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底细

第五百一十六章 底细


  “我只是想看看,离开奥兰纳之后,你到底长进了多少……”大概也只有在面对林立的时候,这位象尸体多过象活人的亡灵魔法师脸上,才会露出一丝属于正常人类的笑容。

  因为对于森德罗斯来说,这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其实真要严格说起来,这一老一少,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有着天差地远的差距,论实力,森德罗斯在数十年前就已经突破了传奇境界,而林立才不过是刚刚摸到传奇境界的门槛而已,论地位,森德罗斯贵为黑暗神殿的最强大祭司,生平事迹早已成为真正的传说,而林立才刚刚登上轻风平原魔法公会会长的位子,连多兰德城主都不一定知道这位会长长成什么样子……但是林立有一点是森德罗斯比不了的,那就是在药剂学上的造诣,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林立才会被森德罗斯当成真正的自己人。

  事实上,还不光是森德罗斯一个人,包括巴尔伯,恩洛斯,伯恩塞德等人在内,在林立面前的时候,都从来不会摆出传奇强者的姿态,更不会以长辈的身份自居,永远是朋友之间的平等对话,甚至在遇到疑问的时候,还要虚心的向林立请教。

  当然,这一切只有几位药剂大师才知道,其他人是无法接触到这种秘密的。

  所谓的其他人,指的自然是赫顿和阿德拉了……看着森德罗斯在那小心的赔着笑脸,赫顿顿时就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赫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费雷会长是吃了熊心豹胆了还是怎么回事,居然敢在森德罗斯面前摆脸色,森德罗斯是什么人?那可是在传奇法师当中,都有着赫赫凶名的强大存在,就算是自己的导师塞恩,都不敢去随意激怒,这位费雷会长又是发的哪门子神经,好好的台阶不下,非要去激怒森德罗斯……当然,最让赫顿无法接受的,还是在那等了半天,却没有等到森德罗斯生气,哦不,不光是没有生气,赫顿分明看见,这位有着赫赫凶名的传奇强者,竟然一脸小心的赔着笑脸!

  在这一刻,赫顿仿佛看到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去,帮我把阿德拉魔法师请来。”赫顿回到自己的帐篷之后,连气都没来得及喘上一口,就立刻叫人去请来了阿德拉。

  赫顿毕竟不是哈维那种废柴,一旦发现林立跟森德罗斯关系不浅,这位玛法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就立刻冷静下来,开始思索起这种关系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很明显,事情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这位费雷会长的背景,肯定比自己想象当中更加深厚,不然的话,他凭什么跟森德罗斯平等对话,就凭他刚刚成为一个魔法公会的会长?整个法兰王国有二十四个魔法公会,除了奥兰纳的那一位之外,谁敢在森德罗斯面前出口大气?

  另外,这位费雷会长的个人实力,似乎也是强得吓人。

  刚才一老一少的精神力交锋,赫顿可是亲眼目睹了的,就算是在百米之外的树林里躲着,赫顿都可以感觉到从森德罗斯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压力,但是那位费雷会长,在这种压力之下竟敢森德罗斯拼了个势均力敌。

  这个费雷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赫顿自己也怔了一下。

  赫顿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位费雷会长,竟是差不多一无所知。

  玛法家族强大的情报网络,在这位费雷会长身上,就好象完全失去了威力一样。

  到目前为止,自己也仅仅是知道,这位费雷会长似乎是出自加洛斯魔法公会,然后在奥兰纳一鸣惊人,击败了奥兰纳的格兰芬多,以及夜幕城的玛迪亚斯,最后得到最高议会的赏识,被任命为轻风平原魔法公会的会长。

  可是除此之外呢?

  到目前为止,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导师是谁,总不可能是加洛斯魔法公会的葛瑞安吧?那胖老头自己都才不过是十五级的大魔导士,听说前段时间还在一个盗贼团手上吃了大亏,已经差不多快变成废人了,凭他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教得出这么厉害的弟子?

