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很讲信用

第八百二十五章 很讲信用


  “费雷,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安度因有些担心的向林立问道。现在,安度因对林立的信赖,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药剂学征服了药剂师工会,锻造击败了冒险者工会,之前的种种又显示出对于魔法陷阱魔法机关的了解,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自己这个学生做不到。

  林立和安吉拉诺对视了一眼,扭回头说道:“这里面看似平静,但是可以说步步陷阱,稍有不慎就可能让我们全部葬身于此。”

  对于林立的话,其实众人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尽管他们看不明白这宫殿中的各种设计,但是只凭推测也知道这里不可能毫不设防。就连一向针对林立的诺森,也只是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再说出什么针对性的话来。

  林立和安吉拉诺,算是这支队伍中,对于魔法机关和魔法陷阱最有了解的,因此他们两人继续走在队伍的前边,小心翼翼的探查着被隐藏在一片奢华中的陷阱。虽然林立有着全面的知识,而安吉拉诺又对奥斯瑞克有很深的了解,但是在这里却没有谁敢掉以轻心。

  一寸一寸的摸索,这绝对不是夸张的说法,就算是一只蜗牛恐怕也要比这支队伍前进的速度要快。一天的时间,林立和安吉拉诺破解了十几个魔法陷阱,但是队伍却仅仅前进了十几米的距离。而这十几米的距离,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每个人都走得无比惊心动魄,好像每一刻都在生死之间徘徊。

  每当林立和安吉拉诺发现一个魔法陷阱,队伍中的所有人就都立刻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影响到林立和安吉拉诺的破解工作。因为他们也猜得到,奥斯瑞克留下的魔法陷阱,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飞箭陷坑之类的低级玩意,一旦真的爆发起来,恐怕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机会逃掉。

  反而是不断破解魔法陷阱的林立和安吉拉诺,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紧张的神情,相反还针对一个个魔法陷阱,貌似轻松的讨论着各种问题。当然,轻松不代表轻视,只是林立心里知道,紧张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意义,甚至更多还会影响到自己在破解陷阱时的发挥。林立可不希望,关键时刻手微微一抖,把自己的小命葬送在这里。

  “急冻深寒陷阱,这可是我安吉拉诺大人创造的,一旦爆发出来,传奇以下都会被瞬间从里到外的冰冻起来。奥斯瑞克居然把它用在这里,恐怕他怎么也想不到,我有一天会走入这里吧。”看着新发现的魔法陷阱,安吉拉诺一脸得意的向林立说道。

  自己创造的魔法陷阱,被大领主奥斯瑞克用在了永恒熔炉中,对于安吉拉诺来说,也的确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不过林立却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指着陷阱中的几条魔法回路,说道:“是吗,这个陷阱的原理,我差不多也看出来了,不过你仔细看看,这里面是不是多了些什么。”

  “什么,多了什么?”安吉拉诺盯着林立指的地方,仔细的观察了片刻,突然大声了起来:“燃魔诅咒,那个家伙居然在我创造的魔法陷阱中加了燃魔诅咒,这简直是在开玩笑,燃魔诅咒的力量把魔力都燃烧掉了,急冻深寒还怎么发挥威力,他难道老糊涂了吗!”

  “仔细看看吧,这里的魔法符文,是用来限定诅咒施加目标的,这样一来,即使是传奇级别的强者,挨一下也要倒霉了。”林立虽然是魔法师,但对于诅咒却也并不陌生。燃魔诅咒的效果是中止维持中的魔法,比如魔法盾元素护盾这类防护魔法,可以瞬间燃尽维持魔法的魔力。不过真正让他惊讶的,还不是一个诅咒,而是燃魔诅咒与急冻深寒陷阱的结合。

