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才药剂师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才药剂师


  一群药剂师全给骂傻了……就好象一耳光抽过来,还躲都不敢躲一样。

  没办法,他们确实不能躲。

  在场这几十个人,个个都是资深药剂师,觉醒药剂的原理,他们又怎么会不明白?就算是心里再窝火的人都知道,这个年轻魔法师所说的,至少有九成以上属实。

  换句话说,如果这个年轻魔法师不出手的话,自己就有九成的机会变成死人。

  说得夸张一点,那一支冰锥,就等于救了整个药剂师公会。

  再反过来看看自己,又是怎么对待这个年轻魔法师的。

  在他一支冰锥打破烧杯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是众口一词的要求巴尔博会长严惩他,谁也没有想过要听他解释,更没有人想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至于之后埃林恼羞成怒出手,更是谁也没有去阻止,有些人甚至还暗暗高兴,都盼着埃林杀死这个毁掉药剂师公会几十年努力的家伙。

  就算最后巴尔博开口,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时。

  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他真能给出合理的解释,以至于在他开口要求一杯清水的时候,谁也没有理睬,都在那等着看他的笑话。

  照理说,摆下这么大一个乌龙,道下歉是合情合理的事。

  可问题是,在场药剂师个个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如今却被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指着鼻子痛骂,就算脾气再好的人恐怕也拉不下脸来吧?

  一时之间,众人只觉无比尴尬,道歉也不是,回骂也不是,几十个药剂师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等着巴尔博做出最后的决定。

  “埃林,我需要一个解释。”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子时,巴尔博的表情显得异常平静。

  “巴尔博老师,我……”埃林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解释不了,在场这几十个人当中,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刚才那个年轻魔法师真的是一句话都没有说错,这瓶觉醒药剂里面,确实加入了嗜灵树叶,而自己当时的想法,也确实想赌一赌。

  赌赢了,自己的名字就能写进药剂发展史。

  赌输了,也不过是一场药剂事故。

  当然,埃林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绝没有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在他想来,就算这一次尝试失败,也不过是一次小小的事故,炸毁一间药剂室,炸伤几个药剂师,这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不伤到什么重要人物,只要不伤到药剂师公会的根本,凭自己巴尔博亲传弟子的身份,事后顶多不过是抹两把眼泪就算了事。

  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赌对了,却没想到,结果却是差点连底裤都差点输掉。

  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个魔法师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为什么会对觉醒药剂有着这么深刻的了解,为什么会恰恰在这个时候出现,如果他再晚一点点,哪怕是再晚个几分钟出来,自己也已经把这瓶觉醒药剂给处理掉了,之后的一切又怎么会发生?

  可惜,自己刚才还是太犹豫了……如果自己刚才坚决一点,直接用天赋神火杀死对方,就算觉醒药剂有什么问题,也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想到这里,埃林心头不由有些惋惜,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还是想想怎么应对巴尔博老师的盘问吧。

  “埃林,我在等你的解释。”

  “巴尔博老师,我错了。”埃林咬了咬牙,放弃了争辩的打算。

  埃林并不是真正的蠢货,在场这几十个人,个个都是资深药剂师,自己的老师更是代表了法兰王国最高药剂水准,自己那点小把戏又怎么瞒得过他们?一切都已经有了定论,巴尔博老师的询问也只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如果自己再继续争辩的话,非但无法得到谅解,反而会让自己失去巴尔博老师的信任。

  “恩。”巴尔博点了点头,埃林这么干脆的承认错误,倒是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一时之间,脸上的神色也不由缓和了一些:“埃林,看来我以前对你的管教,还是太少了,在掌握高深的药剂知识之前,你还是先学学应该怎么做人吧,从今天开始,你的身份降为学徒,公会学徒要做的杂务,你一件都不能少做,另外我必须提醒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侥幸心理,如果被我发现什么,我会立刻把你赶出药剂师公会,你听明白了吗?”

  巴尔博一段话说完,药剂师们大多都愣住了。

  这一次的处理,可以说是重得不能再重了。

  药剂师公会的规矩一向松散,就算犯下再严重的过错,也顶多不过是被责备几句,毕竟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巴尔博身为药剂师公会会长,也不可能冷着脸去搞什么处罚,更不用说象葛瑞安那样,动不动就开口骂娘,在药剂师公会里,直接降为学徒,已经是仅次于逐出公会的处罚了。

  “我记住了,巴尔博老师。”而埃林听完之后,却是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巴尔博老师还没有放弃自己,只要不是把自己赶出药剂师公会,凭自己巴尔博亲传弟子的身份,学徒不学徒的,有什么关系吗?

  “好了,你下去吧。/”巴尔博挥了挥手,神色间显得有些疲惫:“好好想想你今天干的这些事,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来见我。”

  “是。”

  埃林离开之后,药剂室里又变得安静起来……

  几十个药剂师站在那里,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全都是一脸的尴尬,谁也拉不下脸主动开口。

  林立倒是无所谓,反正人也骂过了,魔术也变过了,就算先前受了点小委屈,现在也算是把气给出够了,这几十个人可全都是有头有脸的药剂师,被自己骂得灰头土脸的,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自己又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至于埃林……老实说,从一开始林立就对他没什么好感,这种野心勃勃的家伙,一向就不讨人喜欢,拿别人的命来玩也就罢了,偏偏被他拿来玩的人中还包括自己,象林立这种贪生怕死的人,又怎么忍得了?

