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灰烬术士

第二百六十七章 灰烬术士


  两人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谁也没有多说什么,无论是林立还是马迪亚斯,其实心里都很清楚,两人之间的恩怨,早就已经到了无法化解的程度,在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只会显得苍白,任何侮辱都只会显得无力,只有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让其中一个人倒下,才能够为这段恩怨彻底划上一个句号。

  “比赛开始!”

  两名倒霉裁判将手一挥,就很自觉的躲到了一边。

  他们不得不躲,这一场比赛的两个试炼学徒,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马迪亚斯就不用说了,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魔法波动,就好象一个吞噬一切的旋涡一样,但凡对当年那场惨案有些了解的人都已经猜到了,马迪亚斯必定是灰烬术士的弟子。

  至于那个叫费雷的家伙,简直比马迪亚斯更加无耻。

  一个能一口气轰出六十个炎爆术的怪物,谁会吃饱了撑的去靠近他?万一他一个心情不好,炎爆术突然走火怎么办?难道老子堂堂裁判大爷,还要被一个试炼学徒轰成白痴不成?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一个格兰芬多就已经够可怜的了,两位裁判大爷可不想再把自己填进去……反正也是最后一场比赛了,离这两个危险的家伙远点,等他们打完之后,谁还能够站在黎明广场上,就判谁赢好了,两个裁判很猥琐的想着……而几乎就在两个裁判躲到一边的时候,两个试炼学徒之间的战斗也同时开始了,他们只用了一瞬间的时间,就让观众席上的魔法师们嗅到了一丝火爆的气息,没有任何试探,没有任何前奏,两人几乎是一上来就进行了一次剧烈的魔法碰撞。

  雷光闪电对雷云风暴,刹时之间就让黎明广场上闪起了万道金蛇,无穷无尽的魔法元素,就好象咆哮的巨兽一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嚓嚓”的电流声中,无数的闪电从天空中落下,在不足五十米的范围之内,构筑起了一张天罗地网,而与此同时,雷光闪电的力量,也是在瞬息之间就撕开了天空,就仿佛一条金色巨龙一般,让整个黎明广场都镀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泽。

  两人之间的积怨由来已久,早就到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地步,此时有了光明正大出手的机会,自然是谁也不肯落后,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就联手将这场比赛推向了**,**裸的高阶魔法对轰,瞬间就在黎明广场上掀起了一阵狂躁不安的元素风暴。

  又急又快的咒语吟唱,汹涌澎湃的魔法波动,才一转眼之间,双方就倾泻出了庞大的魔力,近十个十五级魔法的对轰,就算是麦德林这样的人物,也是不由得看得暗暗心惊,这简直就是不要命的打法,片刻之间,两人就交换了三个元素护盾,几乎每一次,都是险之又险的撑过对方的攻击,几乎每一次,都是在下一次攻击即将来临之前的瞬间,才勉强撑过元素护盾的衰竭时间。

  一时之间,观众席上坐着的数千魔法师,都是不约而同的呆住了……大家都是资深魔法师,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场比赛究竟是如何激烈,在他们看来,这两个家伙简直就象是吃了春药一样,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不留一丝情面,不给一点机会,逮住一个头发丝粗细的机会,也要用自己的命去拼上一拼,谁也没有考虑防守,谁也没有考虑迂回,永远是直来直去,这种完全不要命的打法,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不是在观看一场试炼学徒之间的比赛,而是坐在血腥的角斗场中,观看一场原始而又残忍的杀戮。

  不过还好,这两个试炼学徒的运气都还不错,三个元素护盾的时间里,虽然惊险一个接着一个,但真正的伤亡却还从来没有发生。

  “我靠,这家伙真是马迪亚斯?”这个时候,林立真是越打越心惊,马迪亚斯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大了,跟当初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当初自己可以轻而易举的用四个奥术飞弹打断他的四肢,如今却不得不掐着时间放元素护盾,才能在对方的魔法轰炸之下勉强支撑下去。

  “别紧张,我说过我不会杀死你的……”马迪亚斯嘴角始终挂着一丝笑容,就好象这场比赛早就已经胜券在握一样。

  “杀你妈个大番薯……”林立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只见他悄悄嘀咕了一句,跟着就是苍穹法杖一举,一阵急促的咒语吟唱之后,一个巨大的火球“轰”的一下就呼啸而出,这一发炎爆术,是林立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就是等着马迪亚斯的元素护盾将破未破之时,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这一次,正是绝好的机会。

  就在片刻之前,两人刚刚进行了一次交换,在双双魔力反馈无果的情况下,林立用一个冰霜之触,换掉了马迪亚斯的烈焰风暴,这一次交换可以说是不胜不败,双方都没占到什么便宜,但是在这个时候,林立庞大无比的精神力,却发挥了难以想象的作用。

