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永恒神殿

第五百一十八章 永恒神殿


  其实就算森德罗斯不说,林立也知道赫顿想杀死自己,这实在是太明显了,范高雷在死亡之痕边缘埋伏了三百多人,就算玛法家族的哨兵又聋又瞎,也应该知道有大事发生了,为什么迟迟不见玛法家族有什么动静?说到底,还不就是因为这位赫顿少爷,既想干掉自己又不想担上什么责任吗,借刀杀人的想法倒是挺好,就是可惜借了一把破刀……说起来,这位赫顿少爷倒也是挺沉得住气,先遣队回到营地这么久了,这位赫顿少爷居然是连面都没露一次,就好象根本没有派出过什么先遣队一样,倒是下午的时候阿德拉跑了过来,很尴尬的替玛法家族开脱了几句,说什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证明范高雷是受人战士的,说不定这一次偷袭,真的只是范高雷自己的主意,当然,到了最后肯定还要信誓旦旦的保证一番,保证玛法家族一定尽快弄清楚这件事情的内幕。

  阿德拉说的这些,林立基本上是左耳进右耳出,笑秘密的听他说完,又笑咪咪的把他送走,至于什么证据什么受人指使……杀人放火也需要证据吗?

  当然,送走阿德拉之后,林立也确实没有去找赫顿的麻烦……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林立就一直呆在森德罗斯的帐篷里,聊聊魔法,聊聊药剂,总之是什么都聊,就是不聊下午的那一次偷袭,因为对于这一老一少来说,聊那种顺手就可以解决的麻烦,纯粹就是在浪费时间。

  知道是谁在动心思,就已经足够了。

  两个药剂学权威在一起的时候,聊的最多的自然还是药剂学,森德罗斯可不是安度因那种半吊子,几十年的时间都在钻研药剂学,堪称大师级的人物,很的时候提出来的观点,甚至就连林立都不由暗暗佩服,,再加上森德罗斯身为传奇强者,整个安瑞尔世界,也没有几个地方是他不能去的,这几十年下来,所见所闻之丰富,简直就好象是一本活着的百科全书一样,各种奇闻逸事各种古怪偏方,这一个下午下来,更是让林立长了不少见识。

  当然,跟长了不少见识的林立比起来,森德罗斯的收获可就要大得多了……要知道,林立可是货真价实的药剂宗师,几乎精通一切药剂理论熟读一切药剂配方,在药剂技巧方面更始已经达到了近乎完美的境界,不如森德罗斯见闻广博,但是一旦涉及到更深层次的药剂学知识,林立药剂宗师的功力就渐渐显现出来。

  整整一个下午,森德罗斯真是越聊越觉得心惊胆颤抖……虽然一早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药剂学方面的天才,但是真正深谈起来,森德罗斯还是立刻就意识到,自己以前对他的评价实在是太低太低了,再深奥再复杂的药剂知识,到了他口中都好象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再生僻再冷门的配方,他都可以随口分析出原理,并旁征博引的拿出大量基础实例加以证明。

  一开始的时候,森德罗斯啊有共同探讨的意思,但是聊着聊着,这位成名数十年的药剂大师就开始心虚起来了,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这一老一少的聊天,也彻底从探讨变成了请教……于是,帐篷里就出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拥有传奇法师和药剂大师双重身份的森德罗斯,此时就好象一个刚入门的学徒一样,在那坐得端端正正的,而且还一边听见一边记着笔记,而林立则是一脸的老气横秋,一边旁征博引的举着各种实例,一边用最浅显的语言讲述着最深奥的药剂知识。

  偏偏林立又是最没耐心的,教育手段只能以粗暴来形容,经常是森德罗斯一个没明白过来,林立就已经劈头盖脸的骂过去了,而且是什么难听骂什么,只骂得快一百岁的森德罗斯连头都抬不起来……最要命的是,森德罗斯也好象是变成了受虐待狂一样,越被林立骂得厉害,就越是显得兴奋,那张苍白得好象尸体的脸庞,已经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整整一个下午,森德罗斯就一直在不停的问着问题,不停的记着笔记,望向林立的目光当中,简直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狂热。

  还好森德罗斯的帐篷一想没什么人敢走进来……不然要是让人看见这一幕,只怕当场就要吓出无数的神经病来。

  大概也只有森德罗斯自己才知道,自己在这一个下午当中究竟获得了多么庞大的好处,毫不夸张的说一句,挨这一下午的骂,至少顶得上自己闭门研究十年!

