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异端

第八百六十四章 异端


  “哦,那你取到了吗,那就赶快回去吧,别让多明戈大主教等急了。”雷娜的神情有些不耐烦,不过从小的教育却让她也说不出太情绪化的话来。

  “还没有,正好看到你过来,就想等等你一起过去。你知道的,我的药剂学水平,可是比不了你,万一要是拿错了,回去少不了要被老师训斥。”西多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又好像突然发现林立似的,又对雷娜问道:“雷娜,这是你的朋友吧,不替我们介绍一下吗?”

  “这是黄昏之塔的会长费雷魔法师,我带他来这里看看,”雷娜耐着性子说道,然后又向林立介绍了一下年轻的主教西多夫。

  “费雷魔法师?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你,”西多夫似乎真的冥思苦想了一番,突然抬起头,很是惊讶的看着林立,大声叫道:“等等,你就是那个喜欢用肮脏的亡灵生物做仆从的魔法师!”

  随着西多夫的喊声,附近的几个神职者,都将目光投了过来,目光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鄙夷。对于圣光信徒们来说,被称为渎神者的魔法师们,已经是极其不受欢迎了,而与肮脏的亡灵生物在一起的魔法师,那就跟亡灵法师没什么两样,更是让他们无比厌恶的存在。

  西多夫的想法很好,雷娜是神圣骑士团唯一的审判骑士,圣光的狂信徒,根本不会和一个招揽亡灵生物的魔法师做朋友,一定是对方用了什么欺骗的手段。自己叫破对方的身份,雷娜不拿剑砍了那可恶的魔法师就算好的了,又怎么可能继续和他走在一起。

  “雷娜,你一定是被他骗了吧,这个人在黄昏之塔豢养亡灵生物,而且手上还沾满了无数人类的鲜血!”西多夫一边说着,一边取出光明法杖,义正词严的指着林立,叫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潜入光明神殿的圣山,现在准备接受圣光的净化吧!”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雷娜的脸色的确变了,但却不是冲着那该死的魔法师,而是冲着自己的。

  雷娜不但没有走开,反而挡在了林立的身前,向西多夫斥道:“住口,费雷是马丁大主教邀请来的客人。”她自然是知道林立给教宗解毒的事情,只是在教宗完全恢复到实力巅峰之前,这件事仍然需要保密,所以只能说是马丁大主教请来的客人,反正这是很多人都看到的。

  见雷娜不但没有对那魔法师表示出反感,反而还搬出了马丁大主教,西多夫可不敢再叫嚷着净化什么了。马丁大主教到还没什么,毕竟自己的老师多明戈同样是身为大主教,马丁大主教将一个异端带入圣山,这件事情相信老师也会站在自己一边的。之所以不在叫嚣,是因为西多夫能够清楚得感觉到,那个魔法师身上的魔法波动,似乎比起自己的老师也毫不逊色,真要是逼得对方动起手来,雷娜又不站在自己一边,最终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当英雄可以,当烈士可是万万不行的,西多夫全神戒备的缓缓收起法杖,对雷娜说道:“好吧,既然他是马丁大主教的客人。”然后,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小心的从雷娜身边走过,也不管向雷娜扯的谎说老师让他取草药的事了,直接忿忿的离开了后山。

  马丁大主教的客人又怎么样,就算是大主教也不能影响异端裁判所的裁决!西多夫可不想就这么放过那个该死的魔法师,那么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向异端裁判所报告了。魔法师本来就被视为异端,更何况是喜欢和亡灵生物混在一起的魔法师。

  “费雷,真不好意思,本来想让你看看这里的景色,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雷娜就算是再迟钝,现在也知道西多夫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知道内情的她,到是不怕教宗陛下和其他高层会怎么对待林立,只是原本的好心情被搅坏了,心里微微感到有些遗憾。

  “没关系,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会遇到这种误会了,”林立现在哪里会计较这种事情,更不会被这种蝼蚁一般的存在影响到心情了。

  异端裁判所,可以说是整个圣山上,唯一一处会让人感觉到阴冷的地方了。尽管这里也是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整日里都会有阳光的照耀,但即使是那些圣光的信徒们,来到这里也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西多夫虽然是多明戈大主教的弟子,年纪轻轻就坐上了主教的位子,但当真的站在异端裁判所门前的小广场上时,也是感觉到一阵的腿软,几次都想干脆就这么算了。要知道,从异端裁判所建立以来,这一千三百多年间,不说那些被审判的恶魔和亡灵法师亡灵生物,单单是光明神殿内部的信徒,就有无数进入后再也没有出来。而在这些信徒中,身居主教之职的也不在少数,甚至还曾经有几位红衣主教被施以火刑,就连大主教都有一位在里面被活活折磨死。

  异端裁判所不但在那些异端眼中是恐怖的存在,即使是在光明神殿的人们眼中,也是一个比无尽深渊还要恐怖的地方。当然,被抓进异端裁判所的,不管是异教徒,还是圣光的信徒,都只有一个称呼,就是异端。

  其实对于雷娜,西多夫心里很清楚,尽管光明神殿并不禁止神职者的婚姻,但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和她发生什么关系。能够成为唯一的审判骑士,就说明雷娜已经将自己的全部,生命以及灵魂,都奉献给了所信仰的圣光,是根本不可能接受凡人的感情的。这不只是西多夫,很多暗恋雷娜的年轻人,也都是非常清楚的。但是,看着一直性格冰冷的雷娜,总是和一个异端魔法师走在一起,甚至还时常说话,西多夫还是忍不住感到深深的嫉妒。

