正事之后,连人又闲聊了一会,一直聊到林立都有些困了,这才告辞回房,只是临走之前又叮嘱了凯文一遍:“你朋友魔力溃散的事,你容我先想想办法,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不过你别着急,先在奥兰纳安心等着,回加洛斯之前,我一定能帮你想出办法。”

  林立从凯文房里回来的时候,马森跟欧灵都已经睡了,希恩又是一天没见踪影,今天更是特别离谱,连晚上都没有回来,不过林立在那摇了摇头之后,也就没去管这家伙了,反正他现在也有十级战士的实力,再加上一身魔兽一般的蛮力,只要不惹上太大的麻烦,应该吃不了什么亏才是……希恩没回来,林立正好睡睡自己的床。

  也不知道是不是客厅睡久了的关系,这一下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林立竟是睡得特别香甜,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杆的时候,才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谁这么一大早的就不让人睡觉了……”林立嘟嘟囔囔的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揉着有些酸疼的脖子,一边摸去客厅开门。

  谁知道才刚一打开门来,就正看见一脸痛心疾首的麦德林:“猪啊……”

  “干嘛……”林立打了个呵欠,一脸的无精打采,好象怎么睡也睡不够似的,仔细想想,这一段时间还真是累坏了,从奥兰纳到火羽山,又从火羽山到奥兰纳,一来一回几天旅途,再加上中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换了谁来也受不了。

  “妈的,你再睡下去真要变成猪了,昨天才提醒过你的事,今天就忘,你到底还有没有点记性?”麦德林简直气得跳脚,在那絮絮叨叨的骂了好半天,才发现这小子是真忘了,于是又不得不咬牙切齿的提醒道:“药剂师公会!”

  “哦对,药剂师公会……”听麦德林这么一提,林立才一下想起来,自己还真把这事给忘了……“这么大的事你也能忘,你还敢不敢再没记性一点?”麦德林絮絮叨叨的数落完,又连连催促:“你赶紧收拾一下出门,别磨磨蹭蹭的了,人家药剂师公会的马车,都已经在外面等你半天了……”

  “知道了。”这一次林立倒没顶嘴,老老实实的就回房间换衣服去了,这事确实不能怠慢,不说药剂师公会这个地方如何如何,就凭自己跟老格林的交情,这次也必须去,当初在加洛斯那人情可欠得太大了,要不是老格林指点自己那么长时间,最后那场决斗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费雷,你也别怪我这老家伙爱唠叨,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常常都能遇到的,你去了之后可千万低调点,别象在魔法公会一样,动不动就跟人冲突,巴尔博那老家伙,可不象奥德文这么好说话,而且那些药剂师,也不是马德雷那种可以让你搓圆捏扁的货色……”

  林立在房间里换衣服的时候,麦德林就一直在外面唠叨着。

  话虽然有些絮叨,不过其中的意思林立却是听得明白。

  无非就是告诫他,去了药剂师公会后,老实一点别乱惹事。

  “知道了知道了……”林立一边点头,一边将法袍穿上。

  上次麦德林给那件虚空法袍,已经在毒杀沙罗曼蛇的时候,填进这头传奇魔兽的嘴巴里了,林立又是昨天才回的奥兰纳,也没来得及去要一件新的,今天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合适的法袍,最后没办法,而已只能先翻出一件符文法袍穿上。

  比起奥兰纳魔法公会的虚空法袍来,曼尼斯家族生产的符文法袍就明显有点不够看了,从外表上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法袍上透出的魔法波动,却绝对是天壤之别,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

  “怎么穿这一身?“麦德林一看林立身上的符文法袍,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老子上次不是给了你一件虚空法袍吗?”

  “在黑山镇的时候弄丢了……”

  “败家子!”麦德林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自己也犯起愁来:“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现在这么急,老子上哪给你弄一件新法袍去……”

  “别麻烦了,穿这个又不丢人。”林立撇了撇嘴,心想老子以前穿着怒焰法袍都能到处跑,现在打扮得衣冠楚楚还要怎么样?难道药剂师公会还能因为这个不准老子进门不成?

  “算了……”麦德林想了想,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虚空法袍在奥兰纳魔法公会,可是身份的象征,就算是麦德林自己想要拿一件新的,也必须通过正常手续申请,现在药剂师公会的人都等在门口了,又哪还有时间等他去申请,他总不能把自己身上的脱给这小子,然后自己一路裸奔出去吧?

