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天价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天价


  与楼下众人的反应不同,威尔金森等人听到林立的报价,知道费雷大师对这件东西的态度是势在必得,顿时也就熄了心里面的念头。其实,想想也是,自己这些高级药剂师,都想到了将这截树枝放在草药种植园里面,费雷大师在药剂学方面的造诣深不可测,又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呢。

  虽然威尔金森没有等来费雷大师的回答,但是这五百万金币的报价,已经充分说明了问题。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们对这位费雷大师的为人也是有所了解,这是个不肯在无用的东西上多花一个铜币的人。现在既然出手了,就说明这截树枝别管什么来历,但一定是很有用,而且其价值绝不低于五百万金币。换句话说,他们眼中的费雷大师,就是一个不做亏本生意的人。

  不过,威尔金森等人并不觉得沮丧,那东西落在费雷大师的手中,自己这些人也不是没有好处。毕竟自己等人与费雷大师,虽然没有师生之名却有师生之实,这关系可比什么朋友伙伴之类都要亲近得多。

  而在另外的贵客间中,黑暗之刃的泰迪亚忿忿的闭上了嘴,竞价的话刚刚才到嗓子眼儿,就被那财大气粗的五百万金币报价给堵了回去。

  泰迪亚身为一位亡灵法师,对于那截树枝上传来的生命力量,感到非常的厌恶,所谓的清新自然的气息,甚至让他有作呕的感觉。但是,这件东西对他来说,同样有着很大的用处。

  亡灵法师终日与死亡生物为伍,身体难以避免的会受到死气的侵蚀,所以绝大多数的亡灵法师,都长着一付怪样子,说好听点是瘦骨嶙峋,说不好听就是一张皮蒙了付骨头架子,绝比真正的骷髅还要吓人。

  形象上的问题还是次要的,这世界崇拜强者,外表难看其实不算什么,谁敢说森德罗斯长相难看。问题是,这种死气的侵蚀在日积月累之下,对身体的伤害将是致命的。踏入传奇境界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可如果无法像森德罗斯那样,成为一位传奇亡灵法师,就将要面临两个选择。

  一种选择是等死,相信没有人会做这种选择,而另一种是将自己也转化为亡灵生物,也就是乌伊法鲁西那样的巫妖,但是这个转化的成功率是非常低的。而拥有这样一件充满生机的宝物,就可以时常用来驱散体内的死气,寿命自然也会得到极大的延长。

  而且对于亡灵法师来说,一件能够提供强大生机的宝物,用处还不仅仅用来延长寿命。虽然生命与死亡是相对的力量,但是通过对这种生机的体会了解,对于亡灵法术也会有更好的感悟。

  只不过,泰迪亚虽然想得很好,却再次被现实狠狠的掴了一巴掌。林立一开始就把价格抬上了五百万金币,直接将他的希望全部掐灭了。如果是为了黑暗之刃,五百万金币,黑暗之刃拿得起,为了他自己的话,他可拿不出这么多的钱,黑暗之刃现在也不是他做主。

  被林立一句话堵回去的,不只是泰迪亚一个人,莱丁王国的希拉里亲王,本来就对稀奇的东西感兴趣,因此尽管不知道那截树枝是做什么用的,但一百万金币的起拍价格还算不上什么。可是话才到嘴边,会场里就响起了林立五百万金币的报价声,顿时让他一阵错愕。

  “到底是年轻啊,”希拉里摇着头叹道。好友恩洛斯对这位费雷魔法师很是推崇,不过那是对其药剂学造诣,在他现在看来年轻人毕竟还是年轻,有时遇事还是有些沉不住气。

  一百万金币的底价,竟然直接竞价五百万金币,这实在是非常不智的行为,就算是真的非常迫切的想得到这件东西,也不用这么明显的摆出一付急不可耐的态度啊。要知道,这可是竞拍的大忌,不但告诉别人自己需要的迫切心情,而且还会激起一些人好胜之心,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将价格推到一个不可控制的高度。

  这位年轻的魔法师、药剂师、魔法工会会长,可能是将全部的精力,都花费同在学习魔法与药剂学上边了,反而对最基础的生活常识不够了解。年轻的天才,也不是事事都能那么天才,有些事情靠得就是时间的积累,光从书本上学习是不够的。

  这不只是希拉里的看法,其他几位认识林立的,比如刚刚高价买走迷思药剂的罗比奥,甚至正在主持拍卖的瓦里安,都是对这个竞价报以苦笑。到不是说对林立有什么意见,可在他们看来,这个五百万金币的竞价实在是一个昏招。

  “什么!刚才那支药剂就是他配制的?”

