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自己的魔法体系

第三百一十六章 自己的魔法体系


  林立皱了皱眉头,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卡曼应该是跟自己说过的,罗兰城城主有一子一女,儿子叫辛多雷,女儿叫伊凡,没错,就是伊凡,林立记得清清楚楚,刚才那个中年冒险者从树林里逃出来的时候,叫的正是伊凡小姐……“见鬼,这个爹是怎么当的……”

  林立简直不敢相信,堂堂罗兰城城主,居然会搞出这么大的乌龙,儿子被人绑架倒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女儿也上了巨龙山脉,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巨龙山脉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夏亚盗贼团的老巢,这么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带着一群最高不超过十四级的冒险者,居然就敢大摇大摆的往巨龙山脉上跑,难道真嫌范高雷手上的人质太少,非要把自己上上门去凑个数不成?

  “这个忙我可帮不了……”林立撇了撇嘴,很干脆的就拒绝了,开什么玩笑,这可是罗兰城城主的女儿,带着她去夏亚镇废墟救人,人救不救得出来还是两说,万一这小姑娘再有个三长两短的,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为什么?”

  “因为太危险。”

  “胆小鬼!”

  “不用客气……”林立很谦虚的笑了笑,再不搭理那位正一脸鄙夷的小姑娘,自顾自的凑在篝火旁边,继续往手上呵着热气。

  而几乎与此同时,诺菲勒与冰嚎的战斗,却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在一片冰天雪地当中,冰嚎的怒吼声一阵响过一阵,无穷无尽的冰系魔法元素席卷而过,就仿佛连空气也要冻结起来一般,一堵一堵的冰墙拔地而起,一根一根的冰锥呼啸而过,这个时候,就算是对诺菲勒最有信心的冒险者,也是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冰嚎对冰系魔法的掌握实在是太可怕了,一浪高过一浪的魔法攻击,就如同潮水一般永不停歇的冲击着一切,就算诺菲勒的武技再怎么精湛,速度再怎么惊人,在这恐怖的魔法攻击之下,只怕也很难再支撑下去……这个时候,只要是稍稍细心一些的冒险者都不难发现,诺菲勒的身影虽然依旧快如闪电,攻击虽然依旧犀利,但是生存的空间,却已经变得越来越小了,那一堵堵看似笨拙的冰墙,一根根看似盲目的冰锥,再加上无处不在的永恒霜冻,就好象一个巨大的旋涡一样,正慢慢的将诺菲勒拖进死亡的深渊……而最可怕的是,四周的温度仍在继续下降,一股令人窒息的寒意,正如同瘟疫一般肆意蔓延,冰嚎的双眼正越来越红,低沉的怒吼正越发高亢,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猜到了,下一个冰霜震爆恐怕不会太远了……林立远远的往战场上看了一眼,脸上却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没错,下一个冰霜震爆恐怕不会太远了……“我说,伊凡小妹妹,巨龙山脉这个地方可不好玩,你还是赶紧收拾收拾,回你的罗兰城去吧,不然小心回去晚了,你爹打你屁股……”这场烦人的战斗即将结束,连带的林立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从篝火旁站起身来的时候,还顺便调戏了小妹妹两句。

  “你爹才打你……”小姑娘正要反唇相讥,远处却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这声响就如同一个平空响起的炸雷一般,当场吓得小姑娘小脸煞白,就好象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飞快的躲到了林立身后,一双小手死死抓住林立的衣角,任凭林立怎么挣扎也不肯放开,就这么躲了好半晌,才怯生生的从林立身后探出头来:“发……发生什么事了?”

  “大事!”

  远处的战场上,确实发生了一件大事。

  速度快如闪电的诺菲勒,终于没能快过无处不在的冰系魔法元素,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内,冰嚎突然一声怒吼,竟是不惜以伤害自己为代价,在一瞬间内引爆了所有的冰系魔法元素,刹时之间,冰墙碎裂冰锥横飞,铺天盖地的冰雪弥漫了整个世界……然后,就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包括杰森在内,所有冒险者都屏住了呼吸,一双双眼睛,不约而同的落到了一座冰雕上,透过那晶莹剔透的冰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张苍白的脸庞,以及那件黑色的斗篷……“完了……”杰森一颗心慢慢的沉了下去,完了,这一次是真的完了……冰嚎不愧是拥有远古魔兽血脉的异种,在最后关头爆发出来的力量竟是如此的恐怖,完完全全的魔力爆发,没有依靠任何天赋,也没有依靠任何技巧,就是纯粹的将力量提升到极限引爆,然后,就出现了这让所有人都感到绝望的一幕……没错,那是一种深深的绝望。

  这个时候,就算是杰森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行人,已经彻彻底底的完了,无论是那支倒霉的冒险者团队,还是无辜卷入的自己,都没有与冰嚎抗衡的资格,而唯一一个可以敌住冰嚎的诺菲勒,却已经被寒冰封住,等待他的,将是另一个冰霜震爆……一切就如同杰森所预料的一样,成功冻住这个讨厌的敌人之后,冰嚎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低沉的怒吼声一阵接着一阵,四周的冰系魔法元素,也随着这阵阵怒吼猛的收紧,三十来个冒险者站在战场的边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一堵堵的冰墙正在飞快消融,一根根的冰锥也无力的从天空中落了下来,铺满大地的冰雪就如同遇到了最猛烈的眼光一样,飞快的化成了一片清水……而与之相对的,一股令人窒息的冰系魔法元素波动,却正在冰嚎身旁酝酿着。

