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八百零六 秘闻

第八百零六 秘闻


  梅格尔德说话这点时间,苍穹高塔已经来到了那不朽之门的上空,塔基下铭刻的魔纹和炼金法阵,逐渐闪耀起明亮的光芒,形成一个淡淡的巨大光柱,将下面的空间笼罩了起来。随着光柱的落下,已经沸腾的规则力量渐渐平息,但却不是恢复,而是如同被凝固了一样。而地面那裂缝中,巨大的黑色漩涡,这时运转的也变得缓慢了许多,不像刚刚开启是那些狂暴。

  “你们可以出发了,”梅格尔德说道。

  众人齐声答应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向苍穹高塔外面走去。尽管除了林立之外,都是几十上百岁的老头子,但一个个脸上都隐隐透着些许兴奋。毕竟奥斯瑞克在安瑞尔世界的历史上,是仅次于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的存在,能够亲身参与对他的陵墓的探索,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费雷。”

  就在林立随着众人一同向外面走去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梅格尔德的声音。

  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对于这位从黑暗年代走过来的神话般的人物,林立心里还是非常尊重的。他停下脚步,转回身看向水晶球前的梅格尔德,问道:“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梅格尔德没有回头,目光仍然在注视着水晶球,淡淡的说了一句:“进去后,小心里面的幽灵。”

  林立愣了一下,又稍等了片刻,见梅格尔德再没有说什么,只好说了声谢谢,一头雾水的向外面走去。梅格尔德的这一句话,是好心的叮嘱还是别有用心的暗示,可真是让林立有些糊涂了。

  这两天的接触,林立很明显能感觉得到,这位最高议会的仲裁者,在很多事情上都态度明显的偏向诺森。这其实也没什么话说,毕竟诺森是梅格尔德的学生,即使是仲裁者也不可能真正做到绝对的公正。而这就让林立搞不懂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梅格尔德不是提醒自己的学生诺森,却特意把自己叫住,提醒这么一句话呢。

  如果是好意提醒,为什么不把话说得再稍稍明白一点,只是一句“小心里面的幽灵”,那幽灵究竟是指什么,总不会是怨灵吧。林立走到外面,追上前边的众人,一同离开苍穹高塔,直到来到那不朽之门的近前,也没有想明白梅格尔德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从不朽之王到格雷斯科,再到大领主奥斯瑞克,现在又多了个梅格尔德,这些神话般的存在,想法果然很难让人猜到。在应对这种问题上,林立也算是经验丰富了,既然猜不透就干脆不去猜测好了。

  站在巨大的大地裂缝前,看着裂缝中不断旋转的黑色漩涡,感受到那黑色漩涡所散发出的力量,林立心中暗暗吃惊。

  那巨大的黑色漩涡,所散发出的力量,似乎已经超出了魔法的范畴,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规则风暴,各种规则力量被一股更加强大不可抗拒的力量,不顾规则的特性强行拼凑在一起。规则与规则之间,充满了各种冲突各种矛盾,各种规则力量不断的碰撞激发,所产生的力量一旦释放出来,威力足以毁天灭地。而现在,竟然被强行留在这里,由此可见,那股力量有多么的强大。

  林立仰起头,看了看上空的苍穹高塔,也难怪最高议会连自己的总部都动用了,而且还由仲裁者亲自操控,如果不是苍穹高塔的镇压,光是这个黑色的漩涡,在场众人就没有一个能够活着穿过去。

  在大地裂缝的周围,三位亡灵君主在开启不朽之门后,已经完全脱力瘫在了地上,就连他们眼眶中的灵魂之火,都显得黯淡了许多。他们甚至拿不出一丝多余的力量,来修复自己身体上,之前被陨落的星辰砸出的累累伤痕。

  然而,当林立随着众人来到不朽之门近前时,三位亡灵君主的目光扫过众人后,在林立的身上猛然一顿,接着更是不顾灵魂之火的衰弱,和身体上的累累伤痕,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骸骨巨龙的一边骨翼已经折断,只能用另一边骨翼支撑起沉重的身体,摇摇晃晃挺起身躯,在地上划出一道道杂乱的深痕。巫妖王扶着布满裂纹的法杖,身体如同垂暮老者不断的颤抖着,仰起头露出兜帽下遮挡的面目。骷髅君主在几次试着站起失败后,只能单膝跪在地上,竭力的挺直腰身,但是看向林立的眼眶中,那衰弱的灵魂之火却在疯狂的跳动着。

  不过,片刻之后,三位亡灵君主便又恢复了半死不活的样子,仿佛全身的力量都已被刚才的挣扎抽空,灵魂之火也如风中的烛火黯淡无光。这片刻的异动,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仲裁者梅格尔德和苍穹高塔就在头顶,谁也不会认为它们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带来什么样的变故。

  尽管那黑色漩涡散发着毁灭一切的强大气息,但众人还是毫不犹豫的一个个踏入黑色漩涡,身影转瞬间在漩涡中消失。林立同样也没有丝毫迟疑,一手提着太阳王权杖,迈步走入漩涡。

  身体沉入黑色漩涡,林立立刻感觉到,周围不断传来的巨大的挤压撕扯之力,那正是各种规则力量不断冲突爆发所产生的力量。如果不是有苍穹高塔在上面镇压,林立可以肯定自己有再多底牌,恐怕也难以从这规则的风暴中脱身。

  但是,即便有苍穹高塔的镇压,让规则风暴稍稍缓和了一些,林立此时的感觉也绝对称不上好受。尤其是那些规则力量,还不断的挑动着身体中的魔力,让林立体内原本温驯无比的魔力,不断的发起暴动,仿佛要冲出身体重获得自由。这个时候,林立终于体会到拥有无穷魔力的苦恼了,只能是调动全部的精神力,全力镇压暴动的魔力。

