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一十章 药剂师培训

第六百一十章 药剂师培训


  另外,他们也听加文和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说了,这个小镇不只是一个生活的小镇,再遇到上次那样的袭击,绝对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再有人受到伤害。魔法师老爷们亲口说的话还能是假的吗,有新房子住,有新家具,还能保证安全,这在安瑞尔大陆都可以称得上是仙境一般的生活了吧。

  林立准备去新乌云镇,看看那些居民们,不过走到大门口却被一个奇怪的景象吸引住了。

  那是……魔法师吗?身上的魔法袍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颜色,除被洗得发白之外,还大大小小打了不少的补丁。这样的衣服,就是普通人,也很少有人会穿,可是现在却再现在一位魔法师的身上。

  “我听说你们这里管吃管住,还管衣服和魔法装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满脸落魄相的魔法师,正在向门前的接待打听黄昏之塔的福利。

  “你……”接待的魔法师,上下的打量了一阵那人,怀疑的问道:“你真的是魔法师吗?”

  负责接待工作的,只是一位九级的魔法师而已,可是看看那身上穿的戴的,哪一样都比那个号称是魔法师的人要强得多。他到是没有恶言相向,但是实在是怀疑来人的身份,这得要多么的倒霉,才能混成这种样子啊。

  那接待的魔法师看不出来,但是林立已经达到了传奇境界,一眼就看出那个落魄不堪的魔法师,居然是一名大魔导士,而且还拥有着十九级左右的实力。这就不得不让人感到怀疑了,一位十九级的大魔导士,怎么可能会是眼前这付境地呢。别说是高福利的黄昏之塔,就是随便找个小势力加入,也绝对不至于如此啊。

  “会长大人,这个人叫阿普达,”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正是准备陪林立去新乌云镇的加文走过来了。

  “你认识他?我看他实力不错,怎么混得这么……”林立都不忍心说了。

  “惨?他一直都这么惨,据说他老师是位传奇法师,只是到底是谁,他无论怎么也不肯透露。”加文看着正与接待争执的阿普达,脸上也是颇为无奈。

  加文和阿普达认识,不过并没有太深的交往,事实上与阿普达有交往的人非常少,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另类了。虽然阿普达有着大魔导士的实力,但是没有谁愿意和这样一个乞丐模样的人站在一起,实在是太丢人了。

  阿普达今年有四十四岁,但是达到十九级大魔导士的实力,已经是差不多十多年以前的事了。据说他的老师是一位传奇法师,但是不管是谁询问,他都守口如瓶不肯透露一丝半点,所以后来也就没有什么人把这事当真了。

  加文小声的向林立介绍着那个怪异的大魔导士阿普达。

  谁都知道,魔法师是一个非常耗钱的职业,吃喝穿用只要和魔法两个字沾边的,样样都价格不菲。就算是在魔法装备方面可以节省,但是也有很多是必须的花费,否则修习魔法就要更加艰难不知多少倍。

  人类本身在魔法方面的天赋,就比不上高等精灵,为什么最后却是以人类反抗力量为主力,推翻了高等精灵的统治。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人类找到了突破魔法桎梏的方法,得以在魔法方面有了可以与高等精灵一较高下的资本,那就是活跃药剂。

  据说当初人类开始学习魔法的时候,情报被呈送到了精灵女王的面前,在要不要禁止人类学习魔法这个问题上,几大领主一致认为寿命短暂的人类,在魔法方面注定不可能超越高等精灵的。所以,让人类学魔法,对于高等精灵来说,就是多了一些会魔法的炮灰而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认为人类的精神力太过僵化,根本不适合学习魔法。

  而活跃药剂,就是用来改善人类精神力状况的一种药剂,正是因为活跃药剂的出现,才让人类可以在魔法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不是每个人都有林立那么变态的精神力,所以活跃药剂对于魔法师来说,就好像是打开魔法大门的钥匙,是魔法道路上必不可少的助力。

  但凡是这种无可或缺的东西,价格都不会便宜,更何况是魔法师所必需的。高级的活跃药剂每一支就要上千金币,就是那些低劣的货色,也要上百金币一支。不过对于一般的魔法师来说,每个月花费几百金币,购买几支活跃药剂,就算是再落魄的魔法师也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这位阿普达,却落魄到连这几百金币也拿不出来的境地,以至于十多年前就达到了十九级,却一直卡到现在也没有丝毫进入十九级顶峰的迹象。

  其实,魔法师这个职业耗费金钱,但魔法师赚钱也是很有一套的。不说加入什么势力组织,就是加入个冒险团队,做点简单的小任务,这阿普达也不至于落魄成这个样子啊。

  加文接着说下去,林立才终于明白,阿普达落魄的原因可真是自找的。

  不加入任何组织,这对于一个十九级的大魔导士来说,等于直接就断了一条最好的财路。要知道,十九级的大魔导士,在这轻风平原可是绝对的抢手。据说,当初玛法家族的族长,赫顿的父亲索伦森,曾经亲自上门招揽,开出了非常优厚的待遇,结果却被阿普达很干脆的拒绝了。就连玛法家族都无法打动他,更不用说其他的势力了。

  加入一些大中型的势力,像活跃药剂这种算不上多珍贵的药剂,都是属于福利的一种,按时发到魔法师的手里。如果是加入一些不入流的小势力,就凭着阿普达十九级的实力,恐怕直接就做老大了。可是,阿普达就是好像偏执狂一样,不管是什么势力的招揽,一概毫不客气的拒绝,甚至因为这个,还躲进巨龙山脉中隐居了几年。

