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神圣骑士

第三百三十四章 神圣骑士


  灯火通明的城主府外,停靠着一辆辆装饰华丽的马车,一眼望去只见一片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从这些马车上下来的客人,或是衣着华贵或是气质高雅,明眼人一看便知,这都是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这一晚上,可真是把城主府门口的卫兵给累坏了,从傍晚到现在,腰就没直起来过,从头到尾都在那点头哈腰。

  今天晚上来的这些宾客,一个个的来头确实太大了,除了罗兰城的众多实权人物,以及各界名流之外,更有来自王都奥兰纳的几位贵族,以及多兰德的少城主拉索里克,另外,就连罗兰城的传奇人物,公认的首席收藏家首席鉴定师,一向深居简出的时光寄卖行主人瓦里安居然也来了……不过,最让卫兵们琢磨不透的,却是傍晚时分抵达的几位客人,这三男一女四位客人看起来并不如何显眼,可是当他们抵达城主府的时候,却引得阿拉索城主亲自出门迎接,这可是罗兰城最隆重的接待规格,就算是前几年,多兰德城主来访的时候,都没有享受过这么隆重的待遇。

  “难道是国王陛下派来的密使?”客人都已经走了半天了,几个卫兵还在那疑神疑鬼。

  “费雷魔法师,我们到了。”马车缓缓驶到城主府外,刚刚停下,塞纳恭敬的声音就从车厢外传来。

  “好的。”林立下车之前,还没忘记整了整身上的长袍,有了上一次在加洛斯城主府的不愉快经验,他今天特意穿了一件镀金玫瑰为他量身定做的符文法袍,精细的手工贴身的剪裁,穿在林立身上确实挺拔了许多,看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江湖术士的意思……跟在林立身后的是诺菲勒,高阶吸血鬼是今晚宴会的唯一随从,没办法,乌伊法鲁西确实带不出门,这家伙不但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浓重的死亡气息,整个身体还是一具光秃秃的骨架,平时被黑色长袍包裹着还看不出什么,可是万一到了宴会上露出什么马脚,岂不是要吓出好几条人命来?

  诺菲勒的黑色斗篷下,两把天谴匕首正散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死亡气息,“天谴”这个名字,是林立从乌伊法鲁西口中听来的,刚才在马车上的时候,林立曾经让诺菲勒试了试天谴匕首的威力,而试出来的结果,则是让林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两把天谴匕首的威力实在是太可怕了,当时诺菲勒几乎是连力气都没用,就轻而易举的破开了林立的源水护盾,新归诺菲勒收手收得快,不然还真差点把林立弄出个好歹来。

  而且,林立可没有忘记,现在的天谴匕首,还远远不是完全形态,用乌伊法鲁西的话来说,必须要将两颗咒怨宝石镶嵌上去,这两把天谴匕首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以至于林立都忍不住有些好奇,当两颗咒怨宝石被镶嵌上去之后,这两把天谴匕首究竟会变态到什么程度……看来要找个机会跟安度因聊聊了,上次帮他切割安眠水晶的那个珠宝匠,好象技术挺不错的,到时候让安度因帮自己问问,看能不能把这块咒怨宝石也给切一切。

  林立在那暗暗盘算,塞纳却已经向卫兵递上了请柬。

  几个卫兵看了看手上的请柬,又看了看众人的马车,望向塞纳的时候,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狐疑,他们真是城主大人的客人?几个卫兵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象,没办法,这几个家伙的马车实在是太寒酸了,拉车的马匹毛色杂乱,车厢上一点装饰物也没有,看起来黑漆漆的,就好象刚刚在泥泞中滚过一样,这样的马车,绝对是市面上最便宜的货色,连车带马加一起,也肯定不会超过五十个金必……“几位稍等,我进去通报一声……”守门的卫兵不敢大意,今天晚上来的,可全都是地位尊贵的大人物,随随便便拿出一个,也至少是某某商会老板之流,这几个家伙万一要是来混水摸鱼的,放他们进去冲撞了某位大人物,可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卫兵担当得起的……还好,进去通报的卫兵并没有让众人等得太久,只不过才在那站了两三分钟,就看见里面有人出来了……“哈哈,塞纳团长,你可是今晚的宴会主角,怎么来得这么晚?等一下可要罚你多喝几杯!”说话的是一名中年人,看起来差不多四十多岁,身上的衣饰并不如何华贵,但是却给人一种简洁和谐的感觉,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透出一种中年男人特有的魅力。

