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另外一条

第四百六十九章 另外一条


  冰冷刺骨的冰霜,熊熊燃烧的烈焰,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充斥着整个钟楼废墟,当它们相互冲突的时候,甚至就连空气都发出“啪啪”的爆裂声响,在这一刻,所有的魔法师都忍不住张大了眼睛,他们知道,他们将会成为魔法历史的见证人,他们将会亲眼见证一个全新魔法的诞生!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魔法,任何一个对魔法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从遥远的洪荒年代到现在,这漫长的岁月当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可以融合冰霜与火焰这两系魔法元素的魔法,甚至就连最基础的理论都没有人提起过,这就好象一座真正的空中楼阁,连地基都没有打下,就这么突然之间建起来了……这种震撼只有真正的魔法师才能够理解,比如来自光明神殿的雷娜,虽然光凭直觉就知道这个魔法相当厉害,可是也仅仅是厉害而已,她根本不知道这个魔法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整个魔法史,都将会在今天晚上被改写,一种全新的施法方式,将会在今天晚上诞生,这一个魔法若是流传出去,哪怕只是最基本的理论,也将轰动整个安瑞尔世界,所有的魔法师都将为之疯狂,甚至包括阿波菲斯那样活着的神话,已经踏入圣域的绝世强者!

  霜火风暴的咒语很长很长,吟唱的时间甚至超过了许多传奇魔法,不过在场的魔法师没有一个会在意这一点,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段咒语本身就是价值无可估量的珍宝,透过这段咒语他们仿佛摸到了一扇看不见的大门,而在大门的另一边,是一个他们想都没有想过的魔法世界。

  所有魔法师都沉浸在这段咒语当中,此时此刻,林立那略显沙哑的声音,仿佛变成了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

  当最后一个字符被喝破的时候,乌云镇的天空仿佛突然亮了起来。

  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炸,也没有火光冲天的场面,有的只是一片绚丽的光芒,将乌云镇的夜空映得如同白昼。

  然后,一切就突然静了下来……深红巨蟒的身体,仍然打着一个死结,紧紧的缠在精铁底座上,但那又粗又长的蛇尾,却已经停止了甩动,正软软的垂在地上,腥臭的鲜血流了一地,在地上染出一片触目惊心的殷红,那颗狰狞的头颅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地的血泊,以及一颗在血泊当中闪闪发光的魔晶……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的话,又有谁会相信,黑石山脉上最强大的魔兽之一,很可能已经拥有传奇力量的深红巨蟒就这么死了,死在多兰德的一座偏僻小镇里,这座小镇的人口加起来才不过一千多人,若是换了平时,只怕要不了半天就会被深红巨蟒杀个干干净净……林立双手扶着苍穹法杖,很艰难的弯下腰来,在一片血泊当中,捡起了那颗深红巨蟒的魔晶,干完这一切之后,他又往后退了两步,想要靠在一根尚未倒下的柱子上休息片刻,但是才刚刚松开苍穹法杖,脚下就已是一个踉跄,险些当场摔个跟斗,好不容易站稳之后,林立才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苍白的脸上尽是虚弱与憔悴。

  今天晚上这场战斗,已经耗尽了林立所有的力量,之前强行扭曲精神力,将漂浮术推向二十级,简直只能用疯狂来形容,之后又不顾身体虚弱,强行施展霜火风暴,更是让他达到了负荷的极限,等到深红巨蟒死去,林立终于是再也支撑不住了,靠着身后的柱子重重的喘着粗气,真是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诺菲勒双手倒提着两把天谴匕,默默的退到林立身旁,乌伊法鲁西也从远处走了过来,手上握着的那根骸骨法杖,正散发出浓浓的死亡气息,这种象征着邪恶的死亡气息,顿时就让雷娜握进了手中长剑,身下的独角兽更是发出一声充满敌意的长嘶,独角兽本来就象征着光明与圣洁,更何况是受过审判之火洗礼的神圣独角兽,要不是身上的雷娜仍然纹丝不动,只怕它早就已经向那两个邪恶的亡灵生物冲过去了……独角兽充满敌意的长嘶,让乌伊法鲁西的步子稍稍顿了一顿,然后就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径直从神圣骑士身旁穿过,在林立面前弯下腰来,用一种恭敬而又谦卑的语气问道:“主人,您没事吧?”

  这一句话落入雷娜耳中,简直就好象一个炸雷一样,这怎么可能?这个至少十八级的亡灵魔法师,竟然只是仆人的身份?一时之间,雷娜只觉得那个费雷无比神秘,老师推崇备置的天才药剂师,最年轻的魔法公会会长,至少十八级的亡灵魔法师的主人,这个费雷身上,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

  雷娜心里在想些什么,林立一点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累很累,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立刻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可惜,他也只能想想而已,深红巨蟒死去之后,这条被彻底破坏的街道又恢复了平静,一直躲在家里地下室瑟瑟发抖的居民们,终于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有几个胆子大的居民将头伸出门外,或是探头探脑的往这边张望,或是小心翼翼的走出门来,然后,他们就用欢呼将深红巨蟒的死讯传遍了整个乌云镇……“大家快出来,怪物已经死了!”