  不过巴尔博都已经做出了结论,林立自然不好去多说什么,这可是人家药剂师公会内部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自己说话?

  “费雷,我这样处理,你还满意吗?”埃林离去之后,巴尔博脸上又露出了笑容,看起来亲切和蔼,丝毫不象是刚刚处理过自己唯一的亲传弟子。

  “呵呵,巴尔博会长,您说笑了……”林立可不肯上他这个当,笑呵呵的就把这关系给撇清了:“药剂师公会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我这个晚辈来插嘴,您可千万别开我玩笑……”

  “呵呵……”巴尔博笑了笑,这小子确实滑头到一定程度了,不过无所谓,就算他再怎么滑头,只要自己手上握有把柄,就不怕他在交流会上继续滑头。

  巴尔博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这小子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玉盒里的戒指,就差没把两个眼珠子给掉进去了。

  看来,这枚偶然换来的戒指,还有派上大用场的时候……“这个,巴尔博会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去下面转转。”这老头笑得诡异,林立也不想再在这地方耽搁,被这老头盯上倒是小事,一会安度因扑上来,要自己教他配那个觉醒药剂才是真的麻烦。

  “好,等一下交流会见。”

  “交流会见。”

  跟巴尔博打完招呼之后,林立匆匆忙忙的就下楼去了。

  “巴尔博,你慢慢收拾,我也跟下去看看,这小子太会惹事,不看紧一点,我怕他又惹出什么麻烦来……”安度因嘴上虽然骂骂咧咧,一张脸上却是异常得意,今天这小子实在是太给自己长脸了,当着全药剂师公会几十人的面,活生生的在他们脸上抽了几记耳光。

  安度因光是想想,就觉得心头暗爽。

  过去这几十年里,自己不知道从药剂师公会买了多少配方,可是次次求上门来,除了巴尔博这个老朋友之外,其他药剂师全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安度因心里却是很清楚,这些家伙都是瞧不起自己的药剂水准,如果自己不是顶着一个传奇法师的帽子的话,恐怕连药剂师公会的大门都进不了。

  这下好了,抽你们脸那个,可是我安度因的弟子,我以后再来,看你们谁还敢给我摆脸色!

  “去吧去吧……”巴尔博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由着他急急忙忙的去了。

  这三个人一走,公会药剂室里,就好象一下空了下来。

  一群药剂师的目光,都无一例外的落到了巴尔博身上,谁都知道,这件事只是表面上被压下去了,药剂师公会真正的态度,还要等待巴尔博做出最后的决定。

  “马克西姆……”巴尔博沉吟了片刻之后,又把那个中年药剂师给叫了过来:“你去帮我跑一趟,把伯恩塞德给我叫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问他。”

  “是。”

  “哎……”马克西姆离开之后,巴尔博又看了看满地的玻璃碎片,目光中不由露出了几分遗憾:“看来伯恩塞德当初跟我说的,还不是这个费雷全部的实力,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问清楚一些,趁他还在加洛斯的时候,就代表药剂师公会向他发出邀请,可惜现在晚了,这样的人才既然来到奥兰纳,奥德文那个老狐狸,又怎么会舍得把他放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魔法公会恐怕早就已经准备好各种办法拉拢他了……”

  “会长大人,您的意思是,想直接邀请这个费雷进入药剂师公会?”旁边的埃尔曼吓了一跳,他在药剂师公会呆了几十年,还从来没见会长大人动过这样的心思,就算是当年的伯恩塞德,也只不过是由几个公会高层,联名向他发出的邀请。

  但这一次,确实由会长大人亲自邀请。

  这中间的分别,又岂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

  这样的邀请一旦发出,几乎也就意味着,那个费雷一旦进入药剂师公会,就会直接获得一个相当高的地位。

  “当然……”巴尔博点了点头,象是丝毫没察觉到,自己说出来的话有多惊人一样:“你刚才难道没看见吗,这个年轻人所表现出来的药剂知识,可不是一般药剂师所能比拟的,觉醒药剂这个配方,就算是我们药剂师公会里,也只有核心成员才知道,可是在他口中讲来,却根本没有一点难度,你仔细想想,药剂师公会里,有几个人能象他一样,把觉醒药剂的原理讲得通俗易懂?”

  “确实……”埃尔曼想了很久,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虽然已经在觉醒药剂上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可是要想象这个年轻人一样,用通俗易懂的说法讲述觉醒药剂的原理,也绝对是一件无法办到的事。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年轻人的药剂水准之高,在场这几十个人,恐怕谁也比不了,除了我之外,整个药剂师公会里,恐怕也只有伯恩塞德,才勉强比他高上一些。”

  这一句话出口,埃尔曼真是脸都吓白了,在场几十个药剂师,最差的也已经接近高级,最强的甚至接近大师级别,照巴尔博这个说法,这个年轻人岂不是已经达到大师级别了?

  埃尔曼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的药剂水准会高到这种程度,二十来岁的药剂大师,他马克西姆活了七十岁,这种事连想都没敢想过。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埃尔曼,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你必须承认,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无法用常理来衡量的人,别人用尽一生都无法完成的事,到了这些人手上,却只要花上三两分钟就能解决,这种人就叫做天才……”

  “这……巴尔博会长,我真的无法相信……”

  “算了,别勉强你自己了,别说你无法相信,就算是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巴尔博摇了摇头,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苦笑:“等等吧,等伯恩塞德来了之后,希望他能给我提供一些好的建议,这样的天才药剂师,安瑞尔恐怕有一千年没有出现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