  急冻深寒陷阱,勉强可以算是一个大师级的陷阱,而与燃魔诅咒结合后,不管在技术上还是在威力上,却直接达到了大师级的顶峰,即使是传奇强者,一个不小心也有可能栽在这陷阱上。这应该也算是奥斯瑞克的一个特点吧,就是喜欢将两种东西融合成一体,比如将通灵阵列与征服魔纹结合在一起,比如将这里面威力强大的武器,隐藏在那些精美的装饰品当中。

  林立之前破解的魔法陷阱,都是单独的陷阱,或者是相互之间有些联系的,但是现在这样两种效果融合的魔法陷阱,或者可以称为复合魔法陷阱,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且,林立有种预感,从这里开始,后面的魔法陷阱,恐怕会越来越恐怖。

  不管后面如何,还是想想如何过去眼前这关吧,林立脑海中极速的计算着破解的方法。这种复合魔法陷阱,可不是两个陷阱简单的套在一起,魔法回路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先破解哪一个,都可能引起整个陷阱的爆发,几乎让人无处下手。

  不过,林立在仔细观察之后,扭头看了看一边的安吉拉诺,直把那地精看得浑身发冷,才说道:“安吉拉诺,这个陷阱恐怕要你牺牲一下了。”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林立答应补偿给安吉拉诺一颗十五级魔晶,而安吉拉诺则操纵着炼金机器,不情不愿的走到一处魔法陷阱的触发点前。

  林立做好准备后,喊起了声开始,安吉拉诺片刻也不敢耽搁,立刻动手触发着魔法陷阱,燃魔诅咒瞬间爆发出来。只见整个炼金机器,迅速被一层淡淡的红晕笼罩,并且不断的颤抖了起来,而安吉拉诺则坐在上边哇哇乱叫,好像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一样。

  而与此同时,就在急冻深寒陷阱也随之亮起的时候,林立的手挥出一片幻影,身形更是仿佛瞬间移动一样变换着位置,一条条微微亮起的魔法回路,刹那间又归于黯淡。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林立的身形从幻影中显露出来,意味着一个复合魔法陷阱终于被完全破解了。也幸亏是有安吉拉诺的炼金机器,可以顶住燃魔诅咒的侵蚀,否则林立少不了还要自己配制应对诅咒的药剂了。

  “喂,你说过不会痛的,我的屁股都要被烤熟了,你至少要补偿我一颗传奇魔晶才行。”安吉拉诺已经跳到了地上,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转着炼金机器团团转。

  “我是个很守信用的人,所以说好是十五级魔晶,就绝对不会改变。”林立随手将一颗魔晶向安吉拉诺丢去。

  安吉拉诺接过魔晶,一边给炼金机器更换魔力源泉,一边不满的叫道:“以后不要指望我再帮助你了!”

  “那么,那本笔记,我也不用给你了吧。”林立摆了摆手,向前走了两步,却被又一处魔法陷阱拦了下来。

  “人类,果然是最无耻的生物,”安吉拉诺嘟囔了一句,操纵着炼金机器,走到了林立的身边。

  果然如同林立预料的一样,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复合陷阱成为了魔法陷阱的主流,奥斯瑞克将这种融合的技术发挥到了极致,同时那些繁杂的魔法回路也更加的隐蔽,更加让人难以琢磨。

  队伍前进的速度,再度被极大的减缓,而每当林立开始要破解一个陷阱时,也不只是安吉拉诺在旁边帮忙了,就连安度因和诺森,甚至于奥德文和他的法师团,都有可能被指派着参与到破解陷阱的工作中。

  对于队伍中的所有人来说,在这段看上去并不漫长的道路上,他们每一步的前进,都显得格外惊心动魄,比曾经经历过的所有冒险,还要让他们胆战心惊。如果可能的话,他们甚至宁愿去面对巨龙拼死一搏,也不愿在这里每时每刻承受无形的压力折磨。

  不过对于林立来说,到是惊险伴随着收获,每一个复合魔法陷阱的破解,都意味着他对一种新的知识的掌握,这并不仅仅是说魔法陷阱或者魔法机关的设置方面。其中涉及到的关于魔法、诅咒甚至于规则力量的直接运用,全部都是奥斯瑞克的智慧结晶,而这些在林立破解时的大量计算中,都被**裸的展现了出来。

