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兄弟

第四百八十七章 兄弟


  “是……是的。”哈恩很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一张脸上全是冷汗,在玛法家族工作了十几年的哈恩,要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清楚这位赫顿少爷的脾气,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帮哈维少爷办的那些事,自己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特别是在先遣队这件事情上……在黑石镇的时候,赫顿少爷就已经反复强调过了,先遣队进入死亡之痕,是整个计划当中最重要的一环,先遣队的人必须是那种知根知底的,实力不能太强,人不能太聪明,背景不能太复杂,最好是以往所有经历都能一目了然的那种。

  一开始选人的时候,自己确实是严格按照这个标准来的,选了雷吉又选了乔纳森,可是跟着,那个叫费雷的魔法师就找上门来了,主动提出要跟乔纳森一起去死亡之痕,自己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一心想着讨好哈维少爷,居然就真的答应下来了,心想反正去死亡之痕都是送死,一个没地位没背景的年轻魔法师,赫顿少爷也不会注意到他的,当时自以为干得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想到事情才过半天,赫顿少爷就找自己问起来了……哈恩知道,这可是最犯赫顿少爷忌讳的事情了,一想到这位玛法家族第一继承人的手段,哈恩就不由得一阵冷汗直冒,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把事情都推到哈维少爷身上?

  “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赫顿轻轻放下手中的魔法书,脸上神色显得异常平静,就连离他最近的艾门达斯,也不知道这位玛法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心里在想些什么。

  但是哈恩知道……在玛法家族工作了这么多年,哈恩对这位第一继承人的性格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脸上神色越是平静,就说明他心头越是愤怒,一想到这种平静背后的可怕怒火,哈恩就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听“扑通”一声,哈恩就跪了下来,不等赫顿开口,“啪啪啪”几个耳光抽在自己脸上,一边抽还一边用带这哭腔的声音求饶:“我该死……我该死……赫顿少爷,您行行好,看在我为玛法家族工作了这么多年的分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饶了你这一次?”赫顿的神色依然平静,但是声音却已经渐渐冷了起来:“在黑石镇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先遣队的人一定要知根知底,这次计划关系到整个玛法家族的利益,绝不允许出现一点无法控制的因素,你满口答应我没问题,现在先遣队里却出现了一个陌生人,哈恩,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该死……我该死……”哈恩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就好象一团烂泥一样,只有一双手仍然在拼命的抽着自己的耳光,而且一次比一次狠,原本尖嘴猴腮的一张脸,硬是被他抽得肿起了一圈:“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啊,赫顿少爷……是……是哈维少爷让我这么做的!”

  “哈维?”赫顿脸色一寒:“去给我把哈维找来!”

  片刻之后,睡眼惺忪的哈维走进帐篷。

  “大哥,找我什么事?”哈维刚刚走进帐篷,就看到了脸色铁青的赫顿,一时之间不由心头一紧,这位玛法家族的二少爷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连亲生父亲都不怎么放在眼里,可是在自己的亲哥哥面前,却从来不敢放肆。

  哈维只比赫顿小两岁,两人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正因为这样,哈维可以说是比所有人都更加了解赫顿,他亲眼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大哥拜入塞恩大师门下,又看着他用二十年的时间从魔法学徒变成十八级大魔导士,看着他在十二岁就开始参与家族管理,又看着他将玛法家族变得一天比一天更加强大,在哈维眼里,自己的大哥就是这世界上最无所不能的人。

  在一般的家族当中,长子与次子之间的竞争,总是血腥而又残酷的,因为长子一死,族长之位就一定会落在次子手中。

  可是玛法家族没有这个烦恼,因为哈维绝对不会跟赫顿竞争族长之位——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哈维就知道,自己跟赫顿比起来,有着天差地远的差距,所以哈维从来不敢跟赫顿争什么东西,对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大哥,哈维除了尊敬之外,还有着深深的畏惧……“听说,你让哈恩把一个叫费雷的魔法师弄到先遣队去了?”

  “我……”哈维并不是真蠢,虽然平时看起来,他比赫顿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这也只是因为赫顿太过耀眼的眼光,在智商上面,他还远没有纯到不可救药的地步,此时听见赫顿这么一问,哈维脸色顿时一窒,因为他知道,自己让哈恩办的事,肯定出问题了……“说!”赫顿的声音陡的提高几度。

  从小就根深蒂固的畏惧,让哈维顿时就是脚下一软:“是……是的。”

  然后,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赫顿一个耳光,结结实实的抽在哈维脸上。

  “蠢货!”赫顿脸色铁青,一直手甚至已经隐隐发抖:“我早就说过,让你不要来不要来,你非要跟着来,现在好了,你自己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我……”哈维一只手捂着脸庞,一时之间竟是有些不知所措,没错,从小到大他确实被赫顿揍过不少,可是却从来没有一次,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揍的,哈维一脸惊吓的望着赫顿,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大哥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我看上了跟他一起的女冒险者……”

  赫顿一听这话,差点没气得心脏病发,手一抬,差点又是一个耳光抽上去,幸亏这个手艾门达斯把他拉住了。

  “赫顿少爷,您消消气,哈维少爷年纪小不懂事,您好好跟他说就是了,都是一家人,没必要闹得这么僵……”

  被艾门达斯这么一拉,赫顿这一耳光总算没有抽下去,稍稍冷静了一些之后,赫顿也想起,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虽然不太聪明,但是对自己却一直是很尊敬的,这么一想,赫顿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

  见赫顿脸色稍稍缓和,哈维也暗暗松了口气,一边小心的赔着笑脸,一边还有些委屈的为自己辩解了两句:“大哥,那只是一个低级魔法师而已,能换你什么大事……”

  “一个魔法师?”赫顿一听这话,本来已经压下去的火气,顿时又窜了上来:“蠢货,你还记不记得,上个月的时候父亲曾经告诉过我们,最高议会终于盯上了轻风平原这块土地了,在多兰德建立了一个新的魔法公会,当时父亲还很担心的跟你我说过,这次最高议会把手伸过来,很可能会让整个轻风平原的势力格局彻底改变!”

