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决赛前夕

第二百四十八章 决赛前夕


  最近这两天,格兰芬多心情不错。

  他可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巧,还没等到决赛,就跟欧灵在竞技场碰上了,而且这个白痴居然还蠢得主动向自己出手,身为一名试脸学徒,却主动攻击公会执事,就算被打死也只能怪他自己倒霉。

  可惜……那个叫马森的苍蝇碍手碍脚,居然在最后关头把欧灵给带走了,以至于自己精心准备的另一个炎爆术没能及时出手。

  不过算了,这次就算他运气,反正他也活不了几天了,被一个炎爆术直接命中,再加上他在最后关头爆发出来的诅咒,他就算当场不死,也绝对活不到决赛那天。

  “最好是决赛第一轮,就让我碰那个加洛斯乡巴佬,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他知道,大魔导士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格兰芬多心情愉悦的回到住处,房间里异常安静,两个室友早就已经搬出去住了,如今这偌大的一间房子,全都是格兰芬多一个人的,客厅里几张椅子随意摆放着,一只硕大的水晶球放在茶几上,正透出一片柔和的光芒。

  格兰芬多站在水晶球前,又急又快的念了一句咒语,跟着就只见一片光芒泛起,水晶球上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身影。

  “格兰芬多,这么晚了找我,是不是在魔法上有什么疑问?”水晶球上的老人看起来六十多岁,身材枯瘦头发花白,一张清瘦的脸上布满了皱纹,除了一双眼睛依旧锐利之外,看上去跟一般老人没什么分别。

  “是的,诺森导师,我最近在尝试着压缩施法时间,不过好象遇上了一点麻烦……”格兰芬多很快把自己遇到的麻烦说了一遍。

  而水晶球的另一边,诺森依然是手里捏着一支水晶笔,一边皱着眉头,在一张空白卷轴上画出一根根线条,一边全面而又细致的为格兰芬多分析原理:“压缩施法时间,最简单的就是提升精神力,不过这对你来说没什么意义,毕竟精神力的提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另一个办法,就是对元素结构进行反复分析,你越了解元素结构,也就能越快完成施法……”

  之后,格兰芬多又陆陆续续的提了几个问题,诺森依然是一边在卷轴上忙碌,一边抽出空来为他解答,看似有些心不在焉,但给出的答案却总是一语中的,话也不怎么多,也许是一句也许是两句,可是却总是直指最关键的地方,往往是格兰芬多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却被他一句话提醒,顿时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个时候如果林立在的话,多半就能够看出,诺森在卷轴上画出的,正是一道“潮汐”魔纹,这个可以将魔力恢复速度提升几倍的魔纹可不简单,只有达到大师级别以上的铭文师,才有机会了解它的完整结构,而且绘制难度更是出了名的高,就算是被称为法兰第一铭文师的奥德文,都不一定能保证自己次次成功,更何况是象诺森一样,一边指点着自己的弟子,一边在卷轴上进行绘制。

  说起诺森这个人,确实是充满了传奇色彩。

  他出身于轻风平原以北的落叶城魔法公会,他的名字第一次为人所知,还是四十年前的事,那个时候诺森刚满三十岁,却已经突破了大魔导士境界,在一次落叶城魔法公会与海盗的战斗中,一举击杀了一名十八级的战士,一时之间,诺森的名字传遍了整个法兰王国。

  在这之后的十年里,诺森在公会里的声望,更是达到了颠峰,强大的实力,缜密的心思,圆滑的手腕,种种优势让他在短短十年之中,就在落叶城魔法公会建立起了绝对的威望,几乎每一个人都觉得,他将是下一任会长的有力人选,就连当时的公会会长,都曾经在公开场合说过,自己退下来之后,执掌洛特丹魔法公会的必定是诺森。

  但这个时候,诺森却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决定。

  他放弃了公会会长的位子,转而向最高议会提出了申请,希望能够进入大图书馆学习,以他当时在落叶城魔法公会的地位,最高议会自然不可能拒绝他的要求,申请提出之后不到一个月,诺森就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大图书馆,这一去就是三年,等到他从大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已经拥有了十八级大魔导士的实力。

