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八百七十六章 疑虑

第八百七十六章 疑虑


  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踏入传奇境界,而圣域境界对于绝大多数传奇强者来说,也是一个极其飘渺的目标。没错,以这位费雷魔法师的天赋,或许圣域境界指日可待,然而现在他却仍然只是个二十三级的传奇法师,黑暗神殿的命运难道真的可以交到他的手上吗?

  五位大祭祀并不担心森德罗斯会做损害黑暗神殿的事情,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就连黑暗神殿的力量都无法应对,一位二十三级的传奇法师又能做什么呢。黑暗神殿虽然有些没落,但也并不缺少一位二十三传奇法师的力量,首席大祭祀森德罗斯还有五位大祭祀,哪一个不是踏入传奇境界多年的强者。

  至于说黄昏之塔的力量,在这位费雷魔法师的经营下,发展势头的确是很强劲,仅仅两年多的时间,就已经超越了数百年经营的黑暗之刃,成为了轻风平原数一数二的强大势力。但是,和黑暗神殿比起来,现在的黄昏之塔仍然是相当渺小的。如果把黄昏之塔比作一个人,那么也可以称之为天才,而其所存在的问题其实也是一样的,不管以后的发展会如何,即使能够超越黑暗神殿,甚至超越光明神殿和最高议会,但现在一切都还差得很远呢。

  林立自然是不知道,五位大祭祀心里是如何看自己的,反正只要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就可以了。自己只不过是应森德罗斯的邀请,来黑暗神殿作客而已。森德罗斯带着这么多人出来迎接,已经是给足自己面子了,而且隐隐还感觉是不是有点过了。

  跟随着森德罗斯的脚步走入神殿,林立对这个在整个安瑞尔大陆,极具神秘色彩的地方,也终于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印象。

  在很多故事传说中,黑暗神殿几乎就是安瑞尔大陆上恐怖邪恶的代名词,而黑暗神殿的老巢,自然也被描述成了阴森恐怖甚至污秽的地方。这其中肯定也有光明神殿的刻意引导,但是黑暗神殿对信徒的需求没有光明神殿那么大,也从来没有费心思去辩驳过。

  当然,也不能说全是错的,起码从进入夜色峡谷到神殿外的黑曜广场,对于天生向往光明的人类来说,的确可以称得上是阴森恐怖。但是,到了神殿里面,在一排排明亮的魔法灯的照射下,虽然不能说是亮如白昼,却也并没有太多阴森之感。用黑暗信徒们的话来说,黑夜也需要月光与星光的点缀,在光明的衬托下,才会更理解黑暗的深邃,黑暗是他们的信仰,是他们力量的源泉,但并不意味着他们要排斥光的存在。

  作为安瑞尔世界最强大的势力之一,黑暗神殿内的装饰并不多么奢华,而是处处都透着一股古朴优雅的味道,让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能够感到心灵无比的宁静。黑曜魔石铺成的地面光洁平整,反射着星星点点的灯光,仿佛夜幕倒置脚下一般。墙壁,屋顶,柱子,并非全部以黑色为主要色调,但黑色却是其中必不可少的,其他的一切颜色的运用似乎都是为了衬托黑色。见惯了那种金碧辉煌的奢华,黑暗神殿中的一切,到是让林立不管是视觉上,还是心灵上,感到了一种由内而外的舒适。

  众人来到一个大厅中各自坐下,按照森德罗斯的说法,林立是黑暗神殿的贵客,所以被让到了他旁边的位置上。而对于这一点,五位大祭祀谁也没说什么,虽然他们不认为林立和黄昏之塔的力量,能够为黑暗神殿这一次的危机带来什么帮助,但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对林立有所轻视。

  黑石山脉的事情之后,到现在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两年多的时间够做什么,也许还不够让自身的实力提升一级。森德罗斯虽然早就知道林立的魔法天赋极其变态,知道林立在药剂学方面造诣颇深,可看到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林立所取得的种种成就,还是不由得为之震惊。

  大厅中显得很安静,说话的只有森德罗斯和林立,而五位大祭祀则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不知道是在倾听还是在思索着什么。而森德罗斯和林立,两人从黑石山脉开始聊起,聊到了萨伦深渊黑暗之主,聊到了天空之城,七界螺旋,聊到了林立与黑暗之刃的冲突。

  对于黑暗之刃的事情,林立到是虚伪的说了个不好意思,不过显然黑暗之刃在黑暗神殿眼中还算不上什么,森德罗斯也只是说了一句他们是自找的。当然,对于黑暗之刃攻击黄昏之塔时,黑暗神殿是什么意思,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毕竟,不管对于谁,黑暗之刃已经成为过去时了,没必要再拿出来影响大家的心情。

  说到天空之城现在那个强大的幽魂,森德罗斯的脸上也是不由得微微变色,作为一位实力接近圣域的亡灵法师,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亡灵天国的威力。林立对任何人的解释,都是说自己运气好,最后一刻冲入了传送法阵,但是森德罗斯却知道,想要逃出亡灵天国,仅凭运气可是万万不可能的,更何况还是在三十六座高塔组成在通灵阵列中。如果没有什么手段的话,就算是在最后一刻逃入了传送法阵,也会被那强大的力量拉回去的。

  不过,森德罗斯虽然看出林立在这事上边有所隐瞒,却也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听到林立说侥幸从亡灵天国中脱险时,森德罗斯那僵尸一样的面孔上,多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好像早已经看透了林立的花招。

