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约战

第六百五十五章 约战


  维塔斯很清楚的记得,在自己离开翡翠森林的时候,长老曾经很仔细的叮嘱过,人类是安瑞尔大陆上最无耻最不讲信用的种族,所以凡得涉及到信用的问题,一定要想办法让对方没有抵赖的机会。

  “阿拉索城主,帮我们安排一处适合战斗的地方吧。另外,费雷魔法师,我希望我们之间的战斗,能够有人旁观作证,所以不如就让他们做我们赌局的观众吧。”维塔斯知道,人类除了不讲信用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爱面子,所以如果有很多旁观者做证的话,就不怕对方事后抵赖了。

  其实不只是精灵,其他各个种族,对人类也都有着相同的看法,奸猾狡诈阴险无信等等。甚至就连深渊中那些,经常出来诱惑人类出卖灵魂的魔鬼,每次也都是为了契约条款绞尽脑汁,免得被狡猾的人类钻了空子。

  因此,每一个将要离开部族,走入人族国度的年轻后辈,都会被族中长者反复告诫人类的种种恶行。从年纪来看,其实维塔斯即使是在寿命悠长的精灵中,也已经算不上是年轻人了。但是身为精灵一族进入翡翠森林后的第一批新生精灵,在离开翡翠森林时,仍然少不了被长老们反复叮嘱。

  “维塔斯,不要认为自己已经拥有了传奇级的实力,就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你。那些阴险狡诈的人类最擅长的,就是用阴谋来拉近实力的差距,他们会伪装成你的朋友,获取你的信任,让你为他们做各种各样的危险的事情,最后还会在庆祝的时候,用淬毒的匕首刺入你的心脏。”

  “不要相信他们的承诺,即使他们向神明起誓,也会转眼将誓言踩在脚下。他们根本没有对神明的敬畏之心,他们只相信利益,为了利益就算是同胞兄弟也可以出卖。”

  一向自认优雅的精灵,居然在形容人类时说出那么多恶劣的词语,即便只是听着也是一种折磨。维塔斯甚至还被要求,将长老们的这些话重复了很多遍,长老们这才放心的让他离开了翡翠森林。

  维塔斯并不认为,凭着自己传奇境界的实力,会连一个人类小子也收拾不了,即便对方能够搞出什么阴谋诡计之类的,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的。不过,在人族国度生活这段时间,看过大量的人族历史文献,他也知道长老们所叮嘱的那些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在人族的历史上,尤其是国与国之间,前一刻才刚刚签订盟约,转眼又大打出手的事情屡见不鲜。

  维塔斯到是不怕这个叫费雷的人族魔法师抵赖,因为死人是没有机会抵赖的。不过他也听阿拉索刚才也说了,这个叫费雷的人族魔法师还是什么黄昏之塔的主人,更是轻风平原魔法工会的会长。虽然他并不把黄昏之塔放在眼中,但魔法工会却是有最高议会支持的,而这就是他要求有更多旁观者的原因。

  精灵虽然高傲,但还没有自大到真的目空一切的地步,要知道最高议会中的阿波菲斯等圣域强者,那可是曾经与格雷斯科并肩战斗过的人物。精灵一族中的长老们,甚至于如今的精灵女王,也不愿意无端的去招惹最高议会。

  维塔斯可不愿意,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人族魔法师,给女王和长老们惹去一丁点的麻烦。所以这样多一些旁观者,更主要的是证明给最高议会看得,告诉他们这场赌斗是建立在公正公平公开的基础,到时候最高议会也说不出什么来。虽然旁观者都是人族,不过维塔斯却并不担心他们串通一起,因为谁都知道人族是最擅于内斗的。

  听到两个人这样就定下了赌斗,阿拉索在一旁可是有些急了,本以为这位费雷魔法师是个聪明人,既然已经有足够得钱买下那东西了,还玩什么赌斗呢。可谁成想居然又来了这么一出,东西买都买下来了,这场赌斗却只是换了个赌注而已。

  拜托,您不像是反应迟钝的人啊!刚才维塔斯放出的气势,难道你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吗,那是传奇境界的气势啊!