  “是不是串通好的,我就不信什么药剂能值一千万金币,现在又跑出个五百万金币树枝。”

  在天价药剂成交之后,楼下这些人们都对那药剂的效果很是好奇,因为他们实在是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药剂,居然可以值一千万金币,这是他们怎么都感觉无法想象的事情。

  这些人虽然坐在楼下,但随便哪位也都是称霸一方的人物,互相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想要打听这事,还真没什么困难的。

  拍走药剂的人是闪金商会的,因此很快有和罗比奥熟悉的人专程前去打听,看看他这一千万金币究竟是花在了什么上边。

  罗比奥怎么可能告诉别人实话,难道说自己花一千万金币买了一支试验药剂?这个可以向老板霍夫曼说,因为霍夫曼自己就是药剂大师,又对费雷会长的药剂学水平推崇备至,但是和别人说实话肯定会被说是白痴的。所以,在有人前来询问的时候,他很肯定的告诉了对方药剂的效果,一个字都没有提实验的事情。

  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一说,所有人都倒吸口冷气,能够造就大魔导士的药剂,而且还不会有透支潜力的后遗症,这意味着踏入传奇境界的可能也没有被断绝。这么说来,这一千万金币虽然数额巨大,但却可以说是物有所值。当然,还有一个前提,也就只有闪金商会这样的豪门巨富,才能够出得起这一千万金币,换成是别家恐怕还下不了这个决心。

  而更让众人意外的是,这个配制迷思药剂的人,瓦里安口中所说着的费雷魔法师,现在就坐在那间最为尊贵的贵宾间,正是刚刚直接竞价五百万金币的人。

  这个时候,有些人也记起来了,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大家在前厅等待的时候,远远看到过瓦里安引领着一群人上楼,那无比恭敬的态度,几乎没有人在瓦里安身上看见过。

  “等等,黄昏之塔?不就是我们去招揽药剂师的那个魔法工会吗!”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可见之前他们对黄昏之塔是什么样的一种态度,眼中只有黄昏之塔的药剂师,而对黄昏之塔根本是视若无物。

  “那个小屁孩儿会长?难怪,刚刚赚了一千万金币,难怪好像暴发户一样张口就是五百万金币。”有人酸溜溜的说道。

  虽然说这些人对黄昏之塔,心里满都是羡慕嫉妒恨,可是也不得不重新审视台上那截不起眼的树枝。知道了竞价者的真实身份,也没有人再怀疑瓦里安了,不说那个叫费雷的魔法师,起码威尔金森大师肯定不会做出有失体面的事情。

  尽管从心里面,人们都不相信黄昏之塔那位年轻的会长,会是一位尊贵无比的药剂大师,但是起码威尔金森大师也在那间贵宾间里,说不定是威尔金森大师认出了那截树枝呢。可惜的是,即使他们现在感觉到那截树枝的不凡之处,但那五百万金币的竞价价格,已经成为了一道门槛,将楼下的大多数人挡在了外面。

  五百万金币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了,要知道这不是什么神奇药剂,也不是什么珍惜材料,甚至都算不上一件魔法装备,虽然大家都知道其中散发出来的自然魔法气息有多么珍贵,但是五百万金币这个价格是不是太贵了一点?

  按照常理来说,在知道这么多关于黄昏之塔,尤其是那位年轻的费雷会长的事情之后,各个势力应该是对之前做过的一些事情心怀忐忑才对。毕竟,就连瓦里安这么有声望的人,接待那位费雷会长时,也是放低了身段,竟然亲自充当引路。而刚才药剂拍卖的时候,闪金商会、黑暗之刃、罗兰城主阿拉索,甚至还有莱丁王国的希拉里亲王,都表现得对那支药剂极为追捧。

  可是,联系到刚才那暴发户似的竞价,人们的心情立刻大为放松,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不过是个孩子而已!是的,二十岁的年纪,在这里很多人的眼中,就是个还有些幼稚的不懂事的孩子,太嫩了,根本不足为惧。之所以能够得到瓦里安大师那样的招待,恐怕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随行的威尔金森大师,以及其他几位高级药剂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