  之后,他就接到了最高议会的邀请,进入了安瑞尔魔法师梦寐以求的权利中枢,之后的三十年里,诺森凭着自己的本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越爬越高,到了今天,他已经贵为十大掌控者之一,一手掌握着千万魔法师的命运,而且在不久之后,他还很有机会更上一层楼,成为新的仲裁者。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诺森的名字可以说是传遍了大半个安瑞尔世界,可是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诺森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别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就连安度因这么淡泊的老头,也对药剂学有着一种近乎狂热的爱好,可是诺森给人的感觉,却好象一个苦修士一般,除了钻研最深奥的魔法知识以外,就再不会对任何事物动心。

  进入最高议会之后,他一共只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收下了格兰芬多这个弟子,第二件事是参与了仲裁者侯选人的竞争,除此之外,他似乎永远都呆在自己的研究室里,与各种各样的魔纹打着交道。

  “对了,格兰芬多……”一一解答完这些疑问之后,诺森又笑了笑,很有兴趣的向格兰芬多问道:“我最近好象听人说,你们奥兰纳魔法公会,又出了一个年轻的大魔导士?”

  “是的,导师。”

  “说来听听。”

  “是,这个人的名字叫费雷,年纪应该在十九到二十一岁之间,是从加洛斯魔法公会来的,不过老实说,他的实力还算不上真正的大魔导士,半个月之前我跟他见过一面,如果让我跟他动手的话,我相信他撑不过十分钟。”

  “告诉我,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的力量并不属于他自己,而是因为某种运气,或者别的什么原因突然得到的,因为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法波动并不纯粹,换句话说,他还不能很好的操纵自己的力量,而且有一点很重要,力量可以速成,知识却不可以,就算他已经拥有了大魔导士的力量,可是没有足够的时间给他学习大魔导士的知识,他还远远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大魔导生,这样的对手,我有信心在十分钟之内战胜他。”

  “不错,格兰芬多,你比以前更细心了。”

  “谢谢您的夸奖。”

  “不过,有一点你好象忘了……”说到这里的时候,诺森脸上的笑容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严肃:“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你怎么敢肯定,半个月之后,他还没有掌握自己的力量?”

  “不可能的诺森导师,我记得很清楚,试炼刚刚开始的时候,这个人还只是一个九级魔法师,从九级到十五级,这中间足足有六级的距离,就算是再厉害的天才,也无法适应这种难以想象的提升速度,更何况,如果他真是一个了不得的天才,又怎么会在二十岁的年纪,还停留在九级魔法师的层次?他早就应该凭着自己的努力,突破魔导士境界了,而不是因为某一次奇遇,一跃成为大魔导士。”

  “你分析得不错,不过你如果带着这样的想法去参加决赛,我想你恐怕就要吃大亏了……”诺森笑了笑,对这个唯一的弟子,他并不吝啬自己的耐心:“现在,来听听我的分析吧,也许听完之后,你就不会再这么想了。”

  “是。”

  “用你先前的话来说,这个人从九级直接升到十五级,不错,你知道这是一段无比遥远的距离,不过你似乎忘了,一个人能够容纳的魔力是有限的,精神力越强,魔力才会越强,一个大魔导士所拥有的魔力,几乎是百倍于九级魔法师,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如果把魔力比成清水的话,那么九级魔法师只能装下小小一瓶,而大魔导士则可以装下满满一桶,你可以想想,把满满一桶的水,倒进一只小小的瓶子里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会把瓶子撑破……”

  “没错,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叫费雷的大魔导士,有没有被撑破?”