  “见过城主大人。”塞纳急忙迎上前去,单膝跪地向那中年人行了一礼。

  “塞纳团长,你这可就太见外了,这么客气干什么,你可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从夏亚盗贼团手上救了辛多雷不说,还把伊凡这丫头给带回来了,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中年男人一脸亲切的将塞纳扶起,同时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众人:“来来来,塞纳团长,为我介绍一下你手下的这几位勇士吧。”

  虽然请柬上邀请的是佣兵团全体成员,不过佣兵团全体成员好几十人,塞纳又怎么可能全部带来?今天晚上来城主府赴宴的除了塞纳自己之外,就只有杰森那边三个,外加林立这边两个了,这中间,当然没有什么人是塞纳的手下……“城主大人,他们可不是我的手下……”塞纳吓得连忙否认,开什么玩笑,乱认手下,认出事来可怎么办?塞纳几乎是一脸惊慌的指着身后众人一一介绍起来:“这一位是来自多兰德的杰森先生……”

  “杰森?”阿拉索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惊讶:“你是说,多兰德的杰森?那个二十多岁就已经深入蛮荒平原,带回血色盗贼团首领人头的杰森?稀客稀客,杰森先生的大名,我可是仰慕了很久了,早就听说多兰德有一位了不得的冒险者,迄今为止数十次任务,还从来没有失败过一次,一直想见见都没有机会,没想到今天塞纳团长居然把您给带来了,哈哈,等一下可真要跟杰森先生多喝几杯才行!”

  “呵呵,城主大人太客气了。”杰森二十多岁就已经成名,类似的场面不知道见过多少,面对阿拉索的热情,杰森脸上丝毫没有受宠若惊的神色,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就转过头来介绍自己的两位同伴去了。

  “对了,塞纳团长,还有这两位是?”

  “这位是费雷魔法师,这位是费雷魔法师的随从,诺菲勒先生。”

  “这么年轻就已经是魔法师了?真没想到,费雷魔法师果然是年轻有为,年轻有为……”

  “呵呵,城主大人太夸奖了。”

  “说起来,我家里那两个小家伙,从小就对魔法很感兴趣,一直吵着要我帮他们找个魔法老师,可是我这一天到晚杂事缠身的,就把这事给耽搁了下来,不知道费雷魔法师有没有时间帮我指点他们一下?”

  “这是我的荣幸,城主大人。”林立笑了笑,并没有把这话当成一回事,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位城主大人跟自己寒暄的时候虽然客气,但是却远不象对杰森他们那么热情,想必在他心里,自己的价值跟杰森比起来要远远不如,至于指一下他的子女,这就更是随便说说了,不管是说的人还是听的人,谁要是把这当成真的,谁恐怕就真的傻到家了,那可是罗兰城的继承人,又怎么能随随便便交给一个来路不明的魔法师指点?

  在城主大人刻意的热情下,谈话的气氛显得异常融洽,不知不觉得之间,众人就跟着他走进了宴会停里,进了宴会厅之后,阿拉索又很客气的为众人安排了位置,然后才一脸抱歉的说了一声失陪,招待其他客人去了。

  “真没想到,今天的宴会居然这么隆重……”等到众人一一落座之后,塞纳就一脸兴奋的在那东张西望,看着来来往往的宾客,神色间透出难掩的惊讶:“我的老天,居然连瓦里安先生都来了!”

