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百一十章 化敌为友

第九百一十章 化敌为友


  奈法给出领域法袍之后,神色复杂的看了看那边正在恢复的罗格,也就近坐了下来,对林立说道:“被格雷斯科骗到这里困了上千年,本以为和你们人类应该是敌人,没想到居然也有联手的一天,对付的反而是自己的同族。不过,你的表现还真是让我惊讶,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实力。刚才你出手的时候,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你还能够调动深渊之力?据我所知,那可是上古魔神的手段。”

  “当时是什么情况,以格雷斯科的实力,要封印你似乎不需要用欺骗的手段吧。我听说,当初你被格雷斯科击败,格雷斯科要杀你,还是图坦卡蒙求情,他才改变主意,决定将你封印在这里?”林立没有接关于深渊之力的话,而是反问起了奈法的事情,当然也并不是要揭奈法的疮疤。他知道奈法不可能真的为了面子,当着罗格的面还继续编造什么一戳就破谎言。同样的一个事物,不同的人看,从不同的角度看,就会得到不一样的结果,所以林立此时并不怀疑奈法的话,只是感到有些好奇罢了。

  当然,林立的问话,还是相当直接的,其实和揭疮疤并没有什么区别。奈法听后也只能摇头苦笑,瞥了一眼那边静坐的罗格,说道:“是老罗格说的吧!没错,我得承认,我的确不是格雷斯科的对手,那一次我败得很彻底。不过,格雷斯科要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毕竟当初的情形和刚才不同,我要是想跑还没人拦得住我。”

  “当时,我并不知道,格雷斯科是专门冲着我去的,还以为他是去找我那个弟弟,巧合遇到我们两个发生争执,才出手帮忙对付我。因此被格雷斯科打败后,我没有立刻拼着付出代价逃离。格雷斯科大概也看出我要逃的话,他会多费不少手脚,所以击败我之后,说要和我做一个交易。”

  “然后,你就答应了?”林立有些怀疑奈法的智力了,身为邪恶规则的掌控者,这也太好骗了吧。

  “没办法,格雷斯科提出来的条件,我没有办法拒绝。而且,我也没有想到,亲手摧毁永恒之树的他,居然也不希望我成为新的毁灭之龙。”奈法脸上闪过一缕不甘,就连脆弱不堪的人类,都有格雷斯科那样的人物出现,凭什么身为毁灭之龙后裔的自己,却注定终生无法踏上巅峰。

  “是什么条件,让你都失去了思考能力?”林立有些好奇的问道。

  “他说夜色峡谷中出现了一道大裂缝,需要一个圣域强者镇压大裂缝中的狂暴力量,只要我答应做这件事情,就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毁灭之龙的事情,尤其是关于毁灭之龙与不朽之王那一战的真实情况。”说到这里,奈法颇为郁闷的看了罗格一眼,显然罗格这一次拖自己下水的方式,和格雷斯科当初的方式简直如出一辙。

  身为邪恶规则的掌控者,居然被同一个方式算计了两次,奈法心里除了郁闷就只有无奈了。谁让自己的把柄这么容易被抓住呢,就算明知道是不可为的事情,为了实现心中的愿望,也不得不去试一试。不过,好在这一次的危机是渡过了,只希望罗格知道的事情对自己有用。

  “我有些不太明白,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吗,你不是已经知道成为毁灭之龙的关键了吗?”听到奈法的抱怨,林立不禁有些奇怪了,毁灭之龙与不朽之王那一战的真实情况,对奈法真就那么重要吗?

  “如果有人不允许你踏入圣域境界,号称你踏入圣域就要干掉你,而且摆明了你拥有圣域级别的实力也无力抗衡对方。你是先不顾一切的踏入圣域境界,还是先搞明白为什么,想清楚要怎么解决再说呢。”

  “被格雷斯科骗来这里之前,我只是想知道怎么对付我那个弟弟,想知道不朽之王究竟为什么要让他制约我。被格雷斯科留下之后,我才终于知道了,想要成为毁灭之龙,远不是我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如何成为新的毁灭之龙?这个问题对于奈法来说,其实早就有了一个答案,自己的弟弟图坦卡蒙所守护的,黑石山脉下毁灭之龙阿扎达斯的骸骨,很可能就是自己成为毁灭之龙的关键。但是,奈法在得到这个答案的同时,如何成为新的毁灭之龙这问题,需要的却已经不仅仅是这个答案了。