  想起刚才雷娜挡在那魔法师身前一幕,西多夫终于把牙一咬,迈步向着那仿佛巨兽之口一样异端裁判所走去。

  “什么,圣山有异端混进来了!”大裁判长菲戈尔,拿着刚刚总结了一些的药剂学问题,正准备去向某位药剂宗师请教。却没想到,刚一踏出裁判所有大门,就见一个穿着主教教袍的小子撞了过来。居然有人会主动来异端裁判所,这还是挺让菲戈尔惊讶的,不过一听说是有异端混进了圣山,顿时也是被吓了一跳。教宗陛下身上的毒刚刚化解,实力虽然已经恢复到了圣域以上,但距离真正的巅峰还有不小的距离,这个时候如果消息被泄漏出去,对于光明神殿可不是什么好事。

  “是的大人,我敢肯定,那个人绝对是异端,虽然他不是亡灵法师,但是他豢养亡灵生物的事情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西多夫也是心中暗喜,没想到来一趟裁判所,居然直接遇到了大裁判长菲戈尔,这次那个魔法师还不死定了。

  “你认识他?”菲戈尔正想召集人去搜查,却听到西多夫这句话,其中的意思似乎是认识那个他所谓的异端,于是又停了下来询问。

  “不是不是,”西多夫连忙摆手,如果自己和异端扯上了关系,面对异端裁判所这些变态,恐怕就是自己的老师也保不住自己。他一边急着否认,一边组织了一下语言,小心的说道:“那个异端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的,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居然骗取了马丁大主教和审判骑士雷娜的信任,现在正往圣山的草药种植园去呢。”

  菲戈尔微微皱了下眉头,那异端还和马丁大主教与雷娜有关联,怎么自己听着有点熟悉的感觉呢。他仔细琢磨了一下,对西多夫问道:“你说的异端究竟是谁,怎么还把马丁和雷娜牵连进来了,既然你认出了异端,为什么不做一个信徒应做的事情。”

  “不,不是,我本来已经准备净化那个异端了,可是雷娜骑士挡住了那个异端。我想,我想她应该是被骗了,毕竟那个异端据是马丁大主教的客人。”西多夫本来只想把那异端整到裁判所,不过和大裁判长菲戈尔说了两句话后,觉得这位大裁判长似乎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于是又动了个小心眼,如果雷娜被剥夺了审判骑士的称号,那么自己是不是就……“马丁的客人?”菲戈尔觉得思路似乎有些清晰了,马丁的客人是不少,可是最近就只有一个,就是来自轻风平原的那位药剂宗师费雷,难道眼前这小子说的异端就是他?

  “是的,是一个来自轻风平原的魔法师,据说手下有一个叫黄昏之塔的势力,很多人都知道他豢养了不少的亡灵生物,而且曾经在轻风平原一次就杀害了数千名无辜的人,那里的人都拿他和屠夫奥斯瑞克相比了。”西多夫已经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将自己知道的添油加醋的都说了出来,然后满脸翼希的看着大裁判长菲戈尔,只等一声令下一起去抓那异端。

  异端裁判所是什么地方,说谁是异端谁就是异端,除非是教宗陛下亲自下令,否则就是大主教的话都不管用。当然,西多夫这个时候想得最多的,还是如果雷娜也被抓起来的话,自己要想什么办法求老师出面。想必雷娜的老师恩洛斯大主教,再加上自己的老师多明戈大主教,应该能够让雷娜的罪行减轻一些吧,否则她要是真进了裁判所,就算没有了审判骑士的称号,自己也没有机会得到她了。

  然而,就是西多夫还满脑子幻想的时候,大裁判长菲戈尔却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我当你说的是谁呢,原来是费雷大师,他可不是什么异端,他是……马丁的客人,也是恩洛斯的朋友,又怎么会是异端呢。你回去吧,别瞎想了。”

  “……”西多夫瞬间满脸呆滞,脑袋里面好像有闷雷在不住的翻滚,周围的声音都渐渐远去,身体似乎也在这一刻失去了知觉。费雷大师?大裁判长菲戈尔居然叫那个异端大师!为什么会这样?在圣光信徒的眼中,即使是普通的魔法师也是绝对的异端。为什么那个和亡灵生物厮混的魔法师,大裁判长却那么肯定的说他不是异端!

  看着有些呆滞的西多夫,菲戈尔也没有多想,其实这种事情并不稀奇,高层判断谁是异端往往是从利益的角度出发,而下面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家伙,则是坚定的以教义为标准。什么时候他们站到了一定的位置,什么时候也就明白了自己当初是多么的幼稚了。

  “好了,没什么事就快离开吧,我还有事情要忙,”菲戈尔听说林立和雷娜在后山,于是急着想要过去询问药剂学的问题,也就懒得计较西多夫这没事找事的行为了,完全就当成了一个笑话。

  可是,西多夫不知道那么多事情,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见大裁判长这就要走,连忙不顾一切的又追了上去,叫道:“裁判长大人,那个人真的是异端啊,他用肮脏的亡灵生物做仆从,他在轻风平原杀害了无数无辜的人,他骗取了马丁大主教和雷娜骑士的信任,他……”

  西多夫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发现被自己拦住的大裁判长,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阴沉了。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从大裁判长的身上散发出来,让站在阳光下的自己,也不由得阵阵颤抖。

  “小子,我再提醒你一次,费雷大师不是异端,这是我菲戈尔做出的裁判,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类似的话,否则我不介意在裁判所里给你找一个房间。”菲戈尔虽然把西多夫的行为当成玩笑看,但是如果对方的行为打搅到了费雷大师,让费雷大师在这里过得不愉快而提前离开,那么这就是不是一个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