  “瓦里安先生?”林立一听之下,顿时觉得这名字有些眼熟,正想问问塞纳谁是瓦里安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身旁的诺菲勒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你怎么了,诺菲勒。”从屠魔山谷出来之后,诺菲勒就一直跟在林立身边,两人可以说是熟到不能再熟了,诺菲勒的变化,又怎么可能瞒过林立的眼睛?更何况,现在的诺菲勒确实很不正常,虽然他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林立却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正变得异常危险,身体也显得有些僵硬,整个人就好象中了邪一样。

  面对林立的询问,诺菲勒竟象是没有听见一般,只是伸出手来,紧紧的抓住了黑色斗篷下的天谴匕首,而一双通红的眼睛,则死死盯着前方。

  林立惊异之下,顺着诺菲勒的目光望去,正看见不远的地方,坐着四个人,其中三人都穿着长长的白袍,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是一种温和而又强大的神圣气息,同样的气息林立只在大主教恩洛斯身上感受过,只是这一眼林立就可以判断出,这三人肯定是光明神殿的信徒,而且看上去,要远比一般的牧师强大,说不定是主教一流的人物……至于剩下的那一个,林立却有些琢磨不透。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郎,一头金色的长发,即便是在金碧辉煌的宴会厅中,也仿佛阳光一般耀眼,如玉的面庞秀美的容颜,在一身银质骑士甲胄的衬托下,就如同传说中的炽天使一般耀眼夺目,就连林立这种毫无人性的家伙,一眼望过去竟也不禁有些失神……最让林立觉得奇怪的是,她身上虽然同样散发出强大的神圣气息,可是跟另外几个同伴比起来,却又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当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锋芒毕露,那种充满侵略性的神圣气息,就如同沉重的枷锁一般,逼得人根本透不过气来。

  “妈的,要糟……”这一眼望过去,林立顿时就知道不妙。

  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林立在奥兰纳的时候,就曾经跟光明神殿的大主教恩洛斯相处过一阵子,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这些来自光明神殿的狂信徒,究竟有多么憎恨亡灵生物,他们对于亡灵生物的态度永远是除之而后快,象恩洛斯这种肯跟亡灵魔法师交朋友的异类,一万个光明神殿信徒中也找不出一个来。

  搞不好是要惹出大麻烦了……一时之间,林立只觉得一阵头疼,因为他分明已经看见了,那三男一女,已经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们的目光,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落到了诺菲勒身上,林立敢用脑袋打赌,那种憎恨与厌恶的表情,绝不是什么特别的社交礼仪……而与此同时,诺菲勒那双通红的眼睛,也死死的盯着对方,那种充满杀戮和毁灭的眼神,林立还从来没在诺菲勒身上看到过,粗重的喘息声中,夹杂着声声低沉的咆哮,此时的诺菲勒,看上去就如同一头绝望的野兽。

  “诺菲勒,安静一点……”为了不在宴会上引起恐慌,林立不得不拍了拍诺菲勒的肩膀。

  在林立的低声安抚下,诺菲勒双眼中的凶光总算稍稍收敛了一些,不过坐在那里的姿势仍是异常僵硬,而他的双手依然是紧紧的握着天谴匕首。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四名圣职者已经推开了椅子,径直向这边走了过来。

  “妈的,果然来了……”

  林立心头又是咯噔一下,一边笑咪咪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一边不着痕迹的将诺菲勒挡在身后,同时一个炎爆术的咒语飞快完成,只等冲突一发生,这一个炎爆术就会轰出去,至于轰到什么人,或者是轰出去之后,这场宴会会变成什么样,林立可就管不了那么许多了……炎爆术咒语刚刚完成,四名圣职者就走到了众人身前。

  “该死的亡灵生物,竟敢出现在阿拉索城主的宴会上,难道你以为你能逃过圣光的净化吗?”清冷的声音从女骑士的红唇中吐出,这原本是一幅充满了美感的画面,可惜林立现在根本无心欣赏,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头很痛,真的很痛……妈的,这些狂信徒真是要命……林立一边在心里骂着脏话,一边却满脸堆笑的迎了过去:“几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恶心!”谁知道,这一脸热情的笑容,换来的却是一张冷脸,望着林立的时候,女骑士那张秀美的脸庞上充满了嫌恶,就好象看见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一堆从下水道里掏出来的脏东西一样:“身为一个人类,居然自甘堕落到和亡灵生物同流合污,你就不感到羞耻吗?”