  精神力上的优势,让林立提早半秒完成了冰霜之触的吟唱。

  之后,更是疯狂压缩炎爆术的施法时间,这一个炎爆术的施法速度,可以说是快到了极点,几乎让观众席上的魔法师们以为,这又是一个瞬发的炎爆术。

  马迪亚斯的下一个魔法才刚刚吟唱到一半,就突然听见一阵呼啸之声从远处传来,跟着就只觉得眼前一片红艳艳的火光闪过……这一个炎爆术,就好象打蛇打在七寸上一样,正是马迪亚斯防守最薄弱的时候,旧的元素护盾将破未破,新的元素护盾还没撑过衰竭时间,在这个时候,马迪亚斯唯一可以做的,也只能是勉强撑起一片可有可无的冰甲,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巨大的火球轰在自己身上……“轰!”的一声闷响,就好象在每一个人心里响起。

  庞大无比的火系魔法元素,几乎是在瞬间就将马迪亚斯彻底吞没,一时之间只见滔天的火光升腾而起,铺天盖地的一片火焰,就好象瘟疫一般让每一个人都只觉得头皮发麻。

  林立一个炎爆术出手之后,却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站在原地稍稍喘了口气,这一个炎爆术绝对是蓄谋已久,从一开始他就算好了马迪亚斯的元素护盾时间,中间又一直用各种各样的手段麻痹对手,时间上的优势就这么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等到瞬间爆发的时候,自然难免给人一种错觉——这个炎爆术怎么这么快?

  事实上,并不是炎爆术太快,而是优势在一瞬间内爆发的结果。

  炎爆术的瞬间爆发,就算是马迪亚斯也无法抵挡,毕竟他身上的元素护盾已经处于崩溃边缘,如今一个炎爆术结结实实的轰在身上,就好象在骆驼身上压下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瞬间就让元素护盾彻底崩溃,汹涌澎湃的火系魔法元素一旦爆发开来,就算是有高阶斗气护身的战士,也绝对无法抵挡,更何况是身穿长袍手拿法杖的马迪亚斯?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林立很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一发炎爆术下去,也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彻底掌握了比赛的节奏,就算马迪亚斯侥幸不死,也必定是重伤再身,只要自己继续保持魔法压制,胜利只是迟早的问题。

  “妈的……”贵宾席上的麦德林,却是一句粗口爆了出来。

  自己的试炼学徒瞬间击溃对手,麦德林却是半点也高兴不起来,只见他一张老脸紧紧的皱成一团,嘴里已是嘀嘀咕咕的抱怨开了,小王八蛋啊小王八蛋,怎么就是不肯听老子一句劝?早告诉过你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以后还有大把的时间光明的前途,何苦把事情干得这么绝?

  没错,马迪亚斯确实很讨厌……可是讨厌归讨厌,他毕竟是马拉顿家族的继承人,你废了格兰芬多,又杀了马迪亚斯,妈的,你以后到底还想不想在法兰王国混了?

  一个有机会成为仲裁者的传奇法师,加上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火上,就算是换了老子都要先想想后果,你个小王八蛋倒好,先是一个精神扰乱将格兰芬多干成废人,现在又一个炎爆术打得马迪亚斯生死未卜,妈的,你真以为一个大魔导士就天下无敌了不成?

  “妈的,这小王八蛋简直是不知死活……”麦德林在那嘀嘀咕咕的抱怨了半天,最后也只能用这么一句话来做出总结。

  “不,马迪亚斯没事……”坐在他身旁的奥德文,却是很肯定的摇了摇头……“啊?”麦德林顿时一愣:“这样都没事?”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马迪亚斯的魔法波动,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吗……”

  “对啊……”麦德林毕竟是十八级的大魔导士,一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因为太过担心弟子惹上麻烦,这才没能发现马迪亚斯那诡异的魔法波动,此时听到奥德文这么一说,麦德林也顿时醒悟了过来,确实,马迪亚斯的魔法波动一切正常,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就好象击中他的不是一个十五级魔法,而是一颗小小的石子一样。

  “看来,马迪亚斯这两个月里,提升确实很大……”奥德文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又闭上了嘴巴,聚精会神的关看着这场尚未完结的比赛。

  麦德林挠了挠头:“这小子是不是吃什么药了?”

  也怪不得麦德林会这么怀疑,马迪亚斯的实力提升确实太诡异了,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从一个菜鸟变成了高手,十一二级到十五级之上,这种突飞猛进的提升,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特别是这一场比赛里,中了一个炎爆术居然都毫发无伤,这简直颠覆了所有人的魔法常识……“我靠……”这个时候,林立也吓了一跳。

  因为他分明看见,马迪亚斯正手握法杖,慢慢从一片火光当中走出。

  “这这这……这也太假了吧?”看着马迪亚斯从火光当中走出,林立顿时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家伙怎么可能猛成这样,连炎爆术都轰他不死,自己这一场比赛岂不是麻烦大了?

