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捷径

第二百二十六章 捷径


  两个老头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阵,谁也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反正等商量完之后,巴尔博已是眉开眼笑,任谁看了都知道他现在心情不错。

  药剂配方被公布之后,公会大厅里开始变得喧闹起来,平日里相熟的药剂师们,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流着关于这张配方的心得,其中一些信心十足的,更是直接向巴尔博要了一间药剂室,拿出草药支起坩埚,跟虚空力量药剂搏斗起来。

  “这几个家伙,胆子还真够大的……”林立看着他们,不由摇了摇头,第一次接触虚空药剂的人,十个有九个要被它逼疯,这几个家伙信心十足的走进去,一会多半要神经兮兮的走出来。

  这种感觉,林立可是经历过的。

  在林立所知的配方当中,虚空力量药剂无疑是最容易把人逼疯的一种,各种层出不穷的意外,简直连铁打的心脏都受不了,往往是看着一天的努力即将取得成果,却因为一阵风吹来,或者是火苗多跳动了两下,导致一瓶虚空药剂直接变成了毒药,一次两次倒还凑合,十几次下来,只怕是个人都受不了。

  所以林立一点也不着急,在公会大厅里转了一圈之后,就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一边跟肖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侧耳倾听附近药剂师的讨论。

  老实说,这一次交流会虽然集中了全法兰最优秀的药剂师,但在林立听来,他们的讨论实在是乏善可陈,因为林立心里很清楚,他们一开始就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当老格林把配方写出来的时候,一群药剂师就不约而同的认定,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把握十种草药的平衡,并应付各种突发状况,这已经超出了人类可能达到的极限,就算是最精密的机器,恐怕也不可能完成这样的工作。

  于是,几乎所有人都想到了取巧。

  几乎所有的讨论,都是围绕着如何取巧进行的。

  有人提议将十种草药分门别类,各自按照配方上的要求处理,等到处理完之后再将它们混到一起;也有人提议在药剂中加入原始树叶,让各种草药的结构变得更加平衡更加紧密;更有人提议利用次元空间,在那种近乎完全理想的状态下进行配制,以减少配制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意外……各种各样的提议不一而足,但悄悄躲在一边的林立却是听得直皱眉头。

  虚空力量药剂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考验一个药剂师的技术水准,在无尽世界里,一个药剂大师如果想晋升药剂宗师的话,就必须要配出一瓶虚空力量药剂来,这也就意味着,虚空力量药剂的配方要求虽然不高,但技术要求却属于宗师级别,在没有达到宗师级别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取巧。

  在场一百多个药剂师,达到大师级别的,也不过是寥寥数人而已,至于宗师之上,更是只有林立一个,想要在虚空力量药剂上取巧,也只有林立一个人有这种资格。

  至于其他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失败中总结经验吧。

  听来听去都是这种讨论,林立也听得有些腻了,好不容易挨到吃午饭的时间,才总算从公会大厅里解脱出来。

  吃过午饭之后,巴尔博又很热情的邀请大家去公会药剂室参观参观。

  这一上午的时间,大家该讨论的也讨论得差不多了,正是一个个手痒得不行的时候,巴尔博的邀请自然一下就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上百个药剂是几乎全上了二楼,就连宽敞的公会药剂室里,也隐隐约约显得有些拥挤。

  一上午的时间,公会药剂室早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丝毫不象刚刚发生过一场爆炸的样子,药剂台上更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林立随随便便的看了一眼,就从中找出了银叶草,宁神花,龙舌兰等各种虚空力量药剂所需要用到的草药,巴尔博带大家来参观的心思,自然也就不言自明了。

  “各位药剂师讨论了一上午,想必已经有些想法了,公会为大家准备好了各种草药,大家可以随意使用。”

  “我来试试!”从人群中站出来的,正是胖子霍夫曼。

  霍夫曼一站出来,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轰笑,几个缺德鬼更是叫得异常响亮。

  “哈哈,霍夫曼,你到底行不行啊?”

  “霍夫曼,听我一句劝好不好,你这么胖,不适合当药剂师的!”

  “对对对,霍夫曼,你可别搞错了,这个配方可不能用三色花的!”