  阿拉索现在是左右为难,如果是换成别的传奇强者,也许事情的结果也不至于太糟糕,可问题就是维塔斯不只是一位传奇法师,而且还是一名精灵,而精灵对人类可是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的。

  如果赌斗的另一方换成是别人,比如楼下那些什么佣兵团长,又或者是什么兄弟会会长之类的势力首领,阿拉索现在也不会觉得太过为难。但是,这个叫费雷的魔法师,可不是楼下那些小势力首领可比的,尽管黄昏之塔目前的声势似乎不大,可毕竟是最高议会的支持下建立的。虽然轻风平原魔法工会才建立不到一年,但人家也是魔法工会的会长,如果真在自己这罗兰城里出了什么问题,甚至是死掉了,那自己又如何向最高议会交待呢。

  别说什么最高议会不会在意,轻风平原魔法工会会长也许还不算什么,可如果再加上一个药剂师的身份呢。看看瓦里安大师是如何招待这位费雷会长的,要知道就在刚才,人家配制的一支药剂,竟然拍卖出一千万金币的天价,即便是价格上可能有些虚高,可药剂的效果摆在那里面,明显不是一般的药剂师可以配制出来的。

  再看看他的身边,那一个个可都是高级药剂师,难道这些高级药剂师疯了吗,多少大势力求都求不到,却跑去加入一个刚刚才建立的小势力?阿拉索可以肯定,瓦里安一定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否则不会把他们安排在这个第一贵宾间,难道就不怕其他的贵宾们不服吗。瓦里安摆出如此的态度,甚至已经不能说是刻意结交,而是几乎近似于去巴结这位年轻的魔法师了。

  能让瓦里安巴结的人,整个安瑞尔大陆可真没几个,而自己绝对不是其中之一。阿拉索虽然在轻风平原也是声望极大,可是对自己的身份地位的认识还是非常清醒的。可现在的问题是,自己的担心根本无济于事,这两方的哪一个都不是自己能劝得动的。

  “费雷魔法师,您看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坐下来谈一谈,没必要非得做这种伤和气的事情。您可能是不知道,维塔斯大师在翡翠森林那边有些关系,您要那截树枝不也就是为了草药吗,有维塔斯大师的关系,只要翡翠森林中有的,想要什么没有啊。”阿拉索苦口婆心的向林立劝说道,同时用一个大师的称谓,特意暗示出维塔斯传奇法师的身份。

  可是,林立不只知道维塔斯有传奇级的实力,而且还早已经看破了他的伪装术,知道他是一名精灵传奇法师。实际上,如果不是刚才维塔斯表现出传奇级的实力,林立才懒得去搭理他,什么赌斗之类的也太无聊了,根本就是耽误时间。但是,维塔斯既然是传奇法师,那么林立到不想错过这么一个验证自己所学的机会了,要知道和传奇强者交手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而且,林立对维塔斯所说的赌注,那件号称价值与那截树枝相当的宝物,也是非常感兴趣。没有人会嫌手中的宝物多,尽管在追求力量真谛的路上,都说人不能过分依靠于外力的帮助。尤其是到了传奇境界,对规则力量的每一分理解,都是要依靠自己去用心体悟。但是宝物的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至少它可以让你在追求力量真谛的路上,有更大的保障让你继续走下去。而且,能够被传奇强者称为宝物的,往往都蕴含着强大的规则力量,让使用者对规则有更多一种体悟也是一个原因。

  当然,林立也不认为,维塔斯所说的宝物,价值真的能与那截树枝相比,要知道那可是七支星辰碎片中最有价值的新生,是与永恒之树一同生长在世界初始时期的宝物。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宝物的价值,能够与新生相提并论的话,那就只有同样的六支星辰碎片了。