  哈维顿时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费雷是魔法公会的成员?”

  “成员?”赫顿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如果只是魔法公会的成员,我会大半夜的把你叫过来?早就叫你平时多关注一下周边的新闻,你倒好,整天跟你那些蠢货朋友花天酒地,再这么下去,父亲迟早要把你赶出玛法家族,魔法公会成立这么大的事,你难道就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什么风声?”

  “魔法公会的会长,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魔法师,还有……他的名字叫费雷!”

  “这怎么可能!”哈维差点没当场跳起来:“你是说,先遣队里的那个费雷,就是魔法公会的会长?”

  “没错……”赫顿点了点头,又狠狠的瞪了哈维一眼:“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这是今天下午贝卡亲耳听来的,你派进先遣队送死的这个费雷,十有**就是黄昏之塔的主人,新任的魔法公会会长……”

  哈维听到这里,突然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原来你跟父亲担心了半天的魔法公会,就找了这么一个蹩脚魔法师来当会长,搞了半天你跟父亲都白担心了,大哥,你也别说我坏了你什么好事,这个世界上,什么事都是要讲实力的,这个费雷是魔法公会会长又怎么样?再厉害他也只是一个十级魔导士,进了死亡之痕,阿德拉一根指头就可以解决他,正好可以帮你跟父亲解决一个心腹大患……”

  “蠢货!”赫顿简直气得跳脚:“你是不是觉得,最高议会的人也跟你一样蠢,会派一个十级魔导士来当轻风平原当公会会长?”

  “好吧,我知道你想告诉我,这个费雷隐藏了实力……”哈维撇了撇嘴,丝毫没有把赫顿的话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自己这个大哥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处事太过小心,前怕狼后怕虎的,结果搞了半天全都是在自己吓自己:“可是他再怎么隐藏实力,也不至于比阿德拉更厉害吧?大哥,你可别忘了,阿德拉可是你的师兄,同样也是塞恩大师的弟子,以他十七级顶峰的实力,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魔法师?”

  “你知道个……”赫顿真是忍了又忍,才总算把半截脏话给忍了下来,看着这个怎么都不成器的弟弟,赫顿也有些无奈,最后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耐心的给他解释起来:“魔法公会刚刚成立的时候,父亲就已经派人打听过了,这个公会会长可不是随便指定的,听说为了选出这个公会会长,最高议会专门安排了一次试炼,法兰王国二十四家魔法公会,每一家都派出了自己最优秀的弟子,最后却由这个来自加洛斯魔法公会的费雷获得了优胜,你自己想一想,这个费雷能在这么多天才魔法师当中脱颖而出,会是一般二办的人物?”

  哈维听到这里,也不由有些慌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赫顿叹了口气,把艾门达斯叫了过来:“艾门达斯,你现在马上通知阿德拉,让他小心那个费雷,如果真到了必要的时候,就动用我给他的那颗宝石。”

  “是。”

  “大哥,你……你是说,那颗宝石?”哈维吞了口口水,目光当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那颗宝石可是塞恩大师交给你的,让你留到最关键的时候……”

  “你还敢说,要不是你把这个费雷弄进先遣队里,我们会弄得这么麻烦?”

  “可是……”哈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可是”什么……不过在哈维心里,总对赫顿的决定有些不以为然。

  在哈维看来,一个二十岁的年轻魔法师,再怎么隐藏实力,也不可能隐藏到哪里去,难道他还能变成大魔导士不成?二十岁的大魔导士,开什么玩笑,真以为格雷斯科重生不成……退一万步说了,就算他真是大魔导士又怎么样,难道还真能逃出阿德拉的手心?要知道,阿德拉可是赫顿的师兄,传奇魔法师塞恩的弟子,据说几个月前就已经是十七级顶峰的大魔导士了,除了赫顿之外,自己还从来没见过比他更厉害的魔法师。

  赫顿那样的天才,这安瑞尔世界又有几个?

  教训完哈维之后,赫顿又看了艾门达斯一眼,原本愤怒而又无奈的脸上,也稍稍露出了几分笑容:“艾门达斯,这件事你办得很好,没有跟着哈维一起胡闹。”

  赫顿何等聪明的人物,虽然他根本不知道哈维找过艾门达斯,也不知道艾门达斯是怎么拒绝哈维的,但是将整件事情的老龙去脉一结合起来,顿时就将真实情况猜了个**不离十。

  “对不起赫顿少爷,都怪我没能及时的阻止哈维少爷,才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不,这不关你的事……”赫顿摇了摇头:“而且现在看来,情况还不算太坏,阿德拉只需要坚持一个晚上,一个晚上就够了,等到明天早上我们的盟友上山,就算这个费雷真有通天的本事,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