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亲自动手

第二百二十八章 亲自动手


  自从来到安瑞尔世界,林立也算惹过不少麻烦,可是却从来没有一次,象今天这么莫名其妙过,这完全是无妄之灾,好端端的站在这里,既没招谁又没惹谁,这家伙却象条疯狗似的扑了过来,妈的,不给你打点狂犬疫苗,你还真当老子好欺负了是吧?

  “真是莫名其妙……”林立愤愤的骂了一句。

  正打算退回人群,却看见安曼拿着一瓶药剂,一边紧张的灌进米洛嘴里,一边恨恨的盯着林立,那神态那目光,就算不是杀父之仇,至少也是夺妻之恨,林立不由挠了挠头,心想老子究竟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两师徒了?

  “米洛,你怎么样?”一瓶药剂灌下去之后,米洛的脸色终于好了一些,安曼一边小心的将他扶起,一边充满关切的问着。

  “安曼老师,就是他……就是他毁了我的药剂!”米洛却象是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立,声音中甚至隐隐带着一丝哭腔。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米洛,这一次导师一定帮你讨个公道,这里可是药剂师公会,巴尔博会长伯恩塞德先生,以及在场的诸位药剂师,有他们在这里,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人欺负,就算是传奇法师的弟子也是一样!”

  “……”林立听得哭笑不得。

  不过想想算了,这两师徒都不怎么正常,他们喜欢扮演受害者,就继续扮演好了,反正老子也不会少一块肉。

  旁边的安度因却有些忍不住了:“安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安度因大师,您德高望重,我安曼一向是打心里配方,但是今天,我不得不说一句,安度因大师,您选择学徒的眼光,实在是让我不敢苟同。”

  “安曼!”安度因活了一百多岁,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手把手的教会了林立魔法,对他来说,这是自己一生中干得最英明的一件事,安曼在这个时候质疑他的眼光,简直就好象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一样,安度因再也忍不住了,声音陡的就提高了几度:“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好了!”

  “安度因大师,跟您比起来,我安曼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在选择弟子这件事上,我不得不提醒您,有些人天生就是心术不正,为了打击竞争对手,什么下作的手段都使得出来。”

  “这个……”林立挠了挠头,这才听出点门道来:“难道是在说我?”

  “不是你还有谁?”安曼看了林立一眼,目光中充满了仇恨:“你明明知道月光草是最关键的一步,明明知道米洛在那个时候受不得一点打扰,可是你却偏偏在那个时候发出声音,如果不是因为你,米洛这瓶药剂又怎么会失败,又怎么会失去理智跟你发生冲突?”

  “……”林立仔细想了想,这才想起,康纳里斯那混蛋搞鬼的时候,自己好象真是听到了一声闷响,难道那一声闷响,就是米洛配药失败时所发出的?

  想起当时的情景,林立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感情这两师徒要死要活的,就是因为自己在那个时候发出了声音,天地良心,要不是康纳里斯那混蛋搞鬼,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会在这种时候大呼小叫?

  再说了,就算我不大呼小叫,你以为你徒弟就能把虚空力量药剂配出来?

  你也不看看那都什么时候了,月光草拿在手上半天不放下去,你以为太阳花的脾气,也跟老子一样好不成?别说等你在那犹豫半天,就算是半秒都没机会,光火一旦闪过,也就意味着太阳花的灼热已经散发出来,在一瞬间内,就会直接从内部摧毁整个药剂的结构,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月光草,你就是把月亮放进去都于事无补。

  “原来我这么厉害……”听完安曼的血泪控诉,林立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还是一个当大反派的天才,听听那缜密的阴谋,听听那阴险的手段,如果用在维护世界和平上面,安瑞尔早就处处充满爱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得意了,因为你的打扰,米洛彻底失败了,还受了很重的伤,你打击报复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其实,安曼魔法师,您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可不可以不要象年轻人一样,什么事都靠想当然好不好?”看着安曼那一脸悲愤的表情,林立真是有些受不了了,言语之间也不再象先前那般收敛:“难道您真以为,您的宝贝弟子离成功,就只有一步之遥吗?别开玩笑了,安曼魔法师,我不怕实话告诉您,在米洛拿着月光草犹豫不决的时候,他这一次配药就已经失败了,你们以为虚空力量药剂是什么?是珠宝匠人手里的雕刻吗,还要等他慢慢思考,该在什么地方下刀在什么地方收尾?”