  “就这样,我在时空乱流中被困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好在传送法阵没有被毁坏,否则恐怕真的要葬身在虚空风暴中了。从海加山脉回来后,虽然一时没有新的冒险计划,但是黄昏之塔的事情也缠得我分不出身来。好容易把黄昏之塔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奥兰纳魔法工会又来人了,于是我只能把拜访您的时间,再次向后推了。说起来,与奥兰纳魔法工会的事情,也是很早就和他们的一个约定……”林立没注意到森德罗斯的表情,只是继续讲着自己去奥兰纳,然后一起探索奥斯瑞克陵墓的事情。当然,他也没法去注意森德罗斯的表情,那张僵尸一样的脸上,想要看到什么明显的表情,简直就是一个奢望。

  奥兰纳魔法工会和冒险者工会的赌约,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已经成为了无数人的笑柄,森德罗斯等人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听着林立的讲述,那五位大祭祀心里的担忧却又更深了一层。因为他们都知道,冒险者工会的会长奥尔吉拉可是一位铁匠大师,林立能够替奥兰纳魔法工会完成这个赌约,可见至少在锻造方面也应该有大师级的水准了吧。

  如果这一次,只是为了笼络,那么这位费雷魔法师的本事自然越多越好。但是这一次,别说是大师级的锻造技艺了,就是宗师级的药剂学造诣,对于黑暗神殿这一次的事情也不会有什么帮助的。时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平等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管天赋再高,他这二十多年的时间也不会就比别人更漫长。就算是他从出生开始,每一天都日夜不休的学习,他所能支配的也只有这些时间而已。这有限的时间,分配到魔法、药剂、锻造上边,每一种又能分配到多少时间。

  当然,博而不精似乎不适合用在对方身上,但是不可否认,将有限的时间分散在其他方面,必定会对魔法的学习造成影响。五位大祭祀本来就已经有些怀疑,对方的能力是否能够帮助黑暗神殿渡过这次危机,而听到对方竟然还有时间把锻造钻研到大师级,心里的怀疑就更加的难以抑制了。

  对于五位大祭祀的沉默,林立并没有感到丝毫不妥,毕竟自己在和森德罗斯聊天,他们不插嘴也很正常。在森德罗斯总是恰到好处的询问中,林立继续讲着奥斯瑞克陵墓中的事情,与格雷斯科有约定的幽影谷亡灵三君主,巨大的不朽之门,陵墓外围仿佛另一个世界般的景色,庞大的炼金亡灵军团,安吉拉诺等奥斯瑞克手中的三把屠刀,守候在陵墓中上千年的炎魔之王……当林立说到最后一行人居然到了深渊七十二层,与传说中恐怖的扎戈恶魔恶战时,那五位大祭祀似乎也暂时忘记了心事,全神贯注的听着林立的讲述。别看这五位大祭祀,一个个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但是林立这两年多所经历的事情,恐怕真比他们一生的经历还要精彩的多。

  尤其是在林立说到,那座水晶巨棺,奥斯瑞克的完美身体出现时,包括森德罗斯在内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轻呼。奥斯瑞克,那可是神话一样的人物,虽然林立等人仅仅是和他创造的身体一战,但想来也是一件相当不错的经历吧。

  五位大祭祀虽然惊讶,却并没有因为这件事,重新审视林立的实力,毕竟在他们想来,即使是大领主奥斯瑞克创造的身体,实力恐怕也并不会超越圣域吧。毕竟圣域级别,那已经可以称为半神了,凡人怎么可能创造神一样的身躯。更何况,林立还说了,那具所谓的完美身体,还被水晶巨棺束缚着,根本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力量。

  如果林立知道众人心里的想法,恐怕会立刻破口大骂出来吧,什么叫相当不错的经历,那完美身体在奥斯瑞克灵魂烙印的操纵下,可是拥有着圣域级别的实力,而且在他的手中还掌握着攻击最为诡异的星辰碎片虚无。那一战,可以说是林立来到安瑞尔世界以来,所经历的最为绝望的一战,那种来自绝对力量的压制,让他现在想起还有些不寒而栗。

  很多事情,对于林立来说,现在已经没有了隐瞒的意义,获得格雷斯科三件遗物的事情在轻风平原也算是人尽皆知,而永恒熔炉就安置在黄昏之塔的塔顶上,一般的人认不出来,但是像森德罗斯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至于最后占据了完美身体的康纳里斯,林立到是没说他远古魔神的身份,只说是奥斯瑞克当年捕捉的一个恶魔君主。

  一直说到随着巴雷西来到黑暗神殿,林立停了一下,看着森德罗斯,说道:“森德罗斯大师,之前的乔科尔祭祀和巴雷西祭祀,都说到您这次找我过来,似乎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知道现在,是否方便告诉我?”

  从离开光明神殿,林立就在想着这个事情,森德罗斯所谓的非常重要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他可不认为对方急着邀请自己来黑暗神殿,仅仅是为了请自己做客和听自己讲故事。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这点份量,二十三级的实力看起来是不错,但距离真正顶级强者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呢,起码黑暗神殿不缺自己这点力量。真说整个安瑞尔世界现在无人可以替代的,恐怕也就是只有宗师级的药剂学水平了,但如果是要配什么药剂的话,对方大可以直接说明,何必一直卖这个关子呢。

  还没等森德罗斯回答林立的问题,一直静静坐在那里的佐奇拉大祭祀,突然沙哑着嗓子说话了:“费雷大师这两年间的经历,真是让人听着都感到惊心动魄啊。虽然您一直在强调自己的运气,不过我们都知道,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就算是机会摆在眼前,恐怕也无法把握住。我有几个魔法方面的问题,想要与您探讨一下,不知道您是否有兴趣。”

  那件事情事关黑暗神殿的生死存亡,其严重性甚至更超过光明神殿教宗中毒的事情,在无法确定对方是否能够帮得上忙的情况下,五位大祭祀都不太赞同森德罗斯在这个时候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