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四十四章 起源药剂

第六百四十四章 起源药剂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叫什么费雷的,在魔法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可能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比如是传奇法师?可传奇法师一般会被称呼为大师,虽然称呼魔法师也没有错,但毕竟显得不够尊重。

  “问题是,他是不是传奇法师,和拍卖的药剂有什么关系,传奇法师也不都是药剂大师啊。”

  “是啊,凭什么他这个没有名字的药剂,起拍价竟然比威尔金森大师的起源药剂还高!人家威尔金森大师配制的是什么药剂,那是可以让魔法师越级学会五个魔法的起源药剂!”

  光是一个称呼上的问题,就已经够让这些人糊涂了,可一百万的起拍价格就更是让这些人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妈的,谁的钱也不是白来的,为赚这一百万金币老子得要付出多少代价。莫名其妙的一个东西放上去,起拍价开口就是一百万金币,你瓦里安看上去不像是穷疯了的样子啊。人们看向瓦里安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疯子一样,除了疯子谁能做出这种事来。

  刚刚以三百万天价成交的起源药剂,可以让人在梦境中越级学会五个魔法。人们在平静一些之后,将这样的效果和自己所知道的药剂一做比较。几乎所有对药剂有所了解的人,都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这位叫威尔金森的高级药剂师,恐怕已经可以被称为大师了吧。就算还不是药剂大师,恐怕也应该是触摸到大师境界的边缘了。

  可就是这样,起源药剂的起拍价是多少,只有五十万金币而已。现在这个无名的药剂呢,起拍价格竟然是起源药剂的两倍,起源药剂的效果已经神奇到让人不可想象了,这个无名药剂的效果,难道能够超过起源药剂吗?而且还超过那么多吗!

  “哎,你说现在这个药剂,会不会真的效果比起源药剂还好?”有人实在是想不通,时光寄卖行也和数百年的历史了,瓦里安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呢。这等于是把多年苦心经营起来的信用,在这一次拍卖中用锤子砸得粉碎。

  可是那人说的话,立刻引来周围人们的嘲笑,“你傻啊,比起源药剂更好的,难道是可以让人越级学习十个魔法吗?就算是有那种药剂,恐怕也是大师级的药剂了吧。但是,大师级的药剂,会被拿上拍卖会吗?”

  这似乎已经不能称为疑问了,虽然谁都不知道什么原因什么答案,不知道瓦里安在发什么疯,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瓦里安绝对是在发疯。

  “妈的,别说是一百万金币,就是白给老子,老子也不敢喝啊,魔法师配制出的药剂,说不定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放过什么进去了吧。”战士们尤其对这一百万金币的起拍价反感,因为他们赚钱可不像商人那么容易,每一个金币上都是沾满了别人和自己的鲜血。

  “我怎么看瓦里安先生也不像是糊涂的人,说不定他是碍于谁的情面,才搞出这么一场闹剧。定那么高的起拍价,也许就是怕别人拍走了药剂喝出人命,这样最后顶多是流拍,也好对什么人交待。”也有人比较理智的分析着各种可能性。

  刚才在拍卖威尔金森的起源药剂时,是塞纳的第一个出价,打破了拍卖会的平静。但是现在,虽然他心里很清楚,瓦里安所说的费雷魔法师,就是那个实力极其恐怖的年轻魔法师,却实在没有勇气再次跳出来打破这次的平静。

  听听周围人们的议论,塞纳可以肯定,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跳出来,立刻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傻瓜,而这还并不是最重要的。其实,能够讨好那位费雷魔法师,就算是做一次傻瓜也没什么,可问题就是自己报价之后呢?

  一百万金币可不是个小数目,塞纳知道按照现在的状况,自己出手的结果肯定就是被陷进去了。拍起源药剂的时候,起码周围的人们都是持一种怀疑的态度,处于信与不信之间,只要有一个人发出声音,很容易就打破这个平衡。

  可是现在呢,听听周围的人们都在说什么,他们就连瓦里安的信誉都不相信了,自己出手还有用吗,谁会来和自己竞拍?塞纳可不敢冒这个险,尽管这一年来发展的势头相当不错,可那毕竟是一百万金币。