  “费雷,你现在是不是……”问完了所有的疑问之后,森德罗斯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是不是已经达到宗师境界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林立打了个哈哈,想要敷衍过去。

  “肯定是宗师境界……”森德罗斯倒是没有想到林立这么下流,骂了自己半天之后居然还想要欺骗自己。

  当然,这也怪不了森德罗斯,对于一个药剂师来说,能够突破宗师境界可是青史留名的事,即便是千年之后的药剂史上,也一定会反复提到这个名字,在森德罗斯想来,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任何药剂师会拒绝这种荣耀,所以林立说自己不太清楚,森德罗斯也就真当他是不太清楚了,听完之后还很好心的帮这贱人出谋划策。

  “要不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什么时候有空的话来一次黑暗神殿,我那里正好有几张珍藏的宗师级别药剂配方,你如果真的能够把它们配制出来,恐怕立刻就会轰动整个安瑞尔世界了……”

  “一个药剂宗师就可以轰动整个安瑞尔世界?”

  “你难道不知道,安瑞尔世界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过药剂宗师了……”森德罗斯很奇怪的看了林立一眼:“如果你真的能够达到那个境界,你就是这几百年来的第一个药剂宗师,你说你会不会轰动整个安瑞尔世界?”

  “那好,如果我有时间的话,一定到黑暗神殿去一次。”林立嘴上答应得干脆,心头却忍不住暗自犯起了嘀咕,没办法,林立确实是刚刚才知道,在安瑞尔世界,药剂宗师的地位竟如此崇高。

  以前虽然没遇到过药剂宗师,但是林立一直以为,这只是因为药剂师公会的水准太低而已,安瑞尔世界那么大,谁知道什么地方藏着一个宗师级别的人物,现在听森德罗斯这么一说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真正的药剂宗师竟然有几百年都没有出现过了。

  难怪自己一到药剂师公会,那群老家伙不管什么身份,全都把自己当菩萨一样贡着……看来,这安瑞尔世界的药剂水准,要比自己想象当中更低。

  如果自己还想成为神匠的话,就只能从黑暗年代的遗迹上想办法了,毕竟药剂学是由高等精灵创造的,虽然自己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漫长无比的黑暗年代当中到底有没有出过神匠,但是宗师肯定是出过不少,光是有资料记载的就至少在十位以上,比如奥斯瑞克……“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森德罗斯突然笑了:“你要是真的突破了宗师境界,倒还可以顺便敲光明神殿一笔……”

  “光明神殿?”林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想起了会长就任仪式上,恩洛斯跟自己说过的那件事:“你的意思是指,教宗陛下身上的蝰蛇之毒?”

  “没错,就是罗萨里奥身上的蝰蛇之度,看来恩洛斯早就告诉过你了……”

  “上次会长就任仪式的时候,恩洛斯随口提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位教宗陛下一不小心,感染上了蝰蛇之毒,以至于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如果不是以神力勉强支撑的话,现在只怕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这几百年来,光明神殿一直在找一个能够化解蝰蛇之毒的药剂宗师,甚至还许下了诱人的悬赏……”

  “什么悬赏?”

  “一个要求,一个不违背圣光教义的要求……”

  “……”林立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光明神殿这本钱会不会下得太重了一点?不违背圣光教义的要求,林立随便想想都能想出几十个来,而且每一个都可以让自己获得巨大的好处……“费雷,我接下来所说的话,你一定要牢牢记……”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森德罗斯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严肃,甚至还隐隐带着一丝虔诚:“如果有朝一日,你真的化解了罗萨里奥身上的蝰蛇之毒,那你一定要要求这位教宗陛下,把太阳权杖给你。”

  “为什么?”

  “因为太阳权杖当中藏着一个秘密,一个只有历代大祭司才会知道的秘密,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光明神殿的秘密却由黑暗神殿的大祭司掌握着……”

  “确实有点……”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一千三百多年前,根本没有什么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在那个年代只有永恒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