  被人这么指着鼻子痛骂,林立倒也并不怎么生气,只是摸了摸下巴,很无奈的笑了起来:“这有什么不对吗……”

  四周一下安静了下来,女骑士怔怔的站在那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身为光明神殿最虔诚的神圣骑士,她这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不知道斩杀过多少亡灵生物,更不知道见过多少自甘堕落的亡灵魔法师,可是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一个亡灵魔法师会自甘堕落得如此理直气壮,听听这家伙的语气,再看看这家伙的表情,就好象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这这这……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你……你……”一时之间,女骑士的目光竟显得有些慌乱。

  “我什么我……”林立摸了摸鼻子,又往前走了一步,让自己和这位美丽的女骑士靠得更近一些,然后才压低声音,带着一脸的笑意问道:“对了,我刚才好象听见这位美丽的小姐说,要净化我们?”

  “没……没错!”突然被一个陌生男人靠近,就算是光明神殿最虔诚的神圣骑士,此时也是不由吓了一跳,女骑士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这才用略显慌乱的声音说道。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不太明白……”林立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一边说着一边又往前迈了一步,再次将双方距离拉近:“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能不能告诉我,光明神殿的神术,是不是真的如此强大,已经强大到可以在无声无息之间,净化掉一个高阶亡灵生物的程度了?”

  说完之后,这家伙还又很无聊的加了一句:“我真的很好奇,我很想知道,在净化我和我的同伴时,正义而神圣的神术,究竟会杀死多少无辜的路人,一个还是两个?我看远远不止吧,这宴会厅里少说也有一百多人,在正义而神圣的神术净化下,能活下来一半就不错了,不知道阿拉索城主运气怎么样,万一要是运气不好可就麻烦了……”

  随着林立的话音落下,三名身穿长袍的牧师,都是不约而同的望了望四周,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宾客们正言谈正欢觥筹交错,谁也没有察觉到,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光明与黑暗正在交锋……等到再回过头来望向林立的时候,三人的目光中已经多了几分犹豫了,最后是一名看起来最为年长的牧师,在女骑士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你不会得意太久。”在临走之前,女骑士给林立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呼……”目送四人回到自己的座位,林立这才长长的吁出口气……空城计这种戏,果然是不能随便乱唱的。

  妈的,太惊险了。

  刚才那三个牧师,随便一个都是主教顶峰的实力,真正战斗起来,绝不会比三个十七八级的大魔导士弱,再加上一个看不出深浅的神圣骑士,就算自己已经达到了十七级的顶峰,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这里可是罗兰城,光明神殿在法兰王国的前哨站,整个罗兰城里,不知道有多少虔诚的信徒,万一被他们知道自己跟亡灵生物有一腿,一人一口唾沫淹死自己事小,那一百万金币的粮食泡汤才是大事……所以林立只能赌,因为林立记得,当初在奥兰纳的时候,恩洛斯曾经跟自己说过,圣光的信奉者不会见死不救,更不会随意伤害无辜,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林立只能赌这几个家伙信仰足够坚定,还好他赌对了,不然现在的宴会厅里只怕早就已经乱成一团。

  不过,现在没有麻烦,并不意味着以后也没有麻烦,事实上,林立甚至敢用自己的脑袋来打赌,只等这宴会一结束,那几个家伙就会来找自己的麻烦,所以在坐下来的时候,林立就已经在盘算了,该怎么弄个圈套给这几个家伙钻钻……三个十七八级的牧师,外带一个神圣骑士,自己确实没什么机会,不过要是能弄个圈套,先偷袭掉一个,剩下的就没那么可怕了,如今的诺菲勒可是天谴匕首在手,比起当初刚进夏亚镇废墟的时候不知道强了多少。

  在林立看来,最适合偷袭的对象,无疑就是那个漂亮的女骑士了,跟其他三个老油条牧师比起来,这姑娘最单纯最好骗,随便弄个圈套就能哄得她钻进去,至于偷袭女人会不会不道德,或者是这样干会不会不够怜香惜玉之类的,林立一向是不怎么管的,什么骑士精神,什么公正怜悯谦卑正直,这可以吃吗?

  不过,到底该弄个什么圈套呢?调虎离山好想太明显了,万一他们不上当,岂不是把自己给暴露了?要不干脆下点毒吧,反正无尽风暴之戒里,还有半截狮蝎尾巴呢……时间过得很快,就在这家伙心里转着下流念头的时候,宴会已经正式开始了,首先举杯致辞的,正是宴会的主人,罗兰城城主阿拉索。

  “感谢诸位贵客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