  “快看,那好象是费雷魔法师!”

  “原来是费雷魔法师救了我们!”

  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废弃钟楼外就围了一大群人,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劫后余生的笑容,在火光的映照下,这种笑容更是显得异常灿烂,这一群人当中,最显眼的就要数老萨拉特了,老人手上拿着一把铁锤,跑得比几个小伙子还快。

  “我就知道,又是费雷你救了我们……”老萨拉特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满了自豪,这个年轻魔法师来到乌云镇,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而自己也一直将他看成一个亲近的晚辈,如今晚辈拯救了整个乌云镇,成了乌云镇的英雄,老萨拉特当然会为他感到自豪。

  “萨拉特大叔,您千万别这么客气,谈不上什么救不救的,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而已……”

  林立双手扶着苍穹法杖,想要站起身来,却被老萨拉特给按住了:“快坐着别乱动,你受这么重的伤,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不行,我不能休息……”林立挣扎了几下,总算站了起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必须马上问清楚,不然我怕来不及了……”

  “费雷,你听我的,好好坐着休息,有什么事,大叔帮你去问,大叔在这乌云镇,说话还能管点用,一定能帮你把这事问清楚。”

  “那好,萨拉特大叔,你帮我问问,到底是谁把这条深红巨蟒给引来的,这很重要,深红巨蟒一向是一雌一雄,从来不会分开太久,如今这一条被我们杀死了,那么另外一条恐怕也不会离乌云镇太远了,我们必须赶在它袭击乌云镇之前,把它给找出来……”

  林立说着说着,也不由有些后怕,幸亏今天晚上来的,只是其中一条深红巨蟒,如果两条都来,只怕自己再怎么强行扭曲精神力,再有诺菲勒和乌伊法鲁西帮忙,结果都只能是死路一条了……“好,大叔尽快帮你问出来,你好好的休息一下。”老人轻轻拍了拍林立的肩膀,这才回过头来,对那位一脸惊慌的墙头草镇长说道:“艾齐亚镇长,费雷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是不是派点民兵,挨家挨户的问一下?”

  “这个……”被老萨拉特这么一问,墙头草镇长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在那支支唔唔的“这个”了半天,也没“这个”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老萨拉特,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用不着你来操心。“镇长大人这一句话出口,林立顿时就猜到了一些什么,只不过现在显然不适合继续追问,所以林立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就没再去管脸色难看的艾齐亚镇长了,只是想身旁的诺菲勒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先将自己扶回黄昏之塔再说。

  “这个……费雷魔法师,这次可真是谢谢你……”看到林立要走,艾齐亚总算松了口气,一边暗自抹着冷汗,一边连声向林立道谢。

  “没什么,艾齐亚镇长……”林立看了这位墙头草一眼,很随意的问了一句:“对了,艾齐亚镇长,格兰杰呢?今天晚上这么热闹,怎么没看到他出来?”

  林立口中的格兰杰,正是墙头草镇长的儿子,今年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听说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一位厉害的战士学习武技,如今已经是十四级战士的实力,这几年在外面一直混得很不错,前几天才刚刚回到乌云镇,为了这事,艾齐亚这几天简直是春风得意,不但将儿子回来的消息公告全镇不说,还逢人就谈自己的儿子多么多么出息多么多么能耐,弄得林立在黄昏之塔都听说了不少……“你问这个干什么?”艾齐亚脸色顿时一僵,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又勉强挤出几分生硬的笑容:“格兰杰的身体有点不舒服,让医生开了点药,现在还在家里休息……”

  “是吗……”林立笑了笑,就没再追问了,十四级战士的身体不舒服,还让医生开了点药,这还用得着多说什么吗?十四级战士的身体强度,比起一般人来强了何止十倍,一般的疾病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威胁。

  艾齐亚这话明显是在说谎,不过林立也不打算当场揭穿,只是向他点了点头之后,就扶着苍穹法杖站起身来,跟几位熟识的街坊邻居一一告别,然后,就让人带上深红巨蟒的尸体,回黄昏之塔去了。

  “加文,你让人把深红巨蟒的尸体带到地下室去冷藏起来,弄完之后来会议室,我有话要跟你说……”交代完加文之后,林立又把诺菲勒给叫了过来:“诺菲勒,你现在立刻去乌云镇,帮我监视艾齐亚一家,特别是他那个十四级的战士儿子,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干过的每一件事,都给我记下来,明天早上回黄昏之塔来向我报告。”

  “是,费雷会长。”

  “是,主人。”

  几句话将事情交代完之后,林立正打算回卧室休息一下,这一晚上的战斗实在是太累了,一直到现在,他都还感觉四肢无力,脑子里在隐隐做痛,可是才刚转过身来,他就发现,那位年轻漂亮的神圣骑士一直没走,此时正站在那颗硕大的水晶球旁边,一直盯着自己在看。

  “雷娜骑士,还有什么事吗?”