  林立才刚走进公会大厅,就看见有两个生面孔等在那里了。

  这两人看起来都差不多三十来岁,身上各自穿着一件灰色长袍,浓浓的药味从长袍上散发出来,在公会大厅那一堆魔法师当中显得特别的扎眼。

  “您好,费雷魔法师。”林立一进公会大厅,两人就神色恭敬的迎了上来。

  “两位好。”林立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两位是从药剂师公会来的吗?”

  “是的,费雷魔法师,会长大人知道您刚来奥兰纳,怕您不知道怎么去药剂师公会,所以派了我们两个来,您看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恩,可以。”

  三人从公会大厅出来,在门口的时候,林立却遇见了一位熟人。

  “早上好,萨尔森魔法师。”从幽影谷回来之后,林立就只在公会聚餐上见过萨尔森一次,之后就一直没见他的踪影,只是昨天刚回来的时候听麦德林说过一次,说这家伙最近实力突飞猛进,很有可能在最后的决赛上成为自己最大的对手。

  当然,那个时候的麦德林,还不知道林立已经突破了大魔导士境界。

  其实对不对手的,林立倒不是很在意。

  他跟萨尔森既没交情也没过节,两人唯一一次接触,还要追溯到幽影谷里一起对抗尸巫的时候。

  不过毕竟是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战友,况且萨尔森这个人除了高傲一点之外,其实也算不上多讨厌,此时见面不打个招呼似乎说不过去。

  “早上好,费雷魔法师,怎么这么巧?我前几天好象听麦德林先生说,你出了一趟远门,怎么样,这次旅途还算愉快吧?”倒是萨尔森比较热情,一看跟自己打招呼的是林立,他那张常年紧崩着的脸上,倒是罕有的露出了几分笑容。

  萨尔森就是这样,常年紧崩着脸,倒不是说他真的就有那么高傲。

  他只不过是表现得比较直接罢了,他出身于弱肉强食的夜幕城,在那座混乱的城市里,实力就是一切,对于萨尔森来说,实力不如他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去关注,但一旦实力上得到了他的认可,他却并不介意放低姿态结交。

  比如眼前这位费雷魔法师,就明显是一个值得结交的对象。

  年纪比自己还小很多,却拥有深不可测的力量,特别是昨天在竞技场里,跟麦德林的那一战,更是让萨尔森只能仰望。

  对于这样的人物,萨尔森总是会特别热情。

  “公会里呆的有点无聊,就出去转了转……”林立随口敷衍着。

  “呵呵……”萨尔森笑了笑,他当然听得出来这是敷衍,不过他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指望对方真的回答,此时一看对方果然敷衍,萨尔森自然也不会去勉强,只是呵呵一笑就将话题带了开去:“对了,费雷魔法师,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吗?”

  “这个……”林立挠了挠头,这才发现从公会大厅出来之后,自己还一直没问这两人的名字,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他们,只得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句:“他们是从药剂师公会来的……”

  “药剂师公会!”萨尔森听得一惊。

  萨尔森接受的可是最传统的魔法教育,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导师就不断强调,对于一个魔法师来说,药剂就是生命,它可以为你补充魔力,可以为你治疗创伤,它甚至可以让你直接突破瓶颈,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而药剂师的神奇,更是一遍又一遍的灌输进他的脑海,以至于那时候的萨尔森,甚至都以为药剂师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他至今都还记得,导师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拥有一个药剂师朋友的话,那你将成为最幸福的魔法师。”

  至于长大之后,他跟是一次次见识过药剂的神奇,小时候根深蒂固的观念,更是深深的在脑海中扎下了根。

  此时一听两人竟是从药剂师公会来的,萨尔森整个人都呆住了,甚至就连说话都显得有些结巴:“很……很高兴见到两位,我叫萨尔森,是……是费雷魔法师的朋友。”

  “……”林立挠了挠头,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个从药剂师公会出来的杂鱼,就能萨尔森激动成这样,看看那眼神,看看那笑容,跟以前见到的追星族有什么分别?

  这这这……这还是那个骄傲的萨尔森吗?

  更让林立没想到的是,面对萨尔森的热情,药剂师公会这两人却是反应冷淡,只是象征性的冲他点了点头:“恩,你好。”

  萨尔森却是丝毫不以为忤,脸上表情恭敬而又热情。

  “萨尔森魔法师,我们还有正事要办,有什么事的话,我们下次再聊好吗?”但药剂师公会的人却有些不耐烦了,匆匆敷衍完萨尔森之后,这才回过头来,神态恭敬的向林立说道:“费雷魔法师,马车就在前面。”

  “哦,好……”林立觉得脑子有点发蒙,这家伙该不会是学变脸的吧,看看这脸色变得,简直就应了那句老话——翻脸比翻书还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