  “没有……”格兰芬多想了想,还是有些不太服气:“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运气……”

  “你始终还是在运气上纠缠不休。”水晶球另一边的诺森笑了笑:“格兰芬多,我希望你记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真正幸运的人,任何看似幸运的事情背后,其实都有着其必然的规律,区别就在于你能不能掌握这种规律,就拿你说的这个年轻人来说,只能是两个原因,一是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隐藏了实力,二是他的精神力强得可怕,在九级的时候,就拥有了大魔导士的精神力。”

  格兰芬多听到这里,突然怔住了,张了张嘴想要分辨两句,却又听见诺森的声音从水晶球上传来:“这两种情况当中,不管哪一种对你来说,恐怕都算不上什么好消息,隐藏实力就不用说了,瞒过你没什么,可是他连奥德文都瞒过了,你为什么就不想想,他凭什么隐藏得这么好?至于第二种可能就更可怕了,对于魔法师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精神力,一个人如果在精神力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那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法天才,特别是在两个魔法师之间的战斗中,这种优势更是会让他占到无数的便宜,更快的施法速度,更快的魔力恢复,他甚至可以无视魔力反噬的危险,强行施展一些你想象不到的强大魔法,这样的对手,可不是十分钟就能解决的……”

  “导师大人,您的意思是不是,让我在决赛之前对他出手,就好象对那个欧灵一样?”

  “不不不……我从来没这么说过,欧灵是欧灵,费雷是费雷,你可千万别把他们混为一谈,不然你会遇上大麻烦的……”

  “为什么?”这一下格兰芬多是真不相信了,说这个费雷是天才,他还勉强同意,毕竟二十岁的大魔导士摆在那里,就算想否认都否认不了,可是如果说动了他会惹上大麻烦,格兰芬多却是绝对不信的。

  他可是法兰第一魔法天才,传奇法师的亲传弟子,在奥兰纳魔法公会,他更是拥有执事的身份,权力上仅次于奥德文麦德林等寥寥几人,与达利安之流相差仿佛,反观那个费雷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一个乡下小子而已,就算他有大魔导士的实力又怎么样,就算他是麦德林的试炼学徒又怎么样,难道麦德林还会为了一个试炼学徒跟自己拼命不成?至于加洛斯魔法公会,更算不了什么,就凭葛瑞安那个胖老头?导师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他灰溜溜的滚回加洛斯!

  “你是不是觉得,一个从加洛斯来的乡下魔法师,没什么背景,没什么地位,所以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他下手?”

  格兰芬多没有说话,但脸上不以为然的神色,却将一切想法都暴露无疑。

  “格兰芬多,我可真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种目中无人的性格,你难道忘记了,当年在洛特丹魔法公会,你是怎么输给欧灵的了?”

  “我只是一时大意……”

  “一时大意,这真是一个可笑的借口……”水晶球的另一边,诺森突然笑了起来:“格兰芬多,你还记不记得,当你成为大魔导士之后,有多少势力拉拢过你?”

  “很多。”格兰芬多语气平静,但神色之间,却已禁不住露出了几分骄傲,这是他最得意的一件事情,自从成为大魔导士之后,不知道多少势力对他进行过拉拢,其中不少都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这样的殊荣,在年轻魔法师当中绝对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个费雷同样是大魔导士,而且比你更加年轻,他又会受到多少势力拉拢?”

  格兰芬多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这个……”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不过,这没什么……”诺森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笑了:“不是还有决赛吗?”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简单,在决赛之前,你绝对不能动这个费雷,不过在决赛上,也许你可以不小心失手,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就是对他造成一些难以恢复的创伤,虽然这的确比较遗憾,不过谁让这次决赛是允许失手的呢……”

  “我明白了,不过导师,您刚才不是说,这个人的实力,恐怕不比我差吗?”

  “确实不比你差,不过你可别忘了,你是我诺森的弟子,我又怎么可能让你在这次决赛上输掉?现在你可以去看看我上次给你的魔法书了,在最后一页上,我给你留下了一段话,好好看看那段话,看明白了之后,再来告诉我你应该怎么做。”

  “是!”