  “你们这些贱人,老子迟早要一个个教训!”霍夫曼大摇大摆的走到药剂台前,一边对几个起哄的缺德鬼怒目而视,一边熟练的将各种草药分门别类。

  “咦,这胖子还真不能小瞧了……”林立站在人群当中,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霍夫曼将各种草药分门别类的时候,手法可以说是异常熟练,一看就知道是常年跟草药打堆的人物,特别是林立注意到一个细节,分到龙舌兰的时候,这个胖子竟是有意识的将龙舌兰跟银叶草放到一起。

  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就连林立自己,也是在突破宗师级别之后,才渐渐想明白的,龙舌兰暴露在空气中时,会自动溢出一些汁液,这些汁液带着很强的腐蚀性,所以一般情况下,药剂师都是把龙舌兰放在烧杯里,不过有一种情况却是例外,当一种药剂需要同时用到龙舌兰和银叶草的时候,就可以将龙舌兰跟银叶草放在一起,因为这种汁液不但不会腐蚀银叶草,反倒有助于银叶草的药性发挥,在配药的过程中,这将给药剂师省下很大的力气。

  “这胖子当然不能小瞧。”恐怕只有老天才知道,安度因是什么时候站过来的,此时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几乎没把林立半条命给吓掉。

  “……”林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一脸无奈的向安度因说道:“我说导师大人,您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麻烦您下次要出现的时候,能不能先吱一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行不行?”

  “是吗,那我下次吱一声好了。”安度因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算了……”林立摇了摇头,知道跟这老头讲道理,也讲不出什么花样来,很明智的就把话题给扯到了一边:“我说导师大人,这个霍夫曼跟您很熟?”

  “恩,算是老朋友吧。”安度因点了点头,收敛起玩笑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我跟你说,这家伙可千万小看不得,别看他在药剂师公会里一脸和气,你知道他背地里是干什么的吗?”

  “干什么的……”

  “这家伙从事的,可是高危险行业。”

  “杀手?”

  “比杀手可厉害多了。”安度因看了霍夫曼一眼,压低声音在林立耳边说了几个字:“咒术师……”

  “我靠!”林立吓了一跳,顿时就想起了加洛斯那位萨鲁曼家族族长。

  “总是,没事不要惹他,老子现在看着他心头都有点发虚……”

  就在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霍夫曼已经宣告了自己的失败。

  没办法,从一开始他就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虽然他的确算得上是一个资深药剂师,无论是技术还是细节,都处理得相当到位,但无奈方向错了,之后的一切自然也就成了无用功,霍夫曼所采用的,正是刚刚在公会大厅里讨论得最热烈的办法,将所有草药分门别类,各自按照配方上的要求处理,等到处理完成之后再混到一起,为了完成这项繁杂的工作,霍夫曼还专门向巴尔博要来了一点原始树叶,以便让各种草药混在一起之后,能够结合得更加紧密一些。

  但是结果依然是失败……没有一点的悬念。

  “我靠,老子明明没犯什么错误,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失败了呢……”胖子失败之后,脸上倒也没什么失望的神色,只是嘀嘀咕咕的念叨了两句,就又退到人群中来了。

  这一次倒没什么人取笑他,毕竟都是资深药剂师,刚才霍夫曼的操作,大家都看在眼里,谁都知道就算是换了自己,在技术上也不可能强过霍夫曼了,连他都莫名其妙的失败,那换了自己恐怕也只能是同样的结果。

  之后,又有两个药剂师自告奋勇。

  一个是骨瘦如柴的亡灵魔法师,一个是经营着最大刺客组织的杀手头子。

  亡灵魔法师的失败,跟霍夫曼几乎是如出一辙,技术上无可挑剔,却因为选了一条错误的道路,莫名其妙的就让一瓶虚空力量药剂变成了毒药,只不过亡灵魔法师的修养,显然就不如霍夫曼了,退回人群的时候,一张苍白的面庞脸色铁青,就连那位跟他相熟的牧师都没敢去自讨没趣。

  而杀手头子就更不用说了……简直就是一场闹剧,这家伙的药剂水准,大概也就是安度因那个档次,弄点什么奥法药剂清醒药剂倒还凑合,操作虚空力量药剂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走到药剂台前连草药都没处理好,就很狼狈的退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