  按照一直以来的说法,毁灭之龙要摧毁永恒之树,所以不朽之王才将其击杀,而对于奈法来说,这个说法显然还不够合理。图坦卡蒙是受不朽之王的安排,守护黑石山脉的毁灭之龙骸骨,如果说是为了永恒之树还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就连亲手摧毁永恒之树的格雷斯科,也要禁止新的毁灭之龙出现。

  奈法如果不搞清楚这个问题,就算现在毁灭之龙的骸骨摆在面前,恐怕也没有胆量踏出那一步。所以,毁灭之龙陨落的那一战,在他看来应该是一个关键,只有搞清楚那一战的真相,知道不朽之王的真实用意,自己才能有所针对的考虑下一步要如何去走。

  林立虽然对奈法没什么好感,不过对奈法的命运,倒的确是有点同情了。先是不朽之王,又是格雷斯科,安瑞尔世界先后两位神一般的强者,都不想让奈法成为毁灭之龙,这等于是断绝了他踏上巅峰的可能。这在普通人来说没什么,可对一个有至高追求的人来说,却绝对是一个最大的悲剧,典型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好吧,看起来这个似乎对你的确很重要,难怪你会上当。不过,你难道没有想过吗,格雷斯科是什么时候出生的,毁灭之龙是什么时候陨落的,他会知道那一场只有两个当事者知道的战斗?”林立当然不相信奈法会看不出这个问题,只是好奇格雷斯科是怎么解释的。

  “开始的时候,我当然也不相信他的话,不过后来他和老罗格一样,说了一些关于那一战的细枝末节,虽然不重要,却足够证明他的确是知道的。”说到这里,奈法扭头看向罗格,想到自己被炎龙洛萨追杀的悲惨经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忿忿说道:“老罗格,休息了这么久,你那伤应该差不多了吧,别忘了当初可是我顶在前边的,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了。”

  “我也没有想到,那个时候你会站在我前边,这可和你的性格有些不太一样。”罗格仍然闭着双眼,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嘲讽,却让人明显感觉并非出于恶意。

  其实,当时看到奈法庞大的龙躯挡在自己身前,罗格心中的惊讶,不亚于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虽然这其中也有交易的原因,但是在那种千钧一发的情况下,奈法能够做出那样的选择,却也不是单纯一句交易能够一笔带过的。

  虽然做了一千多年的对头,更是知道了上一次自己沉睡时,奈法给黑暗神殿带去了多么严重的劫难,但是随着这一次共同对抗炎龙洛萨,奈法在罗格眼中,似乎已经不再是欲除之而后快的敌人了。

  “哼,如果不是为了知道当年那一战的事情,你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奈法很是直白的说道。

  “的确是这样,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怎么能肯定我说得对你有用,万一我所知道的都是从格雷斯科那里听来的呢。”罗格终于睁开了双眼,目光中透出几分戏谑之色。

  刚才奈法与林立的对话,罗格都听在耳中,尤其是听到奈法说,格雷斯科似乎也清楚那一战的事情,心里更是无比惊讶。可是,他翻遍自己的记忆,也不记得和格雷斯科说过这件事情,甚至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一星半点,格雷斯科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那有什么,我正可以互相印证一下,格雷斯科可能会编一些谎言骗我,但他没有理由对你也说假话吧,你们当初不是最亲密的战友吗!”奈法显然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并没有因罗格的话而产生困扰。

  “好吧,关于那件事,格雷斯科是怎么告诉你的,我想先听听你所知道的。”罗格刚才搜遍了记忆,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透露过当年的事情。不过毕竟相隔时间太过久远了,即使是圣域强者的记忆力再好,也不可能把上千年前每一天的事情都记在脑海中。

  对于罗格提出的这个要求,如果是在以前,奈法肯定是不会答应的,这可是自己证明罗格有没有说谎的一个最有效的依仗。一旦自己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罗格再在这个基础上胡编乱造,那自己就只有乖乖上当了。

  不过现在,经过这一次并肩战斗,尽管奈法不愿意承认和罗格之间有什么战友之谊,但也的确对罗格多了几分信任。因此,只是犹豫了片刻,奈法便抛开了心中的顾虑,对罗格讲起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