  对于阿拉索城主的劝说,林立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却与维塔斯说的话差不多,只是让阿拉索城主去帮忙安排一个赌斗场地。至于说到旁观者,相信这里无聊的人还是很多的,只要把赌斗的消息公布出去,恐怕立刻会把这当成一场盛会蜂拥而至。

  见对方好像没听到自己说的话一样,阿拉索知道再怎么劝说也是无济于事,至于劝说维塔斯就更不用想了。虽然没有听维塔斯说过自己在精灵王国的身份,但是从这段日子的接触来看,恐怕这位传奇精灵法师在精灵王国也是个大人物。

  这一场赌斗,阿拉索几乎已经可以猜到结局了,如果费雷魔法师仅仅只是在药剂方面有所建树,而个人实力方面非常平庸的话,那么这事情其实到也好办了。可问题就是,这位费雷魔法师,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别管当初是用了什么方法,毕竟干掉过程一名传奇巫妖,还要再加上一只骸骨巨龙,想必须就算不到传奇,也有着非常强大的杀手锏。

  这样的两位强者动起手来,谁也不肯让谁的情况下,恐怕很快就会打出真火来。尤其是维塔斯是精灵,而精灵对人类向来都没有好感,这要是真被撩拨起火气,几乎可以预见这位费雷魔法师的下场。

  “那么,好吧,两位稍等,我去为你们安排场地。”阿拉索重重的叹了口气,现在他只能向天神祈祷了,希望结局不会真的变成那样不可收拾。

  带着忐忑的心情,阿拉索来到楼下,先是让人去安排赌斗的场地,自己则直奔后台去找瓦里安想办法。毕竟对于那位费雷魔法师,瓦里安大师应该比自己知道的多一些,也许会有什么办法,阻止两人间的这场赌斗。

  这件做为压轴出场的神秘宝物,果然是不负自己的厚望,居然创造了一千五百万金币的成交记录,这个记录恐怕不只是在时光寄卖行,就是整个安瑞尔大陆也是少有的记录吧。落锤宣布拍卖成交之后,瓦里安在台上强压着心里的激动,向着所有的来宾发表着感言,然后宣布这次拍卖会圆满结束。

  可是就在台下众人,将要起身依次离场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罗兰城城主阿拉索居然面色焦急的跑到了台上。看到这一幕,所有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虽然没有凑上前去听阿拉索和瓦里安在说什么,但也没有了离开的意思,好奇的等待着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

  “什……什么!”瓦里安在听了阿拉索的话后,心情立刻跌至冰点,什么天价成交记录,什么最成功的拍卖会,所带来的喜悦转瞬间烟消云散。

  “瓦里安大师,您能不能想想办法,劝一劝那位费雷魔法师。”阿拉索满眼冀希的向瓦里安询问道。

  瓦里安扫了眼台下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拉着阿拉索走到了台边帷幕旁,压低了声音恨恨的说道:“阿拉索,拍卖会的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怎么能带着人去找费雷魔法师呢,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刚才拍卖药剂时候的场景,你应该也看出来了,这个费雷魔法师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师。今天这场拍卖会,身份尊贵的贵宾来了不少,为什么我偏偏将他安排在第一贵宾间。”

  对于瓦里安的抱怨,阿拉索也只能是抱以苦笑,说道:“这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可现在事情已经成了这样,刚才楼上的动静,您应该也感觉到了,那位费雷魔法师就是再厉害,毕竟才二十岁出头,您还是帮忙劝劝他吧。”

  劝?怎么劝!人家费雷魔法师是正正经经花钱买东西,一千五百万金币可不是空口白话乱讲的。你是让我劝他花了钱,却把东西送给那个叫维塔斯的人,还是说干脆我让这次拍卖作废,再低价把东西卖给什么维塔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