  而安吉拉诺,还是不停的唠叨着,讲述着一个个魔法陷阱的来历,当然其中总是少不了他的影子。如果不是他在这些魔法陷阱上,还的确有些作用,林立早就忍不住扯下他来痛扁一顿了。

  随着时间的飞快流逝,队伍也在向着宫殿的内部缓慢的推移,说是水滴石穿的功夫似乎也并不为过,就这么每天几米十几米的速度,虽然缓慢得令人发指,但终究还是在不停的向着宫殿的核心区域前进着。

  而随着进入宫殿的核心区域,林立对周围的景象,也越来越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这里和自己找到康纳里斯时的永恒熔炉非常相似,那些主要的路径和设施简直都一模一样,仿佛这里就是另外的一个永恒熔炉。

  不过,这个发现,并没有让林立有丝毫的放松,毕竟当初的永恒熔炉已经被奥斯瑞克搬空了,什么东西什么设置都没有留下。他当初进入永恒熔炉,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但是这里却绝对不一样,这里相对于曾经的永恒熔炉,应该说是奥斯瑞克真正的完成品,当初没有遇到的危险说不定就会在这里出现。

  当然,林立也没有感到多少失望,对于这里面的环境,熟悉一些总还是要好过陌生的一无所知。相比其他人,光是在这一点上,林立就无形中拥了一定的优势。虽然诺森最近安静了不少,但林立可不认为,这样的状态能够一直维持下去,两人之间的冲突恐怕终究还是会有爆发的一刻的。

  不过现在,林立要担心的,显然还不是诺森,大领主奥斯瑞克的智慧,才是真正让人感到头痛的。就在林立以为已经破解了又一个魔法陷阱的时候,却突然一股魔法波动意外的爆发了出来,接着就看到周围竖立的十六座雕像,从石台上走了下来。

  好在破解魔法陷阱的时候,众人都有所防备,十六座两人多高的雕像,气势汹汹的向着队伍冲来,却并没有让众人惊慌失措。在奥德文的命令下,法师团瞬间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一根根新月法杖闪烁起耀眼的魔法光芒。

  十六座高大的雕像,几步便冲到了队伍近前,手中的长矛重剑,包裹着一层斗气的光晕,带着凛冽的杀气,狠狠的与林立等人撞到了起来。别看这些雕像身材高大,使用的也是重型武器,但是动作却显得极其灵活,互相之间的配合更是几乎可以和法师团的魔法师们媲美。

  “你不是说已经破解了魔法陷阱吗,这些雕像是怎么回事!”憋了一路的诺森,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斥责林立的机会。

  对于诺森的指责,林立显得不屑一顾,根本都懒得作出回应,直接往安全的地方一站,显然都不准备参与战斗。那十六座雕像,虽然每一个都拥有接近传奇级别的实力,但是与法师团的战斗力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根本不足够构成任何威胁。

  不过,参与魔法陷阱破解的安吉拉诺,对诺森的指责就极为不爽了,立刻用尖利的嗓音骂道:“奥斯瑞克的陷阱那么好破解的话,还轮到你来捡便宜吗,有本事别跟着我们走,在我安吉拉诺大人面前,你还没有资格唧唧歪歪!”

  “轰!”

  雕像手中的重剑,斩在魔法护盾上,却只是激起一片涟漪,紧接着就有无数的魔法轰了出来,瞬间将雕像淹没在了魔法的风暴之中。当魔法的光芒散去,地上留下的,只剩下一堆雕像的残骸。

  这样的战果,都有些出乎魔法师们的意料,原本以为在这宫殿中,遇到的敌人将会比外面更加强大,可是现在看来,这些雕像甚至还不如之前的银铠死亡骑士。不管什么样级别的力量,拥有多强的攻击力,但至少在魔法抗性方面,可以说是小得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