  绝望的神色在每一个人脸上浮起,就连远离战场的伊凡小姐,也是不由得紧紧的抓住了林立的衣角。

  唯一一个神色如常的依然是林立,在这让人窒息的气氛当中,林立却慢条斯理的拍了拍长袍上的灰尘,同时将一直靠在篝火旁的苍穹法杖拿了起来。

  “你……你在干什么?”伊凡悄悄从林立身后探出半边小脑袋,一双好奇的大眼睛骨碌骨碌转动着,在伊凡看来,这个穿着长袍的胆小鬼真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古怪,说他胆子大吧,他又怕死怕得厉害,在同伴跟冰嚎战斗的时候,居然还躲得远远的,一点义气也没有,可是你说他胆子小吧,他又始终没有逃走,就好象现在,明明冰嚎就快冲过来了,他居然还有心思在那里念着一些古古怪怪,让人听不明白的东西……以伊凡现在的角度,是没有办法看到林立的脸的,不然她一定会发现,这个看起来古古怪怪的家伙,此时脸上的神色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随着林立的咒语吟唱,一丝若有若无的魔法波动,又悄悄的弥漫开来,就好象一条潜藏在草丛当中的毒蛇,在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悄悄的潜到了目标身后,然后露出它那剧毒的毒牙……咒语吟唱声低沉而又沙哑,就如同风吹过落叶时,所发出的“沙沙”声响,在这令人窒息的战场上,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而唯一一个听见的伊凡,却根本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搞些什么,她甚至在怀疑,这个家伙会不会是已经被吓疯了,在这么要命的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自言自语……紧张的气氛之下,一切都好象变得特别缓慢,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冰嚎凝聚的冰系魔法元素正变得越来越庞大,而被困在寒冰中的诺菲勒,却始终没有一点动静,就好象已经陷入了沉睡当中。

  林立的咒语吟唱仍在继续,他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了那一丝魔法波动之上,周遭的一切跟他再无丝毫关系,他只知道,那一丝魔法波动离冰嚎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轰隆!”

  几乎就在那一丝魔法波动攀上冰嚎身体的瞬间,一声巨响也同时撕开了巨龙山脉的宁静,刹时之间,无穷无穷的冰系魔法元素,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喷涌出来,铺天盖地的冰雪,四散横飞的冰块,瞬息之间就弥漫了整个天地……然后……一切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人脸上都保持着同样的表情,嘴巴张得大大的,象是想要大声尖叫,却偏又发不出一丝声音,一双双眼睛,就好象要凸出来了一样,死死的盯着爆炸发生的地方,在那里,诺菲勒正慢条斯理的拿开身上的冰块,苍白的脸上仍然没有一丝表情,既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也没有莫名其妙的惊愕,就好象这一切都跟他没有丝毫关系,无论是突然被寒冰封住,还是冰嚎的突然死亡,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应该发生的一样。

  谁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时间就好象凝固了一样。

  一直等到诺菲勒从冰天雪地当中走出,人群当中才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几乎所有人望向诺菲勒的目光,都充满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与崇拜,对于这一群劫后余生的冒险者来说,诺菲勒就是他们心中的英雄,凯旋而归的英雄,自然配得上所有人以欢呼向他致敬。

  沉浸在喜悦中的冒险者们,自然很少有人会去注意到,那个一直坐在篝火旁的家伙,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当中。

  冰嚎的突然死亡,让所有人都沉浸在劫后余生的狂喜当中,无论是杰森和他的同伴,还是那支倒霉的冒险者团队,在这个夜晚,都经历了一次从地狱到天堂的体验,体会过那种死亡降临的窒息感,再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顿时觉得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就连巨龙山脉的晚风,仿佛都带着一股香甜的气息。

  所有人都簇拥在诺菲勒身旁,一遍又一遍的感激着这位将他们从冰嚎长角下救出的英雄,在这个时候任何话语都不会显得肉麻,任何感激都无法表达他们心中的激动,最后由那位倒霉的冒险者团长提议,为英雄举行一次篝火晚会,并庆祝大家成功的从冰嚎长角下逃得一条小命。

  倒霉团长的提议,很快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包括杰森和他的同伴,篝火晚会一直持续到半夜,除了诺菲勒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喝了个半醉,以至于谁也没有去想过,诺菲勒究竟是怎么从寒冰中逃出,又是怎么在最后关头击杀冰嚎的……与外面的热闹相比起来,林立的帐篷里却显得有些冷清,没有任何人告诉他篝火晚会的消息,也没有任何人对他提出邀请,甚至一些冒险者从帐篷外经过的时候,还会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鄙夷。

  冒险者这个职业充满了危险,与各种各样的魔兽搏斗,随时可能会让他们失去生命,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几乎所有的冒险者对自己的同伴,都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对于一个冒险者来说,最无法容忍的就是同伴的背叛与抛弃。

  刚才那一场战斗,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诺菲勒在与冰嚎生死相博的时候,这个家伙身为他的同伴,却一直躲在篝火旁边袖手旁观,还好诺菲勒最后顺利的化险为夷,还成功的击败了冰嚎,要是诺菲勒不幸死在冰嚎的冰霜震爆下,真不知道这个家伙还有没有脸见人……当然,这一切林立并不知道。

  事实上,就算知道他也没空去理会,因为他现在真的很忙,他正忙着回忆先前那场战斗,对于外面的冒险者们来说,先前那场战斗是一次从地狱到天堂的体验,但是对于林立来说却意味着更多的东西,那意味着,一个只属于自己的魔法体系……每一个魔法师都是这样,从一无所知到一知半解,再从生涩的模仿别人,到拥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而一个魔法师真正成熟的标志,就是创造出只属于自己的魔法体系,这是一段充满未知的旅程,一些魔法师可能只需要十年二十年就能够走完,而另一些却很可能要花费一生的光阴,但无论时间的长短,最终走完这段旅程的魔法师,无不是站在颠峰的强者,他们的名字,无一例外的都在魔法史上留下了光辉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