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八十五章 黄昏之塔的墙角

第五百八十五章 黄昏之塔的墙角


  “赫顿少爷,我们的人顶不住了,撤退吧,撤退还能为家族保留下一些力量。”亚历克浑身狼狈的来到了赫顿近前,眼睛瞟到正在那里不知忙碌什么的林立,顿时火气就上来了,说道:”大少爷,大家都是拿命在拼啊,如果是为了我们玛法家族,就是死我们也认了,可是现在我们是为了什么!”

  赫顿心里也为难,谁能想到事情会这么难办,不是夏亚强盗团的余孽吗,怎么又是炼金巨像,又是成队的大魔导士。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放在费雷会长的身上了,可是他不知道在干什么,都到这节骨眼儿了,却在那里搞莫名其妙的东西。

  其实,就算是费雷会长出手又能怎么样呢!不错,他是传奇法师,但是才刚刚进入传奇境界几天。要知道,那四具炼金巨像,每一具都有接近传奇魔兽的实力,恐怕就算是塞恩老师在这里,也只能是下令暂时撤退。硬拼能胜,但代价必然不小,绝对是一场两败俱伤之战。

  “再等等,让大家再坚持一下,”赫顿对亚历克说道,如果这个时候撤了,那什么工夫都白费了,昨天刚刚和费雷会长谈好的供应药剂的事情也成了泡影。

  “大少爷,说句失礼的话,您真的确定他就是轻风平原魔法工会的会长?”亚历克有意的提高声音,尽管周围四处是爆炸声,但还是传的很远很清晰。他就是要让黄昏之塔的人们都看看,你们在前边拼死拼活,你们的会长大人却躲在后边什么闲事也不管。

  “亚历克,够了,费雷会长这么自然有他的道理!”赫顿皱着眉头喝斥道,扭头又看了看忙碌的费雷会长,心里都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了。自从替父亲开始打理家族事务,做过大小决定无数,从来没有向今天这样彷徨无措过。

  从理智的方面说,现在敌强我弱,差距明显,形势对自己一方极为不利,只有撤退一途可选。可是心里又隐隐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坚持,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奇迹一定会出现的。

  那个每次见面都会创造奇迹的年轻会长,这一次还能继续创造奇迹吗?如果真的还能创造奇迹,又会是什么样的奇迹呢,怎么才能渡过这一道难关。

  四具巨兽级炼金巨像,不管怎么去想,不管想的多么夸张,在他看来似乎都是无解之局。除非,那位年轻的会长突破到圣域的境界,或者是突然有个圣域强者来救援……赫顿现在有一种用双手狠命撕扯头发的冲动,这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哼,最高议会真是昏了头,居然让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人来做魔法工会的会长。偏偏还有这么一群人,就真的甘心为他卖命。”亚历克看出了赫顿的犹豫,于是也不在乎之前的喝斥,继续大声的说道。

  然而让亚历克失望的是,黄昏之塔的那些魔法师,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也只有玛法家的同伴,注意力被引到了后边,结果就是被敌人瞅准机会又连伤几人。

  “可恶,我们的人在为你牺牲,你在干什么!”同伴因为自己的喊声受伤,这让亚历克有些恼羞成怒,转身向着那个可恶的年轻会长走去,凭着被赫顿少爷斥责,也要狠狠的揍那个家伙一顿。

  “亚历克,你干什么!”赫顿可吓坏了,连忙上前拦住亚历克,用力将他扯向一边。那可是传奇法师,就算是对付不了炼金巨像,收拾你可就太容易了。

  “赫顿少爷,您别拦着我,这种无能而又胆小的家伙,居然也配做魔法工会的会长,我要让大家都看看他的真面目。”亚历克愤怒的大声叫道。

  “好了,与其在这里纠缠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去和你的同伴一起同肩战斗!”赫顿脸色难看的斥道,就算心里对林立有再多不满,可毕竟人家是传奇法师,起码现在是根本惹不起他的。

  让亚历克在这里说了这么多,赫顿其实也是存了个小心思,想要借亚历克的话激一下那位不管闲事的会长大人。如果对方有什么不满,也可以解释说手下人不懂事之类的。

  可是,让赫顿郁闷的是,亚历克说了那么多,就连自己听了都替他脸红的话,这位会长大人却充耳不闻,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看他不断的摆弄着魔法材料,难道是要做什么实验吗,可现在属下和盟友在不惜生命的战斗,这是做实验的时候吗!