  格兰芬多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本黑色封皮的魔法书,在最后一页上面,果然有一段由诺森亲笔写下的话,格兰芬多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一双眼睛也随之变得越来越亮……………………夜已经很深了,林立房间里的灯却一直亮着,他正在查阅一些资料,为两天后的决赛做着最后的准备。

  来到奥兰纳之后,林立还从来没有一刻,象现在这样渴望赢得决赛,虽然他答应过葛瑞安,答应过麦德林,答应过安度因,一定会在这场决赛上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可是这些,都不过是因为架不住他们的央求,就算嘴上答应,心里却始终有些不以为然,毕竟象他这么又懒又怕死的家伙,真不适合为了一场胜利而拼搏奋斗。

  可是这一次,林立却是认真了。

  欧灵现在都还在病床上躺着,一天之后的决赛多半是无法参加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格兰芬多的家伙。

  林立跟欧灵一起住了两个月,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年轻魔法师,其实很想在这一次的决赛上取得好成绩?林立甚至记得,欧灵曾经说过他出身洛特丹魔法公会,那是一个比加洛斯更加偏僻的地方,他希望用这一次决赛的冠军,让人知道洛特丹不仅仅盛产小麦之外,也同样会出现强大的魔法师!

  可惜,现在他去不了了。

  除了希望他尽快恢复之外,林立唯一能为他做的,就只能是帮他赢得这一次决赛。

  林立面前摆着的是一本《高等精灵语言入门》,他正吃力的在一个个奇异的符文间,寻找着适合的通用语注释,而他另一只手上拿着的,则是麦德林送给他的那张羊皮纸卷,他现在正尝试着依靠自己的努力,将那几个关键字符翻译出来。

  也许,这条咒语在两天后的决赛上,会用得着。

  …………马拉顿家族的密室里,只有马迪亚斯一个人在那安静的冥想,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敢打扰他,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两天之后就是试连学徒之间的决赛,谁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谁就是真正的法兰第一魔法天才。

  “进来,阿古斯。”

  “马迪亚斯少爷,您有什么吩咐?”站在马迪亚斯面前的时候,阿古斯总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陌生,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他身上的变化却只能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法波动,就连曾经拥有大魔导士力量的阿古斯都不禁有些吃惊,太强大了,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自己,都不一定能散发出这样的魔法波动。

  不过,对阿古斯来说,最难以想象的,还是马迪亚斯气质上的变化。

  老实说,以前的马迪亚斯虽然不讨人喜欢,但大多数时候,对自己都还算尊敬,毕竟自己担任着他的魔法导师,可是现在,阿古斯站在他面前,却总觉得浑身冰凉,就好象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样,那种诡异的感觉,让阿古斯浑身上下的寒毛都不禁竖了起来。

  “阿古斯,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马迪亚斯少爷……”阿古斯吞了口口水,用畏惧的目光看了马迪亚斯一眼,这才小心的拿出两块魔晶:“不过,马迪亚斯少爷,您要的十五级魔晶太过稀少,我找了很多地方,也只找到了这两块……”

  “两块?”马迪亚斯将两块魔晶拿在手中,感受着一股澎湃的魔法波动从中散发出来,一张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两个大魔导士一人一块,应该足够了……”

  听到“两个大魔导士”的时候,阿古斯心头顿时就是一紧,他知道马迪亚斯说的是什么,他说的是奥兰纳魔法公会里的那两个大魔导士,一个是法兰第一魔法天才格兰芬多,而另一个就是自己曾经刺杀过的费雷。

  现在的马迪亚斯,他已经完全看不透了,他只能凭着马迪亚斯脸上的表情,勉强猜出,这两块魔晶恐怕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两个大魔导士的。

  这下麻烦大了……阿古斯神色恭敬的站在那里,心头却忍不住有些焦急,格兰芬多倒是没关系,反正也不认识,死了也就死了,可费雷却千万不能死,自己可还指望着他帮自己恢复魔力呢,他要是一死,自己岂不是要当一辈子的魔导士?

  想到这里,阿古斯壮起胆子又问了一句:“马迪亚斯少爷,您这么急着要这两块魔晶,是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吗?要是两块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想想办法,争取再帮您弄两块来……”

  “两天后你就知道了。”不过还好,马迪亚斯的心思似乎不在这上面,阿古斯的话里虽然有些破绽,倒也没有引起他的怀疑,只是紧紧握住两块魔晶,目光充满了仇恨与讽刺:“大魔导士是吗,我这次就要让你们看看,大魔导士可不止你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