  “你身边为什么会有一个亡灵魔法师?”偌大的公会大厅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雷娜终于问出了困扰许就的问题:“还有,你跟这个亡灵魔法师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会叫你主人?”

  “这个说起来可就话长了……”林立叹了口气,露出了一脸的沉痛……这个时候,如果是换了葛瑞安和麦德林这些熟悉林立的人来,肯定会翻个白眼转身就走,白痴都知道,这小子一旦露出这种表情,就说明他要瞎扯了,他接下来所要说的话,你最好是一句都不要相信,甚至连听都不要听。

  可惜,雷娜不是葛瑞安,也不是麦德林,她不但听了,还听得很认真……“其实乌伊法鲁西很早以前,就是我们家的仆人了,后来遭遇了一场灾难,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雷娜骑士,乌伊法鲁西虽然变成了亡灵生物,可是他却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类,你刚才也看见了,他甚至一直在守护着乌云镇,如果不是他跟诺菲勒及时出手的话,现在乌云镇恐怕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了吧?”

  “可是他毕竟是亡灵生物!”

  “亡灵生物又怎么样,乌伊法鲁虽然是亡灵生物,可是在我看来,他的品德要比很多人类都要高尚,对于我这个曾经的主人,他忠心耿耿,当乌云镇受到袭击时,他挺身而出,这样的品德,难道是亡灵生物这几个字就可以抹杀的?雷娜小姐,我不得不问一句,这就是光明神殿的教义?你们所信奉的圣光就是这样?太让人失望了……”林立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更是一声冷哼拂袖而去,完全不管雷娜现在还是黄昏之塔的客人。

  雷娜怔怔的站在水晶球旁,俏脸上还残留着几分不知所措的慌乱,出生之日就受过审判之火洗礼的她,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一切亡灵生物都应该被消灭,它们是这世间一切污秽的根源,只有用圣洁的审判之火将它们烧成灰烬,才能让它们的罪孽得到救赎,而事实上,雷娜也一直是这么做的,自从成为审判骑士之后,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亡灵生物。

  可是今天,却有一个连恩洛斯老师都推崇备置的年轻魔法师告诉她,亡灵生物也有高尚的品德,也会对主人忠心耿耿,也会为了无辜的平民挺身而出,乌云镇的一切至今还历历在目,原本无比坚定的信仰,在这一瞬间竟是有了那么一丝动摇。

  可惜,沉浸在思索中的雷娜并没有看见,那个大义凛然的年轻魔法师,在转过身去之后,脸上露出的那种庆幸表情……“妈的,幸亏老子跑得快,再这么被她问下去,说不定真会被问出点什么,不行不行,这女人一定要赶紧送走,天天住在黄昏之塔,迟早要搞出事情来,万一被光明神殿发现,老子很可能跟那个什么鬼不朽之王有关系,还不得把老子当成异教徒给烧死?”一连这么多次巧合下来,林立早就已经猜到一些什么了,那个什么不朽之王,多半是一个很强大的亡灵生物,搞不好还是某支亡灵势力的首领。

  这其实并不难猜,从奥兰纳到屠魔山谷,再从屠魔山谷到轻风平原,每一次跟不朽之王扯上关系,都是因为亡灵生物,幽影谷中的鬼魂,黑暗年代的吸血鬼,传奇刺客的天谴匕首,次次如此,林立要是再猜不出来,就真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也许光明神殿可以容忍一般的亡灵魔法师,甚至可以容忍恩洛斯跟森德罗斯交朋友,但是一旦涉及到某支庞大的亡灵势力首领,比如幽影谷那三位亡灵君主,光明神殿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搞不好到时候连最高议会的面子都不会给……林立一边暗自庆幸,一边走进了公会会议室,葛瑞安已经在那坐了很久了。

  “说吧,要老子帮什么忙?”胖子一脸嚣张的坐在那里,一只脚高高的翘在桌上,一如在加洛斯魔法公会的时候。

  “小事,小事……”林立一脸谄媚的凑到葛瑞安耳边,悄悄说了一句:“我想顺便把另外一条深红巨蟒也给干了……”

  “我靠!”葛瑞安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你想上黑石山脉,小王八蛋,你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