  事实上,林立此时哪里顾得上管别人说什么,亚历克的叫嚣声,根本没有引起他一丝一毫的注意。甚至于周遭的一切,天上地下的战斗,魔法的爆炸声,伤者的惨叫声,完全都被他屏蔽在耳朵外面,眼里只有面前地上的各种魔法材料。

  林立也没有想到,夏亚强盗团的炼金巨像,居然拥有巨兽级顶峰接近传奇魔兽的战力。四个相当于传奇魔兽的炼金巨像,就算是自己出手,恐怕一时也拿不下对方,更何况还有十名十八级大魔导士。

  如果林立狠下心,把自己那些亡灵仆从都派出来,骸骨巨龙、巫妖乌伊法鲁西、吸血鬼诺菲勒,还有十八名死亡骑士,也许这一仗真的不会有什么悬念。但是那样的话,损失是必然少不了的,最起码死亡骑士免不了再次减员。

  舍不得啊!别看林立有时候显得很大方,什么药剂啊魔法装备之类,给自己的手下配备的齐全,可那实际上是属于投资,而且还是回报率极高的投资。他可是从来不做赔钱的买卖,就拿死亡骑士来说吧,死亡之痕挂掉的那些,事后已经让他颇为后悔了,这可都是天谴骑士的种子。别看现在这几个死亡骑士不怎么起眼,最高也不过十八级,实力弱的还有十五级的,可要是都培养成了天谴骑士……以前林立还觉得,要把这十八个死亡骑士培养成天谴骑士,根本就是个遥不可及的奢望。可是现在不同了,要是能得到不朽之王的那条手臂,说不定还真有机会建立一支天谴骑士团。

  当然,如果真的是没有别的选择,林立还是个相当果断的人,只不过现在他除了硬拼还有更好的选择。

  瓦解法阵,炼金术士常用的一个炼金法阵,主要功能就是瓦解炼金法阵,常用于对炼金巨像的改造。制作一具炼金巨像,需要很多珍贵的魔法材料,材料一时凑不齐全就只能先用普通材料暂时代替,寻找到合适的材料再替换掉。所以说,建造一具炼金巨像,尤其是制造者是独立的炼金术士时,很多时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甚至很多炼金术士,最开始就完全用很普通的材料,先制作一具炼金巨像,然后每当获得什么珍贵材料,就将炼金巨像身上的相应部分替换下去。

  而替换也并不是简单的像修车那样换个零件就完事,材料的质量不同,承受极限不同,为了最大限度的发挥材料的优势,炼金法阵自然也要进行改变,不然换材料和不换也没有什么区别。

  由于炼金巨像身上的炼金法阵,并不是独立的,互相之间联系非常紧密,一个炼金法阵的改变,往往又需要几个十几炼金法阵的改变来配合。就好像给机器换了个齿轮,自然也要再换一个与它能够咬合的,然后……难免就产生了一个连锁反应。

  修改一个炼金法阵,有时候还不如直接重新绘制,早期都是普通材料还好,改坏了干脆再重新做一个零件。可是到了后期,越来越多的珍贵材料需要修改,失误导致的损失也越来越大,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所以某位炼金大师创造了瓦解法阵,利用瓦解法阵,将需要修改的炼金法阵瓦解抹去,又不会损害到材料。

  然而科学是一把双刃剑,在安瑞尔世界也是如此,瓦解法阵原本只是一种辅助法阵,是为了炼金术士更方便的工作。可是,有人却想到了把它用到战斗中,利用瓦解法阵瓦解对方的炼金巨像,胜负还用多说吗。