  不加入任何组织的人不是没有,玛法家族那位立族的先祖,当初就是不加入任何组织,凭着自己的实力硬生生在这轻风平原争得一块立足之地,开创了玛法家族。有着十九级实力的阿普达,也许做不到这样的程度,但只要出些力气起码也可以过得很好。但是,这就是他得活该之处,不但不加入任何组织,而且还不肯去冒险公会接任务。没有人知道什么原因,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懒,结果就是阿普达落魄到什么程度,一年都未必能凑够买活跃药剂的钱,更不用说什么魔法装备了。

  没有活跃药剂的帮助,魔法修习方面自然几近于停滞,阿普达就这样以一个轻风平原最另类的魔法师的称号,在十九级一卡就是十多年的时间。

  林立听得直摇头,要不怎么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呢。十九级的大魔导士,稍花点力气也不至于落魄成这样,十多年的时间就算不能突破到传奇境界,起码也可以达到十九级巅峰。

  “会长大人,您看这……”加文指了指门口,向林立小声的请示道。

  林立叹了口气,说道:“你带他去办手续吧,怎么说大家都是魔法师,魔法师工会建立的宗旨,本来就是帮助大家解决困难的。”

  最高议会设立魔法师工会,其实最初的宗旨,就是为了扶持那些不问世事,只知道专心钻研魔法的魔法师们。比起那些服务于各个势力,或者整天东奔西跑冒险的魔法师,显然这种专心于魔法研究的魔法师,对魔法的发展贡献更大。虽然他们不能自己去赚钱,甚至不能替魔法工会出去拼杀抢夺利益,但是他们的每一个研究成果,受益者都是全体的魔法师。

  只不过到了现在,魔法师工会建立的宗旨,似乎已经没有人记得了。一个个的魔法师工会,都变得与那些地方势力一般,为了争夺利益勾心斗角甚至大打出手。

  当然也不能全怪那些会长,毕竟社会在发展,如果工会中全部都是埋头做研究的魔法师,那么被人欺负上门要怎么办。比如加洛斯魔法师工会,一直都被几个地方势力压制得喘不过气来,甚至还被阴影之巢打上门去,不就是没有强大的武力做后盾吗。

  最早的时候,还有最高议会给魔法师工会撑腰,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最高议会已经很久不插手魔法师工会的事情了。

  既然你最高议会不能给我们这些地方魔法师工会做主,那我们是不是有违背魔法师工会建立的宗旨,也就轮不到你来管了。于是,魔法师工会越来越像地方势力那样惟利是图,因为他们需要靠利益来吸引强大的魔法师加入。

  人都是现实的,学会本事干什么,不就是搏一场富贵吗。既然在地方势力里,可以生活的滋润,又何苦去加入魔法师工会,过那种苦行僧一般的无聊日子呢。所以,魔法师工会想要在利益的争夺中不落下风,就要有强大的武力,而想要有强大的武力,自然少不了动人心的财帛。

  反正林立现在也不缺钱,不管阿普达的落魄是因为懒,还是因为只知道专心做研究,十九级的实力也值得花钱养起来了。

  加文过去装作刚刚认出阿普达,在阿普达茫然的目光中,直接拉着他去办理了加入黄昏之塔的手续。办完手续之后,加文不经意的问阿普达,既然之前不肯加入任何组织,为什么现在又来加入黄昏之塔。

  这个问题,阿普达到是没有隐瞒,其实原因也是很简单,如果轻风平原早有魔法师工会,他早就加入了。

  见过阿普达之后,林立让加文带着阿普达去熟悉黄昏之塔的人和环境,自己离开了黄昏之塔,施展出飞行术前往新乌云镇,看往那些曾经的街坊邻居,然后还参加了庆祝新乌云镇建成的篝火晚会。

  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魔法师都是高高在上的老爷,不过林立这个才二十岁的小青年,却并没有让乌云镇的居民们感觉到拘谨。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位和姑娘们围着篝火跳舞的年轻人,与那些威严让人不敢注视的魔法师老爷们联系在一起。

  篝火晚会进行到午夜才结束,而林立也收到了不少含情脉脉的姑娘们送来的小手工品,只不过他现在可没有心思去考虑那些事情。

  林立从乌云镇回到黄昏之塔,却看到在黄昏之塔门前的小广场上,停着十几辆颇为豪华的马车。都用不到多想,林立估摸这八成是葛瑞安回来了,而且看这样子事情应该也都谈妥了。他走进黄昏之塔的大门,果然看到肥头大耳的葛瑞安满面红光的迎了上来。

  “哈哈,幸不辱命,你要的人,我都给你骗来了。”到了会长办公的房间后,葛瑞安得意的大笑道。

  “哎,这叫什么话,怎么能说是骗呢,让他们来是他们的福气。”林立一本正经的说道。

  林立说得是实话,不过葛瑞安才不管那些,反正要的人都弄来了,而且自己这回去奥兰纳,也是着实的扬眉吐气了一回。

  为了加洛斯魔法师工会的药剂供应,葛瑞安以前不是没有跑过药剂师工会,但对于奥兰纳的人来说,加洛斯就如同乡下一般,加洛斯魔法师工会的会长,从来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尤其是对于药剂师来说,魔法师在他们眼里的地位,就如同普通人在魔法师的眼里的地位一样。而葛瑞安,这个乡下魔法师工会的会长,自然也从来不被药剂师们放在眼里。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葛瑞安到了奥兰纳药剂师工会的门口,开始说要见他们会长巴尔博,那一个两个的药剂师还冷嘲热讽的,就好像乞丐要见国王一样。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连葛瑞安自己都有些意外,药剂师工会的会长巴尔博得到消息后,居然亲自下楼来迎接他。而这个时候,再看那些人的表情,真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