  好在林立的精神力,经过邪眼暴君魔晶的不断提升,以及天空之城控制魔晶的淬炼,已经远远超了过自己这个等级所应有的水平。虽然他现在的实力只有二十三级顶峰,但是精神力却已经足以达到圣域强者的标准,那庞大的近乎无穷的魔力,在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镇压下,根本来不及掀起什么大浪就被重新驯服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林立突然感觉到眼前一亮,接着身体下落的速度也陡然提升,吓得他连忙施放了一个飞行术稳住身形,缓缓向下落去。做完这些,他也终于有机会,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

  自己居然是在天空中?林立抬头向上看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正在碧蓝的天空中缓缓转动。接着向脚下看去,自己似乎是身处万米高空,而下边是一片绿色的海洋,一座庞大的人工建筑,还有几个黑点,应该是先自己一步进来的安度因等人。

  在下落的过程中,林立又放眼望向远方,茂密的森林,蜿蜒的河流,还有跌宕起伏的山峦,一切似乎都与安瑞尔大陆上的景象没有两样。如果不是那一座巨大无比的宫殿,林立还以为这是奥斯瑞克开的一个玩笑,用不朽之门把人带到安瑞尔大陆的另一个角落。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真是一个地下世界吗?林立落到了地面上,看了看同样满脸震惊的安度因等人,又用力踩了踩脚下的野草,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实,完全不像是幻境能够做到的。

  “呵,还真是壮观啊!”

  林立观察过周围的环境后,又将目光投向了天空中,那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奥兰纳魔法工会的精英法师团,正不断的从那漩涡中穿出。法师团的两百多人,放在地上其实也没多少,但是看着两百多人从天而降,那景象还是相当有意思的。尤其是这些魔法师,还没有一个踏入传奇境界,全都只能用漂浮术,好像风吹起的落叶,轻飘飘降落地面。

  片刻之后,法师团的魔法师们全部安全落地,并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结成了防御阵型,没有一个人因这里是大领主奥斯瑞克的陵墓而有所迟疑,仿佛这个庞大的地下世界,丝毫不能引起他们的好奇心。似乎在他们的心里,当前的任务就是按照命令去战斗,其他一切外物此刻都可以无视。

  “会长大人,法师团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听候您的调遣!”法师团团长兰帕德,来到奥德文面前,恭敬的请示下一步行动。

  奥德文点了点头,并没有立刻回答,先是看了眼草原的尽头,那座有些模糊的巨大建筑,而后将目光投向了安度因和诺森的身上。仲裁者梅格尔德留在了上边,动用苍穹高塔镇压不朽之门,现在行动的主持者自然就是这两位最高议会的掌控者了。

  “这里是奥斯瑞克创造的世界,谁也不知道他安排了什么来欢迎我们,希望大家提高警惕,出发吧。”安度因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表情严肃的对奥德文等人说道。

  草原尽头的巨大建筑无疑就是奥斯瑞克的陵墓所在,不过几位传奇强者尽管心里已经迫不及待,却并没有立刻施展飞行术直接飞过去,而是跟随着已经结成防御阵型的法师团,以相对有些缓慢的速度前行着。

  毕竟不是每个大魔导士,都能像林立那样,把飘浮术施展得和飞行术一样,漂浮术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加快前进速度的魔法。而且,谁都知道奥斯瑞克不是什么善良之辈,那可是挥手间屠尽十万生灵的屠夫,虽然周围看起来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但任何人都不敢有丝毫的疏忽。一旦出现什么意外,使用漂浮术飞在天上的大魔导士们,就成了敌人最好的靶子。

  “那三个亡灵君主,究竟是什么来历?”林立跟随着队伍缓缓前行,眼看着那巨大的建筑还有些遥远,忍不住借着这个机会向身旁的安度因问起自己心中的疑问。

  幽影谷的三位亡灵君主,虽然实力更强一些,可是不管林立怎么回想,都觉得和七界螺旋中的三个非常相似。也不知道这三个亡灵君主,和不朽之王,奥斯瑞克以及格雷斯科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居然让他们从那个年代一直生存到现在。

  不说现在人类对亡灵生物的态度,要知道在黑暗年代,高等精灵可是绝对不允许丑陋肮脏的亡灵生物存在的。别看三位亡灵君主,都有着传奇级的实力,但是在高等精灵那强大的力量面前,他们根本和三只臭虫没什么区别。但就是这样,黑暗年代都结束了,高等精灵都被灭族了,三个亡灵君主却依然在这幽影谷中过着滋润的小日子,这可不是什么运气的问题。

  “他们的来历嘛,恐怕是两位从黑暗年代走过来的仲裁者也未必清楚,只是据说早在高等精灵兴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存在于安瑞尔大陆了。不过关于他们的存在,史料上并没有太多的记载,或许是遗留下来的资料缺损太多,又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生存到现在吧。”作为研究高等精灵的权威,安度因却微微皱了下眉头,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无奈。

  安度因虽然也是个老头子了,但年龄比起阿波菲斯、梅格尔德那样的老怪物,实在是相差太远了。他所能够知道的关于黑暗年代的事情,大多都是通过对各种文献资料的研究所得。然而,黑暗年代末,安瑞尔大陆战火四起,就连那些珍贵的知识都无法得以保全,更何况是一些历史记录了。

  “哦,是这样啊,”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林立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接着问道:“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明明仲裁者梅格尔德已经要击杀他们了,为什么又因为骷髅王的一句话收手了呢,难道他们和格雷斯科之间,还真有过什么约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