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百一十六章 摸到了那扇门

第九百一十六章 摸到了那扇门


  马卡罗莱拿着那些演算的纸张,手都有些微微颤抖,即使是以他大师级的造诣,对于纸张上的众多公式,也有很多是一知半解,而一直以来的很多疑问,竟然也在一些公式的计算中找到了答案。他看得出来,纸张上的墨迹还很新鲜,很显然都是刚刚书写出来的,而在这个实验室中,写下这些东西的人恐怕是不会有别人了。

  林立没有去理会马卡罗莱的举动,反正自己所演算的结果已经装在了脑海中,那些记录演算过程的纸张也就没有用处。马卡罗莱能够安静得待在那里就算了,要是继续吵闹,林立也不介意直接把他丢出实验室。

  乔安见打不起来了,这才暗暗抹了一把冷汗,连忙过去从已经沉迷在各种公式中的马卡罗莱的手里,小心的抽出了那张被团皱了的草药单子,然后快速的逃离了实验室。

  “费……费雷大师,”马卡罗莱看过几张演算公式的纸之后,心里已经明白,这个年轻的药剂师在药剂学方面的造诣,早已经把自己甩出不知多少条街了。想想自己刚才的行为,他更是感到无比的羞愧,恨不得立刻捂着老脸逃离这里。但是,那些记录着各种公式演算过程的纸张,却又让他实在舍不得就这么离开。

  要知道,那些纸上记录的,都是林立为了配制黑暗礼赞而进行的一些演算,而黑暗礼赞是宗师级巅峰的药剂,所用到的都是药剂学中最顶级配制技术。林立为了提高配制的成功率,将一些极难的技术都进行了拆分,深入的分析各个难点,并寻找出降低难度的解决方法。这些笔记,对于一般的药剂师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药剂学疑难问题详解,对于药剂师的水平提升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嗯,”林立应了一声,但是没有回头,手中的动作也是片刻也没有停顿。

  “费雷大师,您的这些笔记,不知道能不能让我抄录一下。”马卡罗莱红着脸说道。刚才还说人家什么不知死活,现在又要抄录人家的笔记,这可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老脸了。但是他很清楚,脸面这种东西,有时候该丢就要毫不犹豫的丢掉,有了这些笔记,自己的药剂学水平绝对会有一个极大的提升,脸面算什么东西。

  “拿走拿走,别来烦我,”林立不耐烦的说道,那些对他来说不过是些废纸而已,迟早也是要丢掉的。

  林立那毫不客气的回答,马卡罗莱听在耳中却仿佛天籁一般,当下便满脸兴奋的扮演起了清洁工的角色。桌子上的笔记,地上的笔记,废纸堆里的笔记,马卡罗莱感觉自己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宝藏中一样,越找越是兴奋。

  随后的几天里,实验室中多了一位任劳任怨的清洁工,而且比任何清洁工都细心认真,从不放过实验室中的任何一张纸片。

  几天之后,林立完成了全部的演算和实验,自觉已经有了相当的把握,终于开始正式配制黑暗礼赞。而直到这个时候,马卡罗莱才知道,这位年轻的药剂师,竟然已经是药剂宗师了,而且是要挑战传说中让药剂宗师也束手无策的黑暗礼赞。

  由于已经做了足够的前期准备,所以配制黑暗礼赞的过程中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森德罗斯和马卡罗莱全程旁观了配制过程,更是从配制过程中得到了极大的收获。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森德罗斯每一天都过得有些提心吊胆,直到看着林立将最后一种草药加入,看着那烧瓶中的药水向着传说中的样子缓缓变化。

  “森德罗斯大师,各位大祭祀,多谢这些天的招待!”黑暗神殿外的黑曜石广场上,林立面对送行的森德罗斯等人说道。

  “费雷大师,这一次多亏了你,不但帮助黑暗神殿渡过了这场劫难,还配制出了黑暗礼赞。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那个身份,你都将是我们黑暗神殿最亲密的朋友,我们随时欢迎你来作客。”森德罗斯脸上隐隐带着难掩的一些激动,此时那珍贵的黑暗礼赞就放在他的身上,那就是通往圣域的钥匙啊。

  林立摆了摆手,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施展飞行术向着夜色峡谷外飞去。这一次在黑暗神殿,虽然说是帮了黑暗神殿不少的忙,但是自己的收获也是不小。永恒树种复活,自己晋升二十四级,还得到罗格的指点领悟了一丝圣域的力量,并且配制黑暗礼赞的过程中,自己的药剂学水平也明显有所提升,实际自己这一次绝对是赚大了。

  离开夜色峡谷之后,林立并没有立刻返回黄昏之塔,而是往莱丁王国的王都斯巴达城而去。黄昏之塔现在发展势头强劲,根本不需要他多去操心,所以他现在的重点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并且为以后的一些事情做准备。

  莱丁王都斯巴达城,出于保护莱丁王室的原因,光明神殿在这里布置的力量仅次于圣城德拉诺,由位列四位大主教之首的恩洛斯大主教亲自坐镇。当然,究竟是保护还是监视,这就看各自怎么去理解了。

  随着光明神殿教宗陛下颁布的那条法令,黄昏之塔在莱丁王国的生意发展得极为顺利,几乎就在林立在黑暗神殿这段时间,在药剂和魔法装备方面,抢占了大量的市场份额。如今在这斯巴达城,黄昏之塔也经营了几家规模颇大的店铺,经营着黄昏之塔出品的药剂和魔法装备。

  林立来到斯巴达城之后,首先就是到几家店铺转了转,看了一下店铺的经营情况,实际上也说不上什么指导不指导,这方面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同时更主要的也是通知黄昏之塔自己的行踪,让他们有什么事情就别跑去黑暗神殿找自己了。