  楼下大厅里的人们,面对这样一场荒诞的拍卖,完全无法保持应有的冷静。他们议论着,嘲讽着,准备着看瓦里安这场闹剧要如何收场。虽然他们自己不敢冒犯瓦里安,可是别忘了楼上还有身份显赫的贵宾们,那些才是真正的大人物。知道自己被耍了,那些大人物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恐怕瓦里安也无法承受他们的怒火吧。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别看平时见面恭恭敬敬,脸上堆满了谦卑的笑容,可谁知道他们在恭维你的同时,心里面是不是在咒骂你呢。在祝贺你取得成就的同时,心里面又是否在期盼着你的衰败。

  “妈的,瓦里安在搞什么鬼,难道真是老糊涂了吗?”今天这场拍卖会,泰迪亚就没捡到什么好,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虽然拍到了一枚火花天蓝石戒指,可还被希拉里抬到了高价,完全超出了戒指的实际价值。然后,又是起源药剂的竞拍,鬼知道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混蛋,坐在楼下角落里,居然报出三百万的高价。

  就在泰迪亚为这次拍卖会而大发脾气的时候,旁边的一位随从却凑了过来,在泰迪亚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泰迪亚眼睛顿时瞪了起来,扭过头对随从问道:“真的?你应该知道欺骗我的后果。”

  随从打了个冷战,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千真万确,森德罗斯大师回去神殿后,和很多人说过这个叫费雷的魔法师,对他的药剂学水平非常推崇。”

  森德罗斯大师是什么样的人,泰迪亚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那可是黑暗神殿的大祭司,踏入传奇境界多年的亡灵法师,而且在药剂学方面的造诣,据说丝毫不比那些专业的药剂师差。就连森德罗斯这样的人,都对其药剂学水平倍加推崇的话,那么这个人的药剂学水平就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泰迪亚可以不相信瓦里安的信誉,但是绝对不会怀疑森德罗斯的判断,这个没有名字的药剂,应该是值这一百万金币的。但是要不要出手拍下来,他的心里面却很犹豫,因为到现在还不知道那药剂到底是什么效果。瓦里安一句有关药效的话都没有提到,鬼知道是给魔法师用的,还是给野蛮的战士使用的。起拍价就是一百万金币,就算是没有人竞拍,一百万买下自己不能用的药剂,岂不是成了别人的笑柄。

  “大人,以森德罗斯大师对药剂学的痴迷,想必会很高兴收到这样一件礼物吧。”随从低声对泰迪亚说道。

  泰迪亚眉头不自觉得挑了两下,给了随从一个赞赏的笑容,说道:“一百一十万!”

  “一百二十万!”

  两个竞价声,几乎同时传到楼下,那些正在议论不休的人们,顿时好像被捏住了喉咙一样,大厅里再次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楼上,喊出一百一十万竞价的泰迪亚,此时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还以为自己可以凭着这个消息,终于能够在拍卖会上抢到一次先机,却没想到居然又有人和自己做对!

  与泰迪亚的心情相反,就在他斜对面的贵宾间里,莱丁王国的希拉里亲王脸上却是带着颇为玩味的笑容。自己是从好友恩洛斯那里,听说这个叫费雷的魔法师,在药剂学方面有着非常惊人的造诣,那边黑暗之刃的小子,想必是从森德罗斯那里听来的吧。

  身为莱丁王国的亲王,希拉里自然也是从小信仰光明教义,并且还专门在光明神殿中修行过一段时间。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和最为另类的光明教徒,结交亡灵法师的主教恩洛斯,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自从恩洛斯不久前,去了一趟奥兰纳药剂师工会,参加那个药剂师的什么交流会,回来后就经常说起一个如何如何妖孽的小子,药剂学的造诣如何如何变态等等。希拉里听得耳朵都出了茧子,这次来参加这个拍卖会,还有个打算就是顺道去多兰德,看看被恩洛斯赞不绝口的变态小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不过让希拉里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在拍卖会上,遇到了拍卖那个费雷魔法师配制的药剂,这如果不拍下来的话,日后被恩洛斯知道,肯定又要怪自己不够意思了。

  一百二十万的竞价,对于莱丁王国的亲王不算什么,能让对面黑暗之刃的亡灵崽子吃个瘪,到算是个意外的收获。希拉里亲王的心情很好,悠闲的品了品杯中的美酒,等着对面报出新的竞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