  安曼一声冷笑:“现在你当然说什么都可以了。”

  “费雷……”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巴尔博也有些坐不住了:“你刚刚好象说,那张配方的名字,叫虚空力量药剂?”

  “恩,虚空力量药剂。”

  “你怎么会知道的?”巴尔博先是皱了皱眉头,但紧跟着就一下反应过来,在场上百个药剂师,这小子可是第一个叫出它名字的人,这实在是太关键了,能够叫得出它的名字,恐怕再差也有些了解吧,想到这里,巴尔博的眼睛就不由亮了起来:“费雷,你知道这种药剂应该怎么配吗?”

  “知道一点点而已。”这一次林立也不隐瞒了,反正自己也需要这个机会,向巴尔博要那枚戒指,另外原始树叶也必须拿到,离了药剂师公会,这东西可不好找。

  “那你上来试试?”

  “可以。”林立点了点头,在安曼仇恨的目光中,走到了药剂台前。

  “看清楚了,安曼魔法师。”十只干净的烧杯一字排开,林立一边飞快的处理着各种草药,一边向安曼投去挑衅的目光,反正这一次,自己也已经把安曼给得罪到家了,而已不怕再多得罪他两下。

  “放心,我会看得清清楚楚。”安曼一脸的咬牙切齿,对他来说,这个年轻魔法师就算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补偿自己的损失,只要米洛能配出这瓶药剂,自己就可以跟药剂师公会搭上关系,凭着自己的药剂技术,凭着自己的手段,未来几十年,在药剂师公会占据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可惜,这一切却让这个该死的魔法师给毁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完成这张配方,你以为自己是传奇法师的弟子,就可以胡吹大气,等你配不出来的时候,就更证明你是妒忌米洛了,到了那个时候,我看你还怎么狡辩,巴尔博,伯恩塞德,这么多的药剂师,这么多的大人物,全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我还就不相信,安度因肯为了你一个人而犯众怒。

  这张配方的内容,安曼心里可是清清楚楚,两师徒在这张配方上花的时间,已经差不多有十年了,可以研究出来的也不过是一些皮毛而已,别人不知道,安曼可是一清二楚,刚刚米洛的那一次配药,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前面九次都没有出现任何差错,直到放入月光草的那一步。

  两师徒研究了十年都没什么成果的配方,这个叫费雷的年轻魔法师,又怎么可能将它完成?药剂学可是最需要时间和经验的领域,就算他以前接触过这张配方又怎么样,没有十年二十年的努力与尝试,就算再怎么天才的药剂师,也无法掌握那繁杂而又精巧的技术,更不可能把握住配药过程中那近乎无限的意外。

  “等着吧……”想到这里,安曼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冷笑。

  但是紧接着,那一丝冷笑就僵住了。

  因为他分明看见,那个年轻魔法师已经将各种草药处理完毕,此时正将宁神花汁液混进了千叶草当中,坩埚里一片雾气弥漫,而他选择的温度,赫然正是自己跟米洛研究了上千次之后,找到的最佳温度,刚好是汁液处于沸腾前的状态,这样既可以保证药性不至于太快挥发,又可以避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让各种药性结合得过于紧密。

  “运气,这只是运气。”安曼咬了咬牙,暗暗自我安慰着。

  随着安曼笑容僵住,一直在那看热闹的药剂师们,也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到了林立身上。

  一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把他当成一回事。

  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还记得这个年轻魔法师,刚刚在公会大厅的时候,不就正是这小子,被人叫破不懂高等精灵文字吗,当时众人还很鄙夷的望了他几眼。

  对了,这小子好象还是安度因的弟子。

  就凭安度因那种药剂水准,他的弟子再高明,又能高明到哪里去?

  一群药剂师望过来的时候,多半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这小子今天实在是太出风头了,在巴尔博亲自主持的交流会上,生生将一个药剂师踢得晕了过去,这种近乎闹剧般的场面,怕是有好几百年都没出现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