  还有,这位年轻会长又是怎么认识森的罗斯的……要知道,森德罗斯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孤僻,加上本身又是钻研亡灵魔法,在安瑞尔世界几乎没有任何朋友,这个费雷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居然莫名其妙的就跟森德罗斯交上了朋友,而且看上去,这一老一少的交情还很不一般,那位费雷会长生气的时候,连森德罗斯都要小心的赔着笑脸,这简直就是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

  反正赫顿是越想越觉得没底,这人简直就好象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莫名其妙的就当上了轻风平原魔法公会的会长,莫名其妙的就拥有了深厚的背景,要不是今天亲眼看见这一切,赫顿只怕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魔法师,居然会拥有如此庞大的能量……这种能量实在是太可怕了,就算是自己都不得不有几分忌惮。

  在回来的路上,赫顿就越想越觉得难以置信,这才不得不把阿德拉请来,想要问一问自己这位师兄,看看在死亡之痕的时候,这位费雷会长到底干了些什么。

  大约一分钟之后,阿德拉走进了赫顿的帐篷。

  “阿德拉师兄,一路上辛苦了。”

  “没什么……”虽然阿德拉早入门许多年,但是在面对赫顿的时候,却是一点也不敢摆师兄的架子,赫顿虽然也管塞恩叫老师,但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塞恩其实是赫顿的亲爷爷,而阿德拉这十几年来,也一直是在为玛法家族办事,说是赫顿的师兄,其实也就是地位比较高的手下。

  只不过这一次,阿德拉心里却对赫顿有几分不满,这一次赫顿真的是太冲动了,连召唤都没打一个就让范高雷发起偷袭,而且还是在这么敏感的时刻,自己好不容易才和费雷魔法师搞好关系,赫顿这么一闹,只怕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也就荡然无存了。

  虽然到目前为止,费雷魔法师还没有翻脸的意思,但是阿德拉心里,却是一点也不敢大意,从巫妖到范高雷,都已经反复证明过了,这位费雷魔法师是不动手则已,一旦动起手来,绝对是连后悔的机会都不会给你留下。

  对于这位二十来岁的年轻魔法师,阿德拉是真的怕了……“对了师兄,这一次去死亡之痕,还算顺利吧?”

  “恩,比较顺利……”阿德拉点了点头之后,又稍稍犹豫了一下:“不过赫顿,我有点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让范高雷出手?”

  “为什么要让范高雷出手?我说师兄,你该不会是忘了来黑石山脉之前,塞恩老师是怎么跟我们说的了吧?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可是不朽之王的宝藏地图,稍微走漏一点风声,就可能给玛法家族带来灭顶之灾……”赫顿看了阿德拉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讥诮:“你难道还不明白,我这是在弥补你犯下的错误!”

  “你根本不知道死亡之痕的情况……”

  “死亡之痕怎么了?”本来还带着几分怒气的赫顿,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也不由露出了几分好奇的神色,阿德拉在死亡之痕的时候,两人一直是用魔法传讯进行交流的,对于死亡之痕发生的一切,其实也不比其他人清楚很多,不然的话,也不会干出指使范高雷偷袭的蠢事了……“怎么了?你见过数百上千的吸血鬼吗,见过三十多个骑着梦魇的死亡骑士吗,见过身长数十米的骸骨巨龙吗,见过拥有无限魔力的巫妖吗?这些我统统都见过……”一口气说到这里,阿德拉稍稍顿了一下:“也正因为见过,我才会觉得,你指使范高雷偷袭,是你这几年来做得最错的一个决定……”

  “哦?”

  “你没有亲身经历过死亡之痕的一切,你永远也想象不出来,费雷魔法师的力量有多么恐怖,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肯定觉得一个十九级的大魔导士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知道是你指使范高雷去偷袭的,也一定不敢拿你怎么样,说不定你还可以请塞恩老师亲自出手,扼杀这个比你更加杰出的魔法天才。”

  “难道不是这样?”

  “塞恩老师如果亲自出手,能不能解决掉他我不知道,但是你今天请去的那位森德罗斯大师,多半是解决不掉他的……”

  “不可能!”赫顿猛的一下站了起来,望着阿德拉的时候,一张脸上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看来自己的这位师兄,真的是被那个费雷给吓坏了,居然会说出这种完全不经过大脑的话来。

  没错,赫顿承认那个费雷的实力很强,甚至是强得让人难以置信,但是再强又怎么可能强过森德罗斯?赫顿自己同样是顶尖的大魔导士,又怎么会不知道十九级与二十级之间的巨大差距,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十个十九级的大魔导士,只怕也不是一个传奇法师的对手,这几乎是任何一个魔法师都应该知道的常识,阿德拉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么荒谬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