  从黄昏之塔的产业出来,林立如同闲暇散步一样,沿着干净宽阔的街道,来到了位于斯巴达城中心的晨曦大教堂。由于斯巴达城的规模极大,光明神殿在这里的晨曦教堂也达到数十座之多,而位于城中心的晨曦大教堂,则是恩洛斯大主教主持教务的地方。

  林立来到晨曦大教堂门前,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太多注意,毕竟每天都有太多的光明信徒来往于教堂。不过,还不等林立让教堂的牧师去通报,恩洛斯大主教已经满面笑容的带着人迎了出来。这一下,可就由不得人们不去关注了,一个魔法师装扮的年轻人,居然能够劳动恩洛斯大主教出来迎接,众人纷纷猜测起了林立的身份。

  “费雷,我一猜就是你来了,没想到这才多久没见,你竟然已经……”早在林立接近晨曦大教堂的时候,恩洛斯就感觉到了那股强大的魔力波动,并且推测到林立的身份,不过真正见面时,却又是被林立身上的气息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对林立说道:“走吧,我们进去谈。”

  林立跟着恩洛斯进到教堂后面,恩洛斯先是介绍了一下身边的两个人。一个是负责斯巴达教区的红衣主教索多玛,也算是恩洛斯大主教的副手,另一个是负责光明神殿在斯巴达教区武装力量的光明骑士长哈瓦隆。

  索多玛和哈瓦隆,两个人现在都还四十岁不到,能够坐到如今的位置,应该也算是年轻有为的典范了。按照光明神殿的规则,这两个位置是要传奇级别的实力才能坐上的,他们两人自然也不例外,而在这个年纪就拥有传奇级别的实力,可想而知从小到大也都是笼罩着天才光环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年纪的原因,虽然他们两人的地位也算得上是光明神殿的高层了,但是对于教宗罗萨里奥中毒的事情却并不很清楚。因此,对于最近被光明神殿高层们挂在嘴边的年轻魔法师,两个人心中的好奇可想而知。

  当然,他们并不怀疑那些溢美之辞的真实性,光明神殿的高层不可能集体脑残,也没有什么不服气的想法,那对于他们这个年纪来说已经有些太幼稚了,只是从内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而现在,看着林立那年轻的外表,感受着那身体中散发出的强大的魔力波动,索多玛和哈瓦隆都不由得被惊呆了。如果不是早听恩洛斯说过林立的年纪,两个人恐怕会认为眼前这个年轻人,根本就是一个老怪物伪装出来的。才二十岁出头啊,那魔力波动恐怕已经不比恩洛斯大主教弱了,这个年轻魔法师真得是人类吗!

  “索多玛主教,哈瓦隆骑士长,很荣幸见到两位,”听了恩洛斯的介绍后,林立很客气的和两人打了声招呼。

  “哦,费雷大师,您好。”索多玛和哈瓦隆两人,好像突然间惊醒一般,连忙向林立回礼。

  恩洛斯对两个手下的表现完全理解,因此没有计较他们一时的失态,而是笑着将林立让到了坐位上,说道:“费雷,坐吧,不要介意,别说是他们两个,就是我刚才见到你时,也被你的变化吓了一跳。我记得你去黑暗神殿的时候,应该是已经达到二十三级顶峰了吧,真不知道你在黑暗神殿遇到了什么,这才过去多久,竟然又有了突破。”

  “这也要多谢森德罗斯大师的指点,而且还让我翻阅了黑暗教典,”恩洛斯和森德罗斯有着很深的友谊,所以林立此时说起黑暗神殿和森德罗斯,也没有太多的顾虑。

  “那个死人脸是什么水平,我还是很清楚的,他的指点能够让你晋级,我倒是不会怀疑。不过,我看你现在恐怕不只是晋级那么简单吧,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你是不是已经看到了那扇门。”恩洛斯看着林立,和当初的森德罗斯有些相似,目光中带着几分期待的神情。

  听到恩洛斯的问话,索多玛和哈瓦隆立刻把目光齐齐的聚到了林立的身上,他们知道恩洛斯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因此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的魔法师,甚至自己的心跳都骤然加快了许多。现在安瑞尔世界的圣域强者,基本都是黑暗年代末走过来的,他们的事迹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无异于神话一般。而此时,尽管对方的回答,应该说和两个人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能够见证一个神话的诞生,在他们看来似乎也是一种无比荣耀的事情。

  在三个人的注视下,林立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只是还并不真切。”

  林立回答的声音很轻很平淡,但是听在恩洛斯等人耳中,却如同雷鸣闪电一般,索多玛和哈瓦隆两人更是一下子显得呼吸急促,甚至身体都不可抑制的微微有些颤抖。圣域境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妄想,即使是对于大多数传奇强者来说,也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想。但是现在,一个正在从传奇走向圣域的人就在眼前,即使这只是在别人身上看到梦想的实现,却也足够让他们感到无比激动了。

  恩洛斯并没有向林立询问太多黑暗神殿的经历,做为森德罗斯多年的好友,他很清楚这会让被询问的人多么尴尬。于是,在询问过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之后,恩洛斯将话题又转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兴趣上,拿出一本笔记向林立请教起了药剂学上的问题。

  索多玛和哈瓦隆已经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眼前的恩洛斯大主教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仪。此时的恩洛斯大主教,一手拿着笔记,一手拿着笔,一边询问着各种问题,一边快速认真的做着记录,就如同一个勤奋好学的小学生。

  对于药剂学,索多玛和哈瓦隆并没有什么了解,也没有太多的兴趣,所以虽然对恩洛斯向林立求教感到惊讶,却远不如刚才听到关于圣域的信息更震撼。两个人坐了片刻,终于还是坐不住了,今天看了恩洛斯大主教这个样子,天知道以后要被怎么收拾。