  “费雷魔法师,你太让我失望了……”马迪亚斯的脸上,依然带着一丝残忍的笑容,在这个时候,马迪亚斯看起来完全不象一个刚刚挨了一个炎爆术的人,浑身上下连一丝烧伤的痕迹都没有,一头黑发理得整整齐齐,一张英俊的脸庞也是依旧白皙,就连那见做工精细的长袍上,好象也没有多出半条褶皱……不管谁看到此时的马迪亚斯,恐怕都不得不怀疑,先前的一切其实只是一场幻觉,炎爆术从未存在,更未对马迪亚斯构成过任何威胁……

  “太假了,太假了……”林立不死心的念叨了两句,一只手却已经紧紧的抓住了苍穹法杖,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易死心的人,一个炎爆术轰不死不要紧,两个三个四个乃至十个,总有一个能轰死,反正老子有魔力有药剂,耗不死你马迪亚斯,老子把名字倒过来写!

  几乎就在马迪亚斯从火光中走出的瞬间,林立已经开始了急促的咒语吟唱,这一次他施展的仍然是炎爆术,又急又快的咒语吟唱声,就好象流水一般从林立口中倾泻而出,缭绕的火光,玄奥的符文,在黎明广场上编织出一片仿佛梦幻般的色彩。

  而这个时候,马迪亚斯却是一动不动。

  “白痴,你难道还不明白吗,火焰的力量,永远不会伤害深渊的使者!”马迪亚斯的声音,充满了阴森与暴戾,在那一瞬间,林立甚至以为是一头魔兽正对自己发出嘶吼,特别是“深渊”二字,更是让林立没来由的背心一阵发凉。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放出的炎爆术消失了……没有理由,没有征兆,就好象黎明广场上突然出现了一条虚空裂缝,在数千魔法师的眼皮底下,生生吞掉了一个十五级魔法。

  “……”林立真是整个人都傻掉了,他狠狠的揉了揉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堂堂十五级魔法,居然会莫名其妙的消失,难道马迪亚斯身上,也带着一个晨曦印记,可以在一瞬间内创造一条魔法通道,将对手的魔法导入其中?

  奥斯瑞克没这么大方吧……“见鬼!”贵宾席上的霍夫曼,简直就象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一声尖叫之后,就猛的跳了起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这个马拉顿家族的小兔崽子,究竟是吃了什么药了,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先前那个炎爆术也就罢了,毕竟还有一层薄薄的元素护盾保护,可是这一次,霍夫曼却是看得明明白白,马迪亚斯身上既没有元素护盾,也没有任何魔法保护,完全就是**裸的站在那里,跟一个脱光衣服张开大腿的站街女没有一点分别……妈的,这怎么可能的……在没有任何魔法保护的情况下,被一个十五级魔法直接命中,就算是有高阶斗气护身的剑圣,也难逃身受重伤的命运,难道这个马迪亚斯的**,已经锻炼得比剑圣更加强横了?那他还参加什么狗屁决赛,直接让裁判宣布他最后胜利者好了……“霍夫曼,安静一点。”赫尔扎皱了皱眉头,这个大惊小怪的死胖子,确实让他很伤脑筋,总是时不时的搞出一点动静,让人想安安静静的看个比赛都不行。

  “我怎么可能安静?”霍夫曼一手揉着眉心,真是连冷汗都急出来了:“你又不是没看见,马拉顿家族这个小兔崽子,简直就象个妖怪一样,妈的连炎爆术都轰他不死,还有什么事是他干不出来的?”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赫尔扎却是一脸微笑的摇了摇头:“你难道忘记了,五十年前在轻风平原发生的那场惨案吗?”

  “五十年前,在轻风平原?”霍夫曼先是一愣,紧接着,脸上就露出了几分惊骇:“你是说,灰烬术士罗兰德?”

  “没错。”

  “我靠!”霍夫曼带着一脸的惊疑不定,盯着黎明广场上的马迪亚斯看了好半天之后,才突然爆出一句粗口:“妈的,真没想到,这小兔崽子居然是罗兰德的弟子,难怪老子总觉得他面目可憎,原来是这么回事,妈的罗兰德果然是蠢货一个,收谁当弟子不好,居然收了这个小兔崽子……”

  霍夫曼虽然嘴上骂得痛快,但心里却已是忍不住暗暗心惊,灰烬术士罗兰德的大名,就算是轻风平原的三岁小孩,恐怕也是记得清清楚楚,没办法,这家伙确实是太出名了,继黑暗年代的奥斯瑞克之后,法兰王国最大的屠夫之一,这个永远身穿黑色长袍,永远用兜帽遮着脸的传奇屠夫,手上掌握着来自深渊的神秘力量,曾经在五十年前,利用这种神秘力量召唤出一位强大的恶魔,在一夜之间就杀尽了数千名在轻风平原驻扎的法兰王国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