  然后,为了应对瓦解法阵这种无耻的战斗方式,炼金术士们又研究防止炼金法阵被瓦解的方法。擅于使用瓦解法阵的炼金术士,又想法改进瓦解法阵,就这样如同矛与盾一样交替发展。发展到现在,瓦解法阵不再是万能的,但也要看什么人来使用,以及用在什么地方。

  四具炼金巨像都是巨兽级的,尽管战力已经接近了传奇级,但也只是接近而已,说明它们的制造者仍然只是个高级炼金术士而已。要知道,大魔导士与传奇法师之间的差别就已经可称得上是天壤之别了,高级炼金术士与炼金宗师之间的差别更甚于此。

  以林立炼金宗师的水平制作出来的瓦解法阵,对付几个高级炼金术士的作品,根本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毕竟对于一位炼金宗师来说,高级炼金术士的水平实在是太菜了,他们的作品在炼金宗师看来,就好像小孩子的玩具。

  林立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面前放了一柄巨大的双手剑,居然是用来做桌面的,一件件材料整齐摆放在双手剑那宽大的剑平面上。所有准备工作完成,林立的双臂快速的运动了起来,如同一位正常演奏钢琴的音乐家,最快时甚至生出了幻影。

  首先就是调配材料,高阶魔兽的血液,稀有的魔法植物汁液,高阶魔晶的粉末,按照一定的比例先后被小心的混合在一起。如果有别的炼金术士看到这些魔法材料,一定会大骂林立暴殄天物,居然只是用来制作瓦解法阵。在绝大多数的炼金术士看来,现在的瓦解法阵早已经不像从前那么犀利了。

  也许在仓促之间,林立制作不出完美的瓦解法阵器具,但就凭着这些珍贵的材料,即使是粗糙的器具也足以解决掉眼前的麻烦。在林立看来,什么是浪费,只要东西发挥了作用就算不上浪费,再说他现在还在乎这点东西吗。要知道,黑暗王座里面,黑暗之主多少年积累宝藏还没有清点出来呢。

  把调配好的液体材料放到一边,林立又取出一根黄昏之塔的标准装备落日法杖。在他看来,这种制式装备,是最适合用来进行各种改造的。而现在,他就打算用这落日法杖制作瓦解法阵器具,以落日法杖的材质应该可以承受这个法阵运转时的负荷。

  林立拿出一支水晶笔,在容器中吸饱混合液体,就如同用钢笔写字一样,在落日法杖的杖柄上流畅的勾画起来。混合液体从笔尖流出,与杖柄只一接触,就发出哧哧的轻响,在杖柄上留下银色略微有些透明的笔画痕迹。

  “赫顿少爷,不能再拼了,撤退吧!”亚历克再次回到了赫顿近前,不过却不是主动找来的,而是被敌人生生压制回来的。不只是亚历克一个人,黄昏之塔和玛法家的魔法师,从一开始就被压制的不断后退,现在更是被压制在一个小范围内。

  赫顿这时也没有闲着了,手里的法杖挥动,一个个魔法向敌人丢出。毕竟是十九级的大魔导士,有他的加入,多少缓解了一些己方的压力。可是,也只是缓解一些压力而已,对于整个局势却没有任何改善。

  “费雷会长,快出手吧,不然大家都要完了。”看到手下伤亡越来越多,赫顿可真是急眼了,这些都是家族的精英啊。

  “少爷,撤吧,我们做到现在,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再说了,他?难道他出手,就能扭转局势了吗?”亚历克恨恨的看了一眼仍自忙碌的林立,忽然心头浮上个念头,连忙凑到赫顿的耳边,小声说道:”少爷,费雷会长这样表现,到是给了您一个机会啊。”

  赫顿皱了下眉头,也随着压低了声音,不解的问道:”你说什么,什么机会?”

  “少爷,这费雷可一点没有做会长的样子,完全不顾手下的死活,恐怕那些人心中也早有不满,我看我们不如借这个机会帮他们一把,他们当中只要有一半的人记住我们的恩情,以后我们玛法家族就可以……”亚历克虽然看不起林立,但也是个有眼光的人,早看出黄昏之塔这些魔